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57章

第157章

月无缺突然停止了把玩那块兵符,抬头朝下面的战局看了一眼,竟然将那块玉佩递了回去:“这块兵符虽是好东西,只可惜我月无缺要来也无甚用处,十一公子还是收回去吧。”

姬无欢顿时松了口气,紧握的手掌也放松开来。

凤十一的脸上露出淡淡的失望之色,却依然神态从容地道:“无缺,你不再考虑考虑吗?你若是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出,只要我能做到。”

月无缺淡淡笑道:“我对十一公子无所求,只对这场战争的结局感兴趣。十一公子若是不嫌弃的话,不若与我在这里喝喝茶,静候结局吧。”

她此言一出,即是婉言谢绝了凤十一的拉拢。凤十一也是个聪明人,知她态度坚决,不愿与自己联手,便也不再勉强,接过那块兵符,微笑道:“既然你有此等兴趣,十一自然是要奉陪的。凤青,你去命人奉茶来。”

很快,便有侍人搬来一张小几,两张小有凳,月无缺与凤十一面对面而坐,一名侍女端来茶壶和精致的茶杯,另一名侍女提着白彩细瓷茶壶过来给二人斟茶。

两人脸上都挂着平和的淡淡的笑容,一边细细品茶,一边谈笑晏晏,仿佛此时他们并不是置身于血腥屠杀嘶吼震天的杀场,而是处于一个风景和丽琴声和鸣的花园内。

姬无欢默默注视着这两个深藏不露的少年,心里莫名浮起一丝自惭形秽之感。虽然他自小便有少尊之尊,可是与这两个光华内敛的少年一比,却自愧不如。他一向把注意力集中在凤十一的母亲凤青鸾身上,却忽视了凤十一这个深藏海底之蛟,所以当凤十一这个心机深沉的少年突然如明珠放光般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他震惊的同时,也不由地方寸大乱。他料到凤青鸾会借机主导这场叛乱,却没料到凤青鸾也只是这场棋局的推棋手,凤十一才是下棋之人。

不过,这下棋手么……他眼睛微微一眯,目光自然而然转到月无缺身上,心里浮起莫名的惊喜和复杂,还不知道到底鹿死谁手呢!

凤十一看着月无缺慢慢品着茶,笑道:“无缺不怕我在这茶水里下药么?”

月无缺面色未变,右手轻轻摇晃着茶杯,抬眼望他,含笑道:“以十一兄的为人,定不会做这种下三滥之事。”

凤十一闻言只是微微一怔,随即摇头笑道:“你倒是对我很有信心。”

“那是自然,与十一兄相处的这些日子里,十一兄都没有对我下手,足见心中并不愿亲手毁了我的。”月无缺淡淡勾唇。

凤十一轻轻叹喟道:“只可惜咱们立场不同,否则,我是无论如何也不愿失去你这个朋友的。”

月无缺道:“若是你愿意现在就收手,我还是愿意和你做朋友的。”

凤十一盯了她好一会儿,还是摇了摇头,眉宇间浮起一丝莫名的淡淡忧愁,“我们为了今天这一战,不知筹划了多久,不知耗费了多少心机,失去了多少条至亲性命,已经没办法再回头了。无论前面是胜利还是失败,是天堂还是地狱,都不能收手回头,必须坚定不移地走下去。”

若是早几年料到会出现月无缺这个变数,或许他会听她一言,就此收手。可是现在,迟了,他们相遇得太迟了。很久以前,他的父辈们就为他指了这样一条路,他自小到大的信念便是这至高无上的帝尊之位,如今成功在即,就算他想收手,他身后的那些人根本就不会同意。更何况,他并不想收手。受尽了姬家的打压,他再不愿对谁俯首称臣,重复以前那些不堪回首的日子。

月无缺沉默了一会儿,缓缓笑道:“人各有志,既然你执意于此,我也不便强求。不过,能遇到一个像你这样的对手,我倒也不虚此行。”

凤十一没有答话,只是淡淡一笑,将杯中茶慢慢饮尽,复又续上一杯后,这才又叹道:“现在我终于想通了一件事。”

“哦,什么事?”月无缺一挑眉,问道。

凤十一盯着她的眼睛,缓缓说道:“你根本没有喝化功茶,而且,姬无欢囚禁你擅自登基也是假的。换句话说,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你设下的一个局,引我出手的一个局。”

月无缺脸上露出赞许的笑容:“十一兄果然聪明,不过是与我说这几句话,便将这一切都想通了,真是叫人佩服不已。”

凤十一身后那批子弟兵一听,不由齐齐变色,心念急转。若这一切都是月无缺设的局,那他们不是……?!

