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50章

第150章

风倾夜捻起一枚黑子,沉吟片刻后落下,慢慢说道:“凤青鸾已经出手了,而且她还使计让姬无风调出了一批隐藏在这帝宫中的一批死士。”

月无缺点点头,神情之间毫无波动,像是早已料到般,道:“姬无欢落败逃走,为了不让叶子岚真正占领奉圣城,她必须出手了。”

风倾夜看着她明亮的眸子在火光的照耀下散发着幽幽流转的光芒,衬得她那双眸子灿如天上星辰,眼神不由变得温柔起来,接口道:“是的,此时姬无欢的势力已经被叶子岚铲除,大势已去,正是他们接手的好时机。现在他们已经在外面动起手了。”顿了顿,他的眼神中闪过一道亮光,又道,“不过,让我觉得意外的是,叶子岚带来的那十万玄军中,竟然有近两万人倒戈相向,其中还有许多身手不弱的高手,看来那些人,肯定潜伏在玄军中有很长时间了,若非如此,那么多的奸细,不可能不被人发现。”

姬云屏闻言,心中不由一惊,能那么早就做好准备,那个幕后之人,想来早就在做好夺取帝尊之位的准备了。果然是心思缜密,步步算计。而且,能长久地埋下棋子,不动声色地谋取,这个人的耐性,更是坚忍非常。他怎么想象不出,奉圣之中,到底何人能有这么强大的野心和厉害的手腕?

想到这里,他不由吓出一身冷汗,目光落到月无缺身上,心中不由一暖,还好,有月无缺在。否则,这后果,可真是不堪想象。

后者坐在棋盘前,没有说话,脸上现出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两道俊秀的眉微微拧着,似是在思索着什么。

三个人都没再开口说话,地牢内一时之间显得寂静起来。可是,就在这时,外面突然有吵闹声传来,似是有人起了争执。

三人不由神色一顿,相视一眼。风倾夜落下一子,这场棋局已经结束。

“平局。”风倾夜眼中露出淡淡的笑意,看了月无缺一眼,身影一闪,已经到外面察看动静去了。

姬云屏复又坐下,不安地听着外面的动静,问道:“你猜外面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

月无缺没有回答,却瞥了他一眼,幽幽说道:“姬无欢手上势力尽数被玄宗消灭,你说他们会不会派人去刺杀他以绝后患呢?虽说他身边有好手相护,但保不齐也会失算。”

姬云屏闻言脸色不由一变:“你说的对,我得速速去救他!”

一个飞身,刚要走,月无缺却一把拉住他,指了指西角落:“从地道走,以免被人发现。”

姬云屏会意,立刻走到地角落,将放在那里的一个矮柜移开,那被挡住的墙面上画着一朵淡淡的荷花,因为年陈久了,上面污脏一片,都看不出花样了。姬云屏伸指在其中一片荷花瓣上轻轻一按,便听轻微一声咔嚓,那地方竟然露出一个只容一人身宽的地道来,下面一片漆黑,台阶蜿蜒向下,不知道有多少级。

姬云屏飞快钻了进去,那打开的荷花墙壁又自行合上。月无缺抬手一掌,一股掌风袭去,竟然轻巧地将那柜子挪回了原处,分毫不差。

一直在地牢侍立的那名侍女见状,一双娇俏可爱的美眸中立刻流露出惊叹之色,俏脸微红,望着月无缺的目光也越发倾慕起来。

没过一会儿,一道黑影如魅影般飞来,却正是风倾夜。

“凤十一来了。”不待月无缺开口相问,他已压低声音,十分简洁地说了五个字,然后身影一闪,悄然藏在了地牢的阴暗处。在月无缺的计划中,他是一步暗棋,所以不在非常适宜的场合,他不能轻易现身。在外人眼里,他和月无缺实力相当,是月无缺的左膀右臂,就是因为他莫明失踪了,姬无欢才敢动月无缺,其他人才会不忌惮地动手。

凤十一?月无缺微微挑了挑眉,思虑刚转,凤十一焦急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无缺,你可还安好?”

声音未落,人影已经来到月无缺身边。

月无缺看着他一脸的急切和关心之色,华美的衣袍上血迹斑斑,而且守候在外面的护卫也没有追来,一猜便知他是经过了一场血战才进得地牢来。眸色不由一缓,微微笑道:“我没事,不过是忌惮朋友在姬无欢的手中,才暂且在这地牢里坐一回客。”

凤十一听他这么回答,这才稍稍放下心来,伸手便拉住她的手腕,急切道:“没事就好,现在外面已经乱成一团,姬无欢已经兵败逃走,只剩下我娘领着其他几个家族的子弟兵和护卫们在拼死抵抗玄军,这正是你逃走的好机会,再不走,就没有时间了。”

在他伸手握住自己的手腕时,月无缺已经及时地将自己的内力隐去,面上却淡然一笑,道:“我的两个姐姐和朋友们在姬无欢的手中,没救出他们,我不能走。”

