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59章 回归

第159章 回归

月无缺收服奉圣并率领玄宗大军返回的消息传入玄宗,顿时引起了极大的轰动,月无缺这三个字也随之传遍了玄机殿各地,月无缺这三个字成为了人们心目中新一代力量强者的代名词。

许多人为了一睹这少年英雄的风采,早早就开始打探月无缺归来的路途和时间,以期抢先睹视那传言中月无缺的俊美风姿。

月家得到月无缺大胜而归的消息,更是上下振奋,欢呼不已。自从月无缺姐妹三个出使奉圣国之后,月老爷子和月孤城青希夫妻便时常担忧不已,如今得知三人安全并且胜利归来,心中的激动之情溢于言表。月老爷子当下就派月孤城亲自领着一众族中弟子前往迎接月无缺等人。

“你得到的消息果然当真?月无缺真的应允了奉圣姬家皇室所求,成为了他们的新帝尊?”龙镇天坐于书房内,听着面前跪着的暗卫首领来报,脸上布满阴霾。

“是。”那暗卫首领担头看了他一眼,被他眼中暴戾的杀气所惊吓,迅速又垂下头去。

“废物!一群废物!”龙镇天忽然猛地站起,一掌推翻了面前的桌案。

“本座早已下暗杀令,月无缺怎么还能毫发无伤地回来?还带着我玄宗数万大军?叶子岚呢?他是死人吗?!”

面对龙镇天的暴怒,那暗卫首领早已吓得脸色苍白,冷汗滚滚,撑伏地上的双臂都不禁瑟瑟发抖,强自压制住心中的恐惧,战战兢兢道:“回禀宗主,叶护法,叶护法已经在奉圣以身殉职……”

“什么?”龙镇天陡闻叶子岚的死讯,惊得瞪圆了眼睛,一把抓住那暗卫,厉声喝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怎么你现在才来通知本座?叶子岚怎么死的?谁杀的?”

暗卫首领眼一闭,豁出去,大声道:“启禀宗主,属下虽卫亲眼所见,但听闻叶子岚是月无缺下狠手杀的

!”

“月无缺”这三个字顿时像闪电一样劈在龙镇天身上,他揪住那暗卫首领的手也顿时一僵,原本暴怒的神情在这一刻突然怔住:“月无缺?月无缺?竟然是她?!”

他的声音里充满着愤怒,郁躁,细细一听,里面竟然还还夹杂着一丝惊恐。

一个一直束手立在旁边默不作声的人影终于在这时走了过来,缓声劝道:“宗主息怒,如今月无缺已经杀了叶护法,率领大军平安回来,我们要除她之心恐怕已经被她所知,她知道,那么月家也会立刻知道,月家,将不可避免会成为我们一个很大的麻烦!”

这话如重锤般,立刻敲醒了龙镇天因愤怒过度差点失去理智的脑袋。他的眼神迅速一片清明,狠狠瞪了那暗卫首领一眼,一把推开了他。

暗卫首领心中这才稍稍松了口气,复又跪在地上。

“雷长老,你说,本座现在应该怎么做?”龙镇天冷声问道。

原来那说话之人是长老之一雷却都。却听他沉声道:“月无缺助奉圣大败魔族已成事实,她率领我玄宗大军一路招摇回来,恐怕如今所有人都知道月无缺助奉圣大败魔族,凯旋而归,不但如此,她还收复了奉圣,奉圣姬家皇族再三挽留她做奉圣帝尊的宝座,所以说,她现在已经是所有人眼中的英雄。如果我们再有什么动作,恐怕会犯众怒,带来不可预计的严重后果。”

龙镇天眸中又浮上震怒之色,想发作,可是很快又控制住了情绪,他也明白,事已至此,他再发脾气,也是于是无补。他冷哼一声,重重坐回虎皮座上。好一会儿,才咬牙切齿地问道:“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雷却都脸色阴沉,说道:“月无缺那小子狡猾异常,肯定是在杀了叶护法之后就迅速封锁了消息,否则咱们的暗卫也不可能这几天才得到所有的消息,这才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当此情景,宗主只能忍下这口怒气,不但不能惩罚处置月无缺,还必须大力奖赏她和一干人等,否则,”他缓了一口气,继续道,“若是月家此时造反,对我们将是一个不小的冲击,更何况风,颜,水四大世家的少主都与月无缺交好,若是一齐叛变,那后果,可就令人难以承受了。更何况,属下还听闻月无缺已经收服了剩下数万兵将!”

