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54章 大破灭魂罩

第154章 大破灭魂罩

奉圣城内,玄军与由奉圣士兵的激战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状态。

鲜血飘洒,残肢乱扬,连上天也似乎看不过这场血腥遍地的战争,慢慢阴沉了脸。

兵刃交接声,军鼓激昂声,冲刺的呼喝声,还有凄厉的惨叫声,这几种声音夹杂在一起,仿佛整个大地都为之震动起来。

虽然玄军人数众多,可是凤青鸾等人明显是有备而来,设下的陷阱机关无数,再加上他们身为本地人,对这里的地理方位熟悉,其间又有谋士设下精妙的作战方式,因此不过两个时辰,在这场人数悬殊的战争下,远道而来的十万玄宗大军竟然伤亡了近四万之多,简直是损失惨重!

凤青鸾立在高高的帝宫顶端,望着底下如火如荼的战争,眼底浮着淡淡的冷笑。

在她身旁,有个人与她并肩而立。只见他年约四十多岁,身材高大,眉目沉峻,依稀可见年轻时是个美男子。他身着一件墨蓝色绣暗纹竹叶边的长袍,双手负于背后,一双冷峻的眸子冷冷盯着下面的战场,浑身气息内敛,却依然有一丝难以掩盖的凌厉气息情无声息泄漏出来。

这个人,便是奉圣四大家族之首的卓家家主,卓越先。

在这两个人的身后,还有另外一个人,三十左右的样子,模样平凡,低眉顺眼恭恭敬敬地立在他们后面。

玄军虽然在姬无欢一开头的放水下,如潮水般汹涌地突破城门,一直冲到帝宫前,可是现在,却已被人数比之少一半的奉圣士兵给赶了回去,已经被迫退到了城门口。

凤青鸾看到这样形势大好的战局,从鼻孔中轻哼一声,脸上充满嘲弄的意味。这些奋勇作战的奉圣士兵中,不但有凤青鸾和卓越先等人策反的四万精兵锐将,还有凤家和卓家各接近一万人数的子弟兵,另外,还有被他们从各国各地挖角来的高手约摸二千人。除此之外,姬云刹暗中训练的六十六名身手绝顶的三十三名死士,凤青鸾分了一半去狙杀叶子岚和月无缺,另外的三十三人,也被派到了下面的战场之中。

不得不说,姬云刹训练的这批死士,真的个个都是高手中的高手,杀手中的王者,出色得叫人惊叹!每一个人,都是身手高绝,出手狠辣,以一敌百的狠角色,几个回合之后,那些玄宗士兵被那三十三名如鬼魅恶魔般的人物吓得魂飞魄散,死在他们手下的不计其数,被吓得落荒而逃的就更多了。

就连那奉圣的高手们,也不得不对他们投以惊叹和心生恐惧。还好这样的杀人机器,不是自己的对手。

“凤山,你这次做得很好,等这场战争结束后,我一定会好好嘉奖你的。”看了好一会儿,凤青鸾才满意地收回目光,回头对身后那个模样普通的男子口气温和地说道。

那男子略一抬头看了凤青鸾一眼,又忙垂下头去,躬身施礼,语态恭敬地说道:“为家主效劳是应该的,凤山不敢居功。一切都是两位家主和少主神机妙算,智慧过人,才会有今日这般的辉煌战绩。”

他的目光悄悄落到凤青鸾的腿上,主子为了让帝尊和其他不合的家族消去戒心,不惜假装双腿已废,在轮椅上一坐就是二十年,真的是用心良苦啊。

凤青鸾淡淡勾唇:“你为我们的大业做下了如此大的功劳,嘉奖是必须的,本夫人一向赏罚分明,你不必过谦。”

凤山面有喜色,连连称谢。

旁边的卓越先却微微皱了下眉,道:“姬云刹的死士如此厉害,为何叶子岚那边还没有消息传来?依他们的勇猛程度,这效率是不是慢得有些奇怪?”他倏地又转过头来,凌厉的目光盯在凤山脸上,问道,“你出来时,他们可有异常?比如说,那个月无缺?”