凤十一急声道:“你不走,怎么救他们!等玄宗大军攻进来,你就是再想走,也走不了了。留在这地牢也救不了你的姐姐和朋友们,不如先和我一道出去,我带亲兵跟你一起去救他们。”

月无缺闻言脸上一喜,立刻站起身来,盯着凤十一的眼睛真诚地道:“无缺正愁找不着帮手去救他们,那无缺就谢谢凤公子了。”

“这么客气做什么!自与你见一第一次面,我便把你当成了我的知己好友,做为朋友,不就应该两肋插刀拔刀相助么。以后不要再和我这盘客气了。”凤十一眼眸亮晶晶地看着她,眸底浮上一丝柔色。不过,他的脸色微微变了变,看了月无缺一眼,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问道,“无缺,我怎么觉得你手腕上一点内劲也没有?这是怎么一回事?”

月无缺闻言,眉头微微一皱,很快就散了开来,淡淡说道:“没什么,不过是姬无欢怕我逃跑,给我喝了化功茶,化去了我体内的内力。”

风倾夜在暗处一听,微微诧异了一下,姬无欢明明没有给她喝化功茶,她干嘛要对凤十一撒谎?转念一想,心下顿时有一丝明了。这定然跟他的母亲凤青鸾有关系。

“什么?化功茶?姬无欢真是下得了狠手,枉我看他平时待你不错,以为他把你当朋友呢。”凤十一大吃一惊,脸上顿时现出复杂的神色,有愤怒,有关切,还有一丝心疼。

对于一个武者来说,喝了化功茶,不但先前苦练的武功全部被废,而且筋脉也必要受损,得调养好久,才能再重新开始练功。而这重头开始,可是更为艰难。

凤十一握紧月无缺的手,柔声道,“无缺,都怪我来迟,让你受苦了。”他的眼中闪过一道厉色,语声也冷肃了起来,“等我找到姬无欢,一定要让他为此付出代价!”

风倾夜原本对凤十一的印象还不错,他们来到奉圣之后,只有凤十一对待他们如上宾,可是当他看到凤十一一直拉着月无缺的手,那好印象不知为何就没了,身上气压一低,心里极度不爽。

月无缺没有回答,侧耳听了听,神色一变道:“外面好像有人来了。”

凤十一立刻道:“那我们赶紧走。”

语毕拉着月无缺立刻朝地牢外走去。

风倾夜静静听了好一会儿,确定他们已经走远,这才悄然翻身出去。

凤十一带着月无缺在帝宫走廊上悄悄穿行,很快便遇上几个身着暗蓝色劲装的侍卫,不过,其中有一名穿的却是这帝宫黄金侍卫的服装。一看见凤十一,那名黄金卫立刻面露喜色,急急奔过来道:“公子,您终于出来了。”

凤十一点点头,简短地说道:“带我们去个安全的地方。”

那黄金卫点头,立刻在前面带路,剩下几个则跟在凤十一和月无缺后面断后。几人跟着那名亲兵左弯右拐,走了大约有一刻多钟,月无缺等人终于到了一座大殿前面。这一路上,令人奇怪的是,竟然没有碰上一个人。

月无缺抬头打量这座大殿,只见这座大殿虽然非常宏大,却并不像其他大殿一样整齐华丽,反而四处斑驳破旧,颓废不已,像是久已无人居住,无人打扫,失修多年。

那大殿横匾上,写着“翠宫”二个大字。只是那横匾斜斜歪着,已经掉落了半边下来。大殿的两扇大门原本是漆的朱红色,可是那油漆却斑驳掉落了不少。“

”这里不是帝宫的冷宫吗?“凤十一看了月无缺一眼,皱眉对那黄金卫说道,”你确信这里安全?“

那黄金卫恭敬回道:”属下奉命在这帝宫呆了数年,哪里安全,哪里不安全,早已经清清楚楚,请公子放心。“

月无缺一听便明白过来,原来这名黄金卫,是凤家安插在帝宫的暗桩。

凤十一松了口气,递给月无缺一个安心的眼神,便伸手推开了大殿之门。

”请公子和月公子随属下来。“那黄金卫率先进去,领着几人在这被废弃了的翠宫大殿内穿梭。

月无缺一边脚步不停,一边打量着里面的情形,心中暗记着走过的路线。只见这大殿里面,虽然飞檐画廊,小桥流水,假山崴石比比皆是,亭堂水榭精致华巧,可是常年没有打理,四处早已是杂草丛生,沾灰蒙尘,显得破败而脏乱,凄冷而阴森。

