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34章

第134章

姬云屏望着那一抹黑影最后隐入天际的黑云中,气得浑身发抖:“这个畜生!”

明明是他夺走了自己的一切,如今竟然反咬一口,真是可恶之极!

萧兰华强忍住心里的悲痛,安慰道:“你身体重伤未愈,小心气坏了身子。”

姬云屏努力平息下胸中的怒气,紧紧握住她的手,怜惜道:“你对自己的每个孩子定然都是疼爱的,我只是怜惜你,从此要被小儿子误解怨恨了。”

萧兰华闻言心中更是痛如刀割般,却依然强撑住,惨白的脸上浮上一抹淡淡微笑:“无风已经是大人的,虽然有时候性子任性的像个小孩子,可是总有一天,他会分清楚是非黑白,体谅我这个做母亲的。我现在只是担心他被姬云刹引导着走入岐途,铸下大错。”

才说了几句话她便喘息不止,咳嗽两声,又吐出一口血来。

姬云屏紧紧搂住她,焦急地道:“你伤得怎么样?现在是不是很难受?都怪我拖累了你。”

他现在开始痛恨自己了,为什么要出现,一出现就闹出了这么多事,还让心爱的人受了重伤。若不然,她此刻还好好做着她的帝妃,过着母慈子孝的日子,总好过跟着自己频受灾难。

“娘亲怎么了?怎么会吐血?!”姬无欢不知何时来到他们跟前,见萧兰华脸淡如金,气息虑弱,衣上血迹斑斑,不由惊声问道。

“是姬云刹干的好事!”姬云屏恨声道。苦于他自身身受重伤,否则他拼了这条命也要杀了姬云刹,让他为他自己做下的恶事负责!

姬无欢搭上萧兰华的手腕一探,只觉她脉搏微弱而紊乱,分明是受了极重的内伤。两道俊眉紧紧锁起,当机立断,一把将萧兰华抱起来:“娘亲受伤极重,我得带她到水清浅那医治。”说完也不待他回答,转身就快步朝楼道间走去。

姬云屏呆呆看着他母子二人的身影消失于楼道间,心中复杂难言,不知是何滋味,只觉胸口像是被压了一块大石头,让他难受得喘不过气来。

就在这时,一个温和的声音如清风般出现在他耳边:“阁下不用如此难过,你与姬无欢的关系我也听到一些,毕竟是一二十年没见面的父子,你们两人也没有什么感情基础,陡然要他推翻他前面二十年的所有认知承认你这个父亲,换了谁都不容易。感情是要慢慢培养的,你再给他一段时间来接受这份亲情,也给你自己一段时间捋好心情,相信总在一天他会承认你这个亲生父亲的。”

说话的正是月出情。姬云屏看着这个面带微笑温润如玉的清俊少年,心中微微触动,有一丝了悟,压下心中的种种,对他感谢道:“多谢公子提醒,前二十年我没有为他尽过一点身为父亲该尽的责任,若是我们能渡过今天这场劫难,今后,我定然用所有活着的时光来弥补他。”

月出情点点头,远眺天上黑云滚滚,阴深煞气,底下妖邪盛行,不由蹙眉叹道:“只是这场灾难不知何时才能过去。”

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两人同时保持沉默,相视无言。恐怕在他们心里,这场灾难过去的机会几乎为零了。

颜月夭一直立在栏边看着楼下,此刻忽然叫道:“不好,帝宫的路被僵尸们堵住了!真是该死,这些僵尸怎么变聪明了!”

月出情和姬云屏闻言,赶紧走到栏边往下看。果然,只见帝宫的入口处被一群僵尸堵得死死的,地底下还有无数僵尸爬出来。离入口近的妖花也扬着长长的花臂张牙舞爪,一见有靠近的人便攻击他。一时之间,伤员也无法送进去医治了。

他们说是这些妖邪之物变聪明了,其实月无缺却知道,根本就不是这样。这些妖物虽有死魂,却没有意识,一切都是依照操纵者的意思来行事。此刻,便是有人在吹奏招尸曲来控制它们。夜流胤已受了致命重伤,她可以确信他现在根本用不得一点内力。这招尸曲乃魔族特制的魂笛,声细如蜂鸣,曲若勾魂,唯有魔族修炼者中修为甚高的人才听得到,一般人连一丝声音都听不到的。

雪婴的声音突然在这时传了过来:“是冥息,冥休的小师妹在吹招尸曲。”

冥息?月无缺的眉头深深皱起,连她也来插一脚,莫非,这件事也是冥休允许的?她的眼中闪过一道暗芒,难道冥休意图破坏这云川大陆的平衡了吗?若真是这样,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不好了,萧老天师被僵尸抓住了!”下面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月无缺下意识转过头去看。刚好看见奉圣的萧老天师被两只僵尸抓住,欲待撕裂。就在这紧急一刻,一道身影如离弦的箭般自帝宫内飞出来,将那两只僵尸击退,一把拉起萧老天师向上跃去。可是才跃到一半,他忽觉全身一麻,全身内力竟在这一刻尽数散去!

