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64章

第164章

“对了,驼翁,你说如果我得到金蚕盅,那效果是不是比你炼制的这些药效果会更好?”龙镇天又问道。

驼翁答道:“不错,金蚕盅是修炼圣品,无论是什么样的资质,只要有金蚕盅相助,定能一日千里,资质绝佳者,那效果更是惊人。”

龙镇天一脸心痛与惋惜:“可惜这数十年来我命人几乎找遍了全国各地,都没有发现金蚕盅的踪迹,否则,这天下早就是我龙镇天的了。”

驼翁道:“万事皆有命。虽说成事在人不在天,可毕竟什么事都需要机缘啊。”

龙镇天冷哼一声:“万事皆有命?哼,在我像条狗一样被那些世家子弟欺负的时候,他们可曾想过,有一天我会成为一宗之主,成为他们头上第一人,从此掌握他们的生死?我龙镇天已经用事实证明,只要我有足够的野心,有足够的能力,我就能达到自己的目的!”

说罢,他转身扬长而去。

驼翁看着龙战天的背影消失于院外,摇头微微叹息道:“冥冥之中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就算你费尽心机也改变不了天命所归,又何必强求置自己于万劫不覆之地呢!纵然你说的没有错,只要有足够的野心,有足够的能力,可是,你走错了路啊,一错再错,迷途而不知返,就算你有天大的野心,也成就不了你的宏伟事业。”

“快看,无缺少爷在做什么?头上都冒烟了!”

“我也不知道,坐了这么久都没动一下,应该是在练功吧!”

“练什么功会练得黑顶冒黑气?莫非是在念什么自焚的功?我记得其他主子们练功可不是这样的。”

“噗……没见识!这世上有自焚的功吗?有那么傻的修炼者,没事傻到练功烧了自己吗!不懂修炼的傻冒儿!”

“呸,我不懂,难道你就懂啊!你懂你就说说看啊,别不懂还在这装懂教训我!”

“嘘,你们小声点,别被无缺少爷听到了

。听说无缺少爷在奉圣杀了好多人,那血把奉圣的地都染红了,好可怕的。咱们的四夫人曾经是魔宫的圣女,听说还偷偷教她修炼过魔族的妖术呢。”

“没事,我们离得这么远,他听不到的。”

院外偷窥的两只浑然不知她们已被发现了,还在那叽叽复喳喳。

月无缺无奈地收了功,好不容易趁着这会儿天气好,没人打扰好好修炼兰若心经,却哪知外面跑来几个不知道是哪房的婢女,偷窥也就罢了,还在那像几只麻雀一样叽叽喳喳吵死人,吵得她都炼不下去了。

不过没关系,她晚上睡觉的时候,金蚕盅经常帮助她进入自动修炼期。这东西果然是天底下难得的修炼珍品,不过,它好像对魔族之术的感应更大,因为她睡觉的时候,它自动修炼的都是魔族之术。她有一种直觉,她现在的魔族之术,恐怕在魔宫除冥息外,很少能遇到敌手了。

所以这会儿炼不成也没什么关系,这大好的时光,不如找月如霜和月如冰出去逛逛来得划算。

至于那几个吵人的婢女……月无缺微微眯了眯眼,这种被人偷窥外加监视的感觉,让她觉得很不爽!

而且,那几个婢女长相都是一等一的娇媚,此时已是深季,她们却穿得甚是暴露,她怎么不记得,月家的婢女都是这般**的模样?

“喂,美女们,你们在做什么?”在那几个婢女小声争执的时候,忽然有个圆润好听的声音插了进来。

那四个婢女一时没反应过来,有个人顺口答道:“给无缺少爷送茶过来的。”

那个声音又问道:“是谁派你们来送茶的?”

“香云夫人。”

“既然来送茶,为何不进去,非要躲在这里偷窥?”

“关你屁事!”那接话的婢女性格颇为泼辣,张口就骂道,骂完才觉得有些不对劲,回头一看,立刻吓得啊地尖叫起来。

“妖怪啊……!”

