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51章

第151章

月无缺看着凤青鸾那双掌凌厉打来,眼中闪过一道暗芒,突然伸手将挡在她面前的凤十一猛地朝旁一推!

凤十一一时受力不住,被月无缺给推到了边上,凤青鸾那两掌,正正拍在了月无缺的身上!

月无缺被那两掌打得倒退了三四步,才堪堪停住身子。凤十一被这一变故弄得脸色大变,见月无缺手捂胸口,嘴角已有鲜血溢出,身子也摇摇欲坠,眸中不由浮上一丝心痛之色,赶紧上前扶住她,又急又怒地道:“无缺,你怎么样?你干嘛要推开我!”

月无缺没有回答,一双漆黑的眸子却向凤青鸾望去,脸上露出一个讥讽的淡笑:“多谢凤家主手下留情,没有用尽全力来对付无缺。”

凤青鸾冷哼一声,脸上却明显松了口气:“你果然武功尽失,哼,这样也好,省得我多费一番手脚。来人,将月无缺押下!”

立刻便有侍卫前来准备拿下月无缺,却被凤十一一挡,怒声道:“谁也不许动她!”

那些侍卫只得住手,回望凤青鸾。凤青鸾面无表情道:“你若是再敢阻拦,我现在就让她血溅当场!我说到做到!”

凤十一身子一震,依旧挡在月无缺面前,双拳握紧,面上现出犹豫之色。

月无缺却只是轻轻一笑,道:“十一兄,谢谢你这么维护我,能交上你这样的朋友,是我月无缺的荣幸。”语毕,眸光一转,盯在凤青鸾身上,冷然道,“凤家主想带无缺到哪里去,无缺随你去就是,不必为难你的儿子。”

凤青鸾冷笑道:“无缺公子识实务就好。”话头一转,对凤十一道,“你,出去!”

语气不容拒绝。

凤十一狠狠咬了咬牙,看了月无缺一眼,眸中露出歉意,最后狠狠瞪了凤青鸾一眼,抬步走了出去,身影很快消失在了门外。

凤青鸾一声令下,立即有人按下开关,将那道石门关上。

月无缺的目光缓缓由凤青鸾身上,移到周围那些肃容待命的侍卫身上,一眼便可瞧出,这近三十名侍卫,竟然都是身手不凡的大内高手,凭她对奉圣斗者的了解,这三十余人中,竟然有十名侍卫的身手达到斗神的级别,由此看来,凤青鸾私底下篡养的势力不容小觑。

凤青鸾也在打量月无缺,眼前这个少年,虽然武功尽失,但面对他们,竟然毫无惧色,那俊美的容颜上,竟好似还有一丝浅浅的笑意。就凭这种胆色,也叫人欣赏不已。不过,凤青鸾眼中的讥诮越来越浓,她就是看不惯这小子的嚣狂之色!

“月无缺,马上就是你的死期,你还笑得出来,真是叫本夫人佩服不已。”凤青鸾冷笑道。

月无缺淡淡一笑,神情之中竟然有一丝悠然,回敬道:“过奖,过奖。不知凤家主准备怎么处置无缺?”

“马上你就知道了。”凤青鸾冷哼一声,吩咐道,“来人,将无缺公子的眼睛蒙上。”

立即便有人走到月无缺跟前,用一条黑布巾将月无缺的眼睛蒙住,绑紧。月无缺的眼前立刻一片漆黑,不过,她一点都不担心,心中暗自思忖,莫非凤青鸾要带她去一个神秘的地方?

见月无缺的眼睛被蒙住,凤青鸾这才满意地调开头,命令道:“来人,开密室!”

