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32章

第132章

在走廊上挤成堆的侍卫侍女们让出一条小道,萧璃手握盘古杖一步步走了过来,神情之中带了丝惊喜,脸上却又很是凝重。惊喜是因为见到月无缺,凝重是因为现在紧张急迫的局势。

姬无欢一见他,神情中顿时一喜,上前两步对他说道:“萧璃,你来了,真是太好了。你进来前萧老天师可有对你交待什么?比如说,他可推算出黄泉鼓在哪里?”

萧璃摇了摇头,他是为月无缺而来,并不知道萧老师会有交待,就算有,他也来不及听。

姬云刹脸上的喜色立刻消失了,愁云锁眉,看着眼前一片修罗地狱,眼中划过一丝绝望的悲色,喃喃道:“莫非天真的要亡我奉圣!”

自帝宫顶层上,可以将奉圣城的所有景物一览无余,就连一条条街道都看得清清楚楚。原本这里是一片繁华热闹之景,可是此刻,望进姬无欢眼里的,却是无数僵尸横行,无辜百姓惊吓痛苦的叫喊,凄惨的哭叫。这宛如地狱修罗般的场景,让一向心性淡漠的姬无欢也不禁动容了。

萧璃看着一向尊贵傲然的姬无欢脸上竟然会出现绝望之色,心下也不禁黯然。就算他们这些人能逃出去又如何,奉圣的子民却都要葬送在这里了。

月无缺对雪婴道:“你不是说你有办法解决这场灾难的吗?如今只缺黄泉鼓,你到底有什么法子将黄泉鼓拿到手来让这些人脱离苦难?”

雪婴却没有回答,目光淡淡扫过地面上还在持续的惨景,幽幽叹息道:“众生皆为蝼蚁,天地为刀俎。上天有好生之德,这场灾难很快就会过去的,你放心。至于黄泉鼓,已经在有缘人手中,而且已距此不远。”顿了顿,她唯一的一只眼中,忽然闪过一抹厉色:“至于夜流胤,修习禁术已违魔族规定,你可以现在就处置了他。”

姬无欢忽然在这时将三生剑递过来,眸中闪着愤慨之色:“若是你要对付夜流胤,这把剑我赠送给你!姬无欢无能,不能替奉圣子民解除危难,实在是惭愧之极!”他盯着月无缺的眼睛,郑重道,“无缺,若是你能替奉圣解决这场灾害,我姬无欢愿意将奉圣帝尊之位让于你!如今只有你才有这个能力救我奉圣子民于水火之中,请你看在我们相交的份上,务必答应我这个请求!”

说罢,他竟然双膝一弯,朝月无缺跪了下去!

在场众人都没料到身份尊贵向来孤高清傲的帝尊继承人姬无欢竟会跪下,以帝尊之位恳求月无缺相救,都不由大吃一惊。之前他还封住通往顶层之路,让不少帝宫侍卫生心不满,现在见他危难之前竟然甘愿放下身段求人相救,惊讶,感动之下,原本的不满之心立刻消除了,反而对他萌生出一股敬意。

姬无欢刚跪到一半,一股巨大的力量托住了他跪下的趋势,让他再也跪不下去。月无缺一双泛紫的妖异双眸静静注视着他,问道:“你说的可是真的?你真的愿意用奉圣帝尊之位换奉圣百姓的性命?”

姬无欢没有一丝犹豫,斩钉截铁道:“若我姬无欢有半句虚言,愿遭五雷轰顶,此生不得好死!”

这便是毒誓了。众奉圣侍卫闻言,俱是浑身一震,沉寂片刻后,有一个人扑通一声跪下来,大声道:“属下愿将身家性命交给无缺公子,望无缺公子大发慈悲,救救奉圣的受苦百姓!”

随后,是第二个,第三个,直至所有人都跟随姬无欢之后跪了下来。

月无缺看着这一片黑压压跪下的人群,唇角慢慢扬起。就在这时,姬云屏的声音忽然响起,铿锵有力:“月无缺,只要你能救了我奉圣百姓,我们在场所有人都可以作证,将这奉圣帝尊之位供奉给你!”

原来姬云屏在一片纷杂吵闹声中被惊醒了。他在一名侍卫的搀扶下站立起来,目光激动地看着月无缺,其中饱含期待与希望。

月无缺的目光如水般缓缓划过这些人的脸庞,最后终于笑了。她伸手接过姬无欢双手递过来的三生剑,那三生剑一入她手,立刻绽放出比先前还要耀眼夺目的光芒,隐隐竟似有神光闪现。

雪婴一见,眼中悄然划过一抹惊色。随后,她也缓缓笑了,她看中的人,果然是不会错的。

月无缺另一只手慢慢抚过剑身,光芒四射的剑身倒映出一双比锋芒毕露的宝剑还要惊心动魄的紫色眼眸。

萧璃一直静静注视着她,心潮澎湃不已:他仿佛看见,那个如战神般顶立于世的她,终于回来了。

月无缺忽然一转身,向着夜流胤的方向,厉声道:“夜流胤,今日,我月无缺便了结了你这个妖孽!”

