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48章

第148章

凤青鸾看着萧兰华脸色大变,却只是微微勾唇。倒是姬无风忍不住了,替他母妃把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凤家主,月无缺到哪里去了?”

帝尊之位可是人人都梦寐以求的,他想月无缺再怎么傻也不可能将之拱手让给姬无欢,更何况月无缺根本就不是一个傻子。除非,姬无欢用卑鄙的手段除去了月无缺,夺了帝尊之位。这一点在他看到姬无欢身着帝尊之袍的时候,心里已经想明白了。可是,想到平日里萧兰华对姬无欢那样维护,宠爱他甚至到了在他面前都唯唯诺诺小心翼翼的地步,他的心中就极为不爽!在旁人眼里,大家都看到萧兰华对他姬无风溺爱之极,可是实际上,只有他清楚,母妃的心里,最看重的孩子,根本就不是他,而是他那个无论是各方面都出色的哥哥姬无欢!在她的心里,姬无欢是完美无缺的,对于这一点,他心中很是不服气。但如今呢?他的眼中浮现一丝恶意的笑容,如今母妃知道姬无欢其实是一个有心计,有手段,手上沾染鲜血的人,还会如何想他呢?

所以,他故意向凤青鸾提出了这个问题。而萧兰华的脸色,果然越发变得惨白一片,就连身子都忍不住轻轻颤抖起来

凤青鸾不动声色打量了他母子二人一眼,眸中浮现出一丝兴味,慢悠悠说道:“我带你们来,就是想告诉你们一件事情,姬无欢为了坐上帝尊的位置,在昨夜就出兵抓了月无缺的朋友,并囚禁了月无缺和姬王爷。”

这个重大的消息一出口,萧兰华的身子立刻震得几颤,差点跌倒在地,姬无欢眼疾手快扶住了她。萧兰华双眼震惊地看着凤青鸾,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失声道:“你说什么?无欢他,无欢他竟然敢,竟然敢这样做?”

凤青鸾波澜不惊地点点头,很欣赏她此刻的表情,道:“我所说的话句句属实,帝妃若是不信,一会儿仪式结束,帝妃可以亲自去问少尊。”

“他怎么可以这样做!为了夺得帝尊之位,竟敢囚禁他的亲生父亲和月无缺!”巨大的震惊过后,萧兰华的心中涌起了难以克制的怒火,“不必等到仪式结束,本宫现在就下去问他!”

若非月无缺,整个奉圣都要毁在魔族妖孽的手中。萧兰华和姬云屏一样,向来是个重情义和承诺的人。对于月无缺力挽狂澜,她是非常欣赏和佩服的。所以当得知姬云屏在那样的危机之下,将帝尊之位许给月无缺时,她没有半点反对,反而双手赞成。因为这里面也存在着她的一点私心。她看着姬无欢长大,虽然在外人眼中,他冷漠,高贵,出色,可是她也看到了,这样一个不堪的身世,也在姬无欢的心里种下了一颗黑暗的种子。他和姬云刹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执狂,对权力的执着和狂热,为了达到目的,不惜用尽一切手段。她很怕姬无欢坐上帝尊之位后,会变成像姬云刹那样的人,给奉圣带来灾难。私心里,她很希望姬无欢能放下对权力的热望,做一个悠闲自在的闲散王爷,一辈子平平安安,幸幸福福。这是世上每一个疼爱孩子的母亲的期望。

原本,她以为,像月无缺这样一个惊才绝艳武功高深莫测的人,会让姬无欢忌惮,却哪里知道,他竟然还是用了不知道怎样的手段,夺取了帝尊之位!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不知道会给奉圣百姓心中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毕竟萧老天师代表姬家皇室正式当众宣布月无缺任下一任帝尊的消息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奉圣百姓和士兵都作了见证,而且对月无缺非常拥护。如今玄宗大军迫在城前,奉圣已危如累卵,外敌未除之际,若是奉圣又起了内乱,到时候,奉圣的千年基业终是要到了尽头!

