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45章

第145章

一个时辰之后,外面有人前来禀告,说叶子岚竟然如月无缺所要求的那样,带领着那十万大军退到了奉圣的城门之外,三里处扎营。

此时月无缺等人已经用完膳,姬无欢早就为每个人准备了房间,供他们居住。虽然经过了魔族的震荡,可是他为月无缺等人准备的这些房间却都整洁干净,雅致而让人心情舒畅,由此可见他是个极为细心的人。众人见天色还早,便都聚在月无缺的房中商讨如何对付叶子岚。水清浅因为关心月如霜和月如冰的伤势,便一人前去查看他吩咐侍女们给月如霜两姐妹煎熬的药如何了。听到叶子岚率领大军退到城门外三里处的消息,月无缺只是微微笑了笑,若有所思。

其他人却觉得这事有些奇怪,按理说以叶子岚那么骄傲的性子,怎么会老老实实听从月无缺这个在他看来非常无礼的要求?而且他将月无缺视做仇人,怎么着也不会这么简单就妥协才是。

颜月夭抚摩着光洁的下巴,一双晶亮黑眸中尽是疑惑之色,狐疑道:“以叶子岚那一点就燃的暴躁性子,又同咱们水火不容,能这乖乖听从月统领的这个要求,确实是有些奇怪。”按理说,他该气得暴跳如雷,马上来找他们算帐才对。而且无缺也说了,想故意激怒他,让他主动出击,可是他现在毫无动静,不是要坏了无缺的计划?

莫忧微微沉吟了一会儿,缓缓说道:“叶子岚不是一个简单的人。虽然他脾气暴躁,可也是个有聪明才智的人,否则,也不会从叶家一个弃子一步步走到如今玄宗护法的位置。而且,他私底下还养了许多五花八门的食客,此时他身边那些个不起眼的小将领,其实都是他身边的心腹。”

莫忧在玄宗生活了七八年,本身也是个极为聪明灵头的人,与玄宗那些大大小小的将领虽然来往不多,却对他们的一些事情了如指掌。而叶子岚,因是宗主龙镇天跟前的红人,私底下遭无数人眼红,嫉妒,有关他的一些私养门客,用不齿的手段坐上护法之位,并利用手中职权和宗主的信任排除异己的种种谣言也在军营私下传得很广泛——不过,确实有些事情,是有根据的。由此可见,他是个极有野心的人,不过是在等待时机罢了。

风倾夜这时忽然淡淡开口:“说的不错,在城门外与他那一战中,我便发现,军队中隐匿着许多身手不凡的高手,不过令人奇怪的事,就算我与他交战,令他受辱,他竟然也舍不得将那批神秘的高手唤出来。由此可见,他这次带兵前来,目的肯定不简单。”

月出情默默了一会儿,终是叹道:“没想到叶子岚此人用心竟然这般险恶,玄宗有此人,可谓一大祸害。”

颜月夭冷嗤一声道:“他的确是一大祸害,可要说起最大的祸害,却不是他,而是那个命他前来意图坐收渔翁之力并围剿我们的大恶人!”

众人一听,便心下明了,这个大恶人是谁。

莫忧的神情有些黯淡,月无缺等人进玄宗时间并不长,对玄宗并无多少感情,而他,却在玄宗整整呆了十年。他原本是个孤苦无依的小乞丐,自小流落街头,整日三餐不继,连一顿温饱都是奢侈,更别提什么前程了。可是,在他十二岁那年,玄明长老看中了他身上的资质,便将他带入玄宗,成为了正宗的玄宗弟子,这份殊荣,是他连作梦都不敢想的,现在的身份,地位,更是连他从未奢望过的。玄宗不收无家族弟子,而他偏偏成了这个特例。玄明长老对他教导很用功,而他也学得很努力,不负他所望。而玄宗宗主龙镇天,也曾赞扬过他。原本以他卑贱的身份只能做一名默默无闻的炮灰,可是龙镇天却对他格外照顾,例外提拔他当了军队的副教官。

