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40章

第140章

姬无风接过那个金牌,盯着那个刺目的“刹”字,眸光变幻莫测。

“现在奉圣城内到处都是魔族妖孽,你现在让我进去,不是送死吗?”他冷冷看着姬云刹,忍着怒气道。

姬云刹却抬眸望着天边那团乌云,冷笑道:“为父怎么会让我唯一的儿子去送死?你放心,就算夜流胤想毁掉奉圣城,冥休却是不愿意的。你尽管放心去吧,我会在暗处保护你的。”

姬无风道:“这么说,你与魔族有勾结?”

姬云刹闻言,眉头微微一皱,不悦地道:“风儿,你怎么能像他们那些奸贼一样,这样说我?我这也不是为了你好吗?姬家祖训,长子继位。明明你才是我的亲生儿子,可却偏偏让姬无欢那个小野种捡了个便宜,难道你咽得下这口气吗!就算你咽得下,我也咽不下!我不能让自己辛苦得来的帝位最后落在别人着头上!”

姬无风闻言,心中对他更生出一股恨意,冷笑道:“这一切,不都是你造成的吗?若不是你抢了我娘亲为妻,这一切又怎么会发生!”

姬云刹被他的话噎得一顿,还没想好该怎么向姬无风圆这件事,姬无风却将那块牌子收回怀中,又道:“你不用多说了。事已至此,我除了帮你,也别无他法。”

姬云刹心中一喜,拉住他笑道:“果然是我的好儿子,你放心,等我夺回帝位,一定会让你得到比之前更多的东西。”

姬无风没有说话,只是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冷笑。

帝宫顶楼上。

月无缺一边关注着黄泉鼓来的方向,一边等候着莫忧和颜月夭的信息。等了好一会儿,莫忧和颜月夭两人都没有回来,那鼓声反而停了。

鼓声一停,那些刚才还像被施了定身术的僵尸妖花立刻又开始**起来,反扑得比刚才还要凶猛都市猫忍。

姬无欢和萧老天师等人见状,原本的欢喜之情又被浓重的担忧和焦急所取代。

月出情见月无缺眉头微锁,不由说道:“月夭和莫忧去了这么久也没给个回信,会不会出了什么意外?要不我去探听一下?”

月无缺却摇了摇头,眉头上浮起一丝冷凝:“不用,若不出我意料,他们现在肯定是被扣押了。玄宗看不惯我月无缺的大有人在,而且,依龙镇天的性格,断然不会为了我一个月无缺命人玄大军前来抢救,更不会救奉圣,他派人来,只怕是想趁火打劫罢了。”

月出情闻言,眉头也立即沉了下来:“那我们该怎么办?这鼓声也不知是谁敲的,现在也不知道为何停了。还是我去看看吧。”

一直未开口的雪婴突然说道:“你不用去,消息来了。”

月出情正待再开口问,却看到一骑黑衣黑骑如疾驰的箭一般朝城内冲来,一路斩妖除魔,势入破竹!不出一柱香的工夫,他竟然已经冲到了帝宫之下!

“那人是谁?”月无缺的眸中染上一丝惊讶,看那人的身形有些眼熟,脑海中刚刚浮起一张脸孔,姬无欢带着讶然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是姬无风!”

他不知何时来到月无缺身边,脸上的神情有些奇怪,眼睛盯着在下面奋力砍杀僵尸的身影,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月无缺搜寻了一遍,却只看到姬无风一人,并未发现姬云刹的身影。萧兰华惊喜的声音却已经响起:“是风儿!风儿回来了!无欢,无欢!你赶紧去将风儿救进来!”

姬无欢听到母亲惊喜的声音,眉头深深皱了一下,随即自这楼上翩然跃下,朝姬无风扑去。三生剑出手,立刻光芒大绽,震慑无数僵尸不断往后退。姬无欢一脚踢倒一个僵尸,身子在半空滴溜溜一转,又如鹞鹰般扑下,一把抓住姬无风,三生剑一抵地,身子借机向上跃起,眨眼的工夫二人便已到了二楼上。

月出情立在月无缺身边,皱眉道:“这姬无风突然回来,不知道是为何事。会不会是姬云刹指使的?”

月无缺望了望姬无风,又看了看热泪盈眶望着小儿子的萧兰华,沉思道:“且先看看再说。”

很快姬无风便被带到萧兰华面前,萧兰华还未说话,他已经扑到萧兰华回来,抱着她哭道:“娘亲,风儿舍不得离开您。”

萧兰华一听,立刻泪如雨下,紧紧抱住他:“风儿,娘亲也舍不得你啊!”

