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53章 一剑绝杀

第153章 一剑绝杀

鬼宵一声令下,那批死士的身子竟然如旋风般围着月无缺等人转动起来,他们越转越快,到最后竟然形成了一道旋风般的漩涡!他们一边转一边迅速向中间靠近,缩小范围。带着杀气的疾风扑面而来,被包围的玄宗侍卫们只觉得脸上生疼生疼,耳中风声疾啸,眼前只余一团黑色旋风围着自己打转,根本就看不清楚一个人影,心中不由又惊又怒,他们这是什么鬼身法!

月无缺冷静地打量着那批死士,看出他们所使的是一种阵法,虽然他们身法快得出奇,月无缺却瞧出,他们个个都是全神戒备,手中的武器如吐着信子的毒蛇般蓄势待发。

“我就不信,他们这阵法有什么稀奇!”有一名侍卫冷哼一声,身形一动,手中长剑迅猛地朝着那移动的黑色风影刺去。

“住手!”月无缺眉头一皱,低喝一声,话刚出口,却已经迟了。那名侍卫的身子竟似被什么东西强力吸引着,身不由己飞过去,但听一声短促的惨叫,不过一眨眼的工夫,他的整个身子竟然被分割成无数碎片!

月无缺心头一震,双眸微微一眯,好厉害的阵法!那些死士还没出手,阵法就这样厉害,如果他们一出手,不知道还会是怎么样个情景!

其余的侍卫都被眼前这血腥的一部惊呆住了。

“好邪门!”有个侍卫咬着牙说道,一边握紧了手中的武器。

就在这时,死士们出手了

但见那如利刃般的黑色旋风中,无数带着杀气的光影劈头袭来,漩涡内顿时惨叫声声!

死士们出手快,收手也快,不过是一瞬间的工夫,带着杀气的光影就消失了,快得仿佛他们刚才根本就没有出手一般。可是——被包围的这近百名高手侍卫中,就有三十多人丧了性命!这批死士,竟然做到了人手命中,例不虚发的恐怖地步!

这是个不小的数目!若是这批死士再来几轮这样的攻击,恐怕……

想到这里,其余的人全都变了脸色,冷汗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湿透了衣衫。他们的心里如被人塞进了一块千年陈冰,发着冷冽的寒气,几乎将他们的心脏都给冻住了。

“月统领,他们的阵法如此诡异,眼下我们该怎么办?”距离月无缺最近的那名侍卫沉声说道,“他们的身手真是太快了,快到我们还来不及出手就胜负已分!再这样下去,局势可是不妙。”

月无缺没有说话,只是紧眯着的眼神变得愈发阴沉,俊秀的眉目间仿佛笼罩了一层乌云,握住藏龙宝剑的手却在一寸一寸收紧,冰雪般的双眸紧紧盯着眼前比旋风还旋转得快的黑影,耳目的灵敏度提高到了巅峰状态,寻找着破阵的机会。

可是,眼前这批死士对阵法配合的融合度简直达到了完美的程度,连月无缺这样见识过无数阵法的高手也不不禁暗自赞叹。不过,越是这样高难度的挑战,就越是激起了月无缺兴趣。

世事万物相生相克,更何况是由人创造的阵法。既然能被创造,便能被破坏!

姬无风立在远远的大殿门外,冷冷注视着殿内的战况,眼中不由流露出得意的笑容:“月无缺,没有过识过这么厉害的阵法吧?哈哈哈,任你是什么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惊才绝艳的人物,今天也要死在我姬无风的手下!”

月无缺却根本没有听到。她的注意力全部转移到了那批死士的身上,耳中除了他们那微不可闻的呼吸声,根本听不到其他的声音。

令人惊奇的是,这批可怕的死士们,竟然连呼吸的频率几乎都一模一样,如果闭上眼睛,根本就以为是一个人的呼吸声,可见他们的身心配合已经达到了何种恐怖的程度!

但是,月无缺却不相信,这三十三名死士的内功身手和气息真的能达到彻底一模一样的程度

。若是三四个人,或许可以做到,但是,三十三个人,这么多的人数,她不相信。

突然,月无缺耳中低微的呼吸声加重了一分,凭她的经验,这是他们即将出手的预兆!

心念转动的同时,她全身的战斗力也提高了顶点。既然他们速度快,她便要比他们更快,先发制人,以快制快!

在死士们将要出手的那一刹那,月无缺终于等到了一缕比那些整齐的呼吸频率稍重一丁点的呼吸声!她心里顿时一喜,虽然那差别只是一丁点,一丁点到差点难以察觉,却已经足够了!