一直以来,他都是以崇拜的敬仰目光望着龙镇天的,甚至想过用一生来报答这份再生之恩。在他心中,龙镇天身份尊敬,武艺强大,却不骄不躁,平易近人,丝毫不曾瞧不起他们这些最底层的士兵。他便是一个理想的完美存在。可是如今,他却蓦然得知,原来这个完美,是这般的虚伪,甚至可以说是丑陋无耻!这个认知让他的内心受到极大的震动,而泌生出无限的迷惘和复杂的烦恼。

虽然与月无缺等人相处不久,可这些俊美的聪慧的少年们对朋友的直率和热情,充满上进和肆无忌惮的张扬深深感染了他,让他羡慕不已,自小孤苦贫穷无依无靠的生活让他养成了卑微谨慎的心态,可是面对他们,他却能不知不觉地放松,跟着他们一起开心的笑,极力想融入他们。不,或者说他早已经把他们当成了自己的朋友。可是如今,那个人竟然如此狠心,竟然设计陷害要他们的性命!这些人中,也包括自己!曾经要永远追随他的信念仿佛遭受了暴风雨的袭击,摇摇欲坠,他,还要相信玄宗,相信龙镇天吗……

月出情看向一直没开口的月无缺,问道:“无缺,对这件事,你有什么看法?”

月无缺点漆般的黑眸扫了他们一眼,缓缓笑道:“我说出那样无礼的话,叶子岚竟然能够忍耐并且退到城门外三里处,这说明他的确是个聪明而又有野心的人,所以他肯定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的。这个我已经料到了。稍后他一定会好好布置一番,以期将我们一网打尽。”

月出情点点头,眉目有些凝重:“那你可有应对的法子?”

月无缺还未开口,颜月夭已经接口道:“俗话说,擒贼先擒王,咱们只要拿下叶子岚,让他交出兵符,那十万大军不就只能由咱们调动了?”

月无缺轻瞥他一眼,唇边浮上一丝笑意,淡淡说道:“这个法子的确是不错,不过,这件事情可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有可能行不通。”

听到月无缺前面那句话,颜月夭刚要高兴地翘起嘴角,后面那句话立刻又如一盆冷水般浇到了他的头上,令他激动的心立刻冷了半截,他不服气地问道:“这个法子怎么会行不通?难不成区区一个叶子岚就叫你们害怕了?”

月无缺摇摇头,道:“刚才风倾夜已经说过了,叶子岚带来的那十万人马中隐藏着无数高手,叶子岚在与他动手时,败落下风却并没有动那批人手,有可能是他想将那批人马用在得当的地方,也有可能,”她顿了顿,神情微微有些凝重,“那些隐藏在军中的高手,他根本就不知道。换句话说,那批高手的主人,并不是他,而是另有其人。”

众人一听他这番分析,顿觉有理,不由频频点头。

莫忧眉头微蹙道:“如果真的另有其他,就算我们擒住了叶子岚也没用,反而还会打草惊蛇。”

“的确如此,所以我们不如将计就计。”月无缺悠然说道,端起桌上的茶杯浅浅喝了一口,“敌不动,我不动。敌若动,必一举将之击溃!”

风倾夜静静看着月无缺,少年那副神采飞扬的眉眼,成竹在胸的模样,使她整个人仿佛带上了一层的光环,耀眼夺目,让人移不开目光。

他感觉自己似乎要沉溺其中了。他与她,真的如那人所言,有一段难以分割的前世之恋吗?他的眸中慢慢浮上一丝温柔的感怀的笑意。可是,就在这时,他的心口突然传来一阵疼痛,那疼痛由弱到强,慢慢难以承受。他神色微微一变,却很快又恢复了平静。他伸出左手,用力按紧了难耐的心口。

果然,那个人所说的是对的。只要自己对她稍微有一丝心动,心口就会疼痛难忍。他微微蹙了下眉,可是心里并不觉得难过,反而奇怪地觉得开心。

月无缺注意到他的异样,见他面色忽然之间有些发白,不由关切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受了伤?”