这一番话,重重打击了龙镇天。想到他白白送给月无缺那数万精兵,只觉得肉疼无比。他深深吸了口气,双拳握得咯咯响,勉力压下胸口那股恶气,连冷笑声都变了:“好一个月无缺!本座本想借此机会一举除掉她,没想到!哼,竟然偷鸡不成蚀把米,白白丢了数万精兵!天杀的!”

他的牙齿因为愤怒和激动咬得咯咯响,面目扭曲,透着狰狞之色,恨不得将那个狂妄不羁的月无缺撕成碎片。

雷却都很少见到龙镇天这般狰狞失态的模样,不由暗自惊心。往日里龙镇天就算再愤怒,也永远都是一副不急不躁沉稳威严的模样,可是如今,却被月无缺那个轻狂小子撕下了他沉稳的面纱,露出了狰狞的面目,能让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玄宗宗主失态成这样,月无缺可是独一份了。

他暗暗退后一步,语态恭敬地问道:“如今距离月无缺回到玄机城只余两日,宗主可有对策?”

“对策?”龙镇天冷笑一声,“语带讥讽地道,”自然是赏,大赏特赏了!“不过,就算是赏赐,本座也得先将本座那数万精兵要回来,到时候看她孤掌难鸣,怎么和本座作对!”

说着,他倏地又站起身,脸色一肃,对雷却都厉声道:“雷却都听令:本座现令你去向月无缺传达旨意:月无缺率玄宗众将士英勇无畏,助奉圣大败魔族,功勋卓著,本座欢喜不已,着提升月无缺为玄宗三军首统领,其余将领各升一级,士兵军饷各翻一倍。另,着令月无缺将领军兵符交由雷长老带回,允月无缺休假五日,五日后正式回玄宗任职,犒赏三军。”

“属下遵令。”雷却都应道,却又眉头一皱,为难地道,“属下听说那数万将士已被月无缺收服,若是月无缺交了兵符,而那数万将士却不听令,这又当如何?”

“又当如何?”龙镇天眼中浮上阴戾,阴恻恻笑道,“如果他们不听话,心存反叛,那就别怪本座手下无情!本座宁愿将那数万精兵烧成骨灰,也不会便宜了月无缺那个臭小子

!”

伏在底下听着的暗卫首领听到这一句恶狠狠的话,情不自禁打了一个寒颤,将头更低了下去。只是,那低垂下的眼眸里,闪过一道怒恨之色。身为玄宗一宗之主,竟然完全不将士兵的性命当一回事,一句话便定数万士兵生死,真是可恨之极!

眼看回玄机城的日子指日可待,月无缺所率大军将士们历经生死之劫,想到马上可以与自己的亲朋好友见面,都不禁激动异常,脚下进军神速,原本要用三日的时间,两日就已赶到玄机城城门口。

此时日已近黄昏,可是玄机城城门口却是人头攒动,熙熙攮攮,人声鼎沸,众人自觉望眼欲穿。当玄宗大旗终于远远出现在前方时,众人几乎都沸腾了!

“他们回来了!”

“月无缺回来了!”

“我们玄宗的英雄回来了!”

“走,我们迎接英雄去!”

有人高呼一声,立刻一大群人向大军回来的路狂奔而去。

月孤城早已率领着月家子弟等候在这里,此时一眼瞧见远处高高飘扬的玄宗大旗,唇角不由高高翘起,脸上的神情既激动又得意,一踢跨下马腹,大声道:“我们去迎接月无缺回城!”

话音卫落,人已经骑着骏马飞奔而去。月家子弟们齐齐精神一振,欢呼一声,迅速打马跟上。

风,颜,水等姓世家也派了子弟兵前来迎接,看见远处迎风烈烈的旗帜,也都为自家少主的回归激动地张望起来。虽然也想像月家一样带人冲过去,可是又怕人多出事故,只得按捺住激动之情,等在原地。

不多时,月孤城已率领子弟兵们赶到了凯旋归来的大军前。

月无缺和月如霜月如冰三人俱骑着高头大马赶在大军前面,一瞧见前来迎接的父亲,三人都不由面露欢喜的笑容,性子活泼的月如冰更是大喊一声:“爹爹!爹爹!我们回来了!”一打跨下骏马,直冲了出去。

月如霜看着那一骑烟尘,不由摇头嘀咕道:“多大的姑娘了,还这么疯颠,也不怕嫁不出去

。”

嘴上虽在抱怨,脸上却满是疼惜之色。

月无缺闻言心下微微一沉,偏头定定看她一眼,打趣笑道:“这可不一定。我月无缺的姐姐们都是好模样,好性情,若是来一场打擂招亲,恐怕擂台都要被那些少年俊才给踩踏了。”

