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37章

第137章

却闻叶子岚冷笑道:“本帅接到探子来报,月无缺叛变玄宗,你和他是一伙的,当然同罪!哼,奉圣杀死玄明长老,就是对我玄宗的挑衅!这个仇,本帅一定要替他报了!你这个叛徒,不说替玄明长老报仇也罢,反而还要本帅救他们,简直是罪大恶极!你们,速将这两个叛徒押下去,等我灭了奉圣,再处置他们!”

莫忧脸色一沉,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他再怎么也没想到,叶子岚竟然给他扣了一顶叛徒的帽子!事情太出乎他意料之外了。

他也是心思灵透之人,很快便猜到他这么做的原因,不由又惊又怒,叶子岚这么做,竟是想置月无缺他们不管不问!看着站在他身后的朱安,朝这边扫一眼便一言不发垂下头的神情,莫忧和颜月夭虽然不知道整件事情的源由,却也明白了一点:叶子岚定然是想借此机会公报私仇!

颜月夭冷冷看着叶子岚,慢慢说道:“叶子岚,你敢给本少爷扣上叛徒的帽子,到时候可要顶住我颜家的鼎盛之怒!”

叶子岚根本不将颜月夭放在眼里,斜斜睨他一眼,皮笑肉不笑地道:“颜少爷,你是不是叛徒,在场人心里都清清楚楚,颜家乃是玄宗的支柱家族,颜老爷子也是最正直的人,就算你是他最宠爱的孙子,可我相信以及确信,颜老爷子一定不会循私违法,包庇叛徒的!”说罢,眼睛一瞪,对押着莫颜二人的侍卫厉声喝道:“你们还杵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赶紧将他二人押下去!记住,他们要是敢胡说八道,就将他们的嘴堵上!”

他一边说一边朝立在一旁的侍卫长叶全安暗地使了个眼色。

叶全安点了点头,喝道:“带下去!”

几个侍卫不顾莫颜二人的挣扎,强行将他们带了下去。

朱安看着他二人被押下去,冷冷说道:“颜家怎么说也是四大家族之一,你若是动了颜九少,小心没办法收场。”

叶子岚轻哼一声:“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本统帅自有分寸。”

话音将落,他忽然听到一阵奇怪的鼓声自远处传来,侧耳倾听了一会儿,微一皱眉头:“甲奎,速去查查这鼓声是怎么回事!”

“是!属下立刻去查!”他的亲信叶甲奎带着两个士兵领命上马而去。

朱安心中正觉奇怪,他并没有听到什么鼓声,可叶子岚却命人去查鼓声是怎么回事?可是下一刻他也听到了一阵好像自很远的地方传来的鼓声。原来叶子岚的功力比他稍高一筹,所以先他一步听到鼓声。而月无缺的功力比叶子岚还要高出许多,在叶子岚听到鼓声时,月无缺早已注意那鼓声半刻工夫了。

叶子岚站在奉圣城的城楼上,如今奉圣城因为妖孽纵横,守城的士兵不是死就是逃命去了,根本就空无一人。

叶子岚立在城楼上听到那鼓声越来越近,而出去查看的人却还没有回来,他的眉头越皱越紧,思忖一会儿,又吩咐了几个精明的侍卫出去查探。可是结果还是一样,那鼓声距离不远了,探子们却没有一个人回来。他和朱安相视一眼,心中莫名地觉得不安起来。莫非这又是魔族妖孽使的诡计?

两人站在楼上举目远眺,只觉远远的前方似乎在这时突然罩上了一层神秘的薄雾,只听得到那鼓声越来越近,可任凭他们如何看,却只看到前方白茫茫一片,根本看不见半片人影。

朱安偶尔低下头朝下看,突然呆住,惊声道:“这是怎么回事?”

叶子岚闻言,立刻回头看他一眼,有些不耐地道:“怎么了?”

朱安没有说话,却用手指了指下面。

叶子岚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也不由愣住。

只见底下原本有些僵尸,正在机械地攻击士兵,可是似乎在听到这鼓声之后,竟然都停止了攻击,呆呆地立在原地,仿佛被人施了定身术一般,而且那僵硬的脸上,呆滞的目光中竟然好像流露出敬畏之色!

叶子岚神情震惊地盯着那些僵尸,说道:“他们好像害怕这鼓声?这是怎么一回事?”

朱安缓缓点了点头:“这鼓声有些古怪。”说到这里,他脑海中忽然一亮,“对了,叶护法,你可听说过黄泉鼓的传说?”

“黄泉鼓?”叶子岚有皯意外地看着他,“当然听说过,怎么,你觉得这鼓声,像是黄泉鼓发出的声音?”

朱安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否认,只是淡淡说道:“传说中黄泉鼓是冥界之物,神界大战后遗失人间,与另外三种神器并称四大神器。它能克尽天底阴邪妖物,更能命令千邪万鬼,虽然我当年没有见识过黄泉鼓的威力,却也耳闻过。你看这些僵尸听到鼓声便如此这般神情,这鼓声,极有可能是那面黄泉鼓发出的。普通的鼓声,根本无法令这些邪物俯首贴耳,心生畏惧。”

叶子岚闻言,思索了一会儿,眼中渐生疑窦,嘴里像是在问朱安,又似在自言自语:“距离那人借助四大神器进入神器脱离红尘之后,四大神器已消失了上百年的时间,而黄泉鼓更不是谁想拥有便可拥有的,除非是阴时阴刻出生之人才能掌控。消失了这么久,它又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难道,是奉圣搬来的救兵?”

