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55章

第155章

凤青鸾却在这时突然放下卓越先的尸体,站起身来,猛地看向月无缺,红肿的双眸中尽是刻骨的恨意:“月无缺,你杀了我的亲人,让我痛不欲生,现在我也要当着你的面杀了你的亲人,让你也尝尝这痛不欲生的滋味!”

说罢,她厉喝一声:“将那两个丫头带出来!”

两个丫头?她是指……?月无缺眼眸微微流转在凤青鸾愤恨之极的面容上,心思微动。

很快,两个凤家护卫便押着两名少女自走廊那头出现,并顿住步子,并不朝这边走来,只朝这边看来。

月无缺看见那两名少女的容貌,清冷的眸子微微一眯,却并不慌张,反而诡异地勾起唇角,似嘲非嘲。

那两名少女,竟然是月如霜和月如冰。不,应该说是,她们的容貌和月如霜月如冰俩姐妹一副一样。看来凤青鸾为了对付她,真是大费心思,连这点小伎俩都给用上了。

凤青鸾扫了那两名少女一眼,眼中透着狠色,厉声道:“月无缺,本夫人限你立刻束手就擒,否则你俩个姐姐现在就死在你面前!”

她此言一出,两名凤家护卫立刻将手中长刀横在了那两名少女美丽的脖颈上。

两名少女顿时身子一震,俏丽的脸上一片惨白,立刻冲着月无缺惊慌地叫了起来:“无缺,快救救我!”

“弟弟,快救救姐姐!”

月无缺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测,那两名少女一定是易容成月如霜和月如冰的模样。她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再不看那两名少女一眼,却转头望着凤青鸾,慢条斯理地说道:“凤夫人以后找人易容成我姐姐的模样想以此迷惑我之前,不妨先打听打听我两个姐姐的性情

。以我那两个姐姐对我的维护和关心,是宁愿丢掉自己的性命,也不会让我这个做弟弟的冒生命之险的。”

“什么?!”凤青鸾没料到月无缺竟然不上当,不由有些气急败坏,平常人见到自己的亲人被捉,不管真假,定然会有几丝分心,只要月无缺有一丝分心,她便能趁机对她下黑手。却不料这少年竟然狡猾如狐狸,不但一点紧张都没有,反而这般镇定自若地指明破绽,这简直是令她又气怒却又无奈。她本是个强势的人,喜欢也习惯将一切都控制在手里,这么多年来,她想控制的人或事,从来没有失控的时候。可是自从月无缺这小子出现之后,她原本布好的局,设好的计,就开始一步步失控了。这令她觉得非常愤怒,非常不安,可是却又无可奈何。如今她的大哥又死在月无缺的手下,她几乎要愤怒得抓狂了,直恨不得将那小子碎尸万断,挫骨扬灰!可是偏偏事情又不如她所愿,那小子简直强大得可怕,简直就是妖孽投胎,她根本撼动不了她分毫!

那两名少女对上凤青鸾恶狠狠的指责的目光,心中都不由一颤,立刻又开始哀号起来:“弟弟,弟弟,你真的不管姐姐了吗?”

“弟弟,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一个无情无义之人,枉费我们平时那么疼你!你简直是畜生不如!”有一少女甚至干脆骂了起来。

“就是,月无缺,你宁愿眼睁睁看着你的姐姐送死,你简直不是人!”

月无缺闻言不由叹了口气:“好吧,既然你们说我不是人,那我便让你们瞧瞧,我不是人的时候是什么模样。”

语声未落,那两名少女只觉眼前一道寒冷的剑光闪过,还没反应过来,已经惨叫一声,两人的身体齐齐软了下去。

挟持着她俩的两名护卫顿觉手上一轻,停头一看,顿时吓得哇地大叫一声,赶紧将手中扶着的人松开,身子急急后退几步,脸色惨白,双眼瞪着月无缺,惊悚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原来他们手中扶着的两名少女,刚才还是活生生的人,下一秒已经被一剑砍成了两半!

凤青鸾也呆住了,不敢置信地看看那被一剑砍成两截的两名少女,那半截的身体仿佛还没反应过来,还在缓缓地蠕动,看着叫人极为惊悚和恶心。她又看看月无缺,心中只浮上两个字:恶魔

!这个月无缺就是个可怕的恶魔!她明明只见她右手轻微动了一下,根本没看到她出剑,那两名少女已成了两具死尸!

这少年出手之快,之狠,之毒,简直是刷新了她的所有认知!

月无缺却慢慢走她走来,面上还带着如沐春风的笑容,一双清亮的黑眸温柔地看着她,仿佛看着自己的亲人一般。可是凤青鸾却在那般温和的笑容,温柔的眼眸下,浑身油然升起一股寒意,踉跄地站起身,情不自禁后退了两步,双手握拳,厉声喝斥道:“站住!不准过来!”

