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38章

第138章

少年俊美的眉眼似乎也染上了一层薄薄淡淡的雾气,虽双眸明亮,却宛如一面深不见底的湖泊,有一种水中花镜中月似地看不清楚的感觉。他的身上没有任何气息和一丝气场,可是朱安等人却偏偏觉得,没有人敢近他的身边。

朱安在心里忖量了一下,然后对风倾夜笑道:“是这么回事,奉圣突遭魔族偷袭,派人向宗主求救,宗主仁心仁德,便不忌前嫌,特命叶护法与本统领前来相助。”

“哦?所以呢?”风倾夜继续望着他,神色之间没有丝毫变化。

朱安尴尬地轻咳一声,又道:“不知道风少爷现在是准备去哪里?”

风倾夜淡淡道:“奉圣城。”

“去奉圣城做什么呢?”朱安又问。

风倾夜淡漠地扫他一眼:“我进奉圣城作什么,关你何事!”

朱安见他态度不驯,立刻收了笑脸,道:“本统领就直说了,叶护法有令,奉圣城内此刻妖魔纵横,为免死伤,任何人都不允许接近!”

风倾夜闻言,却只是微微扬眉,眼中闪过一抹似看穿一切的讥讽的笑意,也不答话,继续朝前走,视朱城若无物。

朱安原本挡在他面前,可风倾夜一走动,他立刻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自风倾夜身上发出来,竟迫得他不得已到退了三步,正好给风倾夜让出一条道来。

那只停在风倾夜肩头敲鼓的凤凰,在与朱安擦肩而过时,还不屑地瞪了他一眼,顿时把个朱安差点气得脑袋冒烟了!

他一个眼色递过去,带来的那拨精卫迅速将风倾夜包围起来,刀刃出鞘,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朱安手握杀意森森的长剑,厉声道:“风倾夜!你身为玄宗子弟兵,难道不知道服从军令四个字吗!若是你即刻让那凤凰停止敲鼓,并随本统领前去晋见这次的领兵统帅,本统领可以看在你出自四大家族的份上替你说说情!否则,哼!”

风倾夜顿住步子,连眉毛都没有动一下,只是目光平静无波地扫过这将他紧密包围的两百精兵高手,最后落在朱安身上,眸光微微一凝。可是立在他肩头上的那只凤凰王却已敏锐地察觉到他的不耐和怒气,双翅一展,那鼓声顿时古怪地凌厉起来,咚咚之声,声声若锋刃,灌入耳中,竟有一种摄魂夺魄之感!

朱安一闻此鼓声,立觉不妙,立刻双手捂住耳朵,一边拼命运功抵抗,一边嘶声高叫道:“大家赶紧捂住耳朵运功抵抗!”

可是已经晚了。鼓声如雷中,那些精兵各个抱住脑袋,不是高声惨叫,就是痛得在地上打滚,完全没有当初手执兵刃威风八面的气势了。

朱安见此情景,不由又惊又急又怒。他再怎么思量,也没料到风倾夜竟然视他们若无物,完全不把他的话当一回事!

当初那个风度翩翩进退有度名扬整个玄机殿的风家七少爷真的是眼前这个一脸冷漠对他们流露气势镇压的少年吗?他简直不敢相信!

饶是他功力精湛,此刻也觉那鼓声入耳,宛若催魂,整个脑袋似被万只蚂蚁啃噬,万根金针刺穿,又似有一把锋利的钢刀在脑中刮剜,难受得人直想自杀。

而这个念头刚起,朱安便惊恐地发现,他带来的精兵己有一半自杀身亡了!

惊恐之下,他赶紧强压住头痛如裂的感觉,对风倾夜嘶声道:“是朱安鲁莽,不该冲撞风七公子!还请七公子速速住手,咱们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风倾夜冷冷看着他,嘴角勾起一抹讥诮的弧度,忽然右掌一翻,一指点向他的眉心!

朱安惊骇之下哪里躲得开这疾如流星的一指,不过一眨眼的工夫,只觉眉心一痛,眼前一黑,身子软绵绵倒在了地上。

剩余活着的几十人见状,立刻纷纷跪倒在他面前,又惊又骇地哀求:“风少爷饶命!风少爷饶命!”

“我们之所以拦截风少爷你完全是因为职责所在,望风少爷饶我们一命吧!”

“若风少爷能饶我们一命,我们愿意从今往后听风公子吩咐,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风倾夜看着眼前这些人,微微一抬手,那鼓声立时缓了一缓,又恢复了先前的鼓调。

那些精兵瞬间觉得刚才还痛得生不如死的感觉立刻消失了,又是惊喜又是庆幸,纷纷向风倾夜道谢。

风倾夜一扬手,他们立刻安静下来。他沉冷的目光静静注视着眼前这批人,缓缓问道:“玄宗为何会派兵前来奉圣?你们又为何前来拦截我?”