朱安眼中也是惊疑重重:“不清楚,不过,看黄泉鼓震慑这些僵尸的情况来看,有可能真是前来相助奉圣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他想拿下奉圣城就不是那么容易了。叶子岚的脸色微微沉了起来,眯着眼睛望着前方远远出现的一条人影,眼中浮过一丝戾气。

“朱安,你带领一批精兵前去截住那个敲鼓之人。”叶子岚突然命令道。

朱安一愣,随即明白了他的意思,脸色顿时不好看起来:“叶护法,你莫不是不知道,黄泉鼓既可以屏退这些僵尸,也能操纵这些僵尸控制我们。若是那敲鼓之人身手高强,我们岂不是要吃大亏?这一点你考虑过没有!”

叶子岚抬起眼眸,冷冷看着他,唇边露出一抹讥诮的笑意:“怎么,朱统领莫不是害怕了?”

朱安正色道:“朱安区区一条性命算得了什么,我是为玄宗的士兵们着想。莫忧带回来的消息你也听见了。僵尸如此厉害,若是它们转而攻击我们,就算是几万大军,恐怕也打不过那些妖邪之物!”

叶子岚对他这些话嗤之以鼻:“朱统领,本帅劝你不要长他人智气,灭自己威风,我玄宗个个都是高手,岂是他奉圣鼠辈可以比拟的!还有,你愿意丢脸我不管,可是你若是丢了我玄宗的脸,令宗主脸上蒙羞,哼,这种罪过你可是承担不起的!”

朱安见他脸色严厉,语气咄咄逼人,自知再说无意,只得叹息一声,率领一批精兵骑马朝那条淡薄的人影奔去。

不过一个时刻,已经能看见那人的整体样貌。朱安还未瞧出那人,精兵中已有人失声叫道:“七公子?那人是风家的七公子风倾夜!”

朱安一听风倾夜的名字,心中一震,仔细朝那人瞧去,只见那人原来是个十**岁,着一身黑衣的少年,那少年面容俊美清淡,气质冷漠,一双晶莹黑目比天上的星辰还要明亮耀眼,令人不由产生一种惊艳之感。只是身着一件普通的黑衣,没有任何华丽的修饰,可是穿在他的身上,却仿佛也生出了一种华贵的光华。

而更令人惊讶的是,在他的肩头上,竟然稳稳立着一只巨大的金彩凤凰,那只凤凰看上去体态庞大笨重,可是那少年却似乎根本感觉不到它的重量一样,走路若行云流风,潇洒悠然,闲庭漫步一般惬意。

朱安的目光落在那只凤凰的脖子上,立刻眼睛都直了。在那只金彩凤凰的脖子上,竟然挂着一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圆盆大小的鼓,而那能令僵尸畏惧的鼓声,便是那只凤凰用双翅敲打发出来的!

这样诡异的情景,真是太令人惊讶了!

不过,想到风倾夜是风家的七少爷,又是玄宗的人,朱安立刻安心了。距离风倾夜不过两丈的时候,他勒住马率先跳下来,朝风倾夜迎了上去。

风倾夜看到他们这批人,脸上神情都没有变化一下,止住了脚步,淡淡看着他们。

朱安走到他跟前两米远的地方站住,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对他笑道:“这位可是风家的七公子风倾夜?”

风倾夜微微颌首,依旧用淡漠的眼神看着他。那只金彩凤凰只是用那对小小的碧眼跟他主人一样淡漠地扫了朱安一眼,依旧欢快地敲打着它的鼓。

朱安微觉尴尬,他身后已有一人挺身而出,对风倾夜喝道:“大胆风倾夜,你乃玄宗兵士,见了统领怎么不知道行礼!”

风倾夜微微朝他一瞥眼,俊挺的双眉微微一扬,却什么话都没有说,竟然越过他们径直向前走去。

那人气急,正欲再喝,朱安已经严厉瞪他一眼,上前两步挡在风倾夜面前,语声温和地道:“我的手下不懂事,七公子莫见怪。”

风倾夜顿住步子,这才抬眼看着他,淡淡问道:“朱统领找我有什么事?”

少年俊美的眉眼似乎也染上了一层薄薄淡淡的雾气,虽双眸明亮,却宛如一面深不见底的湖泊,有一种水中花镜中月似地看不清楚的感觉。他的身上没有任何气息和一丝气场,可是朱安等人却偏偏觉得,没有人敢近他的身边。

朱安在心里忖量了一下,然后对风倾夜笑道:“是这么回事,奉圣突遭魔族偷袭,派人向宗主求救,宗主仁心仁德,便不忌前嫌,特命叶护法与本统领前来相助。”

------题外话------

祝亲们新年快乐,财源滚滚,万事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