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43章

第143章

“倾城是谁?呵呵……”冥休眼睛看着她,说出的话却又像是自言自语,月无缺眉头微蹙,冷眼睨着他,却并不言语。

冥休却不知为何神情微微一变,衣袖一挥散了结界,对她说道,“看在你的面子上,今日我就放他们一马。至于倾城是谁,你与我又是什么关系,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说罢,他深深看了战无缺一眼,捏个诀急急消失于月无缺的眼前。月无缺眉头微挑,望着冥休消失的地方,只觉他今天的行为和神情都很奇怪,想到他望着她那深情的眼神,不知为何,似曾相似,她心里微微一悸,脑海中似乎又有什么东西浮过,可是仔细一想,却又没了。

底下那些人见月无缺与冥休两人不知道说了什么之后,冥休竟然就那样走了,而且还带走了魔族的杀人鸦,一怔之后,顿时齐齐沸腾起来。

“冥休走了!那个大魔头竟然走了!这是不是说明我们安全了?”

“是啊!你没看见那些魔族妖孽都跟他一起消失了!”

“那个月无缺真的好厉害,竟然三言两语就把那个大魔头打发走了!真不愧是少年英才啊!”

“是啊,魔族大祭司冥休可是个天下无敌的人物,性情狠毒无情,竟然能被月无缺给说走,这真是叫人惊叹,就不知道月无缺刚才和他说了什么?”

“不管如何,冥休走了,我们就安全了!”

这些从魔族妖孽手中九死一生的人们,纷纷为自己终于捡回一条性命而激动若狂,举着手中的兵器高欢呼起来。

姬云屏、姬无欢父子也顿时松了口气。这场劫难终于过去了。

月无缺一落于场中,立刻便被兴奋的人群包围起来。

立在一边作壁上观的叶子岗看到月无缺出尽风头,再加上刚才在风倾夜手下又吃了大苦头,又发作不得,直恨得满嘴牙都差点咬碎了。他冷眼看着场中那几个让他恨得心里发苦的少年,脑海中蓦然闪过一条毒计,阴鸷的眼中也折射出阴毒的笑意。

“少尊驾到,大家快让开邪魅总裁勾魂女最新章节!”

不知谁在人群中大喊了一声,围着月无缺的人们赶紧急急向后退了几步,齐齐噤声。姬无欢便在这一众注目之下向月无缺走来,很快便到了她的身边,对月无缺一抱拳,一脸庄重地道:“多谢无缺公子退却魔族妖孽,挽救了奉圣无数百姓的性命,无缺在此替百姓们谢谢你的搭救之恩!”

月无缺回剑入鞘,淡望他一眼,淡淡一笑道:“上天有好生之德,百姓何其无辜,挽救他们的性命是我们任何一个正义之士的职责,少尊不必这般客气。”

“无缺公子真是谦虚好德,萧某也为你的此番仁心仁义大为折服了。”萧老天师也拄着拐杖由萧璃搀扶而来,郑重向月无缺弯腰施了一礼,“奉圣与玄宗向来水火不容,最近几年更是点火不断,可是无缺公子身为玄宗中人,此番却为救我奉圣无辜百姓不惜与魔族作战,这样的心胸和气度,着实令萧某愧惭!请受萧某一拜!”

月无缺扶住他,含笑道:“萧老前辈为人豪爽正直,无缺也对萧老天师的为人敬佩不已,此番得已击退魔族妖孽,也不是无缺一人之功,还有奉圣百姓和将士们的誓死抵抗,无缺可不敢一人居这大功。”

她这样一说,萧老天师微笑着点了点头,心下暗自更对她的为人佩服不已,小小年纪便有这等光华气度,他日必如矫龙出水,大有成就!看来,奉圣交到这样的人手中,他也放心了。只是,看着姬无欢眸中的一丝落寞,他的心里也只能深深叹息,奉圣的帝位最后要由他国人来继承,想必这位向来心高气傲的少尊心里肯定很不好受,可是他的心里,也不好受啊。他萧家祖上五代辅佐了姬家皇室不知多少年,可是孰料姬家皇室子弟却是一代不如一代。这一代虽出了个姬无欢这样的人中龙凤绝世天才,可当奉圣大劫来临时,却无可奈何,终究不能保全奉圣百姓安全,这也是天意啊。

心中思定,他便将姬云屏交待他的话当众郑重说了出来:“屏王爷对萧某说,曾与公子相约,若是你能助奉圣击退魔族大军,保全奉圣百姓,他便代表姬家皇室将这奉圣的帝位让于你,如今也到了他遵守诺言的时候了。如今魔族刚退,奉圣一切杂乱无章,屏王爷说,三日之后,便为您举行加冕大典,将奉圣帝尊的玉玺当众相交于您。”

姬无欢闻听此言,只觉胸口闷疼,一丝屈辱在心里如针扎般慢慢扎着他的心脏。垂至腰侧的手一寸一寸握紧,可是俊美的脸上却依旧带着淡淡的笑意,仿佛对这番话无比赞同。

萧璃用欣赏而倾慕的目光含笑望着月无缺,他的无缺,无论在哪里,都是令人瞩目的天才,无人能及。

周围的百姓突然听到此言,都不由地一愣,这个消息极具冲击力,刚刚自魔族虎口脱险的他们还没有缓过气来,又被这个意外的消息给震惊住了。眼前这个不过十四五岁的人,将会是他们奉圣的新帝尊?她不是玄宗之人吗?