姬无欢和姬无风虽然都在萧兰华身边长大,但姬无欢到底不是姬云刹的亲生儿子,而且还是姬云刹的眼中钉肉中刺,所以姬无欢实际和萧兰华呆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萧兰华因对姬无欢的父亲心怀愧疚之心,所以平时对他是小心翼翼,时间一长就显得母子俩生疏了。而且姬无欢自小便懂得一些事,性格又格外孤僻,与萧兰华并不是多亲近。

倒是姬无风,深受姬云刹的宠爱,由萧兰华精心照料长大,母子感情深厚,所以萧兰华对他的感情反而比姬无欢要深厚一些。

姬无欢看着母亲和姬无风抱头痛哭,心里慢慢浮起一丝悲凉的感觉。对姬无风这个同母异父的弟弟,他向来感情复杂,不知道是恨他,还是爱他。可是,他也是人,看着母亲对他比对自己要更亲近些,他的心里到底不是滋味。

“欢儿,你母亲毕竟也为难。在姬云屏那个六亲不认的畜生身边,她能护你长大,已经很不容易,你,不要怪她。”姬云屏不知何时来到他身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柔声说道。

姬无欢微微低垂着眼眸,很快又抬起来望着他,脸上浮起一丝笑意:“爹爹放心,我知母亲不易,不会怪她的。”

姬云屏欣慰道:“不错,这才是我的好儿子。不过,”他忽又压低声音说道,“无风这次回来倒是有些蹊跷,我怕是姬云刹又想使什么诡计,我们还是得小心点,不要又被那畜生给暗算了。”

姬无欢点了点头,父子俩又低耳了几句,便一起朝萧兰华与姬无风走去。

一见他们俩个,姬无风马上抬袖一把擦掉脸上的眼泪,直起身来,也不看他们。萧兰华拉住他,用哀求的眼泪看着姬云屏和姬无欢,说道:“风儿刚才和我说,他和云刹意见不合,就分道扬镳了。看在我的面子上,我求求你们,留下他吧。他毕竟是我的儿子,而且年纪还小,并没有干过什么坏事火爆天王。只要我们好好引导,他一定不会成为他父亲那样的人了。”

看着母亲为了弟弟在自己面前低声下气苦苦哀求,姬无欢心里一阵难受,伸手扶住她道:“母亲想留下他,就留下吧。无风,毕竟是和我一起长大的弟弟。”

姬无风听到他那句“弟弟”,微微一震,脸上却并没有什么表情。

姬云屏也在旁边笑道:“你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应该呆在我们身边,以后说话不必这样生分。”又吩咐道,“无欢,带你娘亲和无风下去休息吧,她操心了一天,又受了伤,已经很累了。”

姬无欢点点头,递了个眼色给姬无风,姬无风立刻自觉地与他一同扶着萧兰华进内殿去了。

姬云屏看着三人的背影,微微叹息一声,见月无缺与月出情走了过来,立刻定了定神,迎上去问道:“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刚才还听到黄泉鼓的声音,怎么现在就没有了呢?是不是城外发生了什么变故?”

月无缺点了点头,看看楼下又开始肆虐的僵尸,略一沉吟,说道:“不如这样,我出去看看,你们守好这里,千万别让僵尸冲进来了。”

月出情关切地道:“那你可要注意,叶子岚为人狡猾又攻于心计,一向看你不顺眼,你可不要道了他的道。”

月无缺点点头,也不知她用了什么身法,不过一眨眼的工夫,便如一缕青烟般自人前消失了。

姬云屏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月出情眼中却浮上一丝忧愁之色。

当月无缺来到奉圣城门口,便发现玄宗军队一团混乱。不过人群中那个一身黑衣,冷俊如天神般的少年,却让她双眼一亮。风倾夜!果真是风倾夜!

风倾夜这时也瞧见了她,目光与她一对视,原本凌厉的眸中立刻划过一道柔和的光芒。

叶子岚也眼尖地瞧见了月无缺,心里不由一惊:她怎么也来了?如果她和风倾夜联手的话,那可就不妙了,自己说不定都不能安身回玄宗了。

眼见风倾夜一个纵身便到月无缺身边去了,叶子岚直恨得牙痒痒,却也不得不硬着头皮领着几个将领迎了上去,还在两丈之外,便出声对月无缺笑道:“月统领,你怎么来了,三帅可是奉宗主之命前来相助月统领的,听说月统领与魔族妖孽对上了,可有损伤?”

月无缺不动声色地看着他,微微一笑道:“多谢叶统帅关心,区区几个魔族妖孽,我月无缺还不放在眼里。倒是那些奉圣的百姓,可就受那些妖孽之害了。既然叶统领是奉宗主之命前来搭救奉圣百姓的,不如即刻前往吧。”

叶子岚却哈哈大笑两声,摆摆手道:“不急不急,这奉圣城与我玄宗对峙好久了,一直和我玄宗过不去,如今正好教他们吃吃苦头。”

月无缺眼眸一沉:“叶统帅,宗主是这样对你下令的吗?”

叶子岚心知这话说的不对,立刻改口:“自然不是,宗主宅心仁厚,怎么会见死不救!”

“既然不是,那就是叶统帅你想违抗宗主的军令了!”月无缺声色俱厉道,眼中冷芒大闪,语气更不客气,“宗主给你一军统帅之位,令你率领大军前来救急,你却不但在此拖延时间,还想违抗军令,简直是罪不可恕!”

