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60章

第160章

此话一出,四周顿时沸腾起来。士兵们为这浴血生死之战后的短暂休假日欢呼起来。月无缺等人听到那收回兵符的命令,心里微微一沉,相视一眼,脸上俱露出淡淡冷笑。看来龙镇天是准备收回大军兵符之后再收拾他们了。

“无耻小人,过河拆桥。”颜月夭双臂环胸,目光讥讽地看着雷却道,嗤笑一声,那声音不大,却正好能让雷却道听清楚。

雷却道的面皮僵硬了一下,却依然保持着笑容:“领军统帅班帅回营后交还兵符,这是规矩,还望月统领不要为难老夫。”

说毕,缓缓将右手伸到月无缺面前。

空气中的气氛在这无形中莫名地紧张起来。原来喧闹的语声也慢慢安静下来。

月孤城的目光落到那只摊开的手上,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神渐渐冷凝如刀。

月如霜眉头紧皱,暗想若是现在交出兵符,他们对抗龙镇天便多有掣肘,举步维艰,可是若此刻不交出兵符,雷却道定然不会善罢干休,随便给月无缺和月家扣上一个大逆不道意图领兵造反的罪名,就够月家喝一壶了。没想到龙镇天如此的迫不及待,在城门口就给他们一个下马威!

真是欺人太甚!

这一刻,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月无缺身上,大家心里都在想,月无缺会如何应对?

月无缺却只是盯着雷却道的手看了片刻,唇角忽然一勾,便自腰上取上那块兵符,随手扔到雷却道的掌心,语气悠悠说道:“既然这样,无缺就不让雷长老为难了。不过雷长老可要好好将这块兵符收着,免得弄丢了被宗主责罚。”

不过是一块兵符,她相信,对于一个真正的强者来说,能令所有军人听令的,并不仅仅是一块兵符!

雷却道接过那块乌沉沉的兵符仔细看了看,确定是正品,这才放心收入怀中,笑道:“月统领果然是个爽快人,大将之风啊。宗主说奉圣之战多有艰苦,此一路又长途跋涉,月统领必疲累之极,特许月统领不必回宗报道,直接回家。老夫还得将这数万大军带回玄宗归整,就不打扰月统领了。”

月无缺右手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雷长老请便。”

雷却道点点头,含笑扫视月家众人一眼,翻身上马,一声召令,率领着数万大军浩浩荡荡先行进城。

颜月夭等人没有龙镇天的特令,暂时只能先随大军回玄宗军营。风倾夜一身玄黑劲装,身形隐没于大军之中,经过月无缺身侧时,回头看了她一眼,虽面容冷俊,但眸光之中却有一丝复杂的暖意。一瞥之后,又转过了头去。

月无缺微微一怔,月孤城却也眼尖地瞧见了风倾夜投来的那一瞥,眉头微微一蹙,悄悄看了月无缺一眼,想说什么,却终又什么都没说,待大军过去之后,吩咐众人打道回府。

月无缺今日便要回来的消息让整个冷月山庄上下充满喜气,山庄的护卫仆婢们都被月老爷子吩咐放下手中的活计,恭候在山庄大门两旁,等待月无缺的回归。

而月老爷子月云霄早已带着月家人在大堂上候着。月家大爷月南英,二爷月怀容,三爷月南鹏和五爷月南雄及其子女皆已到齐,长辈们各按排序在堂上坐着,小辈在后面排排而立。

不过,虽然众人虽然脸上都带着与有荣焉的笑容,可是仔细看时,就不难发现,并不是每个人的笑容都是真实的。月南英微微皱着眉,嘴唇抿得死紧,眉宇间有一丝不耐烦。

月怀容神情倒是平静,只是他飘向大堂门口的目光隐约透着一丝复杂。至于向来与月孤城关系不合的月南鹏,却像只霜打的茄子,脸上挂着勉强的笑意,神情却很颓丧。他向来心胸狭小,自小便对天赋出色的月孤城充满羡慕和嫉妒,到后来月孤城有了个废物之名闻名整个玄机殿的儿子月无缺,他的心理才觉得平衡了许多。可是没想到,就是那个被嘲笑了多年的废物,如今却摇身一变,成为了整个月家乃至玄机殿最光芒耀眼的人物,而他的儿女们却都资质平庸,毫无过人之处,这种鲜明的对比和巨大的落差令他心中又气又恨,却又无可奈何。

月南雄依旧是平时一副鼻孔朝天的傲然之态,可是从他悄悄瞟向月云霄的眸光中可以瞧出一丝不甘和不满。老爷子也太宠着月无缺那个臭小子了。不过是一个小辈,竟然还要他们这几个做长辈的都要出来迎接,真是好大的臭架子!

月老爷子此时却根本没有留意众人的表情,只要一想到月家又出了个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月家想重振威风的那一日是指日可待,便满心欢喜,心下也不禁微微急切起来,怎么这么久了,月无缺等人还没有回来?

时间慢慢过去,当众人等得不耐烦,开始在底下窃窃私语时,外面终于传来月家护卫们的齐吼声:“恭迎无缺少爷回来!恭迎无缺少爷回来!”

