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42章

第142章

不过……冥休嘴角的笑意更浓,向来漫不经心的眼眸中,竟浮起一抹淡淡的温柔之色。看来无论是在哪里,她那妖孽般的天赋都不会改变。

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是月无缺!月无缺回来了!”

立刻帝宫内外响起一阵欢呼声:“月无缺回来了!我们有救了!”

“月无缺回来,黄泉鼓和玄宗的大军估计也快到了!我们得救了!”

这欢呼声立刻令刚才士气低迷处于绝望状态的人们清醒振奋起来,又开始奋力砍杀帝宫外面那些僵尸和妖花。其实有黄泉鼓声相助,不用他们动手,那些恶心的妖邪已自动断裂,有的碰到月无缺由藏龙剑中爆发出的焚天之火后,来不及惨叫便化为一片灰烬。

姬无欢看到月无缺天神般的身影,脸上也露出惊喜之色,只是那眼底,终有一抹难以言传的复杂。

不过片刻工夫,奉圣与魔族的对战便扭转乾坤。

那些杀人鸦见识了月无缺焚天之火的厉害,前仆后继几次后,便再也不敢攻击她,转而去袭击那些混战中的人们。

月无缺缓缓提起长剑,双目赤红如火,身子飘然立于半空,冷冷盯着冥休,眼中怒火熊熊燃烧。

那人翩然立在那里,明明是魔,世间最狠毒最冷血无情的妖魔,翻手之间便能颠倒乾坤,令人世间所有人都陷入天下的灾难之中,可是他在世人的眼中,却是那般白衣飘飘,风姿卓越宛如仙人下凡,不,或许是神仙之界的正神,也没有他那样耀眼的风骨。可是,此时,任天地间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哀嚎处处,他却依然面带淡笑,无动于衷,好像眼前这炼狱般的场景,那一条条被魔族邪物杀死吞噬掉的生命,根本就无足轻重,入不了他的眼一般恶魔很倾城全文阅读。

月无缺只觉得体内仿佛有一把火在燃烧,那火越烧越旺,而且还在向全身迅速蔓延。她全身的内力也在这时以难以想象的速度飙升,直有冲破天关之势。她的眼中也似乎燃起了两团熊熊大火,让她整个人显得杀气腾腾,令人望而生畏!

冥休看着眼前的月无缺,虽然只是遥遥望着,他已能感觉到她全身渐聚鼎盛的强大能量,她的眼中,是足以将他湮灭的雷霆怒火。可是,他却一点都不担心,反而心中充满期待。金蚕盅的威力在这时充分地体现了出来,就不知道这金蚕盅能将眼前少女的功力发挥到什么样的状态?

却看月无缺冷冷瞥他一眼后,将藏龙剑竖于胸前,右手握剑,左手食指轻轻一碰削金如泥的剑刃,食指立刻出现一条血痕,渗出血来。她双眸微闭,嘴唇微动,默默念着古怪的咒语,被割破的食指指腹沿着剑身慢慢向上抹,指上鲜血遇剑,竟奇异地没入其中,消失不见。那剑身上所雕刻的那条金龙,在遇血时竟发出奇异的淡淡金色光芒。

冥休翩然而立,遥遥看着她施法,只一眼,便已猜中她的意图。他轻叹一声,自言自语道:“无缺啊无缺,你是想施用兰若心经上的上古禁制封印之咒封印住我么?你知不知道,这道封印之咒,原是你我共同所创啊……”

他一向如古井般平静无波的双眸中,竟出现了一抹淡淡的悲凄之色,这是以往从来没有见过的。

夜流胤施个隐身咒藏在暗处,突然瞧见一向无悲无喜的冥休大祭司突然出现这样的神色,心中不由大吃一惊,还未思毕,冥休的声音突然在他耳侧淡淡响起:“夜流胤,你可真是胆大包天,连本座的心思也敢猜,而且还猜得这般透彻,看来,本座还是小看你了。”

夜流胤闻声顿时脸色大变,再看冥休,他已经恢复了面无表情之色,并没有飞身到他身边,而是用传音之术与他说话。他这才稍稍安下心来,也以传音之术恭敬回道:“师父误会了,师傅乃是天人,流胤怎敢胡乱猜测师父的心思,不过是想替师父分忧而已。”

“你制造这场杀戮,便是替本座分忧吗?”冥休冷道,“你的确是我所收徒弟中最聪明的一个,可是,不要自作聪明,也不要聪明过头了。要知道,聪明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的。”

夜流胤虽心中不满,却也不敢反驳,连连称是。

冥休又道:“看在月无缺的份上,这一次的烂摊子,本座就为你收了。但是,下不为例。本座,非常不喜欢违背本座意愿,擅自作主的人。”

夜流胤原本还有些担心冥休因为他擅自施用魔咒调用地底腐尸和魔界的杀人鸦找他问罪,如今听他说愿意为自己收拾这烂摊子,便是不会责难他了,顿时心中又惊又喜,赶紧应道:“流胤知罪了,绝没有下一次!请师父放心!”

