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63章

第163章

“你是说,那些已经归顺我的玄宗将领们,一回到玄宗就被罢了军权?”月无缺躺在自己后院中一张躺椅上,一边翻看着兰若心经,一边漫不经心问道。

青滟点点头:“不错。我依主人你的命令跟着他们回到玄宗后,就听雷却道就颁读了龙镇天的旨令,卸了所有将领的军权,每人嘉奖一百两银子各自回家休假一个月后再到玄宗重新分配军职。”

月无缺不由讥讽地嗤笑一声:“一百两银子换一个军职,龙镇天好会打小算盘。”

青滟也笑了:“那是,所以听到那道命令后,那些将领们肺都差点气炸了,闹哄哄的嚷着要找宗主讨公道,质问他为何如此对待从奉圣浴血回来立下功劳的将士。”

“哦,那最后结果怎样?”月无缺感兴趣地问道。

青滟鄙视地道:“小胳膊怎能拧得过大腿?雷却道厉声喝斥了他们,并威胁说谁要不服从军令,就当场以军法处置。那些小将们再怎么愤愤不平,也只得散了,各自拿着银子回家喽。”

月无缺眼里都是盈盈笑意,口气中带着幸灾乐祸:“龙镇天在玄宗嚣张**多年,早就引起玄宗将士们的诸多不满,如今他竟然还敢用这样强横霸道的手段对付死里逃生的功臣,简直是直掘坟墓!莫非他真以为他能一手遮天么!”

玄宗的那些大小将领们,虽然看着没多大实权,但是他们之间盘根错节,而且都上过战场带过兵,军人最看重在铁血战场上生死相交的情谊,龙镇天这么做的用意,一定是怕他们背叛他,转而追随自己与他做对,所以想趁此机会打散他们,不让他们抱成团,以免造成他腹背受敌。

可是他这样做所得的效果,却恰恰相反,不但没能打散他们,反而激起了他们的愤怒,从而加速了他们的背叛。这样的结果反而对月无缺更有利,她正在想着用什么办法让那些一同上过生死战场的玄宗将领们成为自己的后备军呢,龙镇天就亲自给她送上门来了。这一手棋下得可真是妙极啊。

“他这样做倒是便宜了主人你。”青滟脸上露出耀眼的笑容,“所以等雷却道的人都撤走后,我找了个机会在那些成为怨妇的将领们面前显了形,游说他们追随你。”

“哦?我倒看不出你还有这等心计。”月无缺合拢心经,上下打量了青滟一眼,满意地点了点头,“你的智商看着果然有长进了。那结果怎么样?”

若是青滟真能说动他们,倒是省了自己一番事。

青滟闻言立时黑了脸,不满地瞪她一眼,翻着白眼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本神兽的智商本来就很高好不好!之前那样,不过是因为我体内的封印没有完全解除,所以许多事情记不得了而已。现在,谁要是再敢嘲笑本神兽,我一拳打碎他的脸,叫他爹妈都不认识!”

他示威似地扬了扬拳头。

月无缺似笑非笑地瞧着他,青滟反应过来,立刻改口:“除你之外。”

“结果怎样?”

青滟的神情又得意起来:“本神兽出马,自然马到功成。二十个大小将领,有十七个当场发誓愿意以后追随你,还剩三个犹豫不绝,说要考虑两天。我怕他们坏事,所以找了个机会将他们解决了。”

月无缺嘴角抽了抽:“你下手还真快。”

她并没有想到这样的结果,不过,依青滟的处置方法,的确是最好的。现在的青滟,思维敏捷,行动果决,雷厉风行,行动之间完全不像以前那个弱智少年,真让她有些刮目相看了。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青滟一挑长眉,语气不屑地道,“大男人做事,当果敢决断,犹犹豫豫婆婆妈妈的跟个娘们儿一样,真是男人之耻。”他忽又皱着好看的俊脸,不满地道,“我替你做了这么大一件好事,你为什么不表扬我,还要质疑我?”