不行,她一定要阻止月无缺这样做!

心念一起,她立刻便要纵身下楼

。哪知,凤青鸾却伸手拦住了她,冷冷说道:“迟了,一切已经迟了。”

萧兰华有些恼怒她的阻拦,刚欲问她什么迟了,一旁的姬无风突然惊呼起来:“母妃,你看!你看下面!百姓们不满姬无欢登基,发生暴乱了!”

萧兰华一听,也顾不上凤青鸾,急急朝楼下望去。果然,只见成批的奉圣百姓如潮水般涌到了举行仪式的场地上,手里抓着武器一边暴打拦截他们的帝宫侍卫队,一边高声呼道:“月无缺!我们要月无缺当我们的帝尊!”

“姬家人!你们无耻!背叛承诺,不得好死!”

“姬无欢,赶紧滚下去!让月无缺出来!”

“对!让月无缺出来!我们只承认月无缺做我们的帝尊!”

“只有月无缺有资格!没资格的人滚开!”

……

姬无风遥遥望着这一幕,脸上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不用看,他也猜得到,姬无欢此刻的脸色一定很难看。姬无欢啊姬无欢,你可曾想到,像你这么优秀这么出色的天才,也有被百姓唾弃咒骂的一天?

萧兰华看着底下的暴动,心时又是埋怨姬无欢的任性妄为,又是心疼他此刻的处境。不行,她必须下去阻止,绝对不能让事情发展到难以收拾的地步!

可是,她心念刚动,那坐在轮椅上的女人仿佛已知道了她的心思一般,突然闪电般出手,制住了她的穴道!

萧兰华没料到她竟然会对自己出手,不由又惊又怒:“凤青鸾,你想干什么!”

姬无风这时也觉察到了凤青鸾的不对劲,迅速挡在萧兰华面前,一双眸子阴狠地盯着凤青鸾。

还未等他开口,凤青鸾已经含笑开口:“就算你们下去阻止,这场戏也不会停止。所以,你们还是不要白费心机了。”

萧兰华被她制住,全身动弹不得,只能怒视着她,厉声道:“凤青鸾,你可知冒犯帝妃是何罪过!速速把本宫放开,否则……”

凤青鸾却打断了她的话,悠然说道:“否则怎样?呵呵,这种吓唬小孩子的话,帝妃还是不要对我说了罢

。我凤青鸾,向来不怕别人的威胁。”

她语气中带着嘲弄之意,萧兰华被她气得脸一阵红,一阵青,一阵白。就在这时,突然凭空冒出数十身着黑衣的高手,将他们两人团团围困住。

萧兰华和姬无风相视一眼,直到现在才反应过来,他们上当了。

姬无风看着轮椅上的凤青鸾,虽然她的脸上虽然含笑,眼中却饱含着一丝冷厉的杀气,心中不由一震,全身已不自觉摆好架式,冷冷扫了那数十人一眼,冷声说道:“凤青鸾,这帝宫可是我姬家的地盘,只要我大喊一声,你们瞬间就能被剁成烂泥!识相的话就赶紧放了我们,否则,休怪我母妃灭了你凤家!”

凤青鸾摇了摇头,叹息道:“姬无风啊姬无风,如今你已经成为了丧家之犬,奉圣肯收留你,都是因为帝妃求情,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像以前那样威风吗?”

她这番毫不留情的话,顿时像一根粗重的棍子在姬无风的心口猛地一击,顿时痛得他说不出话来。他竭力想忘记的那些难堪和耻辱和感觉,被她这番话扯出,如排山倒海般朝他袭了过来,令他心痛又愤恨。

看着他眼中流露出的难堪,屈辱和深深恨意,凤青鸾反而笑吟吟地道:“不过,如果你有意愿坐上奉圣帝尊的宝座,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只要你坐上了那个位置,普天之下,就再也没有人敢嘲笑你了。”

姬无风和萧兰华再怎么,也没料到她竟然会说出这样一句话,不由齐齐呆住。

姬无风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猛地盯着她,问道:“你刚才说什么?你愿意助我坐上帝尊之位?”