月无缺也没料到萧老天师竟会在此刻将这番话说出来,对这奉圣帝尊之位,她根本无心觊觎,而且,她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办完,怎能被这帝尊之位给束缚住,正待出口拒绝,萧老天师却像是料到她思虑一番,竟不给她开口的机会,顺而转向他们,大声而庄重地说道:“无缺公子乃是世间少有的天才,若奉圣有此强大而圣明的帝尊,萧某相信,奉圣一定会走向更辉煌!相信无缺公子定不会负众所望的!她虽然是玄宗之人,但我相信,她既然能救大家于魔族妖孽之手,定会珍惜大家的性命,不会将大家推向万恶的战火之中!”

他这句话明是在给大家信心相信月无缺,暗地里何尝不是在暗示月无缺,既然她已坐定了奉圣帝尊的位置,就要遵守约定,不但要做好这帝尊,更不能再投入玄宗,为玄宗办事,反叛奉圣了!

他的声音落下后,四周沉寂了一会儿,不知谁带头大喊了一声:“我们支持无缺公子成为我们奉圣的帝尊!”

随后又有人附和,一声,两声,三声,一个人,两个人,三个人,乃至最后全场都是支持月无缺的声音!

“我们支持月无缺!”

“我们相信月无缺,一定会是我们奉圣的好帝尊恶魔很倾城全文阅读!”

“月无缺万岁!”

“帝尊万岁!”

先前这呼喊声还是纷纷扰扰杂乱一片,可是很快就整齐起来,有人跪倒在地,高呼月无缺帝尊万岁,很快所有的人都纷纷跟着跪拜。

这样万人跪拜呼声震天之下,月无缺就是想拒绝,也难以开口了。竟是被萧老天师给逼得骑虎难下了。她看着眼前的萧老天师,心中不由暗暗觉得好笑。不过,她还是没有忽略姬无欢的表情。他是那样一个高傲的人,原本很顺利就能坐上这帝尊之位,如今却被自己意外横插了一脚,想他心中肯定是愤懑难当,对她也心生芥蒂了。

——不过,她选择忽略了他的表情。他太高傲自负,天之骄子,不经受一些打击,又怎能知道这帝尊之位不是这么容易坐上的。

所以,她暂时应承下来,对跪拜的百姓说了些场面话,便让他们解散了。

姬无欢这才开口说道:“魔族将退,帝宫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我便先告退了。”

月无缺点点头,姬无欢快步离去。

待他一走远,萧老天师便望着他的背影摇头叹道:“少尊向来心气高傲,就算屏王爷和我们同意了你坐这帝尊之位,恐怕他心中也是不服气的,怎么说,这帝尊之位原本就是他的。还请无缺公子小心些。”

月无缺一听他这句话便心中明了,他是想说姬无欢有可能因她夺了他的帝尊之位而怨恨于她,更有可能对她暗中下杀手,她不以为意笑道:“多谢天师提醒,无缺自会小心谨慎。”

这个世界便是强者的世界,有能力你便来坐这位置,若是技不如人,还是趁早走远点。她月无缺虽然并不在意这帝尊之位,可是若是有人想抢想夺,那还得他有点真本事才行!

萧老天师又交待了几句,忽然瞧见孙儿萧璃望着月无缺的眼神竟然那样热切,不似敬佩,崇拜,而向是望着心怡女子的神情,他心里不由咯噔一下,目光也沉了下来,声音稍为严厉地说道:“璃儿,玄宗的大军还在这里,无缺帝尊还有要事与他们相商,咱们还是走吧。”

说罢,也不待萧璃应声,转身就走。萧璃这才回过神来,虽然不舍得离开月无缺,却也听懂了萧老天师言语中无声的谴责,只得朝月无缺抱歉一笑,转身跟了上去。

风倾夜此时已经带着颜月夭和莫忧来到月无缺的身边,萧老天师一走,风倾夜立刻开口问道:“无缺,那大魔头冥休可有伤你?”

