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36章

第136章

雪婴点了点头,眸光中泛出异样的光彩:“不错,当年四大神器齐聚时,我便亲眼见到过四样神器,也听到那黄泉鼓的声音。这声音,与我所听过的一模一样。而且,你看下面!”

她袖袍一挥,月无缺顺着她指的方向望去,只见那距离城门最近的僵尸们,竟然停下了攻击,定定立在原地,似是被施了定身术一般。鼓声越近,定住的僵尸就越多,就连那妖花也停了下来,只是慢慢舒展着,不像刚才那样张牙舞爪凌厉如恶鬼了。

月出情凝眸看着,惊讶道:“这黄泉鼓果然神奇,竟能令那僵尸停止进攻。”

雪婴道:“你继续看,后面会有更大的惊喜。”

月无缺侧眸望着她,突然问道:“你有多少岁?是不是能预测未来?”否则,她怎么会一来就说这场灾难会结束?据说那次四大神器相聚距离现在已有上百年的时间了。但雪婴此时看上去却如十七八岁的少女,莫非她的真实年龄已有上百岁了?

雪婴盯着她的眼睛,微微弯唇:“你说的也差不多,我被冥休封禁了很多年,这些年每时每刻我都在承受着痛苦,久而久之习惯了就觉得日子寂寞难耐,虽然我的**做不了什么,但我却依然有思想,可以思考,这么些年,我穷极无聊的时候都在钻研天机术,即一种能窥探天机预测未来的术法。”说到这里,她幽幽长叹一声,眼中一片怅然,“当年看到那四样神器时,我不过十五岁,被冥休封禁后,整日呆在那没有日夜的红莲湖底,不知不觉中百年时光就过去了。”

月无缺和月出情闻言,也不禁为她觉得惋惜。一个原本是在底下难出其右的天才,却在刚刚崭露头角的时候废了全身功力,不人不鬼封禁百年时光,大好的年华都这样浪费掉了,换了任何一个人,都会觉得可惜可叹。

两人也不知道如何去安慰她,沉默片刻,三人又朝那城门望去。听那鼓声的来势,很快就接近奉圣城的城门了。

奉圣城的城门前,玄宗的大军肃然而立。军姿飒飒,冷芒桀然。这次率领大军前面奉圣的是玄宗护法之一叶子岚,他立在城门前临时搭起的台上子,目光远远投入城内,那处混乱的血腥的情景,令他唇角勾出一抹讥讽的冷笑。

朱安这次是做为叶子岚的副将而来。对于奉圣这样的敌对之国,他根本不存搭救之心,倒是听说月无缺等人深陷城内不得脱身,才有了救她出困之心。虽然月无缺打败了他,还夺走了他的大统领之位,刚开始他也是憎恨那小子的,可是后来却为她惊人的天赋折服。他朱安并不是老古董,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气闷之后,他的心也对月无缺这样的后起强者诚服了。

此时见叶子岚只是将大军停大奉圣城门口,并不进去救人,朱安心中不由有些着急。他知道叶子岚看月无缺不顺眼,可是这次他们是奉命前来,希望他不要因为私心而违背命令才好。

犹豫再三,时间又过了一刻钟,叶子岚迟迟不见行动,反而命人摆了一张小桌,斟了杯酒坐着悠闲喝了起来,还招呼他:“朱统领,过来坐,一起喝两杯。”

朱安皱眉望着他道:“叶护法,我们可是奉命前来搭救月无缺他们的,现在时刻危机,我们应该速速进城救他们脱困才是。”

叶子岚将那杯酒一口饮尽,斜斜看了他一眼,一边倒酒,一边摇头笑道:“朱统领,你是在说笑话吧?你没看到这奉圣城到处妖魔横行吗?我可不想为了那几个小子,把我玄宗的五万大军送掉。”

朱安闻言,心中一惊:“叶护法,你这番话是什么意思?”

叶子岚懒洋洋看他一眼,直白道:“我的意思是,我虽然率军前来,但是根本不打算救月无缺。现在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呵呵,朱统领,你可真是宽宏大量啊,月无缺不过是一个十四五岁的毛头小子,竟然夺了你这位对玄宗劳苦功高的大统领的位置,你竟然不怨恨她,你那肚里,真的能撑船了。难道,你是在害怕那小子吗?”

他话语中的嘲弄之意很明显,朱安立刻沉下了脸,正色道:“统领之位,有能者居之。我朱安技不如人,甘拜下风,却不是因为我害怕她,而是因为她确实有这个能力。”他语锋陡地一转,“叶护法,你那威武无敌的旋风十八骑都被她给轻易破了,难道你还觉得她不配吗?”