凤青鸾一脸郑重地点点头:“正是。”

“为什么?”姬无风狐疑地看着这个轮椅上的女人,虽然他根本就不相信她,可是光是‘帝尊之位’这四个字,已经让他的心动摇了。

“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你会助我,而不是陷害我?”姬无风镇了镇心神,冷笑道,“你这样做,肯定有阴谋,我姬无风绝不上你的当!”

虽然他嘴上说不上当,可是他那一瞬间的犹豫却已经被凤青鸾捕捉住

。她的脸上呈现出一种严肃之色,紧紧盯着姬无风的眼睛,一字字说道:“我相信,这个帝尊之位,你比月无缺,比姬无欢更加合适!只要你想做帝尊,我凤青鸾一定倾尽凤家的全部实力相助于你!”

虽然她没有从正面回答姬无风的问题,可是姬无风却从她这一句肯定他的话中,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凤青鸾见他神色之间已有明显动摇,趁热打铁道:“不可否则,在练武方面,姬无欢和月无缺,的确比殿下出色,可是,身为一个治理整个国家的帝尊,他所需要的不仅仅是出色的武功,更重要的,是他拥有好的人品和稳重光明的心性。只有这样的人,才会让百姓依赖和信服。而那月无缺的性子便太过狂妄,又是玄宗人,生来便不叫人信服。姬无欢手段又太过狠辣,与上任帝尊有得一拼。这样的性子,是作为尊者的大忌。所以,这天底下也只有殿下您最适合成为奉圣的帝尊了。”

自小所有人便认为他不如姬无欢优秀,而他虽然嘴上不服,心里的自卑却是少不了的。现在又出现了一个实力比姬无欢更强悍的月无缺,他心里的落差便越来越大。可是现在,凤青鸾用这样谦卑的恭敬的话语,神奇地填补了他心里的落差。

萧兰华虽然不知道凤青鸾到底想做什么,可是心里却知道,定然不会有什么好事。看着姬无风被凤青鸾的迷汤灌得晕晕忽忽的,不由心急如焚,厉声喝道:“风儿,不要听这个女人胡说八道!她绝对没有藏什么好心!”

凤青鸾眼中折射出一丝冷意,脸上却依然笑道:“帝妃,话可不能这样说。虽然我凤青鸾身为一个女人,可是也知道,作为奉圣的子民,应该坚决将他国的奸细驱赶出自己的领土,而不是任由她胡作非为,甚至施展阴谋诡计夺取一国之尊的位置。为人父母者,我更知道,应该事事为儿女打算,而不是不顾他们的意愿,将他们的东西双手奉送给别人,夺走他们的幸福。而且,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对于自己的孩子,无论是聪明的,还是愚笨的,都要一视同仁,不得偏心。”

萧兰华闻言,脸色不由一变,她也是个聪明人,岂听不出凤青鸾话中有话,她分明是想离间她和姬无风。再瞧姬无风的神情慢慢变得若有所思,便知他定然是将凤青鸾的话听进去了,心中不由愈发焦急:“风儿,你千万不要听她的话,她的用意分明是想离间我们母子!现在你哥哥正处在危急之中,你必须去救他!”

姬无风却打断了她的话,神情之中有些激动:“母妃,她说的对

!我就一直想不通,那月无缺明明是玄宗派来的奸细,目的肯定是欲图我奉圣,可是我不懂,为何你和姬云屏那个死老头非要联合月无缺,逼走父尊!原本我有个很幸福很完整的家庭,可是,自从那个死老头和臭小子出现之后,这一切都变了!父尊和我被你们逼走,下场比丧家犬都不如!而那个该死的老头了,成了奉圣尊贵的王爷,月无缺,成为帝尊的继承人!这是为什么,为什么!”