手中三生剑芒大绽,如流星般朝夜流胤刺去!

夜流胤看见那神芒大放的三生剑疾刺过来,一惊之下,身子立时陡地翻起数丈,可饶是他身手再快,还是被宝剑割去半片衣角。他咬了咬牙,目光中杀气毕露,看来今日,他与月无缺定是要一分高下了。

很快,月无缺与夜流胤两人就混战在一起。两人身手极快,除了姬无欢月出情等功力高强些的勉强能看清两人的身影,其余人只见一紫一黑两团气体紧紧纠缠在一起,其间剑芒翻飞如花似絮,别说是人影,最后连剑影都分不出来了。

可是焚天之火还在往上蔓延,不但往上蔓延,而且还在往地面扩展。此时地面上僵尸的数量比活人多了不止几倍,看来那些帝宫侍卫和各大家族的子弟们已经撑不住了。而令众人惊讶且觉得恐怖的是,那些僵尸竟然不惧焚天之火!

萧璃眼看情形不好,拿出盘古杖,心里默念了一遍经常在脑海中浮现的神秘咒语后,将盘古杖对着地面,大喝一声:“去!”

那盘古杖立刻绽放出柔和的银色光芒,向空中盘旋而去。光芒所到之处,僵尸们抱头凄惨痛呼,却仍然有那意志顽强的无视盘古杖的光芒,继续厮杀。

姬云屏沉重叹息道:“连盘古杖都拿这些僵尸没有办法,这可如何是好!”

月出情缓缓道:“盘龙杖确是神物,可是它与别的神物不同,对这些妖邪之物却没什么杀伤力。”

萧璃点头道:“的确如此,萧家祖上也是这样说的。”

姬无欢神情沉重地道:“难道这些妖邪之物,除了把它们杀光,就没有其他别的办法了吗?”

他似是在反问,又似在自言自语。却在这时,一个奇怪的女子声音忽然飘进了他们的耳朵里:“当然有其他办法,这些僵尸属阴邪之物,归阴冥司看管,四大神器之四的黄泉鼓,恰好就是它们的克星。黄泉鼓声一响,它们就立刻死魂尽毁,烟消云散,再也不存在于世间了。不过,月出情,萧璃,你们两个若是联手,倒是可以灭掉这焚天之火。”

这个奇怪的女子声音令他们大吃一惊,可是他们看看周围,根本没有看到有女子跟他们说话,其他人似乎根本没听见这个女子声音般,还在紧张地注视着地面的局势。

“你们不用觉得惊讶,我说的话,只有你们三个人能听到。”那女子声音又道,声音中似乎带了丝笑意。

月出情和萧璃相视一眼,月出情朝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沉声道:“若是我和萧璃联手便能灭掉这焚天之火,我们两人愿意用尽全力,还望姑娘速速将这办法说来。”

姬无欢接口道:“若是姑娘的法子真能解了这焚天之火,姑娘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只要无欢能做到,一定皆尽全力完成姑娘所愿!”

那声音笑道:“我之所以这样做,不过是因为月无缺而已,你若是想感谢,就感谢月无缺吧。”顿了顿,又道,“我的办法就是,月出情和萧璃,你们两人每人放一碗血,剩下的事情就由我来做了。”

姬无欢看着萧璃和月出情,萧璃立刻道:“殿下赶紧派人找碗,迟了又要丧掉不少人性命了。”

姬无欢传令下去,不过片刻,立刻有人送了两只干净的碗来。

月出情和萧璃齐齐割腕放血,很快便将面前那只碗放满了。

他们二人按照雪婴的吩咐将那两只碗小心翼翼放在玉石砌成的栏杆上,然后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那两只碗上,看看那个说话的女子到底有何法子灭掉焚天之火。

雪婴慢慢飘到那两只血碗面前,看着那碗鲜红的隐隐透着神气的血,双眸不知为何晶亮得吓人,唇角禁不住向上弯起,喃喃自语道:“只要喝一碗放血之人心甘情愿奉上的充满神气的圣品之血,我雪婴就能恢复肉身了。”

她冲着其中一只碗轻轻吹了口气,小嘴微微张开,那碗竟然自动飘到她唇边,血仿佛被指引般进了她的口里。

萧璃等人看着那碗自动飘到半空,后来竟然慢慢不见了,脸上都是惊奇万分的神色。忽然,一个只有半边身子的白衣少女忽然出现在他们眼前,唇边还有一抹淡淡血迹,那模样之恐怖,顿时吓得众人尖声惊叫着不停倒退。

“鬼啊!有鬼啊!”

“今天怎么这么邪气,到处都碰见这种东西!”

唯有姬无欢月出情等人虽然心中也是震惊不忆,却依然立在原处,没有一丝动摇。他们相信,刚才说话的女子,便是此人了。

对于那些人的无礼惊呼,雪婴却像是习以为常,并不介怀,只是淡淡一笑,右手长长的袖子一拂,剩下那碗血竟然就当空泼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