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41章

第141章

叶子岚畏惧于月无缺和风倾夜的身手,特意命人牵来两匹好马给他们。月无缺和风倾夜两人也不推辞,翻身上马并肩而行,将叶子岚和队伍丢在后面。叶子岚对于他们这种明显不将他放在眼里的行为简直是气得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在心中暗自咒骂。正当他在想着回玄宗如何惩治这两个年少轻狂的小子时,月无缺突然拉住马,回头问道:“叶统帅,之前我派莫忧和颜月夭前来通知你进奉圣城救急,怎么现在不见他们?莫非是被你给扣压押了?”

叶子岚一听,这才想起那俩个人还被自己关押着,赶紧命人将他们放了出来。

月无缺冷哼一声:“叶统帅,你这是什么意思?”

叶子岚陪着笑脸道:“我这也是不得已之举,他们两个人一来就口气不逊,我不过是看不惯他们那目中无人的轻狂样,小小惩戒而已,并没有对他们怎么样。”

“叶统帅,你可真是巧舌如簧,关了老子大半天,就一句不得已就算了,你当我颜九少是这般好欺负的吗!”颜月夭慢慢走过来,望着叶子岚冷笑道,声音中有压抑不住的怒气,“老子还真告诉你,叶子岚,颜家轻轻一个手指头,就能灭了你叶家满门!”

“月夭!”月无缺制止住他,“有什么事等解决奉圣之事再说,当务之急,我们还得赶紧回奉圣城去,再拖延下去,估计他们都撑不住了!”

颜月夭狠狠瞪了叶子岚一眼,这才闭嘴扭过头去。

叶子岚嘴角勾起一抹鄙夷之意,轻哼一声,不予理会,心中却暗道,臭小子,你就好好狂吧,回去之后有你好瞧的!

经此一事,莫忧对叶子岚的印象已大为转变,以前见了他还恭敬地称他一声叶护法,如今知道了他的本来面目,只觉心寒,望也不望他一眼,径直走向月无缺,面带歉意地道:“抱歉,月统领,这件事让我失误了。”

月无缺脸色缓和地笑道:“没事,这不是你的错,是有人故意捣乱而已。”见他脸色苍白,关心地道,“看你脸色这么差,是不是不舒服?”

莫忧道:“我没事,耽误了这么久,想来城内情形肯定更严重了,我们还是赶紧赶回去吧。”

月无缺点点头,又命人替他和颜月夭一人牵来一匹马,领着玄宗大军浩浩荡荡朝奉圣城疾行而去。

而奉圣城内,的确是又发生了变故。在姬无欢等人在期待着月无缺带着黄泉鼓和玄宗大军来救援时,他忽然发现,西边的天空,突然出现一大片黑压压的黑云,而且距离这边越来越近,仔细一看,那并不是黑云,而是成千上百的黑鸦,扑扇着翅膀朝着帝宫气势汹汹扑来!

他不由大吃一惊,月出情也发现了这一奇特的景象,脸色立刻大变:“糟了!这不是魔族最厉害的吃人鸦吗!”

“魔族竟然连吃人鸦都放出来,可见他们这次是不会轻易放过我们的。”姬云屏双眉紧皱,脸色凝重地说道。

魔族是个妖邪之地,专养邪气邪门之物,除了那能吞噬生灵的食人鱼,这吃人鸦也是一种。养在天地间最阴之地,以阴邪之物喂养。就连那阴邪厉害的食人鱼,魔族死灵凶灵,还有这楼下成堆的死灵腐尸,也是它们的食物之一。由此可见这吃人鸦的厉害之处。

其他人一听说这是魔族的吃人鸦,立刻都惊恐**起来,绝望的哭喊声顿时响彻整个帝宫附近斩破天下。

姬无欢不得不赶紧派人控制这骚乱的局面,以免死伤更多。可是那些已经失去理智的士兵和百姓哪里肯听,眼见吃人鸦眨眼间便要到跟前,顿时把满腔的怒火和积怨都发泄在姬家皇室们的身上。

“该死的姬家!要不是你们无法无天胡乱杀人,种下孽障,我们这些无辜的人又怎么会遭受灭顶之灾!是你们,都是你们的错!”