一声接一声,几乎响彻整个冷月山庄。

大堂内的悄语声顿时一停。

月云霄的双眸立刻绽放出惊人的亮光,目光紧紧盯着门口,激动地坐不安稳。青希静静坐在堂下,望着月云霄脸上的欣慰和激动,唇边露出淡淡的笑容。她的心里也是欢喜不已,她的三个孩子,终于平安回来了。多日的担忧和不安,如今都化成了一缕轻烟散去。而更重要的是,她可怜的无缺,终于用她的实力摧毁了命运对她的诅咒,让所有人都看见了独属于她的耀眼光芒!

没过多久,月无缺一行人便到了大堂门口。

月无缺率先跨入了大堂,目光在堂内一打转,轻轻从一众人脸上扫过,落到青希脸上时,她的目光中透着温暖之色,微微颌首,便快步走到大堂中间,对着大堂首位上的人一拜,声音清朗地说道:“爷爷,孙儿无缺,终于不辱使命,大胜回来了。”

月云霄早在她进门时激动地站了起来,此时赶紧迎过去扶起她,哈哈笑道:“好,好,好!果然不愧是我月家的好儿郎!大败魔族,征服奉圣,无缺当为月家子弟之楷模!哈哈哈!”

爽朗的笑声几乎要将屋顶掀翻,召显着月老爷子的真心开怀。

其余众人见机,按捺下各种情绪,一一上前恭维月无缺。有真心恭贺者,也不乏虚情假意者。月无缺不动声色一一笑纳。

月云霄的笑声在大堂内回荡,感受到老爷子内心的高兴,月无缺忍不住弯了弯唇角,就势搀着他的胳膊,调皮地眨了眨眼睛,笑吟吟道:“爷爷,有您这位月家百年来最出色的人物站在我的前面,无缺怎么着也不能落后太远,丢了您老的脸啊!”

这句马屁拍得月云霄又是好笑又是欢喜,笑骂道:“好小子,胆气见涨啊,在外面历练了一圈,回来连爷爷都敢打趣了。”

又拉住月无缺仔细打量了一番,一双蕴含精光的老眼灼灼惊人:“嗯,不错,虽然比在家的时候看着瘦了些,可是整个人看起来却比以前精神健康多了。这番历练对你果然有好处!”

更重要的是,他原本想察看她的修为到了何种程度,可是,却意外地发现,她的修为竟然一日千里,精进到了连他都看不出来的地步!

他只能凭玄识察觉到月无缺周身强大到不可思议到令人心生惧意的气场,却根本分辨不出她的修为到底晋级到了哪个境界。

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月无缺的修为,已经在他之上!

这个结论一出来,他不由大为震惊,随即,一股强烈的激动和兴奋如呼啸的潮水般自他胸口涌起,甚至于他握着月无缺手臂的手也禁不住微微颤抖起来。

天啊,这小子简直是个天才!

月无缺早已察觉到月云霄在暗中查探她的修为,却只作不知,此刻见他激动得似乎难以自抑的模样,知道自己的修为速度着实惊到了他,手下微一使劲,稳稳扶住了他,温声打趣道:“爷爷,注意脚下,可别因为看到孙儿回来,高兴得连路都不会走了,那可就丢人喽。”

一名月家弟子听到这句话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随即似想起了什么,脸色微微一惊,赶紧又收了笑脸,悄悄瞥了月云霄一眼,见他并没有看过来,这才暗暗松了口气,转到月无缺身上的目光也染上一抹羡慕之色。

月云霄身为长辈,又是月家家主,在众人面前向来端着一副威严凛然不苟言笑的模样,处事严厉,毫不容情,又对月家子弟教育严格,所以月家上下几乎所有人心中都畏惧这位家主的威严,特别是月家孙辈们,几乎没有一个人敢亲近于他。有他在的场合,除了必要的议事之人,其余人连咳嗽一声都不敢。月家家主月云霄,在众月家子弟中是一个威严可怕的存在。

可是现在,那个威严而可怕的存在,竟然被同为小辈的月无缺给言语打趣了,而被打趣者,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显出一副慈爱的模样嗔怪道:“爷爷要是丢人了,就罚你去藏经阁抄一百遍书,谁叫你不拿爷爷的威严当回事的。”

这句话顿时惊掉了许多人的眼球,就连月南英,月怀容等人也不禁微微错愕,目光投到场中那副爷慈孙孝的模样,脸上显出不可思议之色。

月家小辈子弟们哪个得到过月云霄的慈爱和青睐?此刻见到月云霄那副慈爱的模样只给了月无缺,纷纷对月无缺投以或羡慕,或嫉妒的目光。

他们只觉得月无缺的运气真是太好了,忽然就成为了年轻一辈中的绝顶高手,忽然就获得了月家最高执掌者的青睐,现在更是忽然成为了玄机殿最鼎鼎有名的英雄人物,真不知道她是走了什么狗屎运。

他们只以运气来推测一个人的成功,却忘记了,每一个人的成功,又岂是单靠运气二字就能诠释的。没有付出艰辛的努力和坚韧的毅力,谁也无法踏上成功之路。

月无缺虽接受到许多不善的目光,却直接忽视掉了。对于那些不知上进只知道嫉妒别人的人,她根本不屑看他一眼。

她将月云霄扶回主座上,目光扫视了大堂一圈。除了留在玄宗的月仲武外,几乎所有月家子弟都到齐了。不——还差一个人,月魄!