凤山垂下眼睑,避开他的目光,略略回想了一下,摇头道:“没有,我悄悄从机关密道出来时,月无缺还没他们控制在手里,叶子岚带去的那批高手中,也没有发现有特别厉害的人物存在,而且当时我出去之后便将所有的机关出口都销毁了,他们除了打通石墙,别无办法。”顿了顿,他又道,“依照属下估算,要打通那七道石墙,他们至少也得耗费半个时辰的时间,到了外间,必然会遇上在外面埋伏的弓箭手,他们之中高手众多,要逃离这批弓箭手也不是难事。可是,守在最外面的,便是那三十三名死士。他们的能力两位主上已经看见了,以那些人的身手,碰上那三十三名死士,绝对活不过一盏的时间。”

原来这名叫凤山的模样普通的中年男子,就是那一直潜伏在叶子岚身边的吴山。

凤青鸾沉吟着,心里略略浮过一丝不安:“依照你的推算,他们现在早已完成任务来报告了,怎么到现在也没有人来?本夫人在外面也布置了暗哨,到现在竟然没有一个人来!”说到最后一句,她的语气陡地凌厉起来,心里的不安也越来越强烈。

卓越先看着她的模样,眼中浮起一丝担忧,脸色也阴沉起来,语气笃定地说道:“要真是出了意外,这个意外,必然会在月无缺身上!”

凤山心里一惊,想到那月无缺平素诡计多端,和她虽然受制却一直从容不迫悠然闲淡的态度,心里也暗叫糟糕,当时就应该下手杀了她的。可是,他心里还是有一丝不确定,刚要出口,凤青鸾已经开口道:“这不可能,她明明已经失去了武功,叶子岚又对她恨之入骨,与我们合作的一个条件就是要以月无缺的性命相交换,怎么轻易放过她呢?”

“你就这么确定她失去了武功?如果她是在使诈欺骗我们呢?”卓越先眯了眯双眸,心中越想越肯定。

凤青鸾平素沉静威严的面容,在此刻终于失色:“这怎么可能!十一明明反复探视过她的脉象,而且我也曾出手试探过她的反应……再加上十一与她的交情,我就不信……”

她的话还没说完,突然就断了声,好像被谁割去了舌头,目光直直盯在对面走廊那头跌跌撞撞跑过来的人身上,她的脸色终于大变!

姬无风!

“不,不,不好了!月,月,月无缺……”

姬无风那身华丽的衣袍上沾满了血迹,头发蓬乱,原本丰神俊朗的脸庞上零星沾了血点,灰尘扑面,整张俊脸上充满了恐惧之色,恐惧得几近扭曲,说话上气不接下气,拼命朝这边跑来,不断被长长的袍子拽得跌倒,不断跑起来朝这边跑,仿佛身后有什么吃人的猛兽在追赶他一样。

卓越先心里先是一惊,而后脸色一沉,右手疾速一挥,一柄锋利的匕首正好插在姬无风的面前,厉声喝道:“不准过来!”

姬无风恰好跌趴在地上,看到眼前插入地面距离他不过一寸的匕首,不由倒吸了口冷气,气息猛地一窒,可是很快又因为长期惊恐跌跑而来不及的气喘,顿时禁不住剧烈咳嗽起来,猛咳几声后,竟然张口哇地吐出一口鲜血来。

凤青鸾的脸色更加阴冷,厉声道:“殿下,你刚才说什么?”她刚才竟然从他口中听到了“月无缺”这三个字!难道,真的出了什么变故?!