“大家上啊,杀了姬家的畜生,为我们的亲人报仇!”

“反正总是一死,还不如和这些祸害苍生的人同归于尽!”

不知道谁一声呼号,那些濒临绝望的百姓们如打了鸡血一般在帝宫内横冲直撞,抢过武器乱杀乱砍,那些帝宫侍卫们一时之间被闹得手忙脚乱,有躲闪不及的立刻被大刀砍成了两半。无论帝宫长老们如何喝斥制止都不管用。很快帝宫内便血流成河。

姬无欢等人得知帝宫大殿出了混战,赶紧下来制止,可是那些已如着了魔一般,见人就杀,疯狂得令人心惊!

姬无欢只觉得头疼之极!宫内起了暴动,宫外妖邪横行,上空又有杀人鸦转眼即到,这奉圣,月无缺和城外的玄宗又没有及时赶回来,他根本就看不到反败为胜的机会了。

“看来,老天终是不佑我奉圣了。”姬无欢叹息道。

月出情立在他身边,沉默不语,心中却在暗道,无缺啊无缺,你回来没有?再不回来,你的苦心就白费了。

姬无欢望着殿门外那些铺天盖地冲进来的杀人鸦,双眸激得通红,眸中杀光一闪,忽然身形陡起,执起三生剑便冲了过去!

月出情一见,伸手想拉住他,已是来不及。不由失声叫道:“少尊,不可!以你一人是敌不过那些杀人鸦的!”

姬无欢充耳不闻,眨眼的工夫整个人便已没入那一片黑鸦中!

月出情急得直跺脚,姬云屏得知消息,已冲了过来,月出情赶紧拉住他。姬云屏用力想推开他,却根本推不开,急得满头大汗:“快放开我!我要去救欢儿!”

月出情道:“你去了也救不了他的!他有三生剑,抵挡一阵是没问题的。倒是你身受重伤,杀人鸦又是嗜血的邪物,你若是出去了,根本就没命活着回来!”

“就算不要命,我也得去救他!”姬云屏吼道,月出情不睬他,一指封住他的穴道,唤过急匆匆跟过来的一名侍卫,吩咐道:“将你们主子带下去好好看着,千万别让那些暴民伤了他。”

“这个人是玄宗的奸细,大家不要放过他!”不知道是谁吼了一声,立刻一批杀红眼的人拿着武器朝月出情扑了过来。

月出情只能避开他们,又不敢随便击伤他们,那些暴民一发觉,于是更加肆虐,一时之间,月出情竟然被围住,举步维艰。

姬无欢的三生神剑虽然厉害,杀鸦无数,可是哪敌得过这铺天盖地之势?很快便有无数杀人鸦冲过了他的阻势,直扑帝宫。帝宫四周立刻痛苦嘶吼声一片。

那些杀人鸦看着个子不大,却个个眼冒绿光,凶残之极,啄如利刃,碰到人便张啄嘶扯,轻轻一扯便是一大块肉,有的人被它们扯住脖子,竟连偌大一颗人头也扯了下来!

这比之前更为血腥更为残忍的场面,顿时令人人都不禁心惊胆颤,魂飞魄散。

那些暴民一见,立刻又被吓破胆子,惊叫着往大殿里面跑,杀人鸦也跟着迅疾飞了进来。

月出情一掌击退两只攻击他的杀人鸦,看着这样血腥无比的场面,心急如焚,却又毫无办法武幻轮回。

一女子的声音突然在他耳边轻轻道:“快到楼上去,有人要杀月无缺的两个姐姐。”

月出情闻言,不由脸色大变,月如霜两姐妹被安置在顶楼,如今这个时候,有谁想杀她们?来不及多想,也来不及问那说话的女子是谁,他赶紧击毙攻击他的三只杀人鸦,匆匆朝顶楼而去!

