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52章 刀劈叶子岚

第152章 刀劈叶子岚

月无缺在这间空无一物密不透风的石室消失的消息,顿时令所有人都惶恐不安起来!

他们这些人全都是叶子岚平日精心培训的精锐高手,其中有三四个人在玄宗将士中也可称得上是数一数二,无数在各方面,他们都是极其优秀且出色的。可是现在月无缺,却在他们这上百名高手的眼皮子底下,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但是,一个没有武功的人,根本没有办法在不惊动他们的情况下自他们眼皮底下消失,这只能说明,要么月无缺根本就没有失去武功,要么她对这石室秘洞的秘密开关很熟稔!

只要有脑袋的人,都能想到这一点。所以,几乎所有的人脸色都发白了,握紧手中武器,全神戒备,以防被月无缺偷袭击杀。

叶子岚又惊又怒,几乎要暴跳如雷,任他的目光把这间石室搜寻个遍,也找不到月无缺的身影。煮熟的鸭子就这样飞了,他愤怒,不甘,可更多的,却是不安和恐惧!

他若是不杀了月无缺,月无缺一定会杀了他!就算月无缺不杀他,他的野心已经暴露,玄宗他已经回不去了。

“饭桶!全是饭桶!这么多人,竟然连一个月无缺也看不住!”叶子岚愤怒咆哮的声音在这间密室内回荡,震得人耳根发麻。

众人皆微微垂着头,不敢面对叶子岚铁青的脸色。整个密室寂静得令人害怕。

“统帅,吴山,吴山也不见了!”有个侍卫突然惊声道。

“什么?你说什么?”叶子猛地回头盯着他,心里猛地一紧。

那侍卫瞧着他吓人的脸色,语调也有些颤抖:“属下刚才发现,不但月无缺不见了,吴山也不见了。”

众人急忙往人群一搜,果然没有吴山的身影!

室内的气压顿时比刚才还要凝重,低沉!

他们这次能进来,全靠了吴山。若是山也不见了,他们如何能出得了这重重密室!

叶子岚到底是在腥风血雨里打滚过来的人,他的心智和承受能力非常人能较,很快就迫使自己冷静下来,细细思索这整件事。可是,越是仔细思索,就越是心惊胆颤。这次交易事件,表面看起来算无遗漏,可是实际上,他错估了一样东西——人心!

一想至此,他心中简直懊悔得恨不得撞墙!他方才觉得,自己这段时间,被吴山怂恿起来的野心给迷惑了,被眼前那座唾手可得的帝宫给麻痹了,更被那想象中的胜利给冲昏了头脑!他生性多疑,从来不信任任何一个人,可是自玄宗出发到现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前,他一直深深信任着吴山,以至被他牵着鼻子走了!他原本心中畏惧魔族,可是吴山巧语哄他来,若魔族胜,他们便撤军,毫无损失;若魔族败,他们便趁奉圣元气大伤之际攻占奉圣城,自主为王,而且还可以与奉圣相约,设计拿下月无缺,出一口恶气。

可是,头脑发热之际,他却没有想过,如果这只是诱他前来的一个阴谋,无论吴山和奉圣勾结,抑或是和月无缺勾结,他都只有死路一条!

“统帅,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这里的机关除了吴山,我们都不了解。”一名侍卫不知所措地问道,眼神中已带着一丝绝望。刚才他们已经把这间密室上下左右全部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都没有发现有任何机关。这间密室就像一个混沌体,没有任何缝隙一般。

叶子岚的脸上像笼罩了一团黑云,他缓缓打量着这间陌生的密不透风的密室,直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眼下已经很明显了,要么吴山和凤青鸾是一伙的,趁机逃跑了,独独把他们关死在这里。要么吴山和月无缺是一伙的,救了她和她一起逃走了。无论是凤青鸾,月无缺,还是吴山,他们都不会给叶子岚这批人留下活路!

懊恼归懊恼,在濒临绝境之际,叶子岚反而冷静下来,思考出路,这间密码封的密室虽然大,可是空间也是有限的,上百人在这里,时间一久,定然会因空气稀薄引起呼吸困难,所以他们必须找到出路,越早越好。当机立断,他命令道:“你们敲敲这石壁,看哪里壁薄,就往哪里招呼,我就不信,上百名高手,也弄不开一面墙!”