月无缺:“……”她还是收回之前的想法好了。

她站起身,伸手使劲拍了拍青滟的肩膀,满脸笑容地夸奖道:“不错,你做的很不错!不但替我解决了一个大麻烦,还省了我好些事,真不愧是天上地下绝世无双的第五大神兽!”

青滟这才满意地露出得色:“那是,不是我吹牛,若不是赤焰比我五百岁,我肯定稳居十大神兽之首位!”

月无缺点头附和道:“你说的很不错,赤焰完全不能和你比。”

青滟被夸得飘飘然,志得意满地领了下一个命令走了。

赤焰这才显身,轻笑道:“青滟还是这个老毛病,喜欢被人夸,夸他几句就得意忘形了。”

月无缺唇角轻扬,笑道:“这样单纯的人才显得更可爱,与他谈话也觉得轻松愉快。”又语气关切地对赤焰道,“对了,你恢复得怎么样了?我怎么觉得你身上的封印比青滟身上的厉害得多?你可记得自己为什么会被封印?”

赤焰摇了摇头:“以前的事都不记得了,不过,经过这段时间的炼化,我已觉得身上的封印的力量弱化了很多,相信很快我就能彻底恢复力量了。”

月无缺点点头:“那就好。很快我可能会面临一场艰难的战斗,到时候会很需要你和青滟的帮助。”

赤焰正色施礼道:“赤焰一定不让主人失望。”

“听说你率领魔族在奉圣与月无缺对战,不但战败,还被她伤得很惨,她果真厉害到连魔族妖术都拿她没办法了?”龙镇天稳稳坐在金边红木龙纹椅上,手里轻轻转着两只龙眼大小的黑色珍珠,缓缓问道,目光透着微微冷意,脸上却没什么表情。

堂中间立着一个身着锦衣的少年,容貌绝俊,却因面上隐隐透着一丝邪气而使他整个人显得有些阴深。

听到龙镇天的问话,他扬起的嘴角微微一僵,随即恢复如常,对着龙镇天施了一礼,浅浅笑道:“月无缺的天赋果然是无与伦比,先前我还不信,可自从与她那一战之后,我终于明白了。她的确是一个天生的修炼者,不论是玄门之功,就连魔族之术修炼起来都是易如反掌,不比旁人难于登天。”

龙镇天的脸色微微有些扭曲,好容易才按捺住胸中的怒火,一拂袖,冷哼一声道:“夜流胤,她再怎么样,也是一个拥有血肉之躯的凡人,再强能强过那些神魔妖怪吗?你怎么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真是丢了你夜家祖宗的脸!”

夜流胤脸上显出愧色来,微微垂首道:“宗主教训得是。”

他这般乖顺,龙镇天反而不好借机发作,只得又冷哼一声,继续问道:“听说那场大战时,魔宫的大祭司冥休也去了?为什么他没有杀死月无缺?难道连他也畏惧月无缺的实力吗?”

夜流胤心下暗想,这才是你最想问的吧?或者可以说,你最希望的就是借冥休的手杀掉月无缺,以除你的后患吧。嘴上却慢悠悠答道:“不是,他是超越人间,游行于天地间的独立存在,月无缺怎么会是他的对手。不过,他好像特别对月无缺有爱才之意。”

明明你自己也一样畏惧月无缺,想拉拢本少爷与你一起对付她,却又偏偏在本少爷面前摆大架子,既然这样,那就别怪我刺激你了。夜流胤心里冷哼道。

龙镇天闻言,果然激动地站了起来,勃然变色道:“你说什么?冥休竟然对月无缺有爱才之意?这怎么可能!”

一个月无缺已经叫他觉得棘手了,再加上一个冥休,那可是个连他都忌惮几分的妖魔!