想到那种从云端跌落泥土的感觉,想到一瞬间失去所有幸福的痛不欲生的感觉,姬无风心中的屈辱和愤恨备增。

萧兰华没想到他突然之间变成这副模样,心中不由又气又恨,厉声道:“闭嘴,风儿!这一切母妃已经向你解释过了,你为什么还揪着这件事不放!现在这种境况,根本就不是讨论这件事情的时候!你用你的脑子想想,用你的眼睛看看,凤青鸾用言语蛊惑你,根本就是存心陷害!你不要中了她的奸计!”

姬无风瞪大眼睛看着萧兰华,她那副严厉的神情和指责的口吻,都让他心头委屈而愤怒,他后退一步,冷笑道:“你看,姬无欢抢了月无缺的位置,囚禁了他的亲生父亲,你都还未骂他一句,而我只不过抱怨了两句,什么坏事都没做,你却厉声喝斥我,指责我!母妃,你怎能如此偏心!姬无欢是你的亲生儿子,难道我就不是吗!”

萧兰华被他眼中陌生的愤怒和深深恨意怔住了,可是听到底下百姓暴怒的吼声,夹杂着凄厉的惨叫声,下面的局势已经到了如火似焚的地步。她试图向姬无风解释,可是姬无风却已经不理睬她,转过身去,对凤青鸾道:“我答应你。只要你助我坐上帝尊之位,我必让你凤家成为奉圣第一大盛族!”

凤青鸾看着他坚定的,志在必得的眼神,满意地笑了:“好,风殿下果然有魄力,青鸾为你折服。不过,”她望了望萧兰华愤怒的神情,故意说道,“我看你的母妃,好像非常不愿意你做奉圣的帝尊呢。若是她去给别人通风报信,那可就不妙了。”

姬无风转过身来,一步一步走到萧兰华跟前,站定。萧兰华急切劝道:“风儿,那个女人绝对是骗你的!你不能相信她……”

话还未说完,姬无风突然出其不意点了她的晕穴。萧兰华的身子慢慢软了下去。

姬无风接住她,心中却全无愧疚,只有被凤青鸾煽动起来的野心,心中暗道,母妃,你很快就会知道,只有儿子我,才配坐上帝尊之位!

凤青鸾一个眼神,那数十高手立刻退到一旁,垂手待命

。她的目光落在姬无风母子身上,眼中飞快划过一抹阴冷的笑意。

帝宫的地牢。

一间潮湿的牢房内,点着两支燃烧的火把。火把下,摆着一张干净的小桌上,小桌上则是一副杀得难分难解的棋盘。

两个人盘腿坐在小桌对面,谈笑晏晏,完全没有身为囚犯的自觉。

“臭小子,没想到你小子不但武术上的造诣不错,就连脑子也很好使。”姬云屏落下一颗黑子,笑嘻嘻说道。

月无缺想也不想,便紧挨着他那颗黑子落下一颗白子,悠然道:“那是,我月无缺可是天底下最聪明的人,你这糟老头子肯定是比不上了。”

“臭小子,少在这王婆卖瓜自吹自擂,现在这局势,谁胜谁负还说不定呢。”姬云屏啼笑皆非,随手又落下一子。

月无缺镇定落子,眼风懒洋洋斜了他一眼:“我向来不打没把握的仗,只要打了,便一定要赢。”

姬云屏笑了笑,脸上露出一丝若有所思之色:“我倒是很想知道,你这一招以退为进,引蛇出洞,到底会引出什么样的蛇来。”

月无缺还未开口,牢门那便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很快,一个劲装侍卫急匆匆走过来,语气中带着一丝焦急:“启禀无缺公子和王爷,外面起了暴动。”

月无缺转着手中的一颗白子,抬起头,颇感兴趣地问道:“哦,外面起了什么暴动?”