凤山也变了脸色,见姬无欢趴在那里兀自喘息个不停,一句话也不说,心里也不由急了,急急跑过去扶起他,给他抚了抚胸口,急声问道:“殿下,您赶紧说,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姬无风这才缓过气来,脑海中印出那个少年如恶魔般冷笑的面容,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眼中皆是惊恐之色,颤声道:“月,月无缺……”

他还未说完,一个对于他来说无疑于死神般的冷笑声传入了他的耳中:“无风殿下平素不是伶牙俐齿吗?怎么现在突然口吃起来,连无缺的名字都说不清楚了?”

凤青鸾和卓越先听到月无缺的声音,皆不由浑身大震,心猛地往下一沉。凤山的脸上顿时失了血色,而姬无风,更是吓得惨叫一声,竟然生生变吓昏了过去!

“啧啧,我月无缺又不是什么吃人的猛兽,你们有必要在听到我的声音后就吓成这样吗?真是叫无缺好生失望!”那个声音慢条斯理地说道,那和缓如春风般的语气仿佛在和自己要好的朋友说话一般。

可是凤青鸾和卓越先的脸上已经浮起了浓重的阴霾,瞬息间调整了气息,浓浓的杀气迅速在空气中蔓延开来,就连熟知两位家主性情的凤山也觉得惊心胆颤。这是两位家主遇上难以敌抗的对手时候的反应。能让两位首屈一指的厉害人物都如此忌惮莫深,不惜联手摆出这样一副如临大敌的姿态,凤山就算不清楚月无缺的真实实力,心里也不由掀起了惊涛骇浪。毕竟,姬云刹训练的杀人机器的能力可是有目共睹的。光是一名死士就难以应付,更何况是三十三名!他们的实力,凤山可是看在眼里的。要从那三十三名死士手里逃出生天,那简直是比登天还难,做梦也别想!

可是!现在!那本该早就死了的人,现在还活着。既然她还活着,毋庸置疑,那三十三名死士已经成了一堆死尸!

凤山向来心性沉稳坚韧,见识广泛,机智过人,他的勇气和胆量自然也是超于常人的。否则也不会潜伏于玄宗十五年而不被人发觉。可是现在,他藏于宽大袖袍中的手也禁不住颤抖起来,心头涌上一股从未有过的恐惧。

四周顿时死寂一片。除昏死过去的姬无风外,其余人的目光皆定在了声音传来的方向,惊惧万分的同时,心中竟然升起一股诡异的期待。

走廊拐弯处,慢慢走出一个衣袂翻飞的劲衣少年。她不过十四五岁的年纪,容貌俊美无双,气质清华绝傲,仿若自画中走出的仙子。

她的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容,可是她那双点漆般的眸子中却折射出冰雪般的寒芒,根本无半点笑意,让人一望便心生寒意。

她的手中提着一把半尺来长的宝剑,剑光如一泓沉淀在冰泉底千年的秋水,冰寒彻骨,上面有殷红的鲜血顺着如水的般剑身蜿蜒而下,最后汇聚成一颗颗血珠滴落地上,显出诡异的艳丽来。

“果然是,月无缺!”凤青鸾看着那柄滴血的长剑,瞳孔猛地紧缩,压低声音缓缓道,语气中隐隐透着咬牙切齿的味道,秀丽不失端庄威严的脸庞微显狰狞之色。

她声音虽小,月无缺却听得清清楚楚,她随意一扬手中长剑,笑吟吟地道:“四楼三十名暗卫,五楼二十名,六楼十名,七楼,五名。现在,他们的鲜血全都沾在了我的剑上。对于这样的战绩,不知凤卓两位家主,可还满意?”

凤青鸾死死盯着月无缺,目光之中充满惊愕,震怒,愤恨,其间还夹杂着惊惧等种种情绪。她仿佛觉得,一股彻骨的寒意从脚底迅速蔓延到头顶,几乎全身的血液都像被浸在了冰水桶里,冷得她几乎要战抖。

她调来守在层楼之中的,是她亲自训练的凤家暗卫,而且挑选的还是其中最出色的六十五名暗卫高手!他们的实力如何,她是最清楚的。就算是她,要对付其中二十名高手的合击之力,也没有百分百的胜利把握,可是,眼前这个如妖孽般的少年,竟然一下子把那六十五名暗卫高手全部解决掉了!而且还是无声无息地!

