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31章

第131章

月出情等人和一些奉大内高手们见状,也纷纷召唤出自己的契约兽去与僵尸们搏斗,能挨一时是一时。

月无缺看着那些还在源源不断自地底下冒出来的杀之不尽的僵尸队伍,眉头深深锁了起来。

姬无欢沉重的声音自旁传来:“我们要不要先拿住夜流胤?”

月无缺掏了摇头:“不行,这招尸术与别的术法不同,夜流胤控制了它们的死魂和意识,若是把夜流胤杀了,它们失去了控制,更会疯狂成魔,到时候的情形根本就控制不了了。”

这招尸术,到底要如何才能解呢?月无缺此时也有些伤脑筋。以她的身手,要逃离这个魔鬼般可怕的地方并不难,可是她却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些无辜的人白白送死。说起来这场灾难是由姬云刹引起,其实何尝又不是因她而起?夜流胤,本就是冲着她来的。

正当她迅速运转大脑,却丝毫不得解之际,一抹缥缈的女子声音突然传入她的耳中:“无缺,我有法子破解这招尸术。”

月无缺吃了一惊,寻声一望,只见不远处,一个半身残缺的白裙少女正飘浮在半空,对她绽放着一个幽静的笑容。

月无缺一见她,立刻认出她来,不由心中大喜——雪婴,是魔族的上任魔尊雪婴!她既是魔族百年来难得一见的天才魔尊,对魔族的术法肯定了如指掌!——而且,她刚刚也说她有法子破解这招尸术!

“好久不见了,雪婴,你还好吗?”月无缺惊喜地看着她。雪婴淡淡一笑,飘到她的跟前,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眼中浮上赞赏之色,“果然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你现在的身手,比之初见时不知道厉害了多少倍。假以时日,你一定不会比我差,说不定修为还在我之上,也难怪冥休那样清冷淡漠的一个人,也会对你欣赏不已。”

月无缺不想听到冥休这个名字,问道:“你刚刚说有法子解这招尸术,可是什么法子?”

雪婴笑了笑:“那本兰若心经,就是我编写的,解法也在里头。”

“那本书是你编写的?”月无缺有些惊讶,随即皱了皱眉:“那本书我已经看完了,根本没有看到修炼之法和解法。”

雪婴道:“你附耳过来,我告诉你。”

月无缺微微向她侧身。

旁边的人,根本看不见雪婴,只见月无缺一个人对着空气自言自语,以为她魔障了,不由又惊又怕。倒是姬无欢定力够强,他就和月无缺站在一起,先是一惊,很快就明白过来,立刻淡定了。

夜流胤看到雪婴竟然飘过去和月无缺说话,状态甚熟,又见月无缺面露喜色,他脸上的笑容慢慢褪去,眼神也变得阴戾起来。原来雪婴来竟然是找月无缺的!没想到,月无缺运气这般好,竟然连魔族的上一任天才魔尊也与她相识!可惜,他听不到他们到底在说什么。

不过——他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弧度,有雪婴相助又如何?就算她知道破解之法,但她只是一具没有肉体的魂灵,根本发挥不了多大的功效,一切还得靠月无缺自己。而这招尸术的解法,说简单也简单,但说难,却是难上加难了。因为它需要三样神器:盘古杖,三生剑,黄泉鼓。这三样神器已经很久很久没有露面了,要把它们集齐才行。而他们手中恰好拥有其中两样,盘古杖和三生剑,这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命运使然。可是,没有黄泉鼓,光有这两样又有什么用?照样没有办法破解这招尸术。

可是,那是什么?他望向月无缺的方向,忽然睁大了眼睛。

虽然距离远,可是他分明看到,月无缺的眼睛,竟然变成了紫水晶般样的颜色,泛着一抹话异之色。连她的头发,似乎也蒙上了一层紫色的光芒!

他狐疑地盯着月无缺,眸中渐渐泛起惊色:难道月无缺竟然也像他一样,在人前魔变了吗?魔族之人,修炼魔法达到一定程度之后,便能魔变,自身功力达到何种程度,魔变时,全身都会笼上一层颜色,而且法力会增强一倍。魔变分四层:第一层,为绿色;第二层,为灰色;第三层,为黑色;第四层,为紫色;第五层,为白色。比如他自己,便达到第三层,可是,他惊诧地望着前方那浑身被笼罩着一层紫光的少年,她怎么这么快就到达第四层了?这怎么可能!他实在没办法相信!他自小便偶遇冥休,拜他为师之后,苦心修炼魔族之术,一晃便过十几年,这在魔族修炼者中,已是非常了不起了。他也常常以此为傲。可是月无缺,据他所知,她修炼魔族之术不过才几个月吧,竟然在短短时日之内就超越在他之上!这简直是……他慢慢握紧双拳,眸中泛起强烈的不甘和恨意。为何自他遇到月无缺后,便常常处于她之下!为何自己苦心修炼十几年,却还抵不过她几个月!他不服!他不服!越是强过他的人,他越是要让她臣服在自己脚下!