大家闻言,眼里顿时浮现出一丝希望,纷纷行动起来。在找到一面稍微薄些的地方,这些高手轮番打起墙来。一拳拳重拳击下,刚开始石壁还纹丝不动,但禁不住这些高手比铁拳还要重的击打,很快便有碎石掉落下来。众人一见大受鼓舞,出手更加沉重起来。

这样轮番换到第十五个人之后,那面墙终于被拳头击碎,露出一人高的洞口。众人看着这个全靠肉拳打出来的洞口,脸上一阵欢喜,心里却是复杂莫名。他们学武是为了防身,杀人,可是此刻,任他们武功多么超群,最后却用在一块没用的石头上,还耗费了十五个高手内力,这不得不令他们憋闷之极。

石洞一开,叶子岚立刻与众人欢喜地冲进去,可是这里依然是一间与之前一模一样没有出口的密室。叶子岚恼怒地骂了一句该死的,那些侍卫已经不待他下令,自发地用内力破击石墙。

就在这时,这空荡的密室之中忽然传来一声轻笑:“叶子岚,你们进来时有没有数过,一共经过了几道密室?”

“八道!”叶子岚正心烦气乱间,看也不看,怒气冲冲答道。

“八道密室,呵呵,要出去不是还得很费些时候。那吴山与凤青鸾勾结,等你们出去的时候,那包藏祸心的吴山不就早率领着玄宗的大军朝奉圣投降了?”

叶子岚听到这句话,心念一转,不由面色震变。吴山为人巧言善变,又通溜须拍马,为叶子岚出过很多主意,因此他对吴山宠爱非常,将许多事情都交给了他,这些是众人瞧在眼里的。若是吴山说自己代表叶子岚投诚奉圣,他丝毫不怀疑底下那些士兵会相信他!这可如何是好!

念头一转,他猛地又回过神来,这个声音怎么这么耳熟?略一思忖,他竟然失声叫了出来:“月无缺?”

“叶统帅果然耳力极好,还没老到糊涂的地步!”月无缺夸道,不过这话是褒是贬,就要靠叶子岚去意会了。

叶子岚吓得一下子抽出了武器,又惊又怒道:“臭小子,你在哪里!还不给我滚出来!”立即有数人将叶子岚包围着保护起来。

月无缺嗤地一声冷笑:“要我滚,也得你给本公子做个表率!”

语声未落,月无缺在密室顶部显出身形,眼神一冷,右手为爪,身子疾速下降,在众人还未回过神来的时候,已一把抓住叶子岚的头发,将他提了起来,使劲朝着对面墙壁大力一甩!

叶子岚根本就始料未及,待他反应过来已经迟了。他的身子已经重重撞击在了厚重的石墙之上,又砰地反弹到地上,滚了两滚才顿了下来。

“敢在我月无缺的面前大放厥词,简直是找死!”月无缺一双黑眸冷如寒星,身影闲闲漂浮在半空,双臂环胸嘲弄地望着地上的叶子岚,鄙夷地道。

叶子岚带来的那批高手这下也顾不得拳击石壁了,纷纷挡在叶子岚前面,全神戒备,虎视眈眈。

刚才那一撞,几乎要将叶子岚的心肺都撞碎了,他在两名侍卫的搀扶下强自站起来,只觉双腿发软,心中又是恐惧,又是恼怒,一把抹去嘴角的血迹,厉声喝道:“你们快去,将那个小畜生拿下,乱剑砍死!”

立即便有数人飞身上前,手中利刃朝着月无缺的要害攻去。

月无缺毫不在意,只是冷哼一声,右手扶在了腰间剑鞘上。众人只觉眼前闪过一道缥缈如轻烟的寒光,还未反应过来,一股腥血粘腻的**已经喷在了他们的脸上,身上。定睛一看,却原来是那数名攻上去的侍卫,已经皆被拦腰砍断,连惨叫一声都没来得及!

