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44章

第144章

果然,那将领回去战战兢兢将月无缺和风倾夜的话向叶子岚回禀后,叶子岚勃然大怒,劈手便是一掌将那将领打倒在地:“没用的混帐东西!这点事情你都办不到,你还有脸回来见本帅!”

那将领被叶子岚一掌打歪了脸,嘴角溢出血来,再瞧他怒气勃发的模样,吓得顾不得擦拭,趴在地上连连磕头:“是属下无能,属下无能!还望统帅息怒!”

叶子岚狠狠将胸中的怒气压下去,冷冷盯着他,怒声道:“你说,那俩个毛头小子真的对本帅这般言出无礼,完全不把本帅放在眼里?”

那将领闻言赶紧添油加醋,以期叶子岚把怒火转移到月无缺和风倾夜身上:“那是,属下原本以为月无缺身为大家子弟,又是玄宗子弟,知道点规矩,却哪里知道,他们一听说叶统帅您让他们过去商讨奉圣处置一事,就都变了脸色,不但张口就拒绝了,还不住挖苦属下和,和统帅您,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还有,那姓颜的还说什么三天之后月无缺就会是奉圣的帝尊,您根本没有资格同她说话!”

将领中那名叫吴山的副将之前在风倾夜手中吃了大亏,还因为他被叶子岚打了一掌,正有仇没处报,闻听此言,正是报仇的好时机,赶紧出声挑拨道:“统帅,叶远说的对,月无缺和风倾夜那俩个小子都不是好东西,处处跟您作对,简直是该死之极!这次让魔族妖孽退兵之事原本是咱们的功劳,若不是叶统帅您率数万大军前来相助,令魔族心生畏惧,他们又怎么会退得这么彻底!还有奉圣百姓和月无缺那班人,肯定早就被他们杀死了!可是现在,那俩个臭小子竟然敢将这么大的功劳居为己有,眼里完全没有您,简直是胆大包天,死不足惜!”

叶子岚听了叶远将领的那番说词,又经这吴山副将挑拨,再想起被风倾夜羞辱,只觉胸中那股愤恨之火愈烧愈旺,忍不住破口大骂:“该死的月无缺!风倾夜!你们居功自傲,处处羞辱本帅,本帅不将你们碎尸万断,誓不为人!”

他的心下对月无缺和风倾夜这两个处处阻碍不由他掌控的小子起了杀心,想当奉圣的帝尊?哼,简直是痴人做梦!等着瞧,我叶子岚一定会让你们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叶远和吴山瞧见叶子岚眼中浓重的杀气,不由相视一眼,叶远对他使了个眼色,他心领神会,立刻又对叶子岚道:“统帅,月无缺和风倾夜那班小子向来便是狂妄不羁,从来不把咱们放在眼里,无论换了谁去这结果也是一样。看在叶远对您向来忠心耿耿的份上,就饶了他这回吧。”顿了顿,他扫了四周一眼,忽然附耳在叶子耳边压低声音说道,“如今月无缺和风倾夜都在奉圣境内,身边又没有多少人马,任他们武功再高,也敌不过咱们这数万人马。稍后属下们便商量个好计策,将他们一网打尽,赶尽杀绝,以报他们这羞辱之恨!就算风家和月家地位再高,高手再多,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到时候咱们只要说他们是被魔族和奉圣的人杀死,他们死无对证,自然也疑不到咱们头上。统帅您说,属下这计策如何?”

叶子岚听到这条毒计,确实是天衣无缝,这里的人绝大部分都是他的心腹手下,至于其他士兵,想要让他们闭嘴,那更是易如反掌。这样一想,心里的怒火便消散了些,拍了拍他的肩膀,缓和脸色笑道:“还是你聪明,本帅果然没有看错人。叶远,看在吴山为你求情的份上,这回就饶过你。不过,下不为例!”

叶远连连应声:“多谢叶统帅宽宏大量,属下以后一定更加尽心为统帅办事,绝不负统帅所望。”他这才站了起来,向吴山投去感激一瞥。对于这位叶护法的狠辣无情,他是心知肚明的,刚才他已在他暴怒时发现了他眼中的杀机,若不是吴山,恐怕自己这条小命已不保了。

那吴山示意叶远退下,又凑到叶子岚耳边继续小声道:“听说那奉圣姬家皇室曾许诺,若是月无缺为他们赶走魔族,保全一众百姓,便将奉圣帝尊之位许给她。”

叶子岚点点头:“确实如此。”眼神更加阴鸷,心里的嫉妒如蚂蚁般抓挠他的心脏。月无缺那个臭小子怎么运气这么好!随随便便就能捞到一国之君的位置,而他忍辱负重,苦心经营了这么多年,才得到一个玄宗长老之位,老天爷简直是太不公平了!

