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35章

第135章

“来的是玄宗的军队?”众人闻言不由大吃一惊,顿时心思各异起来。

姬云屏望着那两队人马高高扬着旗帜入城,眼眸变得深沉起来,心里的担忧不但没减少,反而加重了,狐疑问道:“你们玄宗宗主怎么会发兵前来相助我奉圣?”

玄宗宗主向来觊觎奉圣,难保他没有打着主意想借此机会将奉圣之地收入囊内。若是此次灾难不能过去也罢,否则玄宗若是动起手来,奉圣只剩些残兵弱将,根本抵抗不了玄宗大军的攻击!虽说他之前曾许诺月无缺,若她能为奉圣解了此次灾难,便愿让出奉圣帝尊之位,这就是将整个奉圣之地送给她了。可是,这并不代表将奉圣双手奉送给玄宗了。

他也是有私心的。他愿将奉圣帝尊之位让给月无缺,是私心想将月无缺这个纵世天才留在奉圣。虽然他与她认识不长,可他却无比相信,她一定会比姬家任何一个人都做的好!而如今玄宗既然插了手,这件事就难办的。以玄宗宗主龙镇天的处事风格,定然会毫不迟疑地将奉圣强行据为己有。这样一来,奉圣的所有人等于成了玄宗的手下败将,成了他们的俘虏,只能任人宰割,这就有违他的初衷了。对于龙镇天的传言很久之前他就有所耳闻,他是不愿意自己的子民成为他国俘虏,受人欺凌的!

而月无缺的态度呢?他也不是很清楚。他心事重重地将目光投向月无缺,那少年正望着玄宗的大军浩浩荡荡进城,眉目沉凝,若有所思。

却闻莫忧歉意道:“不好意思,是我发信号通知玄宗的,没有事先告诉大家,是我的过错,还望各位见谅。”

月无缺微微一扬眉,正好对上姬云屏投来的目光,看见他眼中的沉重担忧之色,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

她朝他投以宽慰一笑,正色而直白道:“老头子,你放心,我不会让玄宗大军趁火打劫,让奉圣的百姓沦为玄宗的俘虏的。”

得了她这句话,姬云屏立刻心神大定,郑重道:“我相信你!”有了月无缺的保证,这个烫手的问题相当于是扔给了她。虽然有些不地道,可是此时也顾不上这许多了。她既然敢接过这个烫手山芋,自然是有法子保奉圣周全的。

月无缺这时却忽然转向莫忧,声音里带着丝冷意:“你刚才说玄宗大军是前来相助奉圣的,可是我看他们根本就没有相助的意思,反而就在城内外进可攻退可守的地方停下来了。”

众人又齐望过去,果然,那大军进了城,将城门内的僵尸杀掉后,便停滞不前,似是在就地歇息。

莫忧皱眉道:“我明明发信号让宗主派人前来相助的,现在大军这样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不如让我前去看看领军的是谁。”

月无缺看向颜月夭:“莫忧身上有伤,底下僵尸横行,行动有所不便,不如你陪他一起去吧。”

颜月夭点点头,右袖一抬,两条冰龙自里面钻出来。他拍了拍其中一条冰龙的脑袋,那条冰龙似是懂了他的意思,乖乖来到莫忧身边,虽然自那幽绿的眼睛里可以看出它的不情愿。

两人一人骑一条冰龙,腾空朝城门口飞去。

月无缺负手站在栏杆前,凝神听着那招尸曲,只觉那曲调忽地拔高,曲声尖锐刺耳,似一把锋锐利刃,要贯穿人的耳膜,听得人胸口沉闷,脑袋欲裂。月无缺运功抵抗,这才将那股不适强压下去,心中暗暗惊讶,这人的内功好深厚,若是再加二成内力,已能达到魔音杀人的地步!

尖锐的曲调一转,忽然又变得十分诡异莫测。月无缺暗暗皱眉,还没反应过来,地面忽然发生惊声高叫:“不好啦!僵尸闯进帝宫了!”

月无缺心中一惊,雪婴在她耳边咦了一声:“这人的功力好深厚,一曲招尸曲,竟然破了我设下的魔罩!”

要知道施这魔罩凭的并不是功力,而是魔法能力的深厚程度。雪婴身为魔族几百年来出类拔萃的天才魔尊,魔法的深厚程度实在难以令人想象。而那人的招尸曲竟然能破了她的魔罩,看来,这吹曲之人的魔法程度相较于她更深了一层!魔族中还有魔法超过她的人,除了魔族的大祭司冥休,根本就再找不出来了。

雪婴想到这里,心中猛地一惊,转头去看月无缺,刚好月无缺也在看她,两人眼中皆是狐疑震惊之色。莫非这吹曲之人,竟然会是——冥休大祭司?!