立即有人走到那支燃烧的火把跟前,在那方按了按,只听嚓嚓几声轻响,距离月无缺背后二丈之处,露出一个一人多高的洞口,里面是另一间密室。

月无缺虽然眼睛被蒙住看不见,她的耳力却是极为敏锐的。虽然那名侍卫身手不弱,走路的脚步轻捷如猫,月无缺依然听出了他的方向。

“你们跟好无缺公子,给她指领方向。”凤青鸾淡淡扫她一眼,推着轮椅进了那洞门。

“月公子请。”有名侍卫走上前来,预备拉住月无缺的衣袖给她带路,月无缺却一甩袖子,道:“谢谢你的好意,我的眼睛虽然看不见,耳朵却还是听得见的。”说罢,踏着凤青鸾的脚印,一步步跟上前去。那侍卫见月无缺每一步都端端正正在踏在凤青鸾的脚印之上,没有丝毫偏差,仿佛亲眼看见的一般,他的心中不由又是惊诧,又是佩服。换成是他,绝对没有月无缺这般的本领。

等进了这间石室,背后的石门又悄然合上。

走在前面带路的那外侍卫,又在右边那面墙上按了按,立即又开了一道一人高的洞口出来,依次类推,月无缺随着他们走了约摸有一刻钟的工夫,通过了七道密室,凤青鸾才停了下来。

月无缺一边跟着朝前走,一边在心里默记开关的方位,见前面没了脚步声,也顿住步子,问道:“可是到了?”

凤青鸾没有回答,她的耳边却传来一个熟悉的阴冷而得意的声音:“月无缺,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哈哈哈!”

月无缺微微一顿,随即微微勾唇:“我道是谁,原来是叶子岚叶统帅想见我。”一边说,一边将蒙在眼睛上的黑巾解了下来。

眼前数根火把熊熊燃烧,照得这间巨大的石室亮如白昼。

月无缺眯了眯眼睛,稍稍的不适之后,她的目光投射在对面那张宽大的石座上,那座上坐着一个人,正得意淡淡地看着她,不是叶子岚还是谁!

在他的身侧,布满了无数全副戒备的玄宗侍卫,人数竟有上百人,几乎占据了这间石室的三分之二。

“月无缺,见了本统帅,心中可还欢喜?”叶子岚讥讽地道。

月无缺笑而不答,目光却慢慢逡巡了他身旁的侍卫高手一眼,悠然道:“叶统帅带这么多高手来与凤家主做交易,可是畏惧凤家主的实力?啧啧,虽然凤家主的确是身手不凡,身边高手如云,可她到底是个女子,身边也只有这几十个人,叶统帅怎么着也是位统领十万大军的大人物,带这么多人来,也不怕被人笑话。”

叶子岚没料到她张口便讥讽自己胆小,心里一怒,冷笑道:“好个牙尖嘴利的小畜生!哼,很快本统帅便要割了你的舌头拔了你的牙,看你还怎么开口!”

凤青鸾冷冷扫了月无缺一眼,道:“月无缺,叶统帅是个聪明人,任你巧舌如簧调拨离间,这里也没有人信你,你还是不要白费口舌了,还是留着点劲儿做那垂死挣扎吧。不过,”她眼底浮过一丝狐疑之色,“你怎么知道本夫人要和叶统帅做交易?”

月无缺轻轻掸掉衣袖上的一丝灰尘,轻笑道:“你将我带到这里来与叶子岚见面,自然是想拿我来与他做交易了。”

“聪明,本帅向来喜欢聪明人。”叶子岚桀桀一笑,“只可惜,你聪明是聪明,却是聪明过了头,聪明得令人厌烦,这类人,是不该存活在这世界上的。”

月无缺点点头,叹息道:“我知道,像叶统帅这类心胸狭窄嫌贤妨能心狠手辣之人,面对像我这样比你聪明上百倍的人,自然是欲杀之而后快的。”

“你!”叶子岚原本就脾气暴躁,被她这一激,顿时一张脸胀成紫红,一拍那石座,砰地一掌便朝月无缺打来,“我现在就打死你这个小畜生,看看你死了之后还能不能嘴硬!”

凤青鸾眼眸一闪,闪电般挥出一掌,硬生生接下叶子岚那一掌。

叶子岚功力不如凤青深厚,强力压制,才制止身子后退,对上凤青鸾那双淡然的眸子,不由怒声道:“凤青鸾,你不是答应将月无缺交给本帅随意处置的吗?莫非你想反悔?”

