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58章

第158章

凤十一闻言脸色惊变,眼中流露出又急又怒之色,刚要开口,忽听身后有杂乱的脚步声急急传来,还有人急声叫道:“少主,少主!不好了,不好了!我们中计了!”

凤十一向来心思缜密,顾虑周全,所以能忍耐十几年才选在这几日动手,虽然事情的发展比他的预料要顺利了些,一时也未多想,可是此刻,猛地回头细想,他的脸色慢慢变了,变得格外冷峻吓人。他的目光死死盯在月无缺脸上,目中带赤,似有火焰要喷薄而出。

那少年只冷淡地看着他,眸中带着一丝怜惜之色。不可否认,凤十一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不论是聪明机智,心机算谋,还是武功心性,绝对是世间寥寥可数。只可惜,他遇上的对手,是月无缺。

她很欣赏这个少年,也曾一度想和他成为朋友,只可惜世事难料,他们终究成了对手。

楼下忽然传来几声响如雷鸣的战鼓声,随着这鼓声,四周忽然发出一阵阵震耳欲聋的嘶吼声,帝宫的侍卫兵如潮水般涌了出来,将在帝宫前奋战的凤家叛逆军团团围住,更叫人吃惊的是,原本被迫得节节倒退的玄宗大军竟然也在此刻又倒了回来,加入了帝宫侍卫围剿凤家叛逆军的战争中。

这样一来,场上的局势顿时出人意料地来了个大逆转,原本看似胜利在望的凤家军立刻陷入险峻的境地,举步维艰。眼见帝宫侍卫和玄宗大军势如猛虎恶龙般扑过来,凤家军顿时人人惊惶失措,溃不成军,不过片刻工夫便被砍翻了一大片。

凤十一漆黑的眸底有汹涌的波潮按捺不住地涌动,阴沉的目光缓缓自姬无欢的面上移到月无缺脸上,面上阴晴不定,猛地一转身,扑到栏杆上,朝楼下的战场望去。只这一眼,他便已明白,大势已去矣。

想到自己和凤家数人费尽心思步步为营,小心筹谋,最后却落得一个异常惨败的结局,所有的期待和梦想都成了浮光泡影,他的脸色变得愈发难看,抓住栏杆的手指因为用力过度而青筋暴起,泛着青白色,心头各种情绪如潮水般涌起,眼前的境像不知为何变得模糊起来。

“少主!”来通传凤十一的那名侍卫忽见凤十一神情有异,不由惊呼一声,呼声未必,凤十一的身子忽然自那栏杆处摔了下去!

月无缺正眼望战局,见状立时伸手去拉他,却还是慢了一步,眼见凤十一衣衫袂起,眨眼的工夫便落入底下那血腥的战场之中消失不见,她原想跟着跳下去拉住他,却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只在心底微微叹了口气。

姬无欢与她并肩而立,望着底下逐渐收拢的战局,想到凤十一苦心筹谋许久最后却只落得这样一个凄惨的败局,心头思绪紊乱,浮起诸多情绪,想到自己这些年一步步小心走来,虽心中拥有傲气,最后的结局却与凤十一相差无几,心下顿时也不由浮起一阵惘然和迷茫。

这场反攻战持续了两个时辰,最后以完歼凤家军胜利落幕。

月无缺命姬无欢带人收拾战场,她则和莫忧等人去集合玄宗大军,安排一应回宗事宜。叶子岚一死,玄宗大军便失去了主心骨,群龙无首,而月无缺这位素来名头响亮的新任大统领又在这场战争中大显身手风光了一把,再加上那些原本跟随叶子岚如今却被月无缺过人的机智和身手所征服的玄宗大小将领们的支持,玄宗士兵们皆对月无缺服帖顺从,愿意追随于她。