有人忍不住叫道:“少主,快杀了这满口胡言的小子!”一边说一边恼怒地拔出长剑朝月无缺疾刺而来。

那剑身眼前已到月无缺身前,月无缺面不改色轻轻一弹指,那人只觉一股强劲的内劲自剑尖迅速传来,还没反应过来,手中长剑已失手落在桌上,只觉手腕如被石头碾过一般,生疼欲裂,不由惨中一声,倒退两步,跌坐在地上。

其余人一见,脸色再度一变,齐齐打了个眼色,竟然一齐拔剑朝月无缺刺来。

谁知刚一出手,一股凌厉掌风袭来,强行逼得他们倒退几步才稳住身形,定睛一看,都不由又惊又怒:“少主,你这是干什么!”

“少主,还不快杀了那个孽贼!杀了她,我们就必赢无疑!”

“谁都不许杀她!”凤十一冷冷地,一字字说道,声音不大,却足以叫在场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喧闹的凤家子弟们顿时安静下来,愣愣地看着凤十一,在这样的时候,他依然面色平静,仿佛这世上根本没有什么事情能动摇他的情绪。

“谁也不许杀月无缺。”凤十一看也不看那批人,又淡淡重复了一遍,语气不容置疑,“这世上,也只有她一人,才配当我的对手。你们,不配!”

“少主,你……!你到底想做什么!”有一人怒声问道。

凤十一却睬也不睬他,命令道:“你们都下去保护母亲的,勿必保她安然无恙。这里就交给我了。”

有人还想说话,可是看着他俊美的面容中隐隐透出的冷峻,便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只得恨恨瞪了月无缺一眼,悄无声息退了下去,只余那两余吓得脸色发白的侍女手足无措地侍立一旁,不知是该继续留下侍茶,还是跟众人一起离去。

这两个少年同样都是面容俊美,风华无双,同样气质高华沉静如山,若是换一个风景如画琴声绵绵的场景,估计会令许多少女痴迷不已。可是此刻,她们心中唯一的感觉,却是害怕,止不住的害怕。

月无缺看着这两名低垂着头的侍女,身子在微微颤抖,便了然地吩咐道:“你们下去吧。”

两人顿时松了口气,如蒙大赦般对二人福了福身,急急转身退下。

凤十一的目光却在这时转到默然立于一边的姬无欢身上,脸上浮起一抹似讥似嘲的笑意:“少尊殿下可愿见你的母妃?”

姬无欢没料到他会突然提到母妃萧兰华,不由一怔,随即便明白了他的意思,声音立刻冷厉起来:“你挟持了我母妃?”

凤十一笑而不答,悠然道:“听说那帝尊玉印已经落入你手中,若是你此刻将那玉印交给我,我便留你和你母妃一条性命,并保证让你们富贵安稳一生;否则,便只好让你看着你母妃死于你面前了。你自小便与你母妃相依为命,我想无论如何,你也不会舍弃她的吧。”

“你!”姬无欢脸色一片铁青,怒瞪着他,“凤十一,你敢伤我母妃一根汗毛,我必将你碎尸万断!”

“将我碎尸万断?就凭你?”凤十一含笑摇了摇头,“少尊殿下,你别忘了,你的功力已经被我封住,现在的你,跟个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姬无欢顿时气得说不出话来,双拳握得咯咯作响,直恨不得一拳打在凤十一带着笑容的俊脸上之上。

月无缺却笑了:“十一兄,我本来以为你不屑用这种手段,却没料到你还是用上了,看来,你沉不住气了。”

凤十一叹了口气,不无遗憾地道:“我的确是不想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逼你们低头的,只可惜,无缺兄好手段,好计谋,我若不如此,恐怕难以取胜。呵呵,倒让你取笑了。不过,只要能达到目的,无论用什么样的手段都是值得的。”

他一边说,一边取过一只新茶杯,亲手倒满,慢悠悠道:“把帝妃请出来吧。”

不一会儿,两名身着凤家暗卫装的少年押着萧兰华走了出来。

萧兰华的形容有些狼狈,但也无损于她帝妃的气质。虽然她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却隐约猜到,如今她所面临的处境一定极为危险。

她的目光慢慢自月无缺等人脸上扫过,最后落在姬无欢身上,憔悴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欢儿,你没事就好。”

这句带着关切的话顿时令姬无欢心中又是激动,又是难过。他低低唤了声:“娘亲,你还好吧?”

