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33章

第133章

人群中不禁有人惊呼出声!

只见那碗血迎空泼下去,明明只是一小碗血,可经那半身残疾的少女长袖一扫,竟然变成了一篷充满刺骨寒气的血雾!那血雾所透出的寒气,令在场所有人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

更让人为之惊奇的是,那血雾溅在焚天之火上,原本强大的火势竟然被迅速压了下去。不过一刻钟的工夫,那让人束手无策的焚天之火竟然就这样被灭掉了!

“太好了!火被灭掉了!”

“那位姑娘简直是神人啊!”

人群中发出一阵欢呼声。众人皆用感激的目光看着那飘浮在楼栏杆上空的少女,心中崇拜不已,可她那残缺而又恐怖的模样又叫人心生忌惮与惧意,不敢随意接近。底下还有人窃窃私语说,看她那副诡异的模样和身手,定然也是出自魔族的…妖孽。

雪婴是个什么样的人,听着那些人虽然嘴上奉承眼中却依然难掩畏惧之色,对他们的心思自然一目了然。可是,这又如何,她根本就不在乎这些不值一提的人对她有什么看法。

她不以为然一笑,对姬无欢道:“我在这帝宫外围施了一层魔罩,除了活物,那些僵尸是进不来的。若是你们还想救底下的活人,就速下去通知他们,让他们赶紧进来避难。”

姬无欢闻言大喜,虽然这样并不能对战局起到根本的扭转作用,可是能救一人是一人,总比都丧失在僵尸手里好。他向雪婴道了谢,立刻挑选了一拨身手不错的大内侍卫,简单交待几句就匆匆下楼去了。

夜流胤与月无缺此刻正斗得难解难分,忽见他布下的焚天之火竟然被雪婴施法灭了去,顿时又惊又怒。他一边反击月无缺的攻击,一边冷笑道:“月无缺,你果然厉害,竟能得魔族上一任天才魔尊雪婴相助!”

月无缺一边毫不留情地使出杀招,一边讥诮道:“正所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像你这种卑鄙无耻的小人,活该没有人助你!”

夜流胤闻言,顿时全力一击,逼退月无缺,身子就势退到三丈开外,邪气的眸中闪烁着嗜血的光芒,狂妄不屑地笑道:“我夜流胤相信自己有足够的能力对付你们,根本就不需要他人相助!哼,你以为我只有这两招吗?那你就真的小瞧我了!现在,我就让你来看看我的真实本领!”

说罢,他邪恶一笑,缓缓将右手手腕放到唇边,狠狠咬了一口,唇边很快沾染上血迹。

月无缺冷眼看着他的动作,厉声道:“夜流胤,你又在耍什么鬼把戏?”

对面那笼罩于一片黑雾当中俊美妖邪的少年微微抬眸望着她,唇边那一抹猩红使那张妖魅的俊脸显得更加邪肆:“想知道我在耍什么鬼把戏,很快,你就会看到了。”

他冷冷勾唇,左手食指点在右手腕的伤处,闭上眼睛开始念咒。

月无缺看见他周身黑雾涌动,越来越浓,民里猛地想起兰若心经上记载的第二大禁术:沙华之火,心中顿时划过一丝不妙,一股强大的真气注入三生剑内,三生剑立时绽放出比之前更加耀眼夺目又锋芒逼人杀气外溢的剑芒来!

月无缺眼中杀气浮起,一声清喝,三生剑在半空划出一道绚丽夺目的弧影,重重砍在夜流胤的身上!

可是,夜流胤的身影却在宝剑砍下来的那一刹那,忽然不见了!

他的声音自月无缺背后传来,充满得意之色:“已经迟了,月无缺。这回就算有雪婴助你,可这沙华之火,她也没有办法了。哈哈哈……虽然人人都赞你天赋奇禀,可是你也别忘记了,你修炼魔族咒术不过几个月,纵使天赋奇才又如何!而我夜流胤已经修研魔族咒术十几年,论底子也比你深厚多了。”

月无缺望着他,不怒反笑:“是吗?”

夜流胤悠然道:“是不是,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我的咒术已经施展成功了。”他的唇边绽放出一抹讥讽的笑意,“若是你还想当救世主,不妨试试吧,看你到底有没有这个能力。”

月无缺没有说话,只是慢慢将目光移到下面,目光之中露出一丝悲悯之色。不用他说,她已望见底下那朵朵遇血而开的地狱之花曼珠沙华仿若有了生命般,血红血戏的花般竟然摇身一变成几丈长的触手,死死缠住那些已经疲于应战的人们,长长的花蕊破胸而入,去吸食他们鲜活跳跃的心脏。惊骇声呼救声变少了,可那声音却是更加凄惨无比了。

天上的黑云越来越浓,有轰隆隆的雷声自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似是老天也不忍见这悲惨的一幕,将要落泪了。

这座奉圣城,将要变成一座邪魔横行的死城了。

此时,月无缺手眼睛不知为何由先前的紫色变成紫中带赤,仿佛紫色水晶中有一团火在燃烧。她不再看底下残忍而又触目惊心的一幕,就算看了,她也没有法子去挽救那一条条鲜活的生命了。

她只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似乎在燃烧,心脏在剧烈的跳动,这一刻,她有了毁灭这一切的冲动。

三生剑仿佛感受到她心中强烈的怒意,竟在她手中猛烈颤抖起来,发出铮铮铮的剑鸣之声,不绝于耳。

月无缺深深吸了口气,浑身衣袂无风自动,目中折射出骇人的光芒。夜流胤看在眼里,虽然面上依旧不动声色,可是他的心里却不知为何,突然产生了一股惧意。不,他绝不害怕眼前这个少年,他不害怕这世上的任何一个人,绝不!他慢慢握紧双拳,在心中这样安慰自己。

可是,就在他一眨眼的瞬间,那个浑身散发出强大杀气的少年却忽然自他眼前消失了。

夜流胤不由脸色一变,赶紧凝住心神,四处搜寻月无缺的身影。可是,他搜寻了半天,竟然没有发现她的半点踪迹。就算他用了魔族的跟踪咒,也完全察觉不到她的半点气息!