“就你嘴贫,看你这轻狂样,看来姐姐得建议爹爹和娘亲找个厉害的女子给你做媳妇,否则压不住你。”月如霜斜斜瞪她一眼,打趣道。

月无缺不禁哈哈一笑,却不回答。

眼见月孤城一行人马上就到眼前,一抬右手,大军队伍立刻停下行进步伐。

她和月如霜双双翻身下马,迎着月孤城走去。

距离三丈之处,月孤城也停马下来,上前迎上两人,轻轻在在自己的得意儿女肩上一拍,看看这个,瞅瞅那个,见两人虽因连日赶路而满面风尘,衣衫微脏,却遍身无伤,精神抖擞,这才放下心来,满脸慈爱地看着他们,柔声道:“好孩子,你们辛苦了。”

含笑的目光又定在月无缺脸上,又使劲拍了两下她的肩膀:“月无缺,你是我月孤城的好儿子,是我们月家的骄傲!”

这句话铿锵有力,充满着身为一个父亲的骄傲和自豪。

身后一队月家子弟兵也已赶到,闻言都齐声道:“月无缺,你是我们月家的骄傲!月家以你为傲!”

连呼三遍,直振人心鼓。

望着那一双双晶亮的透着崇拜尊敬的眼眸,月无缺唇角勾起,微笑向众子弟拱手致意。又转向又孤城,对上他带笑的眼眸,坚定地说道:“能为月家争得一份荣耀,也是月无缺的骄傲!”

看着自家儿子不骄不躁不自负的淡定模样,月孤城心中越发欢喜,心中暗暗感叹道,月家终于又出现了一个英才,而这个英才还是他的亲生儿子,何其幸哉。

月如冰嗖地又窜了回来,抱着月无缺的胳膊摇了摇,假意扁嘴道:“爹爹真是偏心,我大老远就去迎接你,你却光顾着姐姐和弟弟,都不看我一眼,呜呜呜,冰儿伤心了

。”

月如霜一拍她脑袋,嗔道:“就你这丫头会作怪,小心我回去叫娘亲惩罚你!”

几人打闹笑言几句,月无缺复又上马率领大军前行,月孤城率子弟兵跟随在侧。

很快队伍接近城门,那些早就守候在城门街道两边的人们一看见大军队伍,瞧见行在大军前头骑着高头大马的几个英姿飒爽的英俊少年,立刻都大声欢呼起来。

特别是一群大姑娘小媳妇们,各各都挥舞着手中的巾帕几近疯狂。

“快看!是他们,就是他们!”

“他们回来了!”

“快看!最前头那个是月无缺!啊啊啊,好帅!月无缺真是帅呆了!”有女满眼星星状使劲盯着月无缺瞧,直恨不得把她脸上瞪出个洞来。

“是啊是啊!简直是帅呆了!快看,快看,她笑了!她朝我笑了!啊啊啊,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另一女使劲朝人群前挤,疯狂地挥舞着自己的小手帕,激动得面目狰狞,那模样恨不得一巴掌将自己的小手帕拍在心中英雄的脸上。

“啊,我看到风七少了!还有颜家的九少爷!哎呀哎呀,不得了!好多少年英才!我眼都瞅花了!”一小妇人使劲揪着自己的小手绢,一脸苦大仇深样,“恨不相逢未嫁时啊!我为什么要嫁这么早!这么早!白白错过了这么多好白菜啊!”

她旁边有一少女闻言横她一眼:“行了你吧,也不看看你那副模样,好白菜可不是给猪啃的!”

“黄柳儿,你才是猪!你才是猪!就算是猪都不啃你!”那小妇人闻言立刻不干了,扑过去挠她。两人扑倒嘻笑闹成一团。

人群中立时暴发出一阵哄笑。在这阵哄笑声中,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突然自城内传来,震得地面咚咚直响。

那队人马一边打马快跑一边大声喝道:“都散开!都散开!宗主派雷长老前来迎接月无缺大军回城!不要挡道!不要挡道!”

一阵惊呼尖叫声中,人们纷纷急急让退到街道边上,以免被马蹄误伤

在空出的道路上,一队身着玄宗深蓝劲装的骑队迅速跑了出来,人人面容端庄,隐透肃气,威严不可侵犯。

当先打马那人,年约五十,脸型瘦削,穿一身宽大的绣竹叶蓝袍,虽满脸堆笑,仔细一看,那眼底却并无笑意,只有一抹讥讽的冷笑留在其间。这个人,正是玄宗四大长老之一,雷却道。

奔出数步,在距离大军五六丈远的时候,雷却道勒住缰绳,一声低喝,身后骑队立刻齐齐勒马停下,眼望对面大军,眼中意味不明。

雷却道身边那名将领模样的男子得雷却道之令,立刻朝对面大声喝道:“玄宗雷长老,奉玄宗宗主之命,恭迎月无缺和大军凯旋回归!”