很快进了内殿,又从内殿的一间侧殿走入,经过五六个内置厢房,两条走廊之后,那黄金卫才停下步子,道:”到了“。

月无缺定睛一看,这走廊已经走到头,前面就是石壁,没有通口了。面上不由浮起一丝疑惑之色,指着那石壁道:”到了?这里只有一面石墙,怎么藏人?“

凤十一也愣住了,双眼盯着那黄衣卫,脸上是询问之色。

那黄金卫淡淡一笑,伸手在那石墙某处用力一按,那石墙竟然嚓嚓地打开了。原来这扇石墙后面竟然有密室,里面漆黑一片,一眼望不到边。

”公子和月公子请跟我来。“

那黄金卫取下旁边的一枝火把点燃,率先走了进去。

”朝镜是我的忠仆,自小便送进这帝宫,对我向来忠心不二,你放心。“凤十一附在月无缺耳边,轻声说道,一边与她并肩往里走。

月无缺点点头,轻轻瞥了他一眼,目光又流连在前面那道金黄色的背影上,眸中划过一道深思。

朝镜将火把插入石室内壁右边的一个专门用来插火把的插孔内,对凤十一问道:”公子可还有其他吩咐?“

凤十一扫了月无缺一眼,眉头微微一皱,道:”姬无欢昨天夜里抓了无缺的两个姐姐和朋友,现下不知道关押在什么地方,你可知道?“

那名叫朝镜的黄金卫低眉沉思了会儿,道:”虽然属下不知道她们被关在哪里,但属下知道这帝宫的甚多密室和暗牢,不如让属下带人先去查一下,有线索了就来通知公子。“

凤十一点点头,叹息道:”只能这样了,你带两个人去吧。记得凡事要小心,千万别让人发现了。“

朝镜带着两名亲卫出去了,顺道关上了那道石门。

月无缺向凤十一道谢道:”多谢你了,凤兄。谢谢你对我的事这么尽心。“

凤十一冲他一笑,俊美的面容若春花绽放,温暖而耀眼:”我已经说过了,我们是朋友。“

月无缺眸光中溢出一丝暖色,说道:”我听说姬无欢打了败战,你的母亲凤家主此刻正带着凤家的子弟兵和亲兵护卫在拼死作战,凤家主身为女子之身,却能为保家卫国奋不顾身,真真连我们这些男儿都自愧不如。“

凤十一的眼神微微一僵,随即笑道:”保家卫国是每个国人应当做的人,我母亲不过是为奉圣尽自己的一份义务而已。“他似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语锋一转,目光之中流露出关切之色,”我奉圣有几种能废去功力的化功茶,不知道姬无欢给你用的是哪种,不如让我给你瞧瞧,也方便日后给你调养,你可愿意?“

”凤兄有心了。“月无缺伸出右腕递到他面前,凤十一手指搭在她的脉门上,检查了一会儿,眉头微微皱起。

月无缺见状,不由问道:”是不是有什么不妥?“

凤十一摇了摇头,又问道:”你喝下那化功茶有多久了?“

月无缺道:”约摸有五六个时辰了。“

凤十一闻言,脸上露出懊恼之色:”难怪我把不出来,时间太久了,也没有办法化解这化功茶了。“

月无缺的脸上浮现一丝沉重之色,却依然笑着安慰他道:”没有关系,这不是你的错,要怪只能怪我错信了那姬无欢。虽然我现在没了功夫,但只要我能逃出这场劫难,以后一定能重新修炼成一身好功夫,你就别为我担忧了。“

凤十一点点头,也只能如此了。

几人在石室内等了快半个时辰,那朝镜领命去找月无缺的姐姐和朋友,到现在还没有消息,月无缺脸上的焦急之色越来越显,眼神也越来越深沉。

凤十一见状,也不禁替他着急起来,对留在石室内的另两名亲兵吩咐道:”你们出去找找朝镜,看看他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了消息,一定要在最快时间内回来禀告我。“

那两人应了声,去按那墙上的开关。石门应声而开,可是,他们两人还没有走出大门,便被一批劲装侍卫给逼了回来!

其中一队侍卫迅速过来,将月无缺和凤十一团团围了起来。

”十一,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将月无缺藏在这里!“

随着一声严厉的喝斥,凤青鸾推着轮椅的身影缓缓出现在石洞门口,一双厉眸冷冷盯着月无缺和凤十一。

凤十一不由大吃一惊,月无缺也不禁变了脸色。

”母亲,你,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凤十一吃惊问道。

凤青鸾冷笑一声,道:”带上来!“

话声将落,门外两名侍卫便押着一名黄金侍卫走了进来。

那名黄金卫此刻全身是伤,衣衫上血迹斑斑,头无力地低垂着。

”朝镜?“凤十一脸色又是一变,失声唤道。

那人听到他的声音,吃力地抬起头来,虽然他满脸的血污,月无缺还是认出了他,果然是朝镜!

”属下,属下有负公子所托……“朝镜断断续续地说着,满脸愧疚之色。

”若不是他,我想找到你们还得多费一番工夫。“凤青鸾冷冷说道,一双厉眸在月无缺脸上扫过,眼中尽是隐隐的得意之色,语声忽又一厉,”来人,将月无缺抓起来!“

凤十一长剑一出,挡在月无缺跟前,一双眸中尽是怒意,厉声道:”母亲,月无缺是我的朋友,现在又武功尽失,你不能抓她!“

”武功尽失?“凤青鸾眼中闪过一道亮光,”哼,那正好!“”

说罢,突然双掌一拍轮椅,身体猛地腾空而起,双掌齐出,朝着凤十一和月无缺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