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39章

第139章

叶子岚闻言,立刻心头火全部被他挑起了,怒极反笑:“本统帅无权处置他们?哈哈哈,风倾夜,你可真是狂妄!你以为你风家位于四大家族之首,就能掌控玄宗了吗?哼,简直是痴心妄想!看来本统帅回去后要向宗主禀告,玄宗要清理门户了!”

他语气中带着威胁,一句话便给风家扣上了一顶谋逆的大帽子。看到风倾夜眼中猛地闪过一道冷意,他冷冷一笑,右手一指立于风倾夜身后的那批士兵,厉声喝道:“本帅现在命令你们,速速拿下风倾夜这个逆贼,否则,一律与这逆贼同罪,不但人头不保,你们各自家族亲人也将遭到严惩!”

他的目光缓缓滑过那批人,有些人脸上闪过犹豫之色,可并没有人站出来,更没有人动手。

风倾夜冷冷看着他,说话语气中带着一丝鄙夷:“你不过是玄宗的一个护法,有什么资格替宗主处置他们?更没有资格处置我风倾夜!说句得罪的话,你们叶家原本就是玄机殿一个不出名的小族,你更是叶家一个没有身份的私生子,若不是龙镇天给了你一个护法的身份,你,根本就什么都不是!你说,你有什么资格不我风家七少爷面前辉武扬威!”

他这几句话句句诛心,而且还毫不留情地揭露了叶子岚一直引以为耻的私生子身份。虽然他靠着自己的一点小聪明讨好了龙镇天并得到了他的赏识,可到底这段可耻的经历在他的心底留下了深刻的阴影。如今被眼前这个出身四大家族,身份高贵天赋奇才的风家七少爷以鄙夷不屑的口吻将这些话当着这一大片的将士们说出来,犹如当众被人打了一记耳光,一张脸立时由铁青变得涨红,眼中有杀气一闪而过,用力一挥手,恼羞成怒厉喝道:“来人,将这逆贼乱刀砍死!谁能要了这逆贼的命,不论身份贵贱,回去本统帅必启禀宗主,封他做大统领!”

此话一出,他身后那些将士们立刻都振奋起来。要知道能坐上大统领的位置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以他们的资质得打拼多久,立多少战功才能有一点点的机会,而且,统领的位置也要靠家族身份支撑的,身份低微的,再有才能,也轮不到大统领的位置。杀了风倾夜就能坐上大统领的位置,对于他们来说,这可比花费无数精力也难求得的机会强多了。是以,叶子岚一发话,他们立刻冲上前,将风倾夜等人尽数围了起来。

一股浓郁的杀气顿时在四周扩散开来。

叶子岚冷冷看着风倾夜,冷笑道:“胆敢挑衅我叶子岚,风倾夜,今日本统帅就让你瞧瞧我的厉害!动手!”

他一声令下,那些将士立刻厉喝一声,朝风倾夜等人扑了上去。

“杀死这批逆贼!”

“敢背叛玄宗,不得好死!”

城门外立时打起了一场殊死博斗的混战,而且还是玄宗的内战。不知道玄宗宗主龙镇天得知自己的大军在没有拿下奉圣之前就开始内战,是该觉得好笑还是愤怒。

风倾夜立于混战的人群中,面貌神俊,清冷如月,一袭黑色劲衣翩然若飞,俊若天神。虽然四周刀剑无眼,却没有任何人任何东西能近他一丈内。

起先那批诚服于他的精兵将他护在中间,在发现这一点后,便立刻分散开,毫无顾忌地厮杀起来。

叶子岚看到这一幕,又是惊讶又是嫉恨,没想到这小子年纪轻轻就这么厉害了,不由让他心生威胁之感,风倾夜论家族地位和身份,还有天赋和能力,那可都是顶尖的,以风家的实力,说不定很快就能在玄宗任高职。玄宗任职历来有个规定,四大长老和八大护法一职十年一选,只要有能力有胆量挑战原长老和护法的玄宗将士皆可参加。不过,这其中也有个不成文的规定,身份低下的不得参选。而若有护法想晋升为长老,也可以优先直接去挑战现任长老。而今年便是选举之年。于是,他更下了除掉风倾夜这个后起之秀之心,还有月无缺那个厉害小子。对于玄宗长老之位,他梦寐以求,只可惜在位的都是实力比他强盛之人。如今玄光既死,长老之位就有了空缺,只要除掉风、月那两个厉害小辈,凭他的手段,长老之位还不是手到擒来。

想到这里,他眼中闪过一丝得意而狠戾的冷笑。

却在这时,风倾夜清冷的声音冷然在他耳边响起:“尔等玄宗败类,还不配对我动手!”

叶子岚猛地从幻想中回神,望向风倾夜,却见他一双幽深眸子朝这边直射过来,那慑人的眼神令他心下不由一骇!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停在风倾夜肩膀上的那只凤凰王突然仰天一声清鸣,声若金钟,直破云霄!

清鸣过后,它抬起两只翅膀猛地击起鼓来,顿时鼓声阵阵,直欲穿破人耳膜!