这不由地让她对自己的能力产生了巨大的怀疑。在这奉圣,她自问凭自己的能力怎么说也是能排得上前五名的高手,可是,以她的身手,竟然没有发现月无缺是何时杀死了那六十五名高手!

卓越先没有吭声,一双眼睛愈发阴沉,全身的杀气更加浓厚起来。四周的空气仿佛受这杀气的影响而变得稀薄起来,这里功力最低的凤山,渐渐觉得呼吸有些困难起来,心中却是大骇:卓家主这是想做什么?难道,他想对月无缺施用卓家的家传绝学——灭魂罩?

凤青鸾已经失声叫道:“不要!”

灭魂罩虽然厉害非常,可若是遇上比之更高的高手,将这灭魂罩一破,施罩之人就会遭遇到强大的反噬之力,生生断送性命。月无缺的实力实在是无法估算,而卓越先的能力她却是清楚的。不是她灭自己人的威风,以卓越先的能力,对战月无缺,她根本无法预料后果。

可是,她再担心,也已经迟了。卓越先已经出了手,而且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打算,反而加快了速度,催动灭魂罩的形成。她无法,只好心存佼幸,希望卓越先的灭魂罩真的那么厉害,能将那个强大到叫人害怕的少年困杀。

月无缺被这样厉害的杀气所吸引,目光立时转在了卓越先身上,唇角讥诮地勾起:“听说奉圣第一世家卓家有一项家门祖传绝学,名曰灭魂罩,即将四周的空气转化成杀气,形成一个包围圈,将对手罩在其间,片刻之间便能令对手粉身碎骨。这项祖传绝学,向来只传家主,不传其他人,不知道卓家主现在所施的,可是这项绝学?”

她一边说,一边迅速将真气灌聚到手中藏龙剑上,得了如虹真气的藏龙剑,仿佛有了生命力一般,发出嗡嗡的铮鸣之声,剑身快速焕发出锋寒的淡金光芒。

而在她说话的工夫,卓越先凝炼出的杀气如一张密积的网一般,将她网罩了进去。

卓越先冷哼一声:“无缺公子知道的倒挺多!”

语声未毕,他的气息已经在这瞬间提到了最高的程度,呼吸猛地一轻,双眸之中杀气一闪而过,倏地出手!

卓家的灭魂罩不说天下第一,在这奉圣却是无人能敌的,就连姬云刹也对此忌惮万分,否则卓家也不可能在经历几百年后,依然贵为奉圣第一世家。他这一出手,那个如妖孽般可怕的月无缺就必死无疑!

无边的杀气幻化成铺天盖地的剑影朝着月无缺攻击而去,瞬间便将那少年一袭风华绝代的少年身影埋没其中!

凤山早已机灵地躲到了一边,可是,任他已运起全部的功力拼力抵抗,却仍然觉得那些由空气幻化成杀气的剑影几乎要割破他的肌肤。

凤青鸾退到卓越先身后,看着月无缺被卓越先的灭魂罩包围得严严实实,连一片衣角都看不见了,心下不由暗自松了口气。如果这样的情况下月无缺还能活下来,那她就真真正正是个杀不死的妖孽了。她就不信,月无缺的血肉之躯,还能抵抗这宛如万剑齐发的灭魂罩还不成!

可是,她的思忖刚定,突闻一声厉喝自那灭魂罩中传来:“破——!”

声音未消,一道耀眼的金色光芒突然自那灭魂罩中直中云霄,气势如虹,向四面八方宣泄着猛烈的寒气!

