战倾城

129

第130章

她话音刚落,忽闻莫忧惊喜的声音:“出情,你醒了?”

月无缺的目光落在月出情脸上,只见他像是刚从睡梦中醒来,一脸茫然的看着四周,对莫忧的关切话语只是嗯了一声以作回应,便再不多说一个字了。可是,当他的目光与月无缺对上时,神情微微一震,似惊似喜,却又有一抹复杂之色自眼底划过。

他张了张嘴,却欲言又止,最后只化成唇边一抹无声的叹息。

月无缺觉得很奇怪,不由关切问道:“出情哥哥,你怎么了?”自她认识月出情到现在,他在她面前都是坦诚的,毫无隐瞒的,可是现在,他却像是有了连对她都要隐瞒的心事。她的心底浮起一丝不安,莫非是夜流胤对他说了什么,或是做了什么?

“我没事,当今之际还是先想办法从这里逃出去再说吧。”月出情避开她的目光,扶着莫忧一齐站了起来。

月无缺想起之前引自己去救如霜如冰的那个月出情,不用想,那肯定是夜流胤事先就抓了月出情,再易容成他的模样欺骗自己。还有那个她忽然听到的温柔的声音,现在想来,那声音竟有些耳熟,像是月出情的声音!她心中本有很多事情想问月出情,可是现在事情紧急,不是说话的时候,便打消了这个念头。稍作商量后,便与颜月夭分别扶着月如霜和月如冰,月出情扶着莫忧走出了这间小屋。

一到屋外,却发现事情离她预期的竟然又有了变化。

一大群侍卫侍女挤在这狭窄的顶楼,人虽然如此之多,此时竟然鸦雀无声。仔细一瞧,便可发现他们个个面露惊恐之色,不但没有人往下跳逃命,反而个个不断往后面退。

就连一向没什么表情的姬无欢,站在栏杆前往下看,那张淡漠的俊脸上也是惊骇莫变。

颜月夭皱眉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竟能让姬无欢也露出那样的表情?”

月无缺没有回答,快步走到姬无欢身边,与他并肩向下望去,这一望之下,立刻大吃一惊,变了脸色!

只见那地面上,竟然不知在何时冒出了一批批的僵尸,正在攻击帝宫外的人。那僵尸跟他们在夜流胤的恶梦境中遇到的一模一样,而且还在以难以计量的数目自地底下爬出来。他们面目可憎,凶恶狰狞,一出现便像猛兽一样扑向人群,一剑就砍掉了旁边那人的脑袋,另一只手一抓,就将人的心脏从胸膛掏出来。更有甚者,抓住人后就抱着疯狂地啃咬,端的是血腥恐怖,惨不忍睹!

地上那些人哪曾见过这样骇人的东西,顿时个个吓得魂飞魄散,倒转身子拔腿就逃,恨不得再生出两只飞轮腿来!

可这些阴煞的僵尸是何其之多,成堆成堆的挡在那里,将他们逃生的路堵得严严实实!

不过眨眼的工夫,地面上顿时变成了比火焚帝宫更为惨烈的修罗场!刚才还是一片丽阳天,天清气朗,此刻却是阴云蔽日,邪风阵阵。在不断爬出僵尸的地面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生出了大朵大朵鲜艳似血的红花,在鲜血的喷溅下,开得越来越艳丽,越来越多,很快便蔓延得无边无际,使这地面上,似燃起了一场触目惊心的血火!

那些被困在帝宫中原本还想逃出去的人,此时此刻竟然都庆幸起来,被那些邪恶的僵尸咬死,还不如被这焚天之火烧死来得干净,也省了许多痛苦。

姬云屏望着眼前这惨不忍睹的一幕,面上已是惨无血色,双眼罩上一片死灰般的绝望,声音颤抖地道:“完了,完了!我奉圣的子民啊,就要被这群妖邪之物杀光了。罪孽,这是姬家皇室的罪孽啊!”

说着,两颗眼泪顺着脸颊滚落下来。

萧兰华陪在他身边,望着下面的惨景已是泪流满面。她已看到他们萧家的许多子弟,惨死于僵尸手下,可是她此刻除了眼睁睁看着,却无力挽救他们的性命。这种无能为力,让得她恨不得跳下去,陪着自己的亲人朋友一起死去。

这个念头刚在脑海中浮现,她的手便被握紧:“兰华,你千万不要产生陪着他们一起死的念头,这不是你的错,而是我们姬家造成的劫难。”

姬云屏悲伤却温柔的声音在她耳旁响起,带着一丝不意察觉的留恋。

萧兰华抬起泪眼望着他,哽咽道:“不,这也不是你的错,是姬云刹的错。若不是他勾结魔族,引狼入室…”

姬云屏打断她的话,目光中流露出一丝决然:“不,姬云刹是姬家人,他犯的错就是姬家皇室的罪孽。我姬云屏既然无力挽救我的子民,那么,我愿用我的鲜血来清洗姬云刹犯下的罪孽!”