谁也没有发现,半空之中,站着一个透明的人影,那人长发披肩,白衣如雪,负手而立,正一脸微笑地看着眼前这修罗场般的场景,眼中没有丝毫的怜悯,只有仿若看戏般的冷漠眼神,好像眼前的不是一场残忍的大屠杀,而是一场略有意思的表演一般。

“虽然这并不是我所想做的,不过看着也不错。”他轻轻叹息一声,自言自语道,“好久没看过这样的场景了,我都快忘记修罗场是什么样子了。”

这人,正是传说中魔宫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大祭司——冥休!

原本他对夜流胤挑起的这场战争不感兴趣,可是当他听说传说中流落人间的四大神器突然出现,再加上夜流胤又被月无缺击伤,虽然他对夜流胤自做主张的行为有些不满,可是到底是他收的弟子,再怎么样也不能叫别人占了他的便宜,便也动身过来瞧瞧热闹,顺便帮他一把。

就在这时,一阵急如雨点的鼓声突然密集地由附近传了过来,那声音仿佛近在耳侧,鼓声如雷,天地都为之震颤!

冥休眼皮微微一沉,朝那鼓声传来的方向望去。透过缭绕的黑云阴雾,看到一大队人马以浩浩荡荡迅疾而来。

冥休的目光缓缓自月无缺和风倾夜身上划过,最后定格在那只挥着翅膀奋力敲鼓的凤凰王身上,唇角微微一勾,右眼中折射出一抹白光,穿透烟云,以不易察觉的速度朝那只凤凰王鸟射去。

月无缺正率领着队伍疾行,忽觉前面传来极细极细的一点魔光,魔光的方向正冲着风倾夜肩膀上的凤凰王,她右手轻轻一挥,正正将那点魔光抓在了手心。

风倾夜也察觉到了,见她只手去抓那点魔光,不由问道:“你没事吧?”

月无缺微微摇头,沉声缓缓道:“冥休来了。”

风倾夜微微一惊,很快又镇定下来,眉眼中浮起一丝傲色:“自古邪不胜正,我就不信,一个魔族妖孽,真的强大到天下无敌的地步。”

月无缺眼眸微凝,说道:“这话说的不错,不过这冥休大祭司的本事,的确是叫人无法估量的。我们还是小心为妙。”

话意刚落,忽闻一阵细细的哨音,但是很快,那哨音便被一阵恐怖的鸦叫声给埋没了。

月无缺瞧着帝宫被一片黑压压的乌鸦所围住,侧耳细听了会,忽然脸色一变:“不好!冥休指使那些杀人鸦强攻帝宫!我先去看看情况,这里就交给你了!”

语音未落,人已经不见了。

风倾夜伸手摸了摸凤凰王的背,掌心中有道刺目的白光一闪,有什么东西似乎埋入了凤凰王的体内。凤凰王身体一颤,便停止了敲鼓。

风倾夜缓缓道:“小凰,现在是你大展身手的时候了。我已将镇魔神符埋入你体内,从此无论什么妖邪也近不得你身,也伤不了你,你速去将那些妖魔鬼道送入黄泉吧。”

凤凰王像是听懂了他的话,点了点凤头,猛一展翅,便飞上了高空,一声长鸣,震耳欲聋的鼓声复又响起,那只凤凰王竟一边敲打着黄泉鼓,一边展翅朝帝宫方向飞去。这鼓声又与刚才的不一样,刚才敲得那样猛烈,可是沿途遇到的僵尸妖花却只是呆滞地立在原地不动弹,而此时的鼓声听在耳中显得悠长而悦耳,又有节律,可是那些僵尸和妖花却开始剧烈地扭动,痛苦地惨叫起来,甚至自动断成一截一截骷髅玩家。奉圣城内,到处都是这种低闷的痛苦的惨叫声。

风倾夜黑衣飘飘骑在高头大马上,右手一扬,高声道:“走,大家按刚才月统领吩咐的向帝宫进军!”