但闻她一声暴喝,包围圈中顿时暴涨起一道薄薄的剑影。而就在这同时,死士们的武器也已出手!

包围圈中的那侍卫们眼见那如死神的勾魂索一样的武器带着带着无与伦比的杀气劈头砍来,那速度快得他们根本就来不及出手,都不由绝望地闭上了眼睛,等着死亡的来临!

外面,姬无风嚣张狂妄的大笑声远远传来,震得他们的心脏发痛,心内感到极度的羞耻,却偏偏只能无可奈何地等死!

可是,令他们觉得奇怪的是,姬无风的笑声笑到一半,突然像是被人掐住了喉咙般,嘎然而止。众人觉得一阵奇怪,可是,更叫他们奇怪的是,那明明已经距离他们眼前不过一寸的勾魂的刀刃,怎么现在还没有落下来。

又过了好一会儿,有人忍不住悄悄睁开了一只眼睛,然后是另外一只。眼前诡异的情景,让他惊呆了。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呆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脸色变了数变,整个身子也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而猛烈颤抖起来。

“他们,他们……”他的嘴唇剧烈颤抖着,呢喃了半天,却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然后猛地推搡着身边还闭着双眼等死的同伴。

很快所有的人因为他颤抖的声音睁开了眼睛,然后看到眼前这不可置信的一幕。

只见那些宛如死神一般可怕的死士们,三十三个人,依然直直地站在他们眼前,包围着他们。他们的手中还紧紧握着那叫人心生恐怖的武器,那睁得大大的眼眸中,还透着既然染血的凛冽杀气。不同的是,他们现在都不动了

。很快,他们就在这批侍卫们的眼前,仿如慢镜头般,慢慢地倒下,可是,叫侍卫们变了脸色的是,他们倒下的方式很奇怪,一半身体朝前倒,一半身体朝后倒去。

倒下的同时,蓬地溅起一地的血花!那些血花,宛如盛开的蔓珠沙华,带着妖艳的凄美的,却叫人心生恐怖的红,慢慢在这充满杀气和血腥气的大殿内蔓延,仿佛在勾勒着地狱的图案。

侍卫们不由都吃惊地瞪圆了眼睛,脸上浮起不可思议之色,原来这三十三名死士,竟然全都被人从身体侧面整整齐齐劈成了两半,分毫不差的两半!

这是多么诡异的身手!这个出手的人简直比这批死士还要诡异和恐怖!

这个出手的人,是谁?他们震惊的同时,心里也打上了一个问号。

“你,你,你……”

听到姬无风的声音,他们齐齐回过头来,把目光定在姬无风的身上,只见刚才还得意狂笑的人,一只手朝这边指过来,不知为何身体如筛糠般颤抖着,脸色惨白得如一个死人,瞠圆的眼睛中透着极度的恐惧,说话的时候连牙齿都似乎在打战,仿佛他刚才看到了极其恐怖的一幕。

“你,你,你简直,简直……不是人!”好一会儿,他们才听清楚姬无风说话的内容,目光情不自禁朝他指的方向看去。

只见那里,站着一个少年。她姿容俊美,气质惊艳,衣袂翻飞间,宛如如仙。可是,此刻,她俊美的眉目间却凝聚着一团如阴云般的煞气,如寒星般的眸子微眯,其间透着狠色,脸部微微呈现狰狞之势。她微微低着腰,以一种蓄势即发的姿势,双手紧紧握着一柄泛着幽幽寒光的长剑,那长剑上,有珠粒般的鲜血慢慢滴下,一滴,两滴,那滴落的声音,清淅地在众人耳朵响着,滴得他们的心跳声都差点静止了。

“月无缺,你,你,你简直……是魔鬼!疯子!竟然,竟然一剑杀死了三十三名死士!”姬无风慢慢缓过气来,可是刚才还惨白的脸色此时已经变成灰白的颜色,透着丝丝的绝望。

刚才那幕恐怖的情景,别人没有看到,可是他看到了。在那批死士动手的刹那,月无缺陡然暴出的剑气,让他震惊地意识到,月无缺的剑术,竟然在那一瞬间达到了无上剑法的巅峰之态——人剑合一!他看到,一缕金色的剑光自那如漩涡的重重包围中陡地升起,然后以超越肉眼的速度旋转,就如一道极其薄细的轻风,看着力道微薄,可是,姬无风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那些原本如勾魂死神的死士们,旋转的速度突然慢了下来,甚至诡异地静止了身形,仿佛被人施了定身术一般

姬无风觉得奇怪,他们明明就该出手了,怎么不但没出手,反而还停止了攻击?可是,当他定睛看清楚了大殿内的情形,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只觉得自己仿佛陷入了冰寒刺骨的河水中,从脚底一直冷到头顶,全身的血液都几乎要凝固了。

那些死士兵,虽然看似好好地立在那里,可是仔细看的时候,就不难发现,他们的脚底下,有极细的血线慢慢流淌,很快便汇聚成了一滩。而他们的身侧,都出现了一条缝隙,那宛如被切割过的平整的缝隙!