那批人沉默地相视几眼,最后有个机灵的名叫李近南的年轻精兵站了出来,将他自叶子岚和朱安的谈话中所听的有关来奉圣的目的和玄宗宗主实际上是想置月无缺于死地并吞掉奉圣的话一一向风倾夜讲明。

听到月无缺的名字,风倾夜原本沉静幽深如一潭湖泊的双眸中泛出奇异的光彩。当得知玄宗宗主和叶子岚意图致月无缺于死地时,他的眼中立刻腾地升起一团怒火。

敢置月无缺于死地,看来这笔帐他得好好跟玄宗算了!

李近南等人忽觉周围杀气涌现,又见风倾夜目露怒火,心中顿时又是惊讶又是惶恐。不过李近南便记起有关风倾夜与月无缺二人有婚约之事,心下顿时对他这莫名怒气明了,赶紧笑道:“风公子莫气,无缺统领乃少年英才,英勇无匹,要想脱身易如反掌,不过是她心地仁慈,才留于城内抗敌,叶护法也是拿她没有办法的。若是风公子急于前去与月统领汇合,不如就由属下带路吧。”

风倾夜点点头,令他们抬上昏过去的朱安,骑上骏马快速向奉圣城奔去。

这边叶子岚一边派人打探奉圣城内的消息,一边等着朱安的回信。可是等了许久,朱安不但没派人回来,自己和那群精兵仿佛也如石沉大海了。他立在高高的城楼上,望着那鼓声越来越近的方向,心中渐渐不安起来,眼色也越来越阴霾。

朱安在玄宗也算得上是一等高手了,而且随他去的还有两百精兵,难道一个朱安,加上整整两百的精兵,都无法拿下那个敲鼓之人!他心中有些惊惧,也有些好奇。这个敲鼓之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正在他犹豫,要不要再派人去拦截时,鼓声突然停了!

叶子岚眼中闪过一道诧异,心中暗想,莫非朱安已拿下那人?那方突有一骑烟尘猛地朝这边奔来,一边奔,还一边高声欢呼道:“朱统领回来了!朱统领回来了!”

叶子岚闻言,眼底的阴霾和心中的不安立时一扫而空,满意地笑道:“朱安果然还是有些本领的。”

很快,一队人马渐渐自那远方露出模糊的影子来,想来来势很快,不过一柱香的工夫,已能看清楚队伍了。

叶子岚心中高兴,一声令下,便领着几个玄宗将领出城门前去迎接。不过,当他看清楚骑在最前面一袭黑衣肩膀上还立着一只金羽凤凰王的的冷漠少年时,瞳孔不由猛地一缩:风倾夜!率领队伍的不是朱安吗?怎么会突然变成了他?!

不过,当他瞧见那只凤凰王脖子上挂着的一面小鼓时,顿时脸色大变,眼神变幻莫测,心中也立刻明白过来。原来那能震慑黄泉鼓声,是风倾夜那只凤凰王敲打出来的!

他心中惊讶异常,风倾夜怎么得到那面黄泉鼓的?还有他派去探听消息和拦截风倾夜的人都到哪里去了?

他的目光往风倾夜身后搜寻,那少年已经勒住马头,淡淡开口:“叶护法是在找朱统领吗?不用找了,他并未骑马。”

叶子岚的脸色又变了变,很快就恢复如常,正了正面容,问道:“那朱统领到哪里去了?”

风倾夜以一个矫健又优雅的姿势跃下马,朝后面抬了抬手,立刻有人将朱成抬到叶子岚的面前。

叶子岚一见朱成昏迷不醒,立刻脸色大变,目光森森地盯着风倾夜:“风倾夜,这是怎么回事?”

风倾夜道:“被我点晕了。”

叶子岚身后跟随将领闻言,都不由大吃一惊,叶子岚的脸色立刻严厉起来,冷笑道:“风倾夜,你好大的胆子,连本统帅的人你也敢动!莫非你在玄宗学的军规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连本统帅的命令你也敢违抗!来人,将此大胆逆徒押下去!”

他一挥手,身后那几个心腹将领立刻走到风倾夜跟前,伸手欲将他拿下。却哪里知道,他们刚一挨近风倾夜,他身上便散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重重撞击在他们身上,让他们还没有出手,便被撞飞了开去!

叶子岚见此情景,有些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旁人功力低倒看不出什么,他却看得出来,风倾夜虽然表面上没有动手,可是却使出了一手诡异的内功,将那些上去抓他的人撞飞了。很快,他的脸就阴沉下来,狠狠盯着风倾夜,对他厉声喝斥道:“风倾夜,你想造反吗!你们,还不赶紧将他拿下!”他一手指向风倾夜身后那批精兵。

可是那批精兵听到他的命令,只是悄悄低下了目光,根本没有人理他。见此情景,他越发气恼,气急败坏道:“你们这群饭桶,都想造反吗!连本统帅的话都敢不听了!信不信本统帅现在就处死你们!”

风倾夜目光冷漠地看着他,声音中带着一丝讥诮:“除了我,没有人能处理他们。因为,他们现在是我风倾夜的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