月无缺脚步依然不停,却眨了眨眼睛,言笑晏晏道:“凤夫人不是要置在下于死地吗?怎么现在反而害怕起在下了?”

凤青鸾心头一阵恼火,却又一阵无力,眼见这场劫难躲闭不得,只好出手迎战。她眼中闪过一道狠色,冷喝一声,右手迅速在空中划了一个奇怪的符纹,月无缺眸中透出好奇之色,脚下的步子也停了下来,眼眸微眯,她倒要看看,这凤家家主到底有什么绝活留到最后来对付她。

但见那符图渐渐显形,开始发出丈长的光芒,却是一只鹰的图案。不过片刻工夫,那一片光晕中,突然传来一阵冲天的阴戾的鹰啼,声音里带着桀骜不驯的霸气。

月无缺冷眼一看,随着那鹰鸣声,一只巨大的黑鹰突然自那丈长的光芒中直冲上天,展翅翱翔。

凤青鸾看着月无缺冷笑一声,食指放入嘴里一声唿哨,那只黑鹰通灵一般,浑身黑色的羽毛忽然如遇敌般一竖,一对鹰眸中透出浓烈杀气,猛地朝着月无缺俯冲下来!

原来凤青鸾的兽宠是一只黑鹰啊。月无缺唇畔露出一丝笑意,脸上兴趣缺缺。哪知就在这时,那只黑鹰冲到一半,身上忽然暴射出无数细如牛毛的暗器,朝着月无缺铺天盖地而来!

竟然还是一只会发暗器的兽宠!那些暗器,皆是一根根极细的黑色鹰羽。

月无缺也不躲闭,只扬手一挥剑,在周身设了一层护罩,将那些暗器全部挡在外面。

凤青鸾一见,立刻出声讥讽道:“月无缺,你不是很厉害吗?对付这等暗器却要施防身罩,不要笑掉外人的大牙了!”

“凤夫人,原来你也知道你这等暗器不入流啊,我这时候要是出手,岂不是要辱没了我月无缺的名声

。希望你的黑鹰兽能替你争点气才是。”月无缺笑吟吟回敬道。

凤青鸾冷哼一声,区区一个护罩,她的黑鹰兽宠才不放在眼里。

果然,在暗器还未结束中,那只黑鹰已冲到月无缺跟前,伸出利爪一抓,竟将她设的那层护罩给抓破了,而且还来势汹汹朝月无缺抓去。

月无缺冷哼一声,拔剑便朝那黑鹰身上砍去。哪知一剑下去,那只黑鹰不但没有被一剑劈成两半,那两只鹰眼中突然发出两道刺目的红光,散发着如刀锋般的寒意,对着月无缺身上射去。

月无缺没料到竟会有这样的变故,身手迅速地拿剑身一挡,那两道刺目光芒立刻射在剑身上,又反射回去,但闻一声哀鸣,那只黑鹰被折射回去的光芒打得巨大的身子歪斜了一下,差点掉下去,却又奋力展翅腾空,望着月无缺的眸中更是多了几分凶恶。

原来这只黑鹰的厉害之处在那双眼睛上。月无缺刚想到这,那只鹰又开始发动攻击,不过这回它倒是学聪明了,不再让月无缺有将那夺命光芒反射到它身上的机会。

月无缺挥剑格挡,虽然一时之间没有危险,但竟然也被那无数道鹰眼光芒给困住,一时脱不了身。

凤青鸾眼中露出一丝得意之色,面色阴沉,杀气笼罩,趁着月无缺被困之机,悄然出手。

可是,她还未近月无缺的身,突然一道凌厉的掌风迎面袭来,她不由大吃一惊,急忙后退,却已迟了。那掌风在她胸口重重一击,竟将她打得倒飞回去,砰地一声重重摔在地上!

“原本以为凤夫人是个巾帼不让须眉的人物,没想到凤夫人身为奉圣举足轻重的一代高手,竟然也对在下施用这种下三滥的偷袭手段,真是叫在下好生失望!”月无缺的声音朗朗传来,令重伤的凤青鸾更加恼怒万分,气怒攻心下,哇地吐出一大口鲜血来。

月无缺也不耐烦与这黑鹰玩儿了,召唤出麒麟神兽青滟来。但见那半空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声,一只浑身发光的金色麒麟在半空中现身,金色中隐隐泛着青色。那身量见风就长,很快就长得足有一座房子那么大。