凤青鸾被眼前这一幕惊得目瞪口呆,还没等她反应过来,立在她前面三步距离的卓越先仿佛胸口被人打了重重一拳,惨叫一声,整个身子如断线的风筝般不受控制地向后掠去,最后砰地一声,重重撞在了坚硬的大理石墙壁上,随后又反弹回来,重重跌在了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大哥!”凤青鸾一见,立刻神色大变,惊呼一声,赶紧跑过去检查卓越先身上的伤势。这一查之下,几乎忍不住要失声叫起来,一张秀丽的脸上威严尽失,上面布满了不可置信和深深的惊恐!

此时的卓越先,宛如一个无法动弹的废人一样瘫倒在地上,全身遍处都是密密麻麻的血洞,他不但手筋脚筋俱断,更为严重的是,心脉俱毁!

以他现在的状态来看,顶多只能再撑一个时辰了!

月无缺额际挂了几颗细小的汗珠,虽然一路杀了那么多高手,又击破了卓越先的灭魂罩,按理说她现在应该早已到了体力不支的地步。可是,事实确是,她不但没有觉得体力消耗严重,反而每经一战,每杀一人,就觉得体力的真气又充沛一分。她心中又是惊讶,又是欢喜。她可以百分百确定,这一定是因为金蚕盅的关系!

金蚕盅果然是个不可多得的修炼奇物,它不但能源源不断地给月无缺补充能量,而且还能在战斗的锻炼中迅速提升内力和真气的修为,难怪被人传得神乎其神了。

月无缺手握长剑立于原处,如墨的长发随风扬起,俊美的眉目呈现一般傲然的气势,全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天生王者的气息!

她的目光慢慢转到躲在一旁的凤山身上,似笑非笑道:“我到现在才知道,原来叶子岚的军师吴山,竟然是奉圣叛贼的细作。”

轻轻一句话,令凤山脸色大变,冷汗涔涔。他努力站直身子,佯装镇定地道:“我凤山身为奉圣的子民,受着凤家的恩泽,自然要自己的主子和国家尽职尽责了。”

“好,很好!”月无缺眸底闪过一道冷笑,“你能巧言令色挑起战争,把玄宗的十万大军引来送掉性命,果然是对你的主人忠心耿耿!那么现在,你就可以为你的主人去死了!”

说罢,扬手便是一剑朝他劈头砍下,将他的身子瞬间砍成两半。

“杀这种奸佞小人,真是弄脏了我的剑。”月无缺收回剑,扯下一片衣角将上面的血迹擦拭干净,幽幽叹了口气。

“大哥,大哥,你怎么样?我带你去找大夫。”凤青鸾伤痛欲绝地抱着卓越先,要把他带去看大夫,可是卓越先却仿若未闻,只困难地抬起头看向月无缺,虽然眼睛已经灰败,可是却丝毫难掩其中的惊恐和愤恨。忽然他张口吐出一大口鲜血,脑袋砰地垂到地面,一动不动了。

凤青鸾一探他的脉象,卓越先竟然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气绝身亡了!

“大哥!”凤青鸾凄厉地大叫一声,紧紧抱住了卓越先已经软下去的身体,整个人状若癫狂,“大哥!你还没看到十一坐上帝尊之位,怎么能这样丢下我们就走了!大哥!大哥!我不准你死!不准你死!”

凤青鸾竟然喊卓越先为大哥?看着她抱着卓越先痛哭流涕的情景,月无缺眉头微微一挑,更重要的是,她还听到另外一句话,十一坐上帝尊之位?

莫非……她的眼中似有冰凌在凝聚,凤十一……!

凤青鸾却在这时突然放下卓越先的尸体,站起身来,猛地看向月无缺,红肿的双眸中尽是刻骨的恨意:“月无缺,你杀了我的亲人,让我痛不欲生,现在我也要当着你的面杀了你的亲人,让你也尝尝这痛不欲生的滋味!”

说罢,她厉喝一声:“将那两个丫头带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