众人看着那依然冷冷浮在半空的少年,嘴角噙着一丝讥笑,她的手依然放在剑鞘上,嘴角似乎刚才根本就没有出手一般,他们不由恍惚了,刚才那狠绝的闪如闪电般的一剑,真的是她出的手吗?!

立即又有一批侍卫紧跟着扑了上去,可还未近月无缺的身,便如他们的同伴一样,被腰斩成两半,鲜血四溅!

“还有谁想要我命的?继续!”月无缺冷冷说道,眸中划过一道狠色。

此言一出,底下那批侍卫立刻吓得齐齐后退了两步,少年那如虎狼一般狠戾的眼眸,令握着刀剑的手情不自禁地发抖起来。

叶子岚也被她那一剑吓得呆住了,张大了嘴看着她,完全说不出一句话来。他没有料到,月无缺的身手,竟然已经强大到这样的地步,不过一眨眼的工夫,便腰斩了上十名高手!

他的目光落在那在地上铺开的鲜血和破断的残肢上,身子控制不住地如筛糠一般颤抖起来!

月无缺的目光缓缓划过那一张张吓得惨无人色的面孔,最后定格在叶子岚的脸上,微笑道:“叶统帅,你要不要也来试试,看我的剑利不利?”

“不……不……”叶子岚嘴唇颤抖着,少年脸上的微笑宛如恶魔一般,让他全身上下都充满着恐惧,令他语无伦次,几乎失语。

这个少年,简直就是一个妖孽!一个恶魔!

“我已经没有兴趣和你玩下去了,叶子岚!你一次次招惹我,就必须要为你的所做所为付出代价!”月无缺眼中闪烁着寒冷的笑意,慢慢拔出剑来。藏龙剑一出鞘,寒冷的杀气立刻充斥满室。

叶子岚死死盯着那柄杀气大盛的宝剑,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一股强烈的不安自脚底漫延到胸口,他想喊救命,想逃跑,可是身体却不受控制,连动都动不了,只得眼睁睁看着那柄寒如冰雪的宝剑朝着他的头顶直直砍下来,将他的身子迅速地砍成了两半!

鲜血喷到了周围人的身上,短暂的寂静之后,立刻惊叫声四起,底下众人吓得纷纷逃开,离那被劈开的尸体远远的,这些见惯了鲜血和尸体的高手们,在这宛如恶魔一般的少年跟前,齐齐失态!

月无缺慢慢将剑收回鞘中,一双冰雪般的冷眸冷冷盯着下面那些人。一对上她嗜血的目光,众人皆不寒而栗,迅速垂下头来,再不敢看。片刻之后,立即有人跪了下来:“月统领饶命!月统领饶命!小的这次前来都是受叶子岚所迫,就算给再大的胆子,小的也不敢对月统领动手,还望月统领大发慈悲,饶小的一命!小的以后一定对月统领死心踏地,赴汤蹈火,万死不迟!”

他一跪下求饶,立刻便有第二个,第三个,很快所有人都跪在了月无缺的面前。

月无缺的目光慢慢自这些人低垂着的头,颤抖的身体上划过,嘴角勾起一抹似讥讽,似感叹的笑容。这就是强者的力量!除非用鲜血和尸体来征服他们,否则,他们便不会轻易屈服!

“你们此话当真?”月无缺缓缓问道,清冷的声音带着如利刃般锋利的寒意。

“当真,当真!”

“若违此誓,便死如叶子岚一般!”

……

“好!”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不杀只鸡看看,怎么吓得住这些猴子呢!月无缺冷冷一笑,冷冽的声音在密密回荡,“那吴山是凤青鸾潜伏在玄宗的棋子,如今必然是跑出去假传军令,让玄军投降,此刻外面的情形必然乱成一团。我们必须马上出去挽回局势,否则,迟了就来不及了!”

“好,我们听月统领!”

“月统领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

震耳聩聋的吼声在石室回荡。

“好!”月无缺满意一笑,转过身,朝着某处石壁一掌劈去。但听轰地一声,那面坚硬的石壁立刻在她这一掌下尽数变得粉碎。

好强大的内力!众人看在眼里,心中又是惊叹,又是佩服,那要集他们十几个人的石壁竟然就这样在月无缺的一掌之下变成碎石,简直是太震撼了!