叶子岚顿觉一阵头晕耳鸣,赶紧运功抵抗,见身边已经鬼哭狼嚎起来,很快倒下一片,他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狠毒的杀意!

姬云刹此时正躲在某个暗处观战,见此情景,不由幸灾乐祸地笑道:“我还不知道,原来玄宗竟然还有此等蠢货,竟在别人的地盘打起了内战!龙镇天可真是愚蠢,竟然派这样一个人领兵前来,我看他的兵都要折在自己人手中了!”

他身旁静静立着一个少年,眉目与他有三四分相似,却脸色阴沉,双眸中透着一丝茫然。听闻此言,并未开口。

姬云刹顿了顿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笑道:“看来月无缺在玄宗并不得人心,不过,有这样厉害的高手在,相信龙镇天肯定连睡觉都不安稳,担心被人从一宗之主的位置上拉下来。”

换了是他自己,也是如此。手底下有一个如此厉害能威胁到自己地位的人物在,任谁都会心里不踏实。

他正自顾说着,身边的少年突然回过头来狠狠盯着他,愤恨说道:“你的心里难道就只在乎这些事吗?除了权位和你的野心,你心里就再没有你在乎和想保住的东西了吗?”

仿佛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他便失去了疼爱他的母亲和哥哥,连带自己尊贵的皇子身份,从云端跌到泥土里的感觉,谁能体会?

姬云刹没料到他会突然问出这样的话来,不由一愣,随即堆起一脸讨好的笑意问道:“无风,你怎么了?是不是他们虐待你了?”说到这里,他突然语锋一转,话语间皆是恨意,“哼,你母亲和你哥哥简直是太过分了!这么些年,我给了他们无上尊荣的身份,给了他们这世上最优沃的生活,虽然无欢不是我亲生,可我哪里亏待他了?连原本属于你的少尊身份我也给了他!你说,我待他们还不够好吗?可是,”他目露凶光,咬牙切齿道,“他们竟然背叛了我!”

姬无风看着他面目狰狞的模样,这是他从未看到过的景象,心中不知为何油然生出一股寒意。姬云刹却在这时突然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无风,这份耻辱你可咽得下?父尊可是咽不下的!”

他抓得那样用力,把姬无风的手臂都抓疼了。姬无风看着他眼中流露出的热切,心里突地一阵嫌恶,用力挣脱他的手,“你还想做什么?”

姬云刹闻言恶狠狠笑道:“他们夺了我的地位,又抢了我的妻子,我当然要报仇,将被他们夺走的一切抢回来!不但如此,我还要他们个个生不如死!这就是背叛我,反抗我的下场!”

“那么我的娘亲呢?她背叛了你,你准备怎么处置她?”姬无风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冷静下来,问道。这个问题,他没怎么想过,却不知道为什么,夺口而出了。

“你的娘亲?”姬云刹愣了下,随后目光暗了暗,“这个就不用你管了,我自有处置。”

姬无风眯着眼睛看了他好一会儿,突然微微笑了起来,“连我的娘亲你都要处置?”

姬云刹觉得眼前的儿子好像一瞬间像变了个人一样,摸不懂他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不过,当他想起萧兰华和姬云屏情深意浓的模样,他朝姬云屏下手却被萧兰华拼死护住,而自己对她痴心一片她却从来都是冷漠以对时,心里那股妒火又不禁冒了出来,脸色凶恶地说道:“我对她痴心一片,一直对她那么好,那个贱人竟敢背叛我!我绝饶不了她!无风,你一定要帮为父夺回这一切!否则,为父这一辈子都不心甘!”

还有月无缺那个小子,竟然帮姬云屏那个废人对付他,他绝对要让她不得好死!

姬无风冷冷道:“帮你?你看我,有什么能力帮你?再说了,如今我们两个人就像是落荒而逃的逃犯,不但连权力,甚至连一个安身之所都没有,你还想翻身吗?或者说,你想靠我翻身?你看我有那个能力吗?”

姬云刹却不以为然地笑道:“当然可以,你也是萧兰华的亲生儿子,以她的性格,是绝对不会丢下你不管的。”

姬无风闻言,倏地睁大了眼睛看着他:“你这是什么意思?”

姬云刹道:“为父突然想到一个好主意,一会儿你再潜回奉圣城去,假意向你母亲告罪,不管你用什么法子,只要取得她的信任就行。”

“然后呢?你想让我做什么?”

姬云刹走到他身边,附在他耳边悄声道:“其实为父还留了一手,在帝宫有一座地下宫殿,里面有为父培养的一批死士,只有我能调动。只是如今我受了伤,姬云屏肯定防我甚严,不如你潜回去,替我将那批死士调出来吧。”说着,他自怀中摸出一块金牌,上面刻着一个血红的“刹”字,“这块牌子便能调动他们,你可千万要收好,这是为父最后的一条路了。”

------题外话------

谢谢菁菁宝贝一直在支持着,某意觉得很累,不过只要有一个人支持我都要坚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