萧兰华点点头,用力甩开押着她的两名侍卫的手,整了整衣衫,然后望向月无缺,对她福了福身,郑重道:“幸好有无缺公子在,否则,奉圣便要被奸贼给颠覆了。”

月无缺微微颌首,淡笑道:“帝妃言重了。”

萧兰华对她露出个强自镇定的笑容,又转向凤十一,刚才还带着笑意的目光突然间变得冷漠无比,冷声道:“凤十一,没想到本宫竟然错看了你!枉我一直待你如亲生子一般,没料到如今你竟然恩将仇报!”

凤十一看着她带怒的容颜,微微眯了眯眼,一道冷光自其间闪过,他淡淡勾唇,笑道:“帝妃可是想说自己纵虎归山,养虎为患么?”

萧兰华恨声道:“当然!都怪我当初手慈心软放过你,还偷偷将你交回凤家代为抚养,否则又怎会为奉圣招来今日这一大祸!”

凤十一脸上原本还挂着的一点淡笑,在听到她这番厉声斥责后,突然冷了下来,冷冷说道:“萧兰华,你可别忘记了,我母妃是死在谁的手里!你们害死了我的母妃,事后却又假作好人将我交给凤家抚养,谁知道你安的是什么心!”

萧兰华闻言脸色顿时一变:“凤十一,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凤十一拿茶盖冷冷拂着手中茶杯水面上的茶叶,冷笑道,“你是个聪明人,不要揣着明白装糊涂!不要以为把我偷偷送出宫,剥夺了我皇子的身份就什么事都没有了。自我懂事起,我便立下毒誓,必要颠覆奉圣之国,杀掉所有参与谋害我母妃一事之人,替我母妃报仇雪恨!”

月无缺没料到萧兰华和凤十一在这样的场合下竟然会牵扯出一件宫中秘事来,将他们所说的联想起来,隐约推算出一件事情来:莫非凤十一的身份,竟然会是一位皇子?她不由微微皱眉,目光盯在凤十一此刻变得完全冰冷的俊脸上。他一向是温和可亲的,脸上的笑容似乎从未消失过,可是此刻,他那张俊面如置寒霜,盯着萧兰华的眸子中透着凛冽的寒光。再仔细一看,凤十一握着茶杯的右手腕竟然还似在微微颤抖。

姬无欢在一旁也变了脸色,他突然出声打断了萧兰华与凤十一的对话,问道:“娘亲,你与凤十一在说什么?”

萧兰华目光复杂地看了他一眼,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

凤十一这时起身转向他,冷冷笑道:“尊贵的少尊殿下,这种事,你那善良聪慧的母妃怎么敢告诉你呢,她只怕你永远都不要知道才好呢。”

姬无欢的脸色愈发的阴沉:“凤十一,休要出口伤我娘亲!”

凤十一语带讥讽地,一字字说道:“我说的都是事实,你善良的母妃,杀害了我的母妃,然后心生愧疚,偷偷将才还不到一岁的我送出帝宫交给凤家抚养,若不是她这一念之失,恐怕现在已经没有凤十一这个人存在了。”

姬无欢目光闪动,面上俱是震惊之色:“你的意思是,你是姬云刹的亲生儿子?”

“不!”凤十一冷冷道,“我没有父亲,只有母亲。”

月无缺听到这里,脑子里忽然飞快闪过一条熟悉的信息,截口问道:“你的母亲,可是曾住在翠宫?”

凤十一骤闻“翠宫”二字,身子不由一震,目光转到她的脸上,定定看了她好一会儿,眸中露出一抹赞赏的笑意:“无缺果然聪明,一猜就猜中了。不错,我的母亲在帝宫中时,便住在那座翠宫。”说罢,又叹息一声,脸上浮现哀伤的神情,“只可惜,物是人非,她人已早死,那座昔日繁花似锦的翠宫,也变成了死气沉沉的冷宫。”

姬无欢喃喃道:“原来你的亲生母亲,竟是那位翠妃。”

凤翠云进宫被封翠妃的时候,他才三岁多的年纪,曾偶然见过那个女子,只是翠妃入宫两年多后,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仿佛一夜之间便消失了,她所居住的翠宫也被封了,外人不许入内。到如今,虽然那座翠宫早已解禁,可是听说那座翠宫内有不祥之物,能吞吃活人,便再也没有人敢随便进去,以致其荒废成了一座名副其实的冷宫。

脑海中隐约有道灵光闪过,姬无欢好像突然之间明白了什么,不由地问道:“这么说来,昔日传言翠宫中有能吞吃活人的不祥之物,散播这谣言的便是你吧?”