凤青鸾的黑鹰原本还镇定自若地攻击月无缺,一见那只麒麟神兽,顿时心神大乱,一双鹰眸中流露出恐惧之意,顾不得凤青鸾的命令,调转鹰头便要展翅落慌而逃

。麒麟神兽哪肯放过它,飞身扑过去,张开血盆大口,竟然一口将那只黑鹰吞入了腹中。

“我的鹰宠!”凤青鸾没料到自己的战宠竟然在那只麒麟神兽面前不堪一击不说,还被那只可恶的麒麟给吞食入腹,立刻急红了眼,厉声嚎道,话音未落,又吐出一口鲜血来,只觉浑身力气已弱,心中不由又悔又恨又气又痛,眼中不由流露出绝望之色。不知道十一那如何了,如果十一也失败了,那么,他们这十多年来的谋划,就功亏一篑,全功尽弃了!

麒麟神兽青滟吞了那只力量不弱的黑鹰后,现出人身来,瞅了趴在地上如死人般的凤青鸾一眼,故意摸了摸肚子,笑吟吟地道:“多谢主人送了只小东西给我补贴元气,虽然这小东西不起眼,身上的能量倒不错,足以抵上我几日修炼了。以后再有这等好事都留给我,可别偏心给赤焰那家伙了。”

月无缺似笑非笑地瞥他一眼,“这东西给你刚好,给赤焰倒是浪费了。”

青滟闻言心中不由一喜,原来在主人心中他比赤焰的地位还要高一些,不然有了好东西也不会只给他了。可是他还未想完,月无缺又悠悠说道,“比起你来,赤焰可是厉害多了,根本就瞧不上这些小补品了。”

青滟原本得意淡淡受宠若惊的小脸立刻又垮了下去,恨恨瞪了她一眼:“你就不能不打击我吗?哼!我青滟不过是被人下了封印,功力没有全部恢复罢了,否则,就凭赤焰那小子,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他大言不惭说到这里,忽然想起一事,直视着月无缺的眼睛,问道,“对了,赤焰了?今天我好像还没有看到过他。”

月无缺道:“赤焰当然是给我办事去了,哪像你这么懒,光知道躲起来睡大觉。”

“你你你……”青滟闻言不由气结,“明明是你没有给我派任务好吧!还怨我,真是个偏心鬼!”

说罢气哼哼地调转身,双臂抱胸,理也不理月无缺了。

月无缺却走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肩膀,用哄他的口气,含笑说道:“这你就是误会我了,难道你没听说过,最厉害的人物,当然要最后出手了。你就是我那张最厉害的底牌,这场战争,能不能赢还要全靠你呢。”

“真的?”青滟的脸色这才好了些,嘴里仍然是气哼哼的

“当然是真的,我是你的主人,怎么会骗你。”说着,月无缺无视掉一旁的凤青鸾和另两名吓得倒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凤家护卫,拉着青滟的手走到楼栏边,指着下面那些身手厉害的死士道:“你看那些人,是不是都很厉害?如果你替我除掉他们,你就算立了大功了,等这场战争结束后,我定会重重赏你。”

“重重赏我?”青滟两只漆黑发亮的眼珠机灵地一转,“你准备怎么赏我?”

“你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月无缺许诺道,见他光知道要赏赐,却并不在意自己的对手,心中不由摇头暗笑。

当今这世道,虽然神兽的力量的确是比人类要厉害许多,可是它们的头脑不一定比得过人类。所以如果碰上人类聪明的技法,就算是神兽也有受困的时候。月无缺在刚才连杀数人,其中包括那三十三名厉害非常的死士,虽然有金蚕盅源源不断地补充元气,可她的身体到底是肉身,不是机器,也不是神体,在元气被补充的同时,也渐渐发觉身体另一方面悄然的损耗着。虽然这损耗到底在哪里她还不知道,可是自己身体的状况她却是能感应到的,所以不能再像刚才那样无所顾忌地动手。

而且,她听赤焰说过,青滟虽是神兽,却有着不同寻常的聪慧,对奇门阵法特别精通。如今青滟的实力已经恢复了一大半,现在,该是他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青滟一听她竟然说他要什么就给什么,立马开心得跳了起来:“这可是你说的哦!可不能到时候反悔!”

看着他雀跃得像个小孩子,月无缺不由哑然失笑,脸上神情却是一肃,道:“一言九鼎,我许诺的事,绝不会反悔。倒是你,可不要让我失望。”

青滟听她意思似是对自己的实力不相信,冷哼道:“不过是区区几个人类,我麒麟神兽还不放在眼里。你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说罢,不待月无缺开口,已化身为一头威风凛凛的巨大麒麟,怒吼一声,朝着下面混乱的战局扑去!

------题外话------

这些天家里忙,所以又断了,不好意思。后面继续努力更新。谢谢还在支持的亲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