吴山见他那副又恨又妒的模样,心里暗自冷笑,愈加压低声音道:“其实以月无缺那个自大狂妄的毛头小子,哪里配坐一国之尊的位置,要说谁有资格,依属下说,叶统帅比之她,有过之而不及。”

叶子岚心中一惊,转头看着他,皱紧眉头冷冷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吴山是要他将这奉圣帝尊之位取而代之?这个念头他虽然想过,但也只是略略浮过他的脑海,根本没有仔细想过,因为他知道,若是他坐了这奉圣帝尊之位,就等于背叛了玄宗,他跟随龙镇天多年,对他的性子了解甚多,以他的为人和手段,是绝计不会放过自己的!

吴山收敛了脸上的神情,驱散了周围众人,忽然对叶子岚纳头一拜,一脸正色道:“属下完全是为叶护法着想!难道您愿意一辈子只当个玄宗小小的护法,永远在宗主的脚边抬不起头吗!难道您不想出人头地,让叶这个姓氏成为这世上最尊贵的姓氏,为万民朝拜吗!如今眼下就有一个绝佳的好机会!您现在手中有十万大军,奉圣刚经过一场恶战,根本就招架不住我们这十万大军的出击,只要您一句话,属下和诸位兄弟一定带着这十万大军为您誓死一战!”

瞥见叶子岚眸子猛地一亮,可是其间又划过一丝犹豫之色,他知道他在想什么,继续道:“成大事者便要有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勇气,龙镇天当年之所以能坐上玄宗宗主的宝座,又何尝不是在杀戮中一步步走出来的!只是他心胸狭窄,对兵士手段太过狠辣,早就惹得玄宗天怒人怨,他的倒台是早晚的事!只要你有这个勇气和决心,区区一个龙镇天,又有何所惧!”

叶子岚望着他充满野心的眼神,沉默了好一会儿。吴山知道他在犹豫不定,也不催他,只静静等着。他早已厌烦了只做一个小小的将领,被人呼之即来喝之即去!若是能扶植叶子岚坐上奉圣帝尊的位置,那么他就是开国之臣,相信叶子岚肯定不会亏待他的。

果然,好一会儿,叶子岚终于开了口:“容我先想一想。不过,若是这件事真能成功,本帅一定给你想要的地位和荣华富贵。”

吴山勾唇一笑:“属下知道叶护法定然是那有大抱负的人,先在此多谢护法了。”

帝宫。

虽然经过了一场恶战,帝宫内外都是血流成河,尸体遍处,可是帝宫的侍卫训练有素,在姬无欢和众将领率领下不一会儿便将大殿清理干净。端木修苍几大帝宫长老见姬无欢都纡尊降贵亲自率领侍卫们清扫死尸,自然也不敢落后,分工安抚受伤的百姓和侍卫,派人一层一层清理帝宫内部。

月无缺惦记两个姐姐的伤势,简略与他们打过招呼,在一名侍卫长的带领下来到安置月如霜和月如冰的房间。

这是帝宫二楼一间偏殿的厢房内,月如霜和月如冰两人躺在一张干净的**,旁边立了两个侍候的帝宫侍女。水清浅正在一旁的书桌上写着什么,月出情则是站在他的旁边,面上带着淡淡的愁容。见月无缺等人进来,他立刻站起来,眼中流露出喜悦之色,忙过来问道:“无缺,那冥休没有伤到你吧?”

月无缺摇摇头,扫了**面容平静却沉睡不醒的姐姐一眼,眉头微皱,问道:“她们两个怎么样了?”

月出情含笑说道:“你放心,多亏了那位名叫雪婴的女子相助,也不知道她使了什么法子,竟然将如霜和如冰身上的邪术给解了。再加上水兄医术高超,她们已经没事了。不过她俩受创颇重,一时半会醒不过来,水兄正在给她们开一些疗养的药。”

月无缺这才松了口气,道:“真要多谢你们了。”

水清浅这时写完药方,唤过一名侍女拿着药方去抓药,这才对月无缺微笑道:“你何必客气,这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事。”

月无缺对他颌首一笑,走到床边坐下,看着月如霜和月如冰两人平静的睡容,想到冥休助夜流胤逃脱,不知下回又要闹出什么样的事情来,何况两个姐姐都被他所迷惑,又为他所伤,说不定又要利用她们,心头不由对他恨之入骨,暗下决心,一定要除了那个恶贼,以绝后患!