凤十一点点头,大方承认:“不错,那里是我母亲曾经居住过的地方,也是她丧命之所,我既然知道了,定然要保其完整,不让我母亲的居所被外人侵犯。”

“除了这点外,你最主要的,还是想将它做为你在宫里与人里应外合的秘密之所吧?”月无缺突然插话道。

凤十一侧头看了她一眼,慢慢点头,缓缓道:“是的。不过以后,它再也不会是一座冷宫了。”

“为什么?”萧兰华忍不住问道,她目光复杂地看着这个她从小看到大的孩子,他在她面前一直表现得乖巧温顺,在众人面前温文有礼,可是直到今日她才发现,原来他的乖巧温顺和温文有礼,都是他故意装出来给她和世人看的,为的就是迷惑住她和外人,好顺利实现他的复仇计划。

“为什么?呵呵,这个答案你们应该已经想到了。”凤十一负手于后,冰冷的目光缓缓自月无缺等人面上划过,温和的笑容中闪过一丝得意,“因为很快,这座帝宫便是我的,而我母亲住过的翠宫,以后便会是我的居所。我不会让我母亲的居所成为一座冰冷的废宫的。”

“不过,在这之前,我要做一件事情。”凤十一的目光盯在萧兰华身上,那目光之中虽然带着笑意,可是那笑意却仿佛自冰冷的寒潭中浸泡过一般,“今日是我母亲的忌日,我要用你的命来祭奠她!”

萧兰华闻言,不由又惊又怒:“凤十一,我已经跟你说了,你的母亲根本不是我害的!她之所以在宫内被处置,完全是因为姬云刹发现她勾结外臣意欲谋反!她的死,也是她咎由自取!”

凤十一冷哼一声:“她已经死了这么多年了,无论她是因为什么死的,已经不重要的,重要的是,是你命人给她灌下了毒酒!看在你留我一条性命的份上,就给你一份全尸。”他朝那一直戒备地立于萧兰华身侧的两名侍卫挥了挥手,“动手吧!”

话音未落,那两名侍卫已同时出手,一手紧紧抓住萧兰华的手臂,另一只手用力朝萧兰华后背心处打去。

“不要!”姬无欢痛呼一声,飞身直扑过去,却被凤十一掌打得摔出去三四丈远,几柄闪着寒光的长刀凭空冒出来,齐齐架在他的脖子上,令他躺在地上动弹不得。

月无缺也在这一刻迅速出手,一掌朝离他最近的那名侍卫打去,身子迅速一个倒翻,另一只手朝萧兰华抓去。

凤十一眸光闪动,冷笑一声,身形一闪,已拦在萧兰华身前,举掌朝月无缺攻去。可是他双掌才到距离月无缺胸口一寸处,眼前的人影忽然一下子消失了。他心中一惊,身后已有惨叫声传来,飞快转身,那两名侍卫已软软倒在了地上,月无缺抓着萧兰华立在三丈之处,清亮的眸中透着森冷之意。

她这一动作在电光火石间完成,竟连凤十一都没看清她到底是如何动作的。

凤十一心下微微一沉,更激起了好胜之心,脚下一变,身形已如鬼魅般朝月无缺掠去。

姬无欢被数把长刀压制在地上,丝毫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打斗。越看,他越是心惊,没想到凤十一的身手,竟然已经到了这么厉害的地步,完全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

月无缺的能力已经是强大到令人无法估计了,虽然带着萧兰华,依然行动自如,招招狠厉,出手如风。而轻易不出手的凤十一,此时竟与她不相上下。但见这片寸之地衣袂翻飞,掌气凌厉,一个如蛟龙出海,一个如盘龙腾空,不过瞬间,两人便过了五六十招,依然未分胜负。

月无缺心下也有些惊讶,没想到凤十一果然是深藏不露,以他的身手,恐怕连姬云刹都不是他的对手。

凤十一唇角勾出一抹冷笑,忽然改变了攻击方向,朝着萧兰华一掌接一掌打去。月无缺急急转身,将萧兰华藏于身后,翻掌硬接下他的出掌。

凤十一步步紧逼,每掌都冲着萧兰华。月无缺很快便明白他的用意,是想攻击萧兰华令自己分心,他好趁着破绽攻破自己。不由冷然一笑,眼见凤十一凌厉一掌迅速飘向萧兰华腹部,她眼神一凛,突然翻手一掌,自后拍在萧兰华的后背之上。

姬无欢看得不明白,不知道月无缺到底想做什么,情急之下忽然失声吼道:“不要——!”