任他再愚笨,却已经明白,他们——这些强大到几乎无人能敌的死士们,竟然全部死在了月无缺那出神如化的一剑之下!

多么恐怖的事情!多么恐怖的身手!多么恐怖的少年!

他的眼中,此刻只有那少年嗜血般的眼神,滴着血珠的长剑,便再也看不见其他了。他想大声呼救,想大步逃跑,可是他的身子,却仿如被施了定身术一般,别说是逃跑,甚至连一个脚指头都没有力气抬起。

看着月无缺手中滴血的长剑,姬无风指着她的充满恐怖和恐惧的眼神,众玄宗侍卫们只觉得呼吸一窒,随后满满的震惊迅速传遍全身!

月无缺!竟然是月无缺!她竟然,她竟然一剑将三十三名死神般的死士高手全部劈成了两半!

那得是多么神奇的一剑,才能将三十三名死士一剑劈开!

这极具震撼性的信息传入他们的大脑,令他们的大脑如缺氧般出现暂时性的空白。他们呆呆地看着那如战神般的少年,她缓缓直起腰身,慢慢擦拭干净剑身上的血迹,然后慢条斯理将它插入剑鞘,俊美无匹的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胜利的笑容,她的全身,也仿佛在这里出现耀眼夺目的神彩,叫人完全移不开目光!

短暂的沉寂之后。

“月无缺,月无缺!”

“月无缺!月无缺!”

有人在极度震惊和欢喜之下,呼喊了出来

。接着所有的人跟着高声喊着。他们不知道该如何抒发对这位将他们从生死边缘救回来的如战神般挺立的少年情感,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心目中对这名近种神般的少年的敬仰之意,只能一直呼喊着月无缺的名字,高举着武器大声喊着她的名字!

那一声声高呼,在整个大殿内回荡,震得大地都似乎在颤抖。

姬无风呆呆地看着这一幕,那震雷一般的呼喊声,那满地盛开的夺目刺鼻的血腥,几乎封住了他的呼吸,他的脑袋似乎也被刀劈了般,几乎要倒地死去。他脚一软,跌倒在了地上,随即从混沌中清醒过来,恐惧立刻如藤蔓般缠住了他的身子。他颤抖着自地上爬了起来,几乎如疯了一般跌跌撞撞往外跑去。他不想死,就必须跑,跑得离那个如恶魔般的少年远远的!

有人看到姬无风逃跑,立即惊呼一声,便要追上去。月无缺却出声制止了他,森冷的目光盯着姬无风跑走的背影,冷冽地道:“不用追一个无用的人,眼下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去做。”

她一出声,大家立刻镇定下来,都用崇拜的恭敬的目光看着她,等着她开口。原本对月无缺有些不以为意的人,此刻已经完全拜服在了她的脚下。这样强大得如战神一般的少年,完完全全值得他们尊敬!

月无缺的目光如流水般缓缓划过那些充满敬意的眼睛,沉声说道:“现在我们就出去尽快结束这场战争,减免不必要的伤亡。至于这座奉圣城,”她顿了顿,脸上流露出自信夺目的光芒,“我们志在必得!”

她原本无意于争夺权势,可是叶子岚和凤青鸾等人的行为彻底激怒了她。联想到以前在玄宗的种种,那些将士的鄙视和不屑,龙镇天的暗中打压,设计陷害,叶子岚的嫉恨,凤青鸾的轻视,虽然她心胸开阔,却也不代表她能任人欺辱。既然只有坐上高位,拥有至高权势才能让那些人诚服,那么,她就夺了这高位,让那些看不起她欲打压她的人好看!

“好!”众人被她脸上的自信所感染,齐齐振臂高呼道。

“出发!”月无缺一挥手臂,那些侍卫们立即如开了闸的潮水般朝外面汹涌而去。

龙镇天,你看好,终有一天,我会打回玄宗,夺了你的位置,将你狠狠踩在脚下,让你尝尝被我月无缺踩在脚下永无翻身之日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