——哦,对了,他怎么忘记了金蚕盅。看来金蚕盅真是个修炼武功的好东西!夜流胤的眼中透着讥讽的笑容,心中的那丝丝不甘也慢慢消散了。

“月无缺,你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姬无欢看着眼前浑身透着一股妖异紫色的月无缺,震惊问道,很快他的眼神就沉了下来,“难道你也是魔族之人?”

其他人闻言都纷纷看向月无缺,一看之下,皆吓得倒退数步,再不敢靠近她。

月出情等人那日已见过月无缺露出魔族法术,此时再见,并不觉得稀奇。只是担心月无缺当着奉圣众人的面魔变,会不会节外生枝,招来祸患。

“我虽修炼魔族之术,却并不是魔族中人。”月无缺淡淡解释道,随后不再理会他,扭头望着夜流胤冷冷一笑。夜流胤阴沉着脸看着她,正微微觉得奇怪,对面的少年忽然一张嘴,一团紫色的东西就自她嘴里飞出,以极快的速度朝他奔来。他仔细一看,不由大吃一惊,紫魅!月无缺竟然连紫魅也召唤出来了!这是身为魔族圣者的魔宠,主人力量有多强,它就有多厉害。

不过是转念之间,那紫魅竟已到他跟前,忽然一张嘴,那嘴竟然比夜流胤整个人还要大!夜流胤躲闪不及,顿时被它一口吞下腹中!

紧张围观的人们见此情景,不由一呆,很快便反应过来,立刻欢呼起来:“魔族妖孽被吃掉了!魔族妖孽被吃掉了!”

姬无欢深深看着月无缺俊美得没有一丝瑕疵的侧脸,眼神复杂起来。

可谁料,正当大家欢呼时,那紫魅忽然挺着刚充饱的肚子一声怪叫,像是受了惊吓,然后它的肚子忽然破开,一个黑色的人影迅速自里面钻了出来。

“想要让你的紫魅吃了我,真是痴心妄想!”夜流胤邪魅笑道。

紫魅而那紫魅被夜流胤逃脱后,似是暴怒之极,身子竟然一分为十,个个变成成人身子般大小,齐齐张着血喷大嘴凶神恶煞地去撕咬夜流胤。

夜流胤已经镇定下来,身如一抹轻烟,轻轻巧巧便避开它们的攻击,召唤出了自己的黑魅魔宠。黑魅形如一朵黑云,浑身透着重重煞气,一望见顶楼上那群活人,立刻兴奋起来,猛地朝这边扑来。

月无缺一掌击来,将那黑魅击成片片碎片,可那黑魅也是强悍,变成碎片依然攻向人群。只闻几声惨叫声起,已有几个人或被咬掉鼻子,或被咬掉胳膊,楼顶上顿时也是一片鬼哭狼嚎。

看着那充满血腥之气的黑魅,月无缺脸色微变,一拉姬无欢:“你的三生剑呢?快将那邪物砍死!”

三生剑是邪物克星,被三生剑刺中,魂魄俱散,再无重生可能。姬无欢顿悟,立刻拔出佩在腰间的三生剑。三生剑一出鞘,立刻神芒大绽。他手腕一动,身形如矫龙闪动间,已一连刺中几个黑魅。一连怪叫声中,被刺中的黑魅如烟云般消失了。

其余几只见状,吓得赶紧要逃,姬无欢哪里容得它们逃跑,又是迅捷几剑,结果了它们。

月无缺看着被紫魅缠住暂时拖不开身的夜流胤,叹道:“三生剑,盘古杖,黄泉鼓。三生剑在这里,萧璃手中有盘古杖,此时却不知他在何处。还有那黄泉鼓,我们根本是一点线索都没有,这可如何是好!”

“火快烧到这里来了!”有人朝下看了看,失声叫道。

这一声叫立刻引起众人一阵恐慌。月无缺等人心中更是烦躁不堪。

对于这样的惨景,雪婴像是司空见惯一般,神色没有丝毫动容,只淡淡笑道:“凡事皆天命,自有定数。我看这奉圣气数未尽,一定不会就此毁于一旦的,你且放心些。”

月无缺看着她的眼睛,认真且不容置疑道:“话虽如此,可是你看看下面那些被僵尸咬死的人,那是一条条活生生的性命,我不是九天的神佛,可是看着那一条条生命消失,我实在无法容忍!今日就算是拼却这条命,也要挽救这场浩劫。”

雪婴看着眼前这少年明亮的如阳光般耀眼的眼眸,虽然泛着只有魔族修炼者才会有的妖异紫色,可那紫色,却是如此的纯净,没有一丝瑕污和阴煞之气。她终于动容了。修炼过魔族之术的人,还能不被血腥迷眼,拥有如此纯净的眼神和魂魄,连她自己都不能够做到——月无缺,真是少见了。

就在这时,萧璃的声音忽然响起:“盘古杖在这里!”

月无缺猛一看见他,不由又惊又喜,却又打量了他两眼,奇怪地道:“为何你也不惧那焚天之火?”

她修炼过焚天之火,自然知道避火的法子,可是月出情和萧璃,他们并不知道,可为什么也不惧那焚天之火?难道,这里面有什么契机?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