声音未落,凤十一的身子忽然倒退回来,急急连退数步,才稳住身形,嘴角慢慢有血色溢出,目光之中闪着不可置信之色。

姬无欢原本以为月无缺和凤十一那两掌,必然会令萧兰华命丧当场,心中原本痛极,可是看那两掌打在萧兰华身上后,萧兰华依然安危无恙,不由重重松了口气。

“没想到我千般估量,你的身手还是超出了我的意料之外。”凤十一眼眸微眯,抬袖慢慢擦去唇边血迹,死死盯着月无缺,缓声说道,声音里透着一股杀气。

“不过是一招隔山打牛而已,倒让你见笑了。你的身手也不错,倒是叫我刮目相看。”月无缺冷冷回敬道,“不过,你还是不是我的对手。”

一边说,一边将萧兰华缓缓放开,让她安全藏于自己身后。萧兰华此时才回过神来,想到刚才的险境,也忍不住长长松了口气。又想到刚才这两个少年超绝的武功,心中又是惊讶,又是佩服。可是当她看到姬无欢时,立刻又焦急担忧起来。

凤十一的眼神暗了暗,一边暗暗压下胸口翻腾的血气,一边不动声色道,“就算你的身手比我强又如何,此时胜负未分,谁又知道,谁能笑到最后呢。”

他冷哼一声,目光移到萧兰华身上,似笑非笑道:“现在我把决定权交给你,萧兰华。”

“什么决定权?”萧兰华惊疑问道。

凤十一冷冷道:“决定生死权。现在是你死,还是看着你儿子死。”说着,已经夺过一把长刀,抵住了姬无欢的脖子。其余人立刻收回长刀,立在他身后。

萧兰华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一片,见姬无欢嘴唇动了动,似乎要说话,立刻抢先说道:“只要你放过姬无欢,我现在就死在你面前!”

姬无欢心头一急,刚要说话,凤十一的刀立刻深入他脖子一寸,他立刻说不出话来。

“看在我关照你多年的份上,你不要伤害无欢!”萧兰华立刻嘶声叫道。

“不伤他可以,你现在就死,立刻,马上!我已经没耐心等这个结果了。”凤十一道,眼睛看向月无缺,唇边露出讥讽的笑意,似乎说道,月无缺,现在由我出手,你还有什么法子保住他们俩个?

月无缺瞳孔冷冷一缩,右手放在剑上,慢慢握紧。

有人扔了一把长刀到萧兰华脚边,萧兰华俯下身,使劲握住那把长刀站起身来,身子在微微颤抖。

“夫人。”月无缺伸手按在刀上,眉头紧皱,“就算你死了,他也不会放过姬无欢!”

萧兰华扫了姬无欢一眼,咬牙道:“我知道,可是,就算是这样,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无欢死在我眼前。”她抬眼,感激地看着月无缺,叹道,“月无缺,多谢你。放手吧。”

月无缺依然皱着眉头,但也不松手。凤十一冷冷瞧着这一幕,冷漠地笑道:“月无缺,我再给你一个机会,若是你现在愿意站在我这边,我可以放他们一条生路。”

月无缺倏地抬起头,冷冷看向他。楼底下的战争仍在继续,可是声响却比之前小了一些,似乎楼底下的战争已趋于结束。

月无缺的脸上忽然露出一个笑容,冷冷说道:“你着急了,是不是知道你必败无疑,所以现在拿这两条人命来威胁我?告诉你,凤十一,你还是死了这条心,举手投降吧。若是你就此罢手,我可以饶你一命。”

凤十一闻言脸色惊变,眼中流露出又急又怒之色,刚要开口,忽听身后有杂乱的脚步声急急传来,还有人急声叫道:“少主,少主!不好了,不好了!我们中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