风倾夜摇了摇头,用力按了按心口,随后放下那只手,站起身来,淡淡说道:“没有,只是一路长途跋涉,我有些累了,就先回房歇息了。”

说罢,便转身自行离去。

莫忧看着风倾夜的背影消失在门外,沉吟道:“他似乎有些奇怪,刚才我便发现,他用手按住胸口,不知道是不是那里受了伤。不过,他的身手那么厉害,身边又有那只神兽凤凰王,能伤到他的人,这世上恐怕了了无几了。”

月出情悄悄打量了月无缺一眼,默然深思半晌,终是开口说道:“无缺,你有没有发现风倾夜消失了一段时间后,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我记得他是在擂台上被困住,然后擂台上发生了混乱,他就莫名其妙消失了,现在又突然出现在我们眼前,而且还得到了黄泉鼓,这中间,他说不定经历了一些我们意想不到的事情。”

月无缺眼中闪过一道深思,慢慢点了点头,却又调转了话题,扫了他们一眼,含笑说道:“这几天的恶战辛苦你们了,现在天色已晚,你们不如都回去歇着吧,养好了精神,才好迎接后面的挑战。”

月出情知她现在不想讨论这个问题,便笑着点点头,又寒暄了几句,便和颜月夭等人回房了。

等他们一走,月无缺的笑脸立刻隐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凝重。她的身体也不知为何微微发战。她盘腿坐于**,双手合什,闭上双眸,正欲运功,耳边突然响起一声轻笑:“你怎么了?是不是觉得全身的血液流速突然加快,让你觉得心慌气短,无法控制了?”

月无缺倏地睁开眼睛,雪婴那张半残的脸孔立刻出现在她眼前。

额前有冷汗慢慢沁出,月无缺却依旧不动声色,淡笑问道:“你怎么知道?你刚才去哪里了?”

看到雪婴,她才想起,她刚才好像消失了二三个时辰。

雪婴的身体依旧飘浮在半空,那只独眼盯着她,微笑道:“我自然知道,中了金蚕盅的人,盅毒初发时,便是你这个情形。”

月无缺微微皱眉:“我中这个金蚕盅已有些时日了,怎么以前从未发作过?偏偏今日会发作?它的发作时间是不是有限定的?”

雪婴没有回答,却反口问道:“你有没有觉得,你今日的功力是不是觉得比往常又精进了许多,甚至两三倍都不止?”

月无缺点点头:“的确如此,莫非是我的功力精进达到一定程度,便会引得这盅毒发作?”

果然是个聪明人,一点就透。雪婴满意地点点头,道:“不错,金蚕盅是会反噬的,当你的功力达到一定程度,其后,功力增进越多,反噬力便会越大,每反噬一次,便会让你疼得生不如死。正所谓物极必反,便是这个道理。金蚕盅的确是增进功力的好东西,可是它给你带来的痛苦和伤害也是倍增的,一分不少。”顿了顿,她唇角勾起一抹冰笑,“本来我以为,以你的资质,根本就用不着这金蚕盅的。”

月无缺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眸中折出一抹冷意:“我月无缺从来不屑用一些歪门邪术的法子来修炼功力!”

她一定要让冥休和夜流胤为他们所做的事付出代价!

“哦,既然不是你自己要的,那肯定就是别人施在你身上的。”雪婴问道,“这人,是否是冥休?”

月无缺望着她,微微一笑:“雪婴果然聪明过人,一猜就透。”

雪婴眼中闪过一道神秘的笑意:“金蚕盅向来是一对,这另外一只,定然是在那冥休的身上了。”

月无缺点了点头,雪婴笑看她一眼,叹道:“冥休果然是用心良苦,竟想用这种法子困住你。”

“他想困住我,也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月无缺冷哼一声,转念又问道,“你是否知道如何解这金蚕盅的法子?”

