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56章

第156章

麒麟青滟一出场,底下原本一边倒的混乱战局很快有了转变。在他喷出炽热猛烈的麒麟之火,片刻之间烧死无数叛乱的奉圣侍卫,还击毙两名死士后,其余三十一名死士立刻将重点目标对准了他,又布起杀阵将青滟团团围在其中!

月无缺看着底下那三十一名死士摆兵器布阵,喃喃自语道:“没想到姬云刹训练的这批死士果然厉害,少了个人照样可以摆出阵法,就是不知道这阵法是不是如之前那般厉害了。”

她话音刚落,一个带着淡笑的声音忽然接口说道:“他们既然敢摆阵,那阵法的厉害自然是过得去的。至于最后谁胜谁负,看下去不就知道了。”

月无缺眼眸微微眯了眯,朝着那声音来处看去。

只见那人如闲庭漫步般悠然朝她缓缓而来,一身华贵的紫色衣袍更是衬得他面容如玉,气质尊贵。他的目光直直盯着月无缺,俊脸上是一副云淡风轻的笑容,手中握着一把白玉坠的折扇,一眼望去,宛如自画上走出来的谪仙一般。

凤青鸾骤然间看到这个人,脸上不由露出惊喜之色,声音低低地唤了声:“十一!”

这个人,赫然正是凤家的少主,凤十一!

月无缺望着这个一直给她如阳光般灿烂的少年,心里瞬间明白了很多事。嘴角慢慢勾勒出一抹冷笑:“原来这场戏的幕后之人,是将我引为好友知己的凤公子。凤公子果然演技了得,计谋过人,连无缺都要对你甘拜下风了。”

对她话中的讥讽之意,凤十一仿若未闻,直视着她的眼睛,微微笑道:“彼此,彼此,我原本以为万无一失的必胜局面,如今却因为无缺兄的插手从而扭转到了一个无法预测的局势,由此看来,无缺你也是个中高手

。”

月无缺没有回答,只是冷冷笑了笑,目光落在凤十一身后。在他身后,还跟着两个人,一个是凤十一贴身亲随凤青,另一个人,竟然是姬无欢。

见她目光朝这边投来,姬无欢俊美的容貌上显出一丝难堪之色,眼中瞬间闪过一丝狼狈的色彩。只这一眼,月无缺心里已掀起微震:没想到姬无欢,竟然会被凤十一给制住了!姬无欢的身手有多么了得,她心中自是明了,如今他竟然能被凤十一悄无声息地制住,由此可见,凤十一武功竟还在他之上!

姬无欢望着月无缺若有所思的神情,心下更为难堪,双拳慢慢握紧,手腕骨骼因为用力过猛而微微泛着青白色。在他与凤十一交手之前,他从未曾将凤十一放在眼里,因为据他安插在凤家的暗桩所报,凤十一资质虽然不错,但也只是个中上等,与他更是云泥之别,若不是因他是凤青鸾所出,他根本就坐不上凤家少主的位置。现在想来才恍然大悟,原来他派到凤家的潜伏的人,早已被发觉,早已被凤十一收服,为他所用!

想到那个少年温文儒雅平和近人的笑容背后,却隐藏着怎样一颗狠断厉决的一颗心,他的手握得更紧,手臂已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他一向把注意力放在凤家家主凤青鸾的身上,却忽视了那个女人的背后,竟然还潜藏着这样一个绝不输于他,甚至心性,耐性,狠性更胜于他的人!这是一个多么可怕又强劲的对手!

凤十一的目光扫了凤青鸾一眼,凤青鸾已知他意,便微微颌首,转身抱着卓越先的尸体离去。

凤十一的目光这才又停留在月无缺的脸上,慢悠悠笑道:“无缺公子将所有的赌注压在姬无欢身上,可曾想过,如何输了,会是如何的结局?”

月无缺收回目光望着他,神情已经恢复之前的镇定,自若笑道:“我向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自然是不会输的。就算是这中间有何变故,结局也不会离我所料相差甚远。倒是你,该担心自己失败之后如何自处才是。”

凤十一笑而不答,却道:“这件事情原本与你无关,只是我奉圣内部因权力之间的矛盾而起的斗争,你真的要参合进来吗?”