凤青鸾摇了摇头,淡淡说道:“本夫人答应你的事,绝不反悔。这月无缺已经被姬无欢废了功力,形同一个废人,你想怎么处置她都行。但是,你我明明说好,我将月无缺交给你,奉圣分你一半国土,你就退兵,可是现在,我已经将月无缺带到了你的面前,你的大军却依然在攻占我帝宫!”

叶子岚这才脸色稍缓,冷哼一声,唤道:“吴山,你带凤夫人出去,命令大军停止战斗,撤退在奉圣城门外待命!”

吴山应声出列,却是眉头紧皱,一脸为难地拱手道:“统帅,如今将士们以为攻占奉圣在望,全都精神抖擞,正杀得性起,属下又身份低微,若是属下贸然前去令他们退兵,恐怕没有人会听属下的。”

叶子岚瞪他一眼:“那你说该如何?”

吴山谄笑道:“反正月无缺已经在我们手里,统帅不如将她带着一起出去,令大军停止战斗,再当众砍下月无缺的人头,这样一则杀鸡吓猴,军中将士们一定会畏惧统帅您的实力,再不敢有人冒犯统帅之威。二则可树立统帅您在军中的威严和威信,获得将士们的真心拥戴,使他们对统帅您更加死心踏地,您说这样可好?”

叶子岚越听越满意,嘴角不由露出得意的笑容:“还是你小子聪明,凤家主,本帅这就随你们出去,下令退兵。”目光落到月无缺身上,对左右命令道,“这小子狡猾的很,你们上去将她押着,免得她使诡计逃跑了。”

他一声令下,月无缺身边立即多了四名高手,将她的胳膊紧紧压制住,令她动弹不得。

月无缺冷哼一声,没有挣扎,任由他们压制住。但她的眼光却极尖地发现,那吴山说完话之后,趁人不注意,悄悄朝凤青鸾递了个眼色。

她在心中冷笑道,看你们这鬼把戏,到底能玩多久!

凤青鸾向叶子岚问道:“这两边密室都有出口,不知道叶统帅要走哪一个方向?”

叶子岚刚才是跟随凤青鸾派来的人进来这间巨大的石室的,他虽然与凤青鸾合作,却也怕她使诡计,吴山的记性非常之好,在进来的时候他已经命吴山暗中将来路的开关记得清清楚楚,此刻听她这样一说,便道:“自然是从哪里来的,便从哪里出去。吴山,带路。后面的人紧跟上,千万不要将月无缺弄丢了,否则,小心你们的性命!”

说完这话,他狠狠瞪了月无缺一眼,眸中尽是阴鸷杀意。

吴山取下一枝火把,按开密室石壁上的开关,率先走了进去:“请大家跟好!”

叶子岚紧随其后,随后是被压帛住的月无缺,然后是那数百侍卫高手,其中有七八人各摘了一只火把照路。

凤青鸾定定看着他们一大批人脚步迅速地离开,如流水般消失在对面的密室里,石门在她眼前缓缓合上,眸中尽是森冷的笑意,右手猛地扬起:“封死石门,毁掉开关!”

月无缺心中默默计算着时间,当吴山带领着叶子岚等人通过了第四个密室时,他手上的火把突然熄灭了。在同一瞬间,后面的七八个火把也同时熄灭了。

四周顿时漆黑一片,惊叫声四起!

但听吴山一声惨叫后,倏又消了声音。

“怎么回事!吴山!吴山!”叶子岚没料到在这密室之中会出变故,又惊又怒之下,大喊吴山的名字。吴山却再也没有出声。

又是两声惨叫,有两名高手被莫名的掌风击中,痛呼出声。

“有埋伏,大家小心!”有人大喝一声,众人一惊之下纷纷抽出武器戒备。

“月无缺!月无缺还在不在!将月无缺押过来!”在这种情况下,叶子岚还惦记着月无缺,生怕她趁乱逃跑了。

没有人回答,叶子岚心中直觉不妙,怒吼道:“你们这些蠢材!还不快点火!”

不一会儿,有人点燃了火折子,叶子岚目光急乱地在人群中搜寻,却没有看到月无缺的面孔,甚至连她的一片衣衫,一片影子都没有。

月无缺,仿佛在刚才那片刻的漆黑之中凭空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