莫忧这时面带担忧地开口说道:“月统领,虽然魔族妖孽退了,可是叶子岚率领的十万玄宗大军还在,您刚才让那将领带给叶子岚的回复定然会引起他强烈的不满和愤怒,若是他趁机围剿或是偷袭我们,这里岂不是又要陷入一片危险之中?”

月无缺还没开口,颜月夭已经讥讽地嗤笑一声,接口道:“将来兵挡,水来土淹,难不成我还怕了那个卑鄙无耻的小人不成!”

只要一想到叶子岚那个鸟人竟然敢强行扣押他,他心中就恼恨得不行,发誓只要有机会,一定要将那厮的头颅割下来以雪前耻!

月出情皱眉道:“话不能这样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在玄宗私下也曾听说叶子岚为人心胸狭窄,好大喜功,经常排除异己,对无缺也似心怀嫉妒之意,万万不能小看了他。再说如今他率领了十万大军,咱们就算是以一敌十,也敌不过那十万大军,奉圣经此一战,元气大伤,也无抵抗之力,咱们必须得尽快想个好法子出来对付他才是。”

看来月出情也看出了叶子岚的来意不善。月无缺微微颌首,道:“这是自然,我早已看出他心怀不轨,所以并不曾相信过他。让他率军退到城门外,不过是为了故意激怒他。”

水清浅微微皱眉,不解问道:“激怒他?为什么?”

月无缺笃定一笑,缓缓说道:“叶子岚是个有野心的人,我相信他此生定不会志在区区一个玄宗护法之位。可是他又有些优柔寡断,只有激怒了他,他才会下决心对我们痛下杀手。这样一来,咱们就是处于主动,而不是被动了。”

颜月夭越听越糊涂,风倾夜目中闪过一道赞赏之色,望着月无缺淡淡笑道:“化主动为被动,这计策不错。那叶子岚定然以为自己手握十万大军,我们便奈何不了他了。须知,就算他有十万大军,我也不将他放在眼里。”

他这句话说得狂傲之极,完全不将叶子岚的十万大军放在眼里,刚踏步进来的姬云屏和姬无欢闻言不由对他微微侧目。姬云屏打量了这眉目冷漠而倨傲的黑衣少年一眼,只一眼便瞧出这少年身手莫测,竟似不逊月无缺多少,心中不由感慨,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更比一代强啊。看来这个天下,已是这些少年英才们的天下了。

月无缺等人见他们进来,立刻停止了话头。月无缺对他笑道:“老头子,你的伤势好些了吧?”

姬云屏轻轻推开搀扶着他的儿子,朝月无缺走来,站定,回笑道:“好小子,你身边带着一个医术高超的神医,我跟着沾了光,自然死不了。”顿了顿,又缓和了语气,望着月无缺的眼中满是温和,真诚说道,“虽然这话说出来酸的很,但我老头子还是要向你说一声谢谢,谢谢你挽救了奉圣百姓,挽救了奉圣,使我们免遭魔族生灵涂炭。”

他将奉圣百姓摆在奉圣的前面,可见他最在乎的是那一条条无辜的生命,这不由令月无缺等人幸然而生敬佩之意。月无缺拍拍他的肩膀,含笑道:“行了,你知道这话酸还说出来,也不怕酸掉了你的大牙。对了,你们可有准备膳食?忙了这么久,我们可是又饿又累又困,就想着饱吃一顿再睡个好觉呢。”

姬云屏哈哈一笑:“那是自然,我早已命人准备酒菜去了,现在就是来请你们去用膳的。”

“行了,走吧,大家伙都饿了,有什么事,先填饱了肚子再说。”

姬云屏吩咐数名武功高强的侍卫守在这厢房外面,又命了上十人进来守着月如霜月如冰姐妹两个,这才领着他们一起去用膳。

姬无欢走在最后,望着前面那群人拥着月无缺说说笑笑朝前走去,而自己亲生父亲对月无缺的态度好得似乎更甚自己,心中不由苦涩难当,垂在身侧的拳头暗暗握紧,眸中折射出冷冽的光芒。

虽然他对月无缺有所心动,可是却远远不敌他对权力的热爱和追求。他倒要瞧瞧,这奉圣帝尊的位置,她到底坐不坐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