月无缺眸中有亮光一闪而过,盯着他的眼睛,淡笑道:“不知凤公子此话是何意?”

凤十一脸上的笑容在此刻敛去,脸上是从未有过的认真,干脆地说道:“这场战争本就是奉圣内部矛盾激化的产物,我希望你带着你的朋友们,率领玄宗大军退回玄宗去,不要插手这件事情

。只要你答应不与我为敌,我必会保你周全,等这件事情一了,我自会修书一封向玄宗宗主求和,并替你讨这个功劳。我相信,只要奉圣率先求和,俯首称臣,龙宗主必不会再在这件事上纠结,而且不但不会为难你,反而会赏赐你,这样两全齐美的结局不是很好吗?我们原本可以做很好的朋友,为何要为了一些不必要的小事而伤了大家的和气呢。”

月无缺看着他眼中流露出的真诚之意,却只是微笑听着,并不答话。凤十一看了她一眼,眉头微不可见地皱了一下,随即又舒展开,继续循循善诱道,“或者,你可以选择与我合作,这件事成功之后,我可将奉圣江山分与你一半,从此以后我们共享这份至尊荣华,你看如何?据我听闻,虽然你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可是在玄宗却似乎并不受重视,不如就留在这里做那人上之人,何必回去受那些妒才嫉能之人的窝囊气呢!”

姬无欢听着凤十一许诺给月无缺无比丰厚的承诺,一颗心不由慢慢紧张起来,眼睛直直盯在月无缺脸上,想从她脸上看出点什么,可是月无缺却依旧是那副笑意融融洗耳恭听的模样,既不说拒绝,也不说答应。就连凤十一这样心思玲珑的人,也不知道此刻她到底在想什么。

想到自己曾因姬云屏将奉圣帝尊之位许诺给月无缺之事而心中对她存有郁结之事,甚至有拿下她或者是除掉她,从而举而代之的想法,他不由暗暗懊悔起来。以月无缺的的机智聪慧洞悉人心,绝不可能没有料到他的那些想法,若是她现在倒戈相向,自己这边的人恐怕都要大祸临头了。

想到这里,他使劲咬住了下唇,心中突生一股无能为力的挫败悲凄之感。他突然觉得很好笑,原本以为所有的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可是现在才知道,原来他根本就掌握不了什么,甚至连自己的命运和生死都在别人的操控之中。

好久不曾有这样挫败无力的感觉了。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他皱紧眉头,目光悲凉地盯在月无缺的面上,好像,就是从她出现的时候开始的吧。明明她是他的猎物,可是,为什么随着事情的发展,他自己好像反过来变成了她的猎物呢?就连自己的生死,现在都被她捏在了手上。只消她轻轻一句,他便能被打入地狱,永远翻不了身。

月无缺看他的眼神,已经知道他在想什么。可是她却像是没看到一般,轻挑一下眉,漫不经心地对凤十一笑道:“我想提醒十一公子一件事情,你许我的是半壁江山,可是姬家许诺我的,却是奉圣整个的大好山河呢

。如此看来,你也恁小气了些,没有姬家那老头子大方豪爽。照你这样做买卖,当然胜算少了。”

一批凤家的子弟亲兵不知从哪里冒出来,齐整整排在凤十一身后,紧密注意着月无缺的动作。此时闻听此言,皆不由脸色一变,都拿不屑,鄙夷的目光扫射着她,其中一人,即凤十一的堂哥凤万腾冷哼一声,出声道:“无缺公子真是好大的胃口,你以为单凭你那点本事,在单枪匹马的情形下,就能令所有奉圣人信服,就能坐稳这奉圣的帝尊之位吗?还有龙镇天,听闻他一向不怎么待见你,又怎容得你这个毛头小子在奉圣称帝坐大与他为敌?若是投靠了我们,得到我们的支持,这情形就不一样了。这样简单的东西你都算不出来,哼!”