当时冥休结了一道牢固的结界将众人隔离在外,他根本听不清楚他们说什么,冥休身材高大,刚好将月无缺挡住,他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对月无缺做什么,一颗心一直吊着,现在才有机会前来问个清楚。

颜月夭一听,立刻上前打着月无缺要检查。月无缺轻轻推开他,含笑道:“你们放心,他并没有伤我,就算要伤我,也没有那么容易。”

风倾夜这才放下心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刚才见她陷入险境,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可是心里却莫名地心痛难忍,差点忍不住就扑上去了。这样的感觉,是他以前没有的。莫非,那个人对他所说的话,是真的?他和她,真的前世的孽缘吗?……

他望着月无缺俊美无双的脸庞,神情有一阵迷茫。在遇到那个人之前,他对她,是没有这样强烈的感觉的。

月无缺见风倾夜神情似乎陷入一阵迷茫中,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突然觉得,他的身上,好像发生了一些变化,至于是发生了什么变化,她暂时还未想到。

莫忧这时突然压低声音提醒说道:“叶护法派人来了当朝第一恶妻。”

果然,月无缺刚一扭头,便看到一身着将领装的男子快步朝这边走来,对着月无缺一揖,脸上挂着敬佩的笑意说道:“恭喜月统领击退魔族大军,无缺统领果然是人中龙凤,万军莫敌,竟然连那魔族大祭司都能三言两语吓退,真不愧是我玄宗的少年天才!宗主若是知道无缺统领这般了得,肯定会龙颜大悦!”

颜月夭最见得人拍马屁,闻言从鼻子里冷哼一声,待他一说完,立刻慢条斯理地讥讽道:“没想到叶子岚身边的人都有这样一副厉害的唇枪舌剑,只可惜,再厉害也杀不了一名魔军,可惜啊可惜。”

那将领被他抢白了一顿,笑容便僵在了脸上,一阵青一阵白,莫忧心里不由一阵暗笑,要说起毒舌,恐怖这颜月夭认第二,没人敢第一了。

月无缺不动声色说道:“行了,你就说说你的来意吧。”

那将领这才又开口,说道:“叶统帅有要事相商,还望月统领移驾过去。”

“怎么,你们家叶护法把无缺叫过去,不会是想让她将这功劳交给他吧?啧啧,真是无耻到极点了。”颜月夭一脸鄙夷地插嘴道。

那将领很有撕烂他那张嘴的冲动,但此刻却只能忍住,小心翼翼笑道:“当然不是,叶统帅是奉宗主之命前来,代表的便是宗主,月统领相助奉圣退敌有功,自然是要对月统领嘉奖一番……”

他话还未说完,颜月夭便长长哦了一声,打断了他的话:“原来如此,只可惜,他想嘉奖,却没有那个资格。”他拍了拍月无缺的肩膀,一脸自豪得意之色,“我们无缺马上就要坐上奉圣帝尊的位置了,以后与玄宗宗主同为一国之尊,平起平坐,要嘉奖也轮不到他。你就这样去回了你们那个自私小气阴险毒辣的叶护法吧。”

那将领差点被这翻话气昏过去,而莫忧却差点笑破肚皮,就连月无缺和风倾夜脸上也有忍俊不禁的笑意。

月无缺摆摆手命颜月夭住嘴,将心头的笑意强压下,举目望了玄宗大军一眼,脸上慢慢浮起一丝冷意,对那将领淡淡说道:“我现在没有时间,你回去对叶护法说,让他率领大军退到奉圣城门之外,三日之后,我再与他商讨他想商讨的事情。”

说罢,不待他应下,转身便朝帝宫走去。月如霜和月如冰两个姐姐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了,月出情和水清浅在帝宫之内,一直没有传信息过来,她很不放心。

“月统领!月统领!你不能这样啊!”那将领没料到月无缺撂下一句话就走,心中不由急了,叶子岚交待的任务没完成,回去了还不得被他狠狠责罚一顿!

颜月夭一把拉住他欲跟上去的身子,对他一瞪眼:“没听到无缺的话吗?还不赶紧滚!再不滚,小心九少我立马宰了你!”

那将领只得停住了步子,心里把这狐假虎威狗仗人势的颜月夭的祖宗问候了千万遍。就在他在心里痛骂颜月夭时,却忽然对上了风倾夜的眼神,不由被他眼中那冰冷入骨的寒意吓得后退了两步。

风倾夜缓缓开口,说出的话却将那将领脊背冷汗潺潺:“你回去告诉叶子岚,这三日之内,他若是敢有所举动,我必砍下他的头颅,让你们带回去送给宗主当礼物。”

说罢,他悠然跟随月无缺而去,留下这个将领在原地吓得瑟瑟发抖。

此刻,他心中真是后悔万分,早知道这些人都这么难惹,他千不该万不该主动接下这份差事以期邀功!本以为那月无缺好说话,没想到竟然也让他碰了个硬钉子,这可怎生是好!他可是在叶护法和诸位将领前夸下了海口的。如今无功而返,定然会被骂个狗血淋头!

可是事已尽此,他也无能为力,只好强压下心中的惧怕,恨恨瞪了那些人的背影一眼,转身返回玄宗军队向叶子岚汇报。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