脑海里浮起那个行踪诡秘行为也诡异的白衣少年,月无缺的眉头微微皱起。这时,一道犀利得让人无法忽视的目光投了过来,月无缺立刻回视过去,心里微微一沉。

那道目光的主人,竟是二叔月怀容。月怀容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向她微微颌首。月无缺看到他那张脸,顿时又立马想起了在奉圣黑牢中那个“月怀容”,唇角微微勾起一抹冷笑。看来,月家很快就要有好戏看了。

只是她没有想到,这场好戏,来得却是这样的快。这是后事,暂且不表。

且说月怀容见月无缺忽然朝他投以一笑,不由微微一怔,月无缺以前对他都是一副不冷不热的模样,连二叔都很少喊过,今日这忽然一笑,顿时令他心生一种受宠若惊之感,又觉得有些诡异。还未想明白,月无缺的声音已经响起:“数日不见,二叔风姿更添了。”

月怀容有些诧异地看着面前笑吟吟的少年,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脸皮僵硬地扯了扯,回笑道:“哪里,哪里,二叔老了,哪能跟你们这些年轻人比。”顿了顿,上下打量了月无缺一眼,不无赞叹道,“倒是你,数月不见,竟比之前更为出色,已胜过你父亲年轻之时了。”一边说,一边眼带调侃地扫了月孤城一眼。

青希也没料到月无缺会突然与月怀容搭话,脸色一变,随即微微皱起眉头,眼底闪过一抹厌恶之色。

立在她身边的月孤城却根本没有发现妻子的神情,含笑接话道:“长江后浪推前浪,无缺的成就能胜过我这个父亲,我愿足矣。”

月怀容的目光自然而然移到青希脸上,笑道:“四弟妹当也足愿了。”

青希看也不看他,神情冷淡地道:“过奖。”随即对月孤城道,“我有些不舒服,先回去歇息了。”

月孤城见她脸色似乎有些苍白,忙吩咐月如霜月如冰姐妹俩扶她下去休息。

月怀容看见她窈窕的背影很快消失于大堂门外,微微眯了眯眼睛,随后语态恭敬地对月云霄笑道:“父亲,无缺的接风洗尘宴早已准备好,无缺一路劳累,想必早已饿了,不如现在就开席?”

“好,无缺可是我们月家的大功臣,可不能饿着了这小子。”月云霄哈哈笑着拉着月无缺,率先朝后堂宴厅走去:“无缺啊,爷爷知道你这段时间一定吃了很多苦头,所以今天特意命人准备了许多你爱吃的菜,一会儿可得多吃点,养胖点,男人不能长得太瘦,太瘦就显得女相了。我们无缺可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可不能被人家笑话。”

月无缺听了他这番谆谆教训的话,不由啼笑皆非。瘦不瘦的,和女相有什么关系?不过,月云霄这番关切体贴的话却像一股暖流流入了她的心田,她挽住他的手,笑嘻嘻说道:“无缺谨遵爷爷之命,养得白白胖胖的,绝不给爷爷脸上抹黑。”

跟随其后的月孤城听见这对爷孙俩的对话,嘴角抽了抽,一抹温暖的笑意却浮上了他的眼角,心里只觉得安定又幸福。无缺这孩子,自小遭奸人废了绝佳武根,不但体弱多病,性格又懦弱无能,这样的废材,向来遭人厌弃,身为家主的月云霄,虽然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嫌弃这孩子,可是对她也只有满满的失望,在诸多优秀儿孙环绕下,渐渐忽略了她的存在。

如今,他可怜的孩子,终于用自己的力量重新站了起来,向月家乃至天下所有人宣告了她的强大存在,打破了多年的废材称号。这样一个聪明坚强又奋进的孩子,真是令人心疼啊。

月孤城满怀欣慰和感叹。虽然月云霄对月无缺前后变化的态度很明显,可是,他并不是怨恨他。做为月家的家主,他已经尽己所能,保住了这个孩子的命。就算无缺小时候是废材病体之躯,他也没有放弃对她的一切治疗和昂贵的药材。这已足够。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强者为尊的世界。要想活出尊严,活出希望,最重要的是靠自己。只有靠自己本身的能力,坚强不屈地向前攀爬,用自己的努力让别人看到自己的实力,才能让别人看到自己的存在,才能获得别人的认可和尊重。

他的孩子,月无缺,终于做到了。

想到这里,月孤城看着前面孩子英挺的身姿,忍不住骄傲地笑了起来。

月怀容和他并肩一起走,看见他侧脸上俊逸非凡的笑容,脸上虚伪的笑容慢慢散去,换上一丝讥讽的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