月无缺留下莫忧和颜月夭与那些玄宗将领处理商量一应军中事宜,自己则与月出情回帝宫查看一干情况。

月出情与月无缺并肩而行,侧头看着身旁女扮男装的少女,她的脸上洋溢着自信和傲然的笑容,心中不由流过一股暖意,可是很快,想到回去之后的严峻形势,他脸上的笑容又敛了下去,愁眉问道:“无缺,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月无缺知道他的意思,他是想问她是想回玄宗,还是留在奉圣做那帝尊。这个问题,她一时还没想好。她并不稀罕这奉圣帝尊之位,原本想结束这一切之后便回带领众人和大军回玄宗去。可是,让她没想到的是,龙镇天竟然暗中又传了道命令给叶子岚,竟是要他在率军返回之前无论如何将月无缺等人暗中击毙,不留一条活口。

此前月无缺已经命人严格封锁了消息,严禁将战场上的消息传回玄宗,落入龙镇天的耳中,龙镇天自然不知叶子岚已死,所以又传命令过来。当那收到命令的玄宗将领将这消息告知月无缺等人时,顿时群情激奋,月无缺的心头也不由涌起一股怒火。她自问与龙镇天并无什么恩怨纠葛,月家也与龙镇天并无利益冲突,可是那龙镇天却一而再,再而三地逼迫于她,既然他这般自私自利,一心只想铲除异己,那就别怪她出手狠辣了。惹恼了她,她不介意踏平玄宗,撸了他的宗主之位!

“龙镇天可不是个好对付的人,再说玄宗势力庞大,以我们现在的能力,根本无法与他抗衡。”月出情忧心忡忡地道,想到那龙镇天身为玄宗一宗之主,心胸竟如此狭窄,妒贤嫉能,胸中的怒火便怎么都压制不住,“也不知那老东西到底是为什么,非要杀掉你,简直是可恨之极!”

月无缺前思后想了一遍,心中慢慢有了计较,眼中冷冽之意欲盛,冷哼一声,淡淡道:“那老东西许是嫌他的宗主之位坐得太安稳了,想找些事情来做。也罢,既然他想拿我开刀,我就让他试试,我这把刀到底锋利不锋利。”

顿了顿,月出情想起了凤十一,这个心机和手段深不可测的少年让他心生忌惮,他在战场上的失踪而令他心中隐隐不安,直觉那是一个莫大的隐患。看来他得好好派人找到他的下落,不要让他的存在对无缺造成威胁才是。

至此一场延绵数天的恶战终于结束,月无缺令玄宗大军在奉圣城歇整五日后,由莫忧和颜月夭等人将军队重新进行安排调整,准备不日返回玄宗。

姬无欢等人则负责安排调整奉圣兵将侍卫队,清除叛贼余孽,救治安置伤病员,安抚奉圣百姓。经过这几战下来,奉圣真是元气大伤,损兵将无数,死伤惨重,这样的结果,令姬家皇室和众世家子弟都不由面容惨淡,心中凄然不已。若是再来一场战事,恐怕昔日风光无限的奉圣城便要自这大陆上消失了。

因此,在姬云屏招开家族内部议会,再次提出将奉圣帝尊之位交于月无缺时,获得了全票通过。有这样一个聪慧强大的帝尊来率领奉圣国,是万民值得骄傲和高兴的事。

至此,月无缺的神威之名传遍了整个奉圣,甚至被编成了话本,由说书人在各个茶楼话馆精彩评说,就连奉圣的童稚小儿说起月无缺的英勇事迹来,都是朗朗上口,满脸敬佩,特别是月无缺刀劈三十三死士的故事,更是被传得神乎其神,月无缺俨然已成了刀枪不入天下无敌的下凡战神。

经过几日合议之后,月无缺终于与姬云屏等人商议好了一应事宜。因她不日将率玄宗军队回玄宗,经过再三商定,由性格沉稳的月出情和莫忧二人留在奉圣,与姬无欢共同暂替月无缺打理奉圣事宜。

一切商议完毕,月无缺遂率众将与数万大军浩浩荡荡踏上了返回玄宗的路程。

月如霜和月如冰坐在回程的马车内,又是开心又是兴奋。想他们来时就几个人,还是被玄宗宗主以细作的身份派到这里来,可现在回去的时候,不但光明正大,还率领着玄宗数万大军,无缺还成了奉圣的帝尊,这样大的差别,估计玄宗那些人知道了眼珠子都要瞪出来吧。

不过月如霜到底年长些,看的也比月如冰要长远些。玄宗宗主龙镇天对月家如此忌惮,会轻易让无缺坐上奉圣帝尊的位置,成为他的强劲对手吗?