月无缺像是就这样,凭空消失了一般。

夜流胤一直镇定的心没来由地不安起来,脑海中不由浮现出一个念头:莫不是月无缺自知不敌,所以逃走了?这个念头刚起,便被他压了下去。虽然他与月无缺并无深交,可是他却知道,那样一个倔强又骄傲,狂妄又自信的少年,绝不会丢下她的亲人和朋友独自逃走的。

就在他分神的这一刹那,忽然察觉到,有一道极为强劲的剑风自背后无声地疾驰而来。他陡地一惊,迅速回转身,还没来得及反击,胸口猛地一疼,竟已被一柄锋锐无比的长剑穿透了胸膛!

他伸手握紧胸前那把剑身,剑尖已穿透他的脊背。因为遭到猛烈袭击而来的难以承受的疼痛,他那张脸已全然变了色,他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大颗大颗的汗珠顺着额头一滴一滴滚落下来。

他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距离他不过半尺,横眉冷对的少年,心中惊骇不已:好快的剑!快得他竟然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

月无缺冷冷盯着他的眼睛,一字字道:“赶紧解了咒术,否则,休怪我挖出你的心脏来祭奠这些被你害死的人!”

夜流胤看着她眼中的怒意和恨意,原本骇然的心慢慢平静下来,虽然一张俊脸已经疼得扭曲起来,却依然扯了扯嘴角,挑衅地笑道:“我就是不解,怎么样?”

“好!”月无缺只说了一个字,左手缓缓扬起,重重击向他的头顶!

夜流胤没料到她竟然真的会痛下杀手,脸色惊变间,以为自己定然死定了。可是就在这时,不知从哪飞来一掌,竟然接下了月无缺那一掌!

月无缺眸光惊变,看到那个凭空冒出来的黑衣人,左掌毫不留情地击了过去。孰料那人的身手竟然非常之快,趁着刚才那一缓冲的刹那,一把拉住夜流胤,又凭空消失了。

月无缺一掌落了空,看着三生剑上还滴着血,眼眸慢慢沉了下去。那个黑色的人影,似曾相识!

就在这时,一个巨大的东西死死缠住了她的身体,却是一根巨大的血红花瓣。她毫不迟疑,一剑砍断了那根花瓣,剑影如花在地面僵尸和妖花中穿梭起来。右手使剑,左手放出焚天之火,很快,她附近的僵尸和妖花便被清除了个干净。可是下一刻,地面上又钻出无数的僵尸和妖花来,根本就是杀不净,砍不完。

青滟和赤焰见她下来,不由精神大振,杀得更加起劲。可是,虽然他们砍那些僵尸和妖花如砍南瓜一般容易,但是越杀越多,也叫他们受不了。正砍得无聊时,月无缺飞身来到他们跟前,疾声道:“救人要紧,不用管这些魔物了!”

两人如获大赦,应声而去。

此时萧璃已下到帝宫第一层大殿,立在门口指挥侍卫将伤员抬起来平放在地上,水清浅在一旁给伤员们看伤治疗,一群侍女忙着给伤员包扎。月出情和颜月夭在顶层照看重伤的莫忧和一直昏迷不醒的月如霜月如冰两姐妹,还有姬云屏和萧兰华两人。姬无风依旧被捆绑在离萧兰华不远处的一张椅子上,原本他对这些人心怀怨恨,可是在当他知道了下面发生的惨状后,一反常态沉默起来,眼神茫然深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萧兰华已经从昏迷中醒了过来,看着小儿子的神情,心里忧愁不已。

就在这时,姬云刹阴沉的声音忽然在她耳边冷冷响起:“萧兰华,你就是这么对我们儿子的吗?难道姬无欢是你儿子,无风就不是!你竟敢这样虐待他!”

楼上众人听到他的声音不由大吃一惊,姬无风顿时大喜叫道:“父尊,快来救我!他们要杀了我!”

萧兰华看着那一袭浓黑之色迎空扑来的人影,失声叫道:“姬云刹!”

姬云刹冷冷看她一眼,一掌击向姬云屏,萧兰华来不及出掌,俯身挡在姬云屏身前。但听她一声闷哼,张口便吐出一大口鲜血来。姬云屏急忙抱住她急呼:“兰华,兰华,你怎么样了!”

姬云刹冷冷一笑,身子在半空滴溜溜一转,翻手击退几个攻上来的侍卫,一把抓起姬无风,腾空而去。

半空中远远传来他冷厉的话语:“姬云屏,萧兰华!既然你们逼我至此,那就别怪我姬云刹冷血无情了!我姬云屏绝对不会容许背叛我的人!有朝一日,我定要杀了你们这一对奸夫**妇,将你们碎尸万断,死也不能做成夫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