心中却暗自得意笑道,看在月无缺的面子上,原来,师父果然也对那女扮男装的假小子有意思。起先他敢当着冥休的面猜测他和月无缺的关系,其实只是他无意间瞧见冥休的卧房中竟有一副女子的副像,而那女子模样,竟与月无缺非常相像,不过只是形似,那女子飘然若仙,而月无缺,却少了那份仙气,多了一份霸气。而后又意外知晓了冥休与神界的一段遥远往事,再加上冥休对月无缺似乎格外宽容,他又是个心思头脑格外聪敏之人,将之加在一起联想,便模糊牵扯出了冥休与月无缺之间必有关联。

看来,无所不能无往不利能力强大能足以震撼天地的冥休大祭司,也有软穴了。这个软穴,便是月无缺!

想到这里,他的脸上止不住流露出得意的笑容。

此时姬无欢已察觉到月无缺与魔族大祭司冥休之间涌动着一股强大的压力,这股压力在迅速向四周扩散,预示着两个强者之间的战争即将发生!

他立刻警觉地吩咐士兵将领们将从妖邪魔爪下逃出性命的百姓们迁入帝宫之内,以免遭受鱼池之殃当朝第一恶妻。

此时那些只剩下三分之一活着的杀人鸦仿佛受了人的指使,也不攻击人了,只飞到奉圣帝宫的最顶端,安静地聚积在一起,一副待命模样。

风倾夜也命令玄宗士兵退回,自己与颜月夭莫忧等人静观其变。凤凰王已停止敲鼓,复又飞回他的肩头,两只锐利的眼睛紧紧盯着场中气场强大的两人,头上凤冠抖擞,从它不断扑扇的翅膀中可以瞧出此时面对两个强者对决,它的心情也是万分的激动与兴奋。

冥休轻轻一抬手,在众人目瞪口呆中,那些让人恐怖之极的僵尸妖花竟然都在片刻之间化为烟尘粉末随风飘散了,连地上的残肢污血都消失得一干二净,好像这些妖孽根本就没有出现过一样。

月无缺目光冷厉地盯着对面遥遥而立的如神一般的人物,在对上他的目光的时候,微微一怔,那人望过来的目光,不知为何竟然那般温柔如水……

这样的场合,这样的敌对关系,冥休为什么会用那种眼神看着她?

正当她疑惑的当口,冥休那边施放出来的气场和杀气突然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月无缺骤然回神,眼神一凛,全神戒备,冷声开口道:“冥休,你又想搞什么鬼?!”

冥休冲她微微一笑,也不答话,伸出左手食指凭空一划,月无缺突觉周围安静下来,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那些近在周遭的人们,此时仿佛远在天边,眼前所看到的一切,都如水中之月镜中之花,看得见,却听不见,碰不得。

月无缺心中一惊,手中长剑一指,怒声喝道:“冥休!”

怒气激发她体内之能,月无缺手中长剑已泛出余丈火舌,正待出手,冥休却以一种奇怪的口吻对她说道:“不要这样。你是不是忘记了你曾经说过的话?”

这声音是那般的温柔,那般的宠溺,他的眼神也是那般的温柔,还带着一丝让人难以理解的幽怨,这样的冥休,是月无缺从来未曾想到过的。那样一个翻手成云覆手成雨令人闻风丧胆近乎神话般的大魔头,他的眼神中怎么会流露出这样一种情感?而且还是对着她?简直是太莫名其妙了。

月无缺又是一怔,一怔过后,她立刻反应过来,眼神微微一眯,手下一顿:“我说过什么话?”

冥休道如分花拂柳般缓缓向她走来,脸上,眸中,全是与他冷血狠辣的性格完全不一样的似水柔情:“你忘记了吗?你曾经对我说过,永远不会与我为敌的。”

月无缺冷笑着讥讽道:“怎么,堂堂魔族大祭司也会害怕吗?想要找这种借口要我住手?别说我从来未曾对你说过那样的话,就算是说过,冲着你的所做所为,我也不可能放过你!”

冥休道:“我不是害怕,而是不想跟你为敌,更不想伤害你。而且,我从来也没有想过与你为敌。”

月无缺对他这番话不予理会,冷然道:“我月无缺虽不算是个完完全全的好人,但自有一股正义在胸,从来不干伤天害理的事情!自古正邪不两立,你即是魔族,那我们就已是天生的敌人,要我放过你是不可能的!不要白费口舌了,动手吧,今日我们就在此为人类与魔族一决死战!”

冥休闻言脚下步子一滞,望着她的眼神竟出现莫名的哀怨与伤情,缓缓问道:“倾城,你真的一点都记不起我了吗?难道这短短的百年轮回,真的已经让你将所有的前尘往事都忘记了吗?”

他口中这“倾城”二字,令月无缺听得一愣,可是这个陌生的名字听在她耳中,却又熟悉的很,脑海中仿佛有一些片段一闪而过,却又看不清楚,想不清楚。

她情不自禁问道:“倾城?他是谁?”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