叶子岚被她的气势和言语所震慑住,虽然心中又气又怒,一时之间竟然无言以对,他身边的那员副将倒是机灵,一瞧情势不对,立刻朝月无缺拱拱手,给他打圆场:“还请月统领息怒,我们叶统帅以前在战场上吃过奉圣军的亏,加之奉圣是我玄宗劲敌,因此对奉圣不甚待见,不过这正好说明了他的爱国之心。试问玄宗,有哪个人能轻易与杀害过自己兄弟同胞抢占过本国土地的敌人结成朋友的,相信月统领也不可能容易做到至尊龙图腾。”顿了顿,又道,“不过,就算我们叶统帅不待见奉圣,对宗主的命令是绝对不会违抗的,刚才不过是他与月统领开的一句玩笑罢了,还望月统领不要因别人的事与自家兄弟介怀。”

他这一番话说得倒是巧妙之极,轻轻两句,不但替叶子岚解了围,还当众拍了叶子岚的马屁,赞扬了他的爱国之心,又暗示月无缺不要因为奉圣而坏了与玄宗将领们的关系。

月无缺不由瞧了他两眼,那人长着一副平凡的面孔,面带笑意,碰到月无缺的目光,却并不胆怯,只是微微一鞠躬,笑道:“如今奉圣百姓危急如火,有什么事,等驱走了魔族妖孽再说吧。月统领菩萨心肠,肯定不会拖延援救他们的时间的。”

这句话又高明地堵了月无缺一把,让她没办法继续责问叶子岚。叶子岚此时也正好借此下台阶,袖袍一拂,冷哼一声道:“本帅不过是看月统领紧张之极,开个玩笑让你放松一下,没想到你这般受不起,哼!”

那人赶紧拉住叶子岚:“月统领年轻气盛,又亲眼见识奉圣百姓所受之苦,肯定心急如焚了,听不得您那个玩笑也是理所当然的。眼下当务之急,还是商量一下如何消灭那些僵尸替奉圣解围吧。”

这句话暗地里又把月无缺给贬了一番。月无缺微微勾唇,没想到叶子岚身边还有这样口舌锋利之人,当真是能将黑的说成白的,活的说成死的,半点不吃亏。她还未开口,风倾夜已经听得不耐烦,冷冷扫他一眼,厉声道:“唇枪舌见,班门弄斧!你不过是一个小小将领,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与月统领说话!还不滚开!”

那副将闻言脸色一白,正欲开口反驳,风倾夜冷冷一瞥:“不想早死的话就滚远点,想早死本少爷现在就送你一程!”

他微微一抬手,那副将立刻吓得后退两步,不敢再言语半句了。

月无缺讥讽地看了叶子岚一眼,故意笑道:“七少爷,那不过是一个强逞口舌的小人而已,何必为那种人动怒,不值得。”

风倾夜悠悠道:“我并没有动怒,不过是看他吃了熊心豹子胆,敢站在你的面前以言语中伤你,吓唬吓唬他罢了。哪想到他这么不经吓,我不过是抬一抬手,他便吓得屁滚尿流当缩头乌龟了。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便有什么样的狗奴才。”

他此话一出,叶子岚的脸色立刻变成了猪肝紫,难看之极。可是对面前这两个人,他现在是真的哪个都不敢得罪,更何况他们是一伙的,便只好把这口气出在旁人身上,转身便甩了那名副将一记大耳光,又一脚将他踹倒在地,恶狠狠骂道:“混帐东西!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就知道丢人现眼,还不赶紧滚!”

那副将吓得赶紧连连称是,急忙连滚带爬地躲进军队中。

叶子岚又勉强缓了缓口气,假咳两声,佯装镇定地对月、风两人说道:“既然奉圣城内军情紧急,不如我们现下就赶紧过去吧。刚才与风七公子起了点冲突,纯属误会,还请七公子不要见怪。”

风倾夜从鼻孔中冷哼一声,鸟都不鸟他。叶子岚又是恼火又是尴尬,却又发作不得,正自憋闷时,却闻月无缺笑道:“既然是场误会,那我们就不计较了。不过叶统帅,下不为例,若是再发生这样的作祟小人,可别怪我们不给你面子。”

叶子岚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有气却不敢发,只能勉强笑道:“是本帅识人不清,以后本帅一定好好挑选身边人。”语锋一转,又道,“听说奉圣城内魔族妖孽横行,本帅不知道具体的情形,无法分布军队,月统领在城内多日,对里面的情形定然了如指掌,不如就由月统领来分派军事吧。”

月无缺明知叶子岚是算计着想当个甩手掌柜,再冒领个清闲军功,可是此时此刻也没时间和他争论这些。正好自己还怕他从中使坏,既然他主动将这军事大权交给自己,那她还省了桩事。

当下不再犹豫,与风倾夜稍做商量,将叶子岚带来的大军分配了一下,便向奉圣城内进军。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