坐在对面的月无缺仿佛一眼就看穿了她的担忧,含笑安慰道:“姐姐不用担心,只管高高兴兴地回去,对于龙镇天,我只有法子应对。”

月如霜还是不放心,柳眉微蹙,正色道:“龙镇天为宗主数十年,他的手段我也略略知晓,奉圣这一战令你名扬天下,他决计不会放过你这个会威胁到他地位的人的。”她仿佛想到了往事,面上浮起一丝慨叹,“想当年,咱爹爹那也是玄宗名扬天下的人物,与那龙镇天不分上下,可是后来,也不知道那龙镇天使了什么阴损手段,硬是令爹爹退出了玄宗,只守着家族消磨日子,爹爹本是个极有抱负的人,退出玄宗这些年来,心中不知道有多苦闷。而龙镇天深怕月家对他心生恨意报复于他,时常用些下作手段打压制锢咱们月家,以致月家实力渐不如前。虽四大家族中排名第二,可这却全是借助以往先辈的声势。若是真依月家现在的实力来排,恐怕早已被挤到了四大世家之外。”

月无缺想起自己偶尔看到月孤城一个独坐月下饮酒时脸上的消沉与惘然之色,心下也不禁微微叹息。

月如霜直视着月无缺的眼睛,认真说道:“所以,无缺,有爹爹这个例子在前,姐姐希望你能好好想一想,在不能成为龙镇天的对手之前,还是暂时不要太过招摇,避其锋芒,以免落得和爹爹一样的下场,郁郁不得志。而且,月家如今不同往日,恐怕不能再经受一次动荡了。”

月无缺看着她殷切的眼眸,略略思忖片刻,摇头淡淡笑道:“姐姐此话差矣,不管我如何退让,如今我已经成了龙镇天的眼中盯,肉中刺,他不拔我以除后患,恐怕是不会擅罢干休的。我并无害人之意,也从来没有抢风头,或是坐上那玄宗之位的念头,可是如今的情形姐姐你也看到了,”月无缺眸中划过一道深冷的寒意,“龙镇天派我前来为他的备战探路,我等陷入危险之中,他不但不前来相救,反而连连下暗令命人取我等性命!这口恶气,我若是咽下,便枉为月家人了!既然龙镇天不会放过我,那么我便要让他瞧瞧,这世上的事,并不全在他的掌握之中,总会有一个人,推翻他的存在!”

这番话令月如霜一时语塞,想到龙镇天的卑鄙无耻与冷酷无情,她心头的怒火也燃了起来。爷爷和爹爹本都是那样出众的人物,可是为了保月氏一族平安无虞,不惜放弃自己的理想,默默屈于龙镇天之下,即使明知道龙镇天明里暗里都在打压的掣肘月家,却也不得不委屈求全,任其为所欲为。可是,这样的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呢?说不定哪一天,月家就被龙镇天那个心思狭窄的卑鄙小人给灭族了。

想到这里,她的目光又落在月无缺身上,心里的担忧暂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欣喜,满心的欢喜。以前那个懦弱无能的无缺不见了,现在坐在她眼前的,是一个浑身充满自信与力量的全新的月无缺,她如今的实力不但令很多人望尘莫及,连龙镇天都开始忌惮,同一辈的世家子弟中,能与其争锋的几乎找不出几个人来。而月无缺刚才那番慷慨激昂的话,更是在她心里掀起了波浪,她不由垂头深思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