凤十一回头看了他一眼,他那一眼看似平淡无波,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意,可是凤万腾看在眼里,却不知为何浑身发寒,立即噤声,再不敢说什么。

月无缺看了那青年一眼,淡笑道:“在你们看来,姬家的人不可信,可是你们不也是一样。”

她这样直言道来,凤家众子弟皆眼中冒着怒火,他们不明白,凤十一为何要待这玄宗来的奸细这般客气,还承诺她半壁江山,就算这月无缺真的武艺超群惊才绝艳,可是以她一人之力又怎能扭转局势?更何况如今战场上的局势明明是自己这边得利,胜利就在眼前,凤十一何必要苦口婆心劝这小子呢?真怕她坏事,不若一刀杀了了事。若不是凤十一在此,他们恐怕就要冲上来好好教训月无缺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了。

月无缺眼含笑意扫了那群愤怒望过来的子弟兵们,抱着藏龙剑,微微笑着将他们的心中话讲了出来:“十一公子,你们如今不是胜利在望吗?以我月无缺一人之力,就算再怎么翻,也翻不了什么事,你又何必要对我这盘费心苦心呢?不若杀了我,一绝后患不是更好。”

凤十一却将手中玉佩递到她面前,正色说道:“你不用管他们,这里的一切事情都由我做主。这块玉佩是我凤家亲卫队的调动兵符,只有凤家家主才能拥有。只要拥有这块兵符,便能调动凤家所有亲兵为你效命,见符如见人,如若谁不听从此兵符调遣,你便可执行军法,处置于他。现在,我就将它送给你,如此,你可能安心?”

四下顿时安静下来,静得只听到震惊的倒抽气声。

就连姬无欢的脸色也变得一片惨白,双眼直直盯着那块凤家兵符,心中掀起惊涛骇浪,无以复加

。自古以来,强者要立足于世,除了自身强悍的实力外,还需要有强大的兵队为保障。否则,别人想弄死你,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每个世家都养有自己的亲卫队,那是整个家族的精英,更是家族的立足根本。如今凤十一竟然将凤家整个家族精英的调使权就这样轻易交给了月无缺,这就等于将自己后背的空门暴露在了阳光之下。若是对方是个敌人,那么凤家在倾刻之间被倾覆就是一件极为轻易的事情。

如今凤十一这般轻易就将那个关系到整个凤家生死的兵符交给月无缺,这样的举动,无疑于一个疯子!只有疯子才会将身家性命全部压在一个非敌非友之人的身上!

“少主,不可!”

“此事万万不可!”

身后立刻有反对之声传来,凤十一冷声道:“都给我闭嘴,谁再多嘴,就地处决!”

那些反对之声顿时消了,只能拿不满愤懑的目光盯着这位少主。凤十一却理都不理他们,依旧将那块兵符递到月无缺跟前。只要月无缺收下兵符,这场战争,便能无悬念地结束了。

“哦,兵符,这倒是个好东西。十一公子为了拉拢无缺,可真是下了血本。”月无缺在一众足以杀死人的目光之下笑吟吟接了那个兵符,翻来覆去地观看着,把玩着。

姬无欢立在一旁,看着凤十一一脸郑重的神色,又看看月无缺悠然自若的笑容,想到凤十一将这凤家身家性命全部压在月无缺身上的举动,竟和自己父亲姬云屏将奉圣双手奉送给月无缺的举动有惊人的相似。虽然他心中仍然像笼着一团模糊不清的云雾,可是,看着如今这场战局中的两大对手,都将这笔大的赌注全部都押在了月无缺身上,他也渐渐有些明白了。

这个月无缺,谈笑之间似乎都有一种指点河山的从容气度,你看她势单力薄,似乎翻不起什么大的风浪,可是在你不曾留意的时候,她竟然就成就了一场天时,地利,人合的战局,而她,也成了那战局中最重要的能决定胜负的翻盘手。

他实在是,太小瞧了她。

此刻,这场战局的胜负,全部决定于她那灵巧玩弄的手掌上。

凤十一的脸色是那样的郑重,而姬无欢,此刻也紧张得手心出了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