他留恋地看了萧兰华一眼,在她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忽然用力一把推开她,纵身跳了下去!

萧兰华刚刚反应过来,已经迟了。她撕心裂肺大喊一声:“云屏!”刚欲跟着跳下去,却被立在身后的贴身侍女萧燕一把抱住了:“小姐,不要!”

萧兰华如疯了般推她,却怎么也推不开,急怒攻心下,竟然昏死过去了。

萧燕紧紧抱着她,泣道:“小姐,我可怜的小姐,你不能这样轻生啊。”

而就在姬云屏跳下去的时候,姬无欢恰好回头看过来,一惊之下,不假思索飞扑下去,在最后关头拉住了姬云屏,一脚连连踢翻四五个僵尸,身体借势而起,几个起落又回到了帝宫顶层之上。

“欢儿,你……”姬云屏回过神来,目光惊讶又激动,复杂又难以言述。

姬无欢冷冷看着他,声音里多了丝严厉:“你身为姬家子孙,不想着如何救自己的子民逃出这水深火热之中,却偏要在此寻死觅活,让你活着的子民对你丧失信心,对姬家皇室丧失信任!难道这就是你身为一国之尊为你的子民所做的榜样吗!你的老婆你的孩子都还活着,你却要率先离他们而去,难道这就是你身为一个丈夫,一个父亲的责任吗!你若是就此死了,不但你的子民要唾弃你,我,你的儿子,也会瞧不起你!”

姬云屏被他这番话惊得呆住了,嘴唇颤抖着,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姬无欢似是花费了无数力气才克制住自己,淡淡道:“我的娘亲,刚才要跳下去陪你一块儿死,就算是看在她苦等你这么些年的份上,你也不能如此丢下她一个人轻易死去!”说罢,他深深看了他一眼,转身又回到月无缺身边。

月无缺在经过当初的震惊之后,此时已恢复了镇定。依夜流胤的性子,定不会只是放一把焚天之火这般简单,可是,他也实在是太恶毒了,竟敢如此放肆大胆地施用连魔族都严令禁止的暗黑魔法——招尸术!兰若心经上记载:招尸术,即召唤死尸,控制他们的死魂,操纵他们的意志。轻则造成人间浩劫,重则引起天劫。因其法极为恶毒,此,列为魔族禁术,我魔族之徒,皆不可擅自修习,施用。违此,剥皮拆骨,魂灵压入十八层地狱,受千年业火焚烧之苦。

她的目光之中划过冷厉的寒光,看来夜流胤已经被他的野心蒙蔽了心智,完全疯魔了。可是那本兰若心经,只是简单描述了招尸术的利害之处,并没有记载如何修习,如何破解,虽然她修习了兰若心经上的不少东西,可是此刻面对如此恶毒的东西,也是一筹莫展。焚天之火自然可以焚烧死这些死尸,可是同时也会烧死无数无辜之人,这可如何是好!

她望着飘浮在半空中的夜流胤,此刻他的模样因施用暗黑魔法而变得妖邪无比,全身散发出令人窒息的巨大阴煞之气,嘴角噙着恶魔般的微笑,冷冷注视着下面触目惊心的修罗场,像是看着一场好玩的游戏。

察觉到月无缺投过来的森冷目光,他抬头望去,脸上的笑容越发得意:“月无缺,冥休不是夸你是修习魔族之术的天才吗?有本事,你就解了这场人间灾难吧。”

月无缺狠狠瞪他一眼,便不再理睬他。默念召唤术召唤青滟和赤焰,他们既然是上古神兽,对这巫蛊之术也许会有应付的法子。不过一瞬间,只见半空金光一闪,青滟和赤焰立刻现身于半空中,对月无缺齐齐施了一礼。

月出情在看到赤焰的那一刹那,忽然浑身一震,对他产生了一种似曾相似的感觉。

此时的青滟容貌又发生了不少变化,先前像个十五六岁的青涩少年,现在却像是长了几岁,身上透露出一种沉凝又令人觉得震动的气质,容貌俊美而又邪魅,令人一看之下,竟有些移不开目光。他和赤焰看了下面一眼,两人齐齐面色一变。青滟冷声道:“好邪气的术法!难怪我觉得这外面有些不对劲!看来魔族妖孽又开始兴风作浪了。”

月无缺问道:“你们可有法子破解这邪术?”

赤焰摇头道:“没有,我们只能杀死那些尸体,暂时挽救一些人,这些尸体邪门的很,除非他们魂魄散尽,否则就算他们被大卸八块,那些断肢也会缠死活人。我们现在就去对付它们,希望主人能尽快想出破解之法来。”

说罢,他和青滟化作两道金光,穿行于那些死尸当中,杀戮起来。

------题外话------

气死我了,紧赶慢赶,本来还有三分钟登陆后台,可是竟登了几次总显示密码错了,好不容易登上来更新,都0点了。555555555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