要是冥休插手,那这件事就……想到后果,两人都不由沉下了眼眸。雪婴现在刚恢复肉身,虽然她熟悉魔族各种魔术,可是却内力空虚,根本施展不出来。月无缺虽然修炼过兰若心经上的东西,可是她所炼的都是提升内力的东西,对于咒术不感兴趣,也没有修炼过。如今看到这奉圣之地被魔族咒术给变成一片修罗场,她心中有些后悔了。

“雪婴,如果你没有变成现在这副样子,对付冥休有几成胜利的把握?”月无缺问道。

雪婴沉默了一下,随后脸色黯然笑道:“你知道我为何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吗?”

月无缺摇了摇头,对于雪婴为何会变成这副模样,她从来没有去了解过,有的只是道听途说而已。不过,看雪婴如此沉重的神情,便知道这件事情绝对不简单。

却见雪婴深吸了口气,缓缓道:“这是冥休下的毒手。”月无缺震了震,雪婴继续道,“我是个弃婴,是冥休见我资质惊人,天赋绝高,就把我捡来带进了魔族。我在他手底下几乎学尽了魔族所有的魔法咒术,年纪轻轻便坐上了魔族尊主的位置。可是,冥休的随意杀戮,却让我越来越不满,虽然我几经劝戒,他不但不听,反而说,我就是他养的一只宠物,他若是高兴了,可以给我个魔尊的位置坐坐,不高兴了,随时可以换掉。呵呵,这就是他把我捡回来的原因。”她的脸上浮上一丝悲哀之色,顿了顿,又道,“他将他在我心中的敬仰渐渐磨尽,而我那时到底也是年轻气盛,自觉自己天赋超人,已达到无人能敌的地步,全魔族都唯我马首是瞻,所以忍受不了自己只是一只宠物一个傀儡,也忍受不了他随时造成的杀戮,因此,偷偷背着他组织了一批死忠亲兵围攻他,预备将他的武功废了,看在他养我成人的份上,我可以留他一条性命。若是不行,只能将他杀死。你不知道,那一战有多剧烈。你更不知道,冥休的魔功,到底有多厉害,简直厉害到叫人无法想像的地步,已是神的境界了。”

说到这时,她的眼中泛着异样的光彩,残缺恐怖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嗜血的光芒:“那一战持续了整整一天一夜,我所组织的亲信,全是魔族数一数二的高手,对于冥休的**蛮横,几乎所有的魔族人都愤怒了,所以,能参加的,都参加了,足足有六百人。有五十人,功力只比我稍稍低两阶。可是,在经过那一天一夜的血战之后,那六百人,除了我,全部都死在了冥休的手上。而我,也被他废了一身苦修得来的魔功,还被他一剑劈断了半边身子以示惩罚,最后被他扔在了红莲湖底的幽禁洞中日日受死灵啃噬之苦,还被压上了符咒,让我永世不得翻身。”

她的唇边勾勒出淡淡的讥讽的冷笑,“不过他千算万算,还是算漏了一点,幽禁洞竟然和你们冷月山庄后山的那口轮回井相通,再遇上你,从而让我逃脱了永生永世的痛苦。”

月无缺没料到她和冥休之间竟然有这样复杂的故事,脑海中随着她的描述渐渐浮现出一幕血云密布的血腥场景,那一身雪白如玉的身影却沾染满手满身的鲜血,心中又是惊讶,又是嗟叹。

很快,她收回心神,望着疯了一般跑上顶层的人们,再看着底下疯狂的僵尸和妖花们,脸上又笼罩上一层凌厉的薄雾:“依你这么说,冥休那么厉害,难道就没有办法对付他了吗?”

难道他们面对冥休那么厉害的魔神,只能坐以待毙了吗?她不甘心!世世万物相生相克,既然能生出一个强大无比的冥休,一定会有一个人能克制住他!可是,有谁那么厉害,能克制住他呢!

雪婴张了张嘴,刚要说话,却忽然闭了嘴,凝神细听。月无缺觉得奇怪,也竖耳细听。很快,她便听到一阵密集的鼓声仿佛自很远很远的天边传来,那鼓声似乎在很远的地方,可是来势却快,不过片刻声音就近了些,又近了些。

身边雪婴的声音已然激动起来:“月无缺,你听到没有?听到鼓声没有!没想到我预测到的未来果然是真的!”

“鼓声?”月无缺看着她脸上不常见的激动神情,心中一个激灵,也不由振奋起来,“难道这个鼓声,就是传言中的四大神器之一黄泉鼓所发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