夜流胤看龙镇天果然急红了眼,眼底划过一丝嘲弄,淡淡笑道:“不然你以为,月无缺为何能轻轻易易便自冥休手中脱身?要知道只要冥休想他死的人,他就绝不会多活一分钟。”他假意叹了口气,“就因为我对月无缺出手,冥休还警告我不要再对月无缺轻举妄动呢。所以,虽然我也有心助宗主您除掉月无缺这个祸患,可是也是有心无力啊。”

他冷眼看着龙镇天的神情,心下微微有些诧异,龙镇天做了数十年的一宗之主,向来肆无忌惮,玄宗手下又多高手,一个月无缺怎么会令他这般为难?

龙镇天狠狠皱着眉,在堂上来回踱了几步。本想借夜流胤与魔族的关系,一起搭把手杀掉月无缺,哪知道从他口里听到这样个令他震惊的消息。不过,就算冥休与月无缺有什么关系又如何?他就不信,冥休会为了那个小子与整个玄宗做对!虽然冥休的术法高深莫测,可是这世上并没有绝对的破解之法!

思虑已定,龙镇天的神情终于缓了下来,重新回到座上坐下,缓缓说道:“行了,你要是没别的事,就退下吧。”

夜流胤却并没有动,说道:“我虽然帮不了宗主的忙,可是却想向宗主推荐一个人,希望能对宗主有帮助。”

龙镇天眉头一挑:“哦,你想向本座推荐谁?”

夜流胤笑道:“说来这个人宗主也认识,此刻他就在外面候着,宗主若是见到他,说不定会大吃一惊的。”

龙镇天不耐地一挥手:“那就宣他进来,本座倒要瞧瞧,你说的这个人是谁。”

夜流胤走了出去,不一会儿,带着一个个子瘦高,从头到脚被一件黑色的宽大带帽披皮裹得严严实实的人走了进来。

龙镇天凝目望了望,忽然说道:“把你的帽子掀开!既然想替本座效命,就不要在本座面前遮遮掩掩的!”

那人闻言,顺从地伸手掀掉了帽子,对龙镇天露出一个笑容:“龙宗主,好久不见了。”

龙镇天一见他的容貌,不由一怔,脱口道:“奉圣帝尊姬云刹?”

姬云刹的面皮有些尴尬地抖了抖,干笑道:“正是,多谢宗主记着我。”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东躲西藏,担惊受怕,姬云刹已经瘦了一大圈,脸上的颧骨高高突起,眼窝深深地塌了进去,深身透着狼狈的风霜之色,以前的气势威严早已完全不见。

龙镇天哈哈一笑,起身朝他走了过来:“本座还当夜流胤推荐的人是谁,原来是姬兄你啊,咱们好久没见面了,今日可一定要好好喝一杯!”

姬云刹见状,心下松了口气,也笑道:“宗主之邀请,不胜荣幸。”

这两人仿佛同时失忆了一般,将之前两人同为一国之尊时,都恨不得对方早死早超生,为了争夺地盘掀起过无数次残酷战争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了。

夜流胤见他们一副好兄弟谈兴正欢的模样,识趣地退下了。

夜流胤告辞后,龙镇天又命其他人全部退下,这才对姬云刹微笑道:“帝尊此次前来找本座,可是有什么事?”

姬云刹此时已是穷途末路,也顾不得什么面子不面子了,脸上露出阴狠之色,坦承地说道:“奉圣的事情相信宗主已经知道了。我被月无缺夺了奉圣之位,迫得四处躲藏,想手刃月无缺那个小畜生,夺回帝尊之位,只苦于无法,这才前来投靠宗主。我知道宗主也想除掉月无缺,若宗主信得过我,我愿替宗主效犬马之劳!”

龙镇天的眼睛亮了亮,却依然不动声色笑道:“阁下贵为一国之尊,要阁下为本座效劳,这怎么敢当。”

姬云刹叹息一声:“多谢宗主还看得起,只可惜,如今的我,已经一无所有,形同于街边的流浪犬了。”他眼神忽然一狠,双手紧握成拳,面部现出狰狞之色,“这一切都是月无缺害的!她害我丢了帝尊之位,害我妻离子散,今生今世,只要我姬云刹不死,我必诛杀此恶贼!就算是死,我也要化为厉鬼,定要她血债血偿!”