萧璃心中不由大惊,任他如何催动真气都没用,身体急速往下掉。他只能拼尽全力将萧老天师抛向离他最近的两个人,厉声喝道:“接住!”话声未落,整个人已经淹没在那群僵尸中。

他本以为自己将命丧于此,心中黯然叹息一声,闭上了眼睛,也许就这样死了还好些,只是以后再也见不着那刻在他心上的人了。却就在这时,忽觉被僵尸紧紧抓住疼痛欲裂的身体忽然一松,一只手紧紧抓住了他。睁眼一看,月无缺那张又怒又气的俊脸出现在他眼前。她一边抓住他疾速朝帝宫二楼飞去,一边厉声喝斥道:“你在找死吗?为何不反抗!”以他的身手要逃离那些僵尸是轻而易举的事,怎么还会陷入困境之中差点送命!

萧璃面对她的疾言厉色,和她眼中流露的紧张之色,不知为何心中竟泛起一丝喜意,和释然。

到了楼上,月无缺冷着脸放开他,伸手一探他的手腕,不由皱眉道:“你的真气怎么都散了?这是怎么回事?”

萧璃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刚才在半空的时候,全身忽然一麻,就提不起真气了。”

他这句话像是在回答,也似在解释。

月无缺沉默片刻,道:“是我错怪你了。”

不知是谁在这紧要关头暗算于他?她的目光在楼下逡巡,奉圣各大家族的子弟兵们还在下面浴血奋战,除了各大家族的家主齐聚在一个高处指挥和观战。她忽然察觉到一抹凌厉的目光朝这边看过来。虽然一瞥即逝,她却已看清那抹不善的目光来自于凤十一的母亲=凤家的家主凤鸾!

萧璃微微垂下眸子:“我不怪你,要怪只怪我太大意了,才遭人暗算。”

月无缺还要说什么,却在看见萧老天师急匆匆奔过来后又将话咽了下去。

萧老天师一过来,立即紧紧抱住他,老泪纵横:“璃儿,我的好孙儿,幸好你没事,否则爷爷怎么有脸到地下向你的父母交待!都是爷爷的错,爷爷不该管你那么多的。”

说罢又转身向着月无缺,躬身深深一揖:“老夫多谢少侠救我孙儿一命,是老夫之前太多疑,误会了月少侠,所以限制他与你来往,以后少侠若是有事,只要开口,我萧家能做到,一定万死不辞!”

月无缺伸手虚虚一扶,萧老天师便揖不下去了:“老天师客气了,魔族乃天下大敌,面对此祸患,我们自当同仇敌恺,共同进退才是!”

萧老天师这才起身,打量着眼前的少年。眉目俊美,自信傲气,全身上下散发着强大的气势,隐隐透着一股叫人无法忽视的帝王威严之气。这样一种气势竟然出现在一个不过十四五岁的少年身上,这不能不叫人觉得惊奇。萧老天师这还是头一次见到早就耳有所闻的月无缺,虽然传言中把她夸成了天底下最英勇无匹惊才绝艳的后起之秀,他却不以为然,只当是夸大其词。如今一见,虽然他不待见敌国的任何人,饶是他眼光苛刻,也为眼前这少年的神采给征服了。月无缺,果然不愧为一代天才!萧璃和姬无欢,比起她来,可是差了一截子。

就在这时,帝宫顶楼上忽然传来一声惊呼:“大家快看,奉圣城外是什么!”

月无缺只当又发生了什么变故,飞身而上了顶层。顶层的人个个神色紧张,月出情一见她,立刻快步来到她身边,指着那方,眉头紧皱道:“你看,城门外好像来了许多人。”

月无缺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果不其然。在那远远的城门外面,有长长的两队人马以极快的速度朝奉圣城门奔来,很快进了城与僵尸杀斗起来。

“不知道那是何方人马,看样子是前面给奉圣助战的。”颜月夭道。

姬云屏眉头紧锁成个川字,想说什么却没有开口,只是目光沉沉看着那方。

莫忧慢慢走到月无缺身边,仔细看了那队人马之后,忽然大喜道:“大家不用惊慌,那是我玄宗的人马!是宗主命人率军前来相助奉圣赶走僵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