那传话侍卫道:“少尊在红地毯上刚走了一半,不知道怎么回事,有无数的百姓涌了过去,将他们团团围住,叫嚷着他们只支持无缺公子您成为奉圣的帝尊,要少尊下去。”

姬云屏闻言,略略有些不满地扫了月无缺一眼,开玩笑地说道:“臭小子,你如今可真是出迟了风头,连我奉圣的百姓都只支持你了。”

月无缺却没有接茬,挥手叫那侍卫下去,微笑道:“你少在那里喝醋,明眼人都知道,百姓的暴动一定是有人在背后煽动。虽然我确实是助奉圣退了魔族,可是我却不相信,那些百姓真的能这么快就接受一个他国人做统领他们的帝尊

。看来,是那个背后黑手开始行动了。”

姬云屏也收敛了满脸的嘻笑之色,沉思了一会儿,喃喃自语道:“你这招引蛇出洞,果然是引出蛇来了。就是不知道,这是一条什么样的蛇。”

“你输了。”他还在思索间,月无缺已经落下一子。他低头一看,果然,败局已定。

“臭小子,你敢趁机偷袭我,不行,再来,我就不信,以我姬云屏出众的棋艺,还赢不了你这个毛头小子!”

两人重新摆局,才走几步,牢门口有个人影一闪,很快便到了月无缺身边。两人抬头一看,却是风倾夜。

“是不是有什么新发现?”月无缺含笑看着风倾夜,见他眼中流露出一抹笑意,便知道自己猜对了。

“你发现了什么?”姬云屏赶忙问道。

风倾夜却垂首看着月无缺,一边伸手替她捻去一缕不小心沾在她脸颊的黑发,一边说道:“我依你之言悄悄潜伏在兰萧宫附近,果然发现有人靠近兰萧宫,并三言两语打发了守在殿前的侍卫,将帝妃和姬无风带了出去。”

姬云屏闻言心中一紧:“那个人是谁?他将兰华和无风带到哪里去了?”

风倾夜微微思索了下,道:“那个女人坐在一座轮椅上,虽然她出现时只是一个人,可是我却察觉到,离她七步之处,有无数神秘高手保护着她。为免被他们发觉,我藏身于距离他们较远的地方。虽然如此,我还是听清楚了他们部分谈话内容。”顿了顿,他继续说道,“帝妃喊那个女人为凤青鸾,那个女人也着实是个厉害人物,几句话便离间了帝妃母子二人,又巧言令色哄姬无风,说要倾尽凤家全部实力助他坐上帝尊之位,而姬无风也相信,并弄晕了帝妃,随凤青鸾去了。”

姬云屏越听越心惊,最后终于忍不住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失声道:“凤青鸾?这背后黑手竟然会是凤青鸾?他奶奶的,她竟敢挟持了兰华!该死的,这笔帐我一定要好好跟她算算!”

月无缺看着他激动的模样,仿佛要立刻就去找凤青鸾算帐,不满地瞪他道:“老头子,这可是至关你奉圣生死攸关的大事,你怎能如此沉不住气!哼,果然是没出息,难当大任

!”

姬云屏被她讥讽得老脸一红,只得坐回原处,不满地哼道:“如今我的老婆和亲儿子都陷入危险之中,我好不容易才和他们团聚,当然着急了!就算换成是你,你也会这样!”

月无缺不理会他,又向风倾夜问道:“叶子岚那边怎么样?”

风倾夜道:“莫忧向我传来信息,如今底下局势已难控制,姬无欢已经命人发出信号,联络叶子岚出兵帮忙镇压暴民。”

月无缺点点头,笑道:“这样一来,肯定会有人跳出来指责姬无欢勾结敌国,接着他们倒戈相向,逼近姬无欢退位。哎,姬无欢也真是可怜,好好的一个惊才绝艳心高气傲的绝代人物,如今却变成了这般凄惨的模样,可叹啊可叹。”

姬云屏忍不住瞪她道:“喂喂,臭小子,这一切都是你的馊主意造成的好不好!”