龙镇天看着他狰狞的模样,眼底闪过深沉的笑意,口气也温和起来:“帝尊被月无缺迫到如此境地,本座也是惋惜不已。月无缺那小子太过狂妄,仗着自己有几分天赋便横行霸道目中无人,着实令人可恨!你放心,就冲着你我的交情,只要你杀了月无缺,我一定替你拿回奉圣城,让你重新坐上奉圣帝尊之位!”

姬云刹闻言,不由大喜过望,赶紧向他弓身行礼:“龙宗主如此侠心仗义,姬云刹感激不尽!”

“好,既然姬兄已经是我的同盟,那不如就在玄宗住下,稍后我们好好商议。”龙镇天含笑拍了拍他的肩膀,吩咐人将姬云刹带下去休息。

等姬云刹被带下去后,龙镇天走进了大堂的小偏房,沿着这个小偏房一直走到后堂一个小小的院子里面,这才顿住脚步。

这个院子虽然不大,却种着许多世上神奇珍贵的药草。一个干干瘦瘦须发皆白的驼背老人正提着一只小喷桶专注地给药草浇水。

龙镇天悄然来到他的身旁站住,他都没有注意到。

龙镇天等了一会儿,不耐烦地轻轻咳一声,驼背老人这才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露出一张干瘪得有些可怕的老脸。

“宗主来了。”驼背老头没有和别人一般向他行礼,只是随口招呼道,声音苍老而沙哑。

龙镇天仿佛习惯了他的态度,随意在旁边一张石凳上坐下,不以为杵道:“驼翁,我找你有事。”

“什么事?”那被唤作驼翁的老头问道,一边继续浇他的水。

龙镇天苦恼地皱着眉头说道:“我最近练功越来越觉得有些力不从心了。”

驼翁语气平静地道:“这是必然的。你的天资本来就很一般,靠着我调制出来的淬炼筋骨之药才超出平常,成就一代绝世修为。可是,那时候我就已经告诉你了,筋骨资质是天生的,强行逆改,总是会付出一些代价的。就比如你服用的那些淬炼筋骨的药,药性都极为霸道,服用久了,修炼时就容易走火入魔,你现在的情形,不过是刚刚开始而已。”

龙镇天的眉头皱得更紧:“我这也是没有办法,不这样,我怎会有今天的成就?”他伸手抓住老人的袖子,满眼期待地看着他,“驼翁,你再帮帮我,再给我炼些药吧。”

驼翁这才停下浇水的动作,转过身来上下打量着他,皱着眉头说道:“这么多年来,你服用那些药太多,已经超过了你筋骨的负荷,若是再继续服用,后果实难预料。你还是就此收手吧,已经做了四十年的宗主,该得到的已经得到了,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我为什么要收手?”龙镇天用力甩开他的袖子,猛地站了起来,冷笑道,“只有我龙镇天才配坐这宗主之位!那些只会仗势欺人狗眼看人低的大世家,在我龙镇天的眼里全是狗屁!哼,再说了,就算我肯收手,他们会放过我吗?这么多年,我早已经将他们一个个得罪了个干净,已经没有退路了!驼翁,看在你也是我族叔的份上,再帮我一次吧。若是这次能一举拿下那四大家族,让他们从此以后对我伏首听命,我龙镇天必能让我龙氏一族成为最大的世家!”

驼翁没有说话,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慢慢说道:“龙氏是不是最大的世家,与我没有任何关系。至于你,我该劝的也劝了,你不听我也没有办法。明天你来拿药吧。”

龙镇天的眼里流露出惊喜之色:“辛苦您了。”

明知那些药霸道的会毁了他的五脏六肺,可是,为了除掉月无缺,为了让那些世家从此像狗一下匍匐在他的脚下,从此整个玄机殿唯他独尊,不用再处处受世家限制,他已经处心积虑谋划了许久,所以这一战,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他都只能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