双腿猛一夹马腹,那匹骏马立刻像一阵风般带着他向前冲去。

叶子岚赶紧率领着大军尾随而去,望着四周翻地打滚断更残肢的妖孽,再看围攻帝宫的那片杀人鸦也不似刚才那样凶猛,心中不由惊叹道,这黄泉鼓果然好生厉害!听说黄泉鼓不但能幻灭妖邪,还能招唤地府的所有鬼怪,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他心里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眼中流露出一丝得意的狞笑。

当月无缺飞身来到帝宫前,看到帝宫顶楼被黑压压的一片杀人鸦围得水泄不通,想到两个姐姐还在里面,心中不由大急,来不及多想,藏龙剑出鞘,用力一劈,将那杀人鸦劈出一条道来,冲了进去,正好瞧见月出情挡在月如冰面前,替她格挡那些杀人鸦,而月如冰捂着脸像发了疯一般痛叫,月如霜被杀人鸦缠住,想冲到月如冰身边,却怎么也脱不开身。

月无缺的心猛地一沉,胸中腾地升起一股怒气,眼眸中闪过一道异样的赤红光芒,双掌一推,那些围攻月如霜的杀人鸦顿时尖声惨叫,纷纷跌到地上。

月如霜一见是她,不由又惊又喜:“无缺,你回来了!”

月无缺点点头,又逼退几只围攻月出情和月如冰的杀人鸦,一把抓住月如冰,急声问道:“姐姐,你这是怎么了?”

月如冰仿佛没听到般,双手使劲捂着脸悲叫,仔细一看,不断有鲜血顺着她的脸颊流下来,她的手也沾满血污。

“二姐这是怎么了?”月无缺吃惊地道。

月出情拧着眉道:“我冲上来的时候她已经是这副样子了。”

月如霜扶住月如冰安抚了她几句,这才回过头来恨声道:“如冰的脸被那些杀人鸦硬生生撕掉一块肉,眼睛也被啄瞎了!她的脸,算是毁了!”

月无缺一听,顿时怒火横生:“该死的冥休!我月无缺一定要向他讨回这笔血帐!”

月出情刚想安慰她几句,忽见她原本漆黑的眼眸竟在此时突然变成了赤红赤金之色,心中不由一惊:“无缺,你的眼睛……”

话还没说完,月无缺突然仰头一声清啸,提剑冲了出去,只余话声传来:“你们俩人好好照顾二姐,我去找冥休算帐!”

瞧见月如冰那副惨样,想到自来到这个地方如冰待自己无微不至的关心,月无缺便觉心中怒火难以压抑,有什么东西像要破体而出,她忍耐不住,又是一声长啸怒吼,竟震得高高帝宫也震撼摇晃起来。那些杀人鸦似乎被她的威势所震慑,竟都停在原地,眼睛齐齐转向月无缺,不敢再随意攻击。

冥休唇角微微一勾,将右手食指放在唇边,一股细细的啸声自他唇边传了开来。那些原本已经停止攻击的杀人鸦突然又凶猛起来,又开始奋不顾身地朝人群攻去。

月无缺遥遥望着那方负手而立的冥休,冷冷一笑,手中藏龙剑朝前一指,那锋冷的宝剑突然引出一条长长的火舌来,围攻她的杀人鸦躲闪不及,瞬间便被烧成灰烬!

月无缺身形不断闪动,藏龙剑引出的火舌四处喷射,顿时烧死黑鸦无数。而那些杀人鸦此时也如着了魔一般,竟然都朝火光扑来,前赴后继。

冥休看见此奇怪的情景,轻轻咦了一声,眼中流露出赞扬之色,没想到月无缺天赋竟如此之高,竟能将焚天之火透过藏龙剑催出,藏龙剑的神威再加上焚天之火的厉害,那威力可是非常之惊人的!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