月无缺却笑嘻嘻说道:“不以他为饵,怎能钓上大鱼来。”

风倾夜出去了,姬云屏气乎乎地按下一子,连吃月无缺两子,心中郁气这才有些散开,得意笑道:“你再嚣张,我老头子还不是吃掉了你两个子。”

月无缺却一副淡定自若的模样,轻瞥他一眼,慢条斯理落下一子:“小人得志。”

姬云屏忍了忍,还是没有憋住:“这样看来那背后的黑后定然是凤青鸾,我倒是小瞧她了,没想到她一个女人,竟然也起了这争夺帝位的心思,当真是叫人意外之极。既然知道她是这幕后之人,你若是直接将她抓起来除掉,不是更快更直接?”

月无缺没有答话,只是招了招手,没过一会儿,便有一名侍女端着一个托盘自某个阴暗角落朝她走来,那托盘上放着两杯热乎乎的茶。

她将茶水放在月无缺和姬云屏跟前,轻施一礼,便又悄然退了下去。

月无缺端起面前的托盘喝了一口,润了润喉咙,这才开口道:“谁说那凤青鸾是这幕后之人?”

姬云屏愕然:“刚才不是你说的吗?”

月无缺用看白痴的眼神扫他一眼,慢悠悠地叹道:“所以说,你会被姬云刹关在黑牢几十年,不但白白蹉跎了最美好的年华,还被迫与老婆孩子分离几十年

。”

姬云屏再怎么笨,也听出了她的弦外之音,不由红着老脸,粗着脖子道:“臭小子,你倒不如直接骂我没脑子好了。”

他声音刚落,便从一处阴暗处传来扑哧一声女子的轻笑,不用说,肯定是刚才端茶的那名侍女。

姬云屏的一张老脸不由更红了,虽然被嘲笑得有些上火,可是仔细想想,他脸上的表情又很颓然,他的确是愚蠢,没脑子,否则,又怎么会上了姬云刹那个狗贼的当,造成如今这种悲惨的难堪的局面。他不由长叹一声,道:“你说的确实对,我姬云屏的确是没脑子。原本是奉圣最尊敬最风流潇洒的人物,却上了一个卑鄙小人的当,悔不该,悔不该啊。”

月无缺就是喜欢姬云屏这种坦率正直的性子,错了能勇敢承认,知错能改,而且开得起玩笑,丝毫不摆王爷的架子。她和缓了语气,笑道:“以我手上收集的凤青鸾的资料来看,她虽然是个女人,可是却是个极有手腕,心机和野心的女人,端看她以残废之身,外姓之妇,却能坐上一家之主的位置,并让全族的人唯她马首是瞻,就可看出她这个人不简单。可是,凭我的直觉,她虽然手腕厉害,极具野心,奉圣帝尊的位置,她却根本没有把握和能力拿下。”她落下一子,悠然说道,“能纵观全局操纵局势的大人物,才是最厉害的。这类人,一向只有到最后一刻才会出现。你不用担心,帝妃和少尊会是他们手上最有利的威胁工具,不到最后关头,他们是不会有危险的。所以,我们还是好好下这盘棋吧。一步一步来,相信局势很快就会有转机。”

是的,这是一盘生死杀棋,更是一场危机四伏的生死大戏,月无缺设下的险中求胜的计。这计是好是坏,这戏是真是假,这棋谁胜谁负,就看最后,谁能力转乾坤,力挽狂揽了。

有火光倒映入月无缺那双漆黑的眸中,仿佛满天星辰落入她眼中,煞是耀眼。可是最耀眼的,却是她脸上自信的笑容。

姬云屏在一旁看着,觉得眼睛都快被她脸上的自信晃得有些花了。他眼睛微微眯了眯,实在不知道眼前这个少年,在这般步步维艰的局势中,到底哪里来的自信。可是,看到她那自信的笑容,那镇定自若的模样,他担忧的悬在半空中的心突然就落回了肚里。

既然她有自信赢,那么他相信,这场战斗,他们肯定会是大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