对于他这句反讥,叶子岚微微沉了眼色,心中浮过一丝不悦,冷笑道:“你以为,宗主命我们前来,是真的来救月无缺的吗?你以为,以宗主那么精明的一个人,会以几万大军,只为换那小子一命?哼,那你就想错了。”

“宗主明明当着我们的面说,让我们前来搭救月无缺,相助奉圣的。难道宗主还有别的意思?”朱安讶然道。

叶子岚叹了口气,道:“朱安啊朱安,你还真是越老越糊涂了,连宗主的意思你都揣摩不到,这也难怪你保不住大统领之位了。”

“那宗主到底是什么意思?”

叶子岚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放在鼻前闻了闻,享受似地抽了抽鼻子,这才悠然道:“宗主向来觊觎奉圣的富饶之地,这些年来,不知道派了多少细作埋伏在奉圣,只待时机成熟便给奉圣重重一击。而这次,显然是绝佳的好机会。等魔族将奉圣城的人杀光退走后,我们便能不费吹灰之力得到这块富饶之地了。”

“若是魔族被打败了呢?”朱安越听越心惊,问道。

“若是魔族被打败,那也是一样的结局。”叶子岚笑得像只狡猾的狐狸,面露得色道,“在魔族被消灭得差不多的时候,我们便大举进城,明着是帮助奉圣赶出魔族妖孽,其实是借机占领奉圣城,逼迫奉圣帝尊让出奉圣之地。那时他们刚被魔族重创,元气大伤,根本无力抵抗我五万大军。若是他们不从,我们便以他们杀害我玄宗四大长老之一的玄光长老为借口,强行占领这里。呵呵呵,不然,你以为宗主为什么会让我带领五万大军,只是来救月无缺那几个不足轻重的人?”他拍了拍身边的座位,“朱统领,还是与我坐在一起喝两杯,坐等这场战争结束吧。”

朱安机械地在他身边坐下,只觉得脑中乱哄哄的。虽然他也知道这次是占领奉圣的好时机,可是,若是就此送掉月无缺那样天才的性命,也太可惜了些。他张了张嘴,话还没出口,叶子岚像是已经知道他要说什么,突然神色一冷,冷声道:“朱统领,既然宗主这次任命我为领军统帅,你们就必须一律听我命令。若是你敢有异心,那就休怪我以军法处置你了!”见朱安沉默不语,他又缓了语气,拍拍他的肩膀,劝道,“朱统领,我知道你欣赏月无缺,可是我们不能因小失大啊!一个月无缺,哪有一座奉圣城值钱,而且,宗主的命令不得违抗,否则我们都没有好下场,你说对吧。”

朱安冷冷看他一眼,甩掉他的手,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叶子岚知他已被说服,眼里露出微微的得色。月无缺啊月无缺,我叶子岚终于能一雪前耻了。既然老天爷要让你栽在我手里,我叶子岚岂能轻易放过这样的好机会。

就在这时,城内前方忽起了一阵躁动。叶子岚朝那方沉声喝问道:“出了什么事?”

立刻有士兵急急前来禀告:“启禀统帅,是随月无缺一起潜入奉圣的莫忧教官和颜家的九少爷,他们说有急事禀告统帅。”

叶子岚一听是他们,立刻松了口气,道:“带上来。”

很快,莫忧和颜月夭两人便被人带到叶子岚面前。叶子岚已命人撤去了小桌,装模作样负手立在台子前。

莫忧和颜月夭上前给他施了礼,莫忧沉了沉心神,对叶子岚恭敬笑道:“叶护法可是奉宗主之命前来相助奉圣城?”

叶子岚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点头道:“正是,不知道城内情况怎么样了?”

莫忧面露愁色:“城里的情形很不好,魔族妖孽杀死了好多人,恐怖很快奉圣城便要被魔族攻陷了。我向玄宗发了三批急信,回信上说宗主答应出兵前来相助,既然叶护法是奉命前来,不如即刻就进城吧。再迟一步,恐怕就晚了!”

叶子岚点了点头:“你说的对,我们一定会进城的。”说罢,他忽然脸色一变,指着莫忧和颜月夭厉声喝道,“来人,将这两个叛徒抓起来!”

莫忧和颜月夭听他答应进城救人,刚松了口气,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批士兵给押住了。

两人不知他这样做是为何故,顿时脸色大变。莫忧惊声道:“叶护法,你这是什么意思?”

叶子岚冷笑道:“奉对乃我玄宗对手,你口口声声叫我进城救奉圣人,不是叛徒是什么!”

颜月夭厉声道:“叶护法,你想违抗宗主的命令吗?”他挣扎了几下,却发觉身子如被铁钳钳住般,根本动弹不得,心中不由又惊又怒,这些侍卫,明显是玄宗数一数二的高手!

他和莫忧相视一眼,眼中俱是震惊之色:看来叶子岚是早有准备!他到底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