“走!”月无缺一声令下,率先走了出去,这批侍卫立刻反应迅速地跟了上去。

很快他们便顺利通过了六道石室。月无缺打出了威力巨大的几掌,却依然神态自若,毫无疲累气竭的迹象,这不由更让众人对她强大浑厚的内力佩服得五体投地,有这样强大的高手为首领,他们自己都觉得精神振奋起来。

在到达最后一道密室的时候,月无缺停下了步子,对他们说道:“我们刚才击破几道石墙,外面肯定会听到动静,从而做出防备,等会一定要千万注意。”

众人皆点了点头。

月无缺走到对面的石墙前,深呼一口气,又是迅猛一掌,将那面石墙击碎。碎石飞溅中,果然有无数利箭如飞蝗般气势汹汹迎面扑来,箭头闪着蓝莹莹的光芒,一望便知是淬了剧毒。

众人纷纷刀剑出鞘,格开那些迎面扑来的毒箭。

月无缺身形陡起,一连打出几掌,洞外立刻传来几声惨叫,原本密集的箭势立刻稀疏了好些。

众人一鼓作气,一边格开毒箭一面向前冲去,很快便冲出了密室,身手快捷地砍杀那些弓箭手,不过片刻便砍杀了一大半,剩下的见势不好,迅速往外撤离。

边杀边冲,很快便到了外面。月无缺抬头一看,这里又是一座宫殿,与前面她所看到的那座破旧的宫殿不一样,这间宫殿富丽堂皇,云烟缭绕,香气缭缭,仿佛天上宫阙一般。

在这大殿的正中,正端端立着一个衣衫华美的少年,他负手而立,俊美的脸庞阴沉无比,眼神阴戾地看着他们,其间还含着一丝惊愕,似乎没料到他们竟然会冲破那重重密室,活着出来。

他的目光在月无缺脸上流连,声音冷然地道:“月无缺,没想到你的命这么大,这样子也叫你逃出来了!”

这个少年,正是姬无风。

月无缺冷冷望着他,眼眸中泛起凉凉的笑意:“过奖,过奖,不过是几间破石室,若是就这样被困死了,岂不是让你们小瞧了。倒是你,姬无风,你不是像条丧家之犬一样从这里逃走了吗?怎么又厚着脸皮回来了呢?啧啧,真是人至贱无敌啊!”

姬无风被她一激,顿时恼怒起来,厉声喝道:“该死的,你以为本殿下会让你这样轻易逃出生天吗?哼,接下来,你一定会死得很好看!鬼宵,杀了他们!”

他厉声下达命令,整个身子在瞬间落到了大殿门外。

不过是一眨眼的工夫,这大殿四周突然悄无声息地出现了数十个鬼魅般的身影,将月无缺等人围了个水泄不通!

他们个个身着青色的劲装,脸上带着青铜面具,上身穿着黑色的铠甲,胸口处各嵌了一面巴掌大的铜镜。他们手中所握的兵器,竟然各式各样,除了刀,剑,还有鞭,锤,链,长枪,长戟,还有其他诸如此类的武器,泛着乌沉沉。众人仔细一打量,有见多识广的,立刻看出那些兵器皆是由上好的乌山玄铁炼成,其名贵与威力,比之普通的刀剑不知道要大上多少倍。

他们的眼神都是呆板的,看着死气沉沉,可是他们一出现,这整个大殿,竟然都充满了让人不寒而栗的强大杀气!

饶是月无缺本身强大无比,对上这批死士,也不由谨慎地交待起来:“这些人与刚才那批人不一样,全是狠辣的高手,你们要小心!”

其中一名个子瘦高的死士脸上带的面具与其他人不一样,别人都是青铜,他的面具却是蓝色的银制面具,配上那双如死神般寒冷的眼睛,叫人望而生畏。

他的眼珠缓缓转到月无缺脸上,与她的视线对视几秒,眼中突然暴出强烈的精光,手一挥,如鬼魅般阴冷的声音在四周响起:“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