一声落,他身后士兵立刻齐声吼道:“恭迎月无缺和大军凯旋回归!恭迎月无缺和大军凯旋回归!”

连呼六遍,直到月无缺的队伍到达三丈之处停下,他们方才住口。

颜月夭满脸兴味地看着雷长老那一队骑兵,摸着下巴思索道:“龙镇天这又是想玩什么把戏?我还以为他得知我们回来,要立刻派人将我们锁拿了呢!”

月无缺勒住马头,淡淡一笑:“他要是真有那么弱智,恐怕他也坐不上玄宗的一宗之位。”

月孤城早已得月无缺提前派人告知一切事由,此时眼神微微冷了下来,杀机一闪而过,冷声道:“不管他打的什么主意,就冲他不管不顾对你们痛下杀手,我月家上下绝不饶他!”

风倾夜的声音在后面淡淡响起:“我风家也不会放任这等卑鄙无耻阴险下贱的小人继续坐在那生杀夺予的高位之上!”

颜月夭和水清浅皆面容一肃,皆道:“我等也如此!”

月孤城满含赞扬地扫了这些青年后起之才一眼。

两队人马相接,雷却道脸上堆起的笑意又多了一分,率先下马迎了上去,对月无缺等人拱手笑道:“这一趟大家辛苦了!诸位英才不但助奉圣大败魔族,更收复了奉圣之地,宗主及玄宗上下皆知诸位的英雄事迹,莫不赞扬钦佩不已

!果然是英雄少年倍出,长江后浪退前浪啊!哈哈哈!有尔等少年之英才,我玄宗振大陆之威指日可待,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又对月孤城拱了拱手:“月兄的儿子果然了得,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月无缺这三个字如今恐怕已经名扬天下了。恭喜月兄,恭喜月兄啊。”

月孤城只是扯起嘴角,不置可否一笑:“不敢当。”

对着雷却道那副虚伪的笑容,众人不由鄙夷地嗤笑一声。月无缺翻身下马,来到雷却道面前,虚与委蛇地拱拱手:“长老过奖了,这一切都是兄弟们的功劳,无缺岂敢独领。”

雷却道笑容满面地道:“无缺统领不必谦虚,你的能力大家有目共睹,若是没有你,恐怕这一战还胜不了呢。我雷却道活了几十年,还是头一次看到像月统领这般惊才绝艳的人物,真是后生可畏啊。”

月无缺心中暗自冷笑,什么没她这一战还胜不了,雷却道这是故意将功劳全部放她的头上,给她拉仇恨值,离间她和将士们吗?真是幼稚!嘴上不客气地回敬道:“雷长老此言差矣,无缺一人,能力低微,怎抵得住敌军千军万马,奉圣之战能胜利,完全是兄弟们共同进退,浴血奋战的结果,雷长老也是上战杀敌的老将了,说出这样独占功劳的寒心话来,也不怕伤了兄弟们的心。”

雷长老被她拿话一堵,不由无言以对,脸上讪讪。他旁边那将领立刻出来笑道:“月统领说的对,宗主知道月统领率领诸位兄弟助奉圣血战魔族妖孽,一定辛苦之极,早就盼着诸位回来了,得知大家凯旋归来的消息,立刻就派雷长老率领我们来迎接诸位英雄归来。”

雷长老的脸色这才好了些,勉强笑道:“正是。老夫看见你们高兴,差点忘了这一茬。”说毕自袖中掏出一卷黄色绢绸展开,轻咳一声,念道:“宗主有令,月无缺等人率大军助奉圣大败魔族有功,特下旨,月无缺升任玄宗三军总统领一职,其余将领各按原职升一级,士兵军薪各加一倍。特准诸位休假五日,五日后归玄宗大营,大开庆功宴,犒赏三军。”顿了顿,悄悄瞟了月无缺一眼,又郑重道,“另,月统领将兵符交还,等任职后再行发放!”

此话一出,四周顿时沸腾起来。士兵们为这浴血生死之战后的短暂休假日欢呼起来。月无缺等人听到那收回兵符的命令,心里微微一沉,相视一眼,脸上俱露出淡淡冷笑。看来龙镇天是准备收回大军兵符之后再收拾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