虽然听说这金蚕盅没有解法,可是她不相信,世上万物相生相克,必然有一种能克制这种金蚕盅的。雪婴活了上百年,又是魔族曾经的一代天才魔尊,对这金蚕盅知道的肯定比外人要多。

雪婴思忖了一会儿,缓缓摇了摇头:“暂时还没有,不过,我倒是知道一个如何缓解金蚕盅的法子。”

“那是个什么法子?”月无缺眉头一挑,问道。

雪婴一字字道:“另一只金蚕盅主的血。”

那不就是冥休的血?月无缺皱起眉头,慢慢说道:“那本兰若心经,是你写的。”

雪婴不解她为何忽然会问这个问题,又不知她怎么会知道,不由奇怪地看着她,可是很快她就反应过来,笑道:“我怎么差点忘记了,你是圣女青希的女儿,这件事情,她必然告诉过你。”

月无缺叹气道:“我在上面看到过一条批注,魔族大祭司冥休,是不会流血的。”

“我的确是在兰若心经上写过这么一句。”雪婴脸上忽然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但也不尽然。”

“哦?”月无缺双眸一亮,灼灼盯着她。

雪婴道:“无论一个人是人,妖,魔,还是神,就会有弱点,除非他无欲,无求,无悲,无喜,无嗔,无痴,无念。而冥休,他的能力虽然强大如神,可是心中却到底是有执念的,这个执念,已经伴随他几百年了,或许直到他死之前的那一刻,也不会改变。这个执念,便是他的致命弱点。”

她转首望着月无缺,那只独眸清亮无比:“以你一个人的实力,根本不足与他抗衡,但是只要我恢复功力,我会尽全力助你!”

月无缺想到自己曾经对她的承诺,便微笑答应:“好!等奉圣这件事情解决后,我便助你恢复功力。”

一日过去了。

二日过去了。

明天便是第三天,也是姬云屏实现承诺,俸月无缺坐上奉圣帝尊的宝座的日子。这两日,叶子岚竟然没有任何举动,只是依旧将十万大军扎在三里之处,既无进攻之意,也无返回玄宗之意。

但所有人都知道,叶子岚是在等待时机。或许,就是在等到月无缺加冕的时候来个突然袭击。

姬云屏和月无缺立在帝宫最高楼层上,目光远远眺着奉圣城门外那黑压压的大军,各有所思。

良久,姬云屏才悠然开口:“臭小子,你的的计中计布置完全了没有?”

月无缺目光盯着玄宗大军在空中飘扬的大旗,道:“一切俱备,只欠东风。”

姬云屏侧头看了她好一会儿,终于忍不住拍拍她的肩膀,脸上露出笑容:“臭小子,你比我想象中简直厉害多了。小小年纪便有勇有谋,简直比老夫还要厉害三分!连我都忍不住要佩服你了。你家老子可真有福气,我怎么就没有你这样一个儿子呢!”

月无缺斜睨了他一眼,此时的姬云屏身着黑色蟠龙绣金纹锦袍,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虽然面容被毁,不复他年轻时候的俊美倜傥,可是也显得神采煜煜,跟她在黑牢时初见的那个骯脏的糟老头判若两人。

她不禁勾了勾唇角,慢悠悠说道:“算你有眼光。不过,本公子的俊美风流,斯文有理,你这臭老头儿可是学不来的,就不要妄想有我这样的儿子了。”

姬云屏不由哑然失笑:“好小子,连我这老头子你也敢取笑,真是胆大包天。”虽然嘴上说的胆大包天,可是他眼里的笑容却更多了。跟这个有趣的小子聊天,可比跟他那个亲生儿子姬无欢自在轻松多了。想到姬无欢对他的疏离和淡漠,他心下不由暗自叹了口气,脸上的笑容也黯淡了下去。

月无缺一看他的脸色,便知道他在想什么。不过,她沉吟了一会儿,还是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他一下:“这次叶子岚那十万大军可不是个小数目,现在的奉圣,等于是出了虎口,又落入狼窝。虽然我将一切都计算她,也布置妥当,可是,我还是想要提醒你一下,注意下姬无欢。”

姬云屏闻言,不由一震,惊疑地看着她:“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你担心姬无欢破坏这次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