其余三人听到她的尖叫声,都不由吓了一跳,赶紧齐齐回头,却什么也没发现

一名瘦高个儿模样最出众的婢女拍了拍胸口,喝斥道:“你瞎叫什么!差点吓死我了!”

那名婢女已被吓破了胆,一边伸手捂住嘴,两眼惊恐地瞪得老大,另一只手指着她们三人的背后,一边指,一边拼命向后退,一不小心跌坐在了地上。

在那半空,有个紫色的烟状物,瞪着两只邪魅的紫眸,龇着雪亮的如狼牙般锋利的长牙,正对着她狰狞地微笑。

三女急忙又转身,只见空中飘浮着一个模样恐怖的东西,露着森森白牙,在用很好听的声音和她们打招呼:“嗨,美女们,上午好!”

四周寂静了片刻。

“妖怪啊啊啊~”

震破耳膜的尖叫声之后,四女像见了鬼一般惊声尖叫着连滚带爬逃走了。

“本座的模样有这么可怕吗?”紫魅看着那几个如中了邪般疯狂逃窜的女子,委屈地吸了吸鼻子。好久没见美女了,好不容易看见几个模样撩人的丫头,竟然见了它比兔子跑得还快,真是太打击人了。

“如果你变幻成一个圆嘟嘟可爱小狗的模样,说不定她们就会喜欢地想抱你了。”月无缺打趣道,顺手端起放在地上托盘中的茶杯置于鼻端闻了闻。

茶是好茶,不过里面被下了浓烈的**。这个香云夫人命几个妖娆的美婢端着**送过来,这用意可真是耐人寻问。

若是月无缺不小心喝了这杯被下了**的茶水,和那几个美婢乱来,那下药之人肯定会想办法带月家众人前来围观,让她颜面尽失不说,说不定还要引起月老爷子的暴怒和对她的失望,这聚众秽乱的丑事也会让本就不支持她的人彻底地反对她。

嗯。果然是一场出自精通宅斗女人之手的狗血好戏码。

月无缺微微眯起了眼睛,眼底闪耀着冷芒。

“本座是堂堂魔神之宠,威风八面妖魔皆怕的紫魅大人,怎么能自掉身价变成小狗的模样

!”紫魅兀自在一旁愤愤不平。

这自恋程度,和青滟有一拼。

月无缺摇摇头,向它招手道:“行了,快回我这来,别吓到了别人。”

“我不回去!你好不容易放我出来,我怎么能那么轻易回去窝在个鸟不打屎的神识空间!”紫魅大人好不容易被放次风,竟然开始在半空打滚耍赖了。

月无缺眼角抽了抽,她怎么不知道,这连幽灵都能吃的货,竟然也有卖萌的天赋?

不过,它也太拽了些,仗着自己是只魔神之宠,屡屡无视自己的召唤。在奉圣她召唤了它五次,它只出来一次。不听指挥的兵,可不是好兵。

月无缺眼神一凛,双手微合,在掌心结出一个银色的冰雪符,抬掌向四周一转,四周立刻幻化出一片冰天雪地之境,除她和紫魅外,其他的外界各物都被隔离开来。

月云霄原本给月无缺的东来阁配了一干高手暗卫,因没有听到月无缺的命令,都藏着默不作声地看戏,忽见主子和那只妖魔之物凭空消失了,都不由吃了一惊,以目光询问藏在屋顶上的暗卫首领。

暗卫首领是一个皮肤呈古铜色,面目冷峻的中年男子。他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不要动,自己却从隐藏的地方跳了下来,走到月无缺消失的地方。

明明此刻是丽阳高照,可是他站在那里,只觉得一股强劲的寒冷之气迅速包裹了他全身,仿佛置身于万里冰封的极地。

他没有表情的冷脸上蓦地出现一丝裂痕,淡漠的双眸中光芒变幻。随手之间便能结出冰雪结界,又能召唤魔族的魔神之宠,这个月家最小的孙少爷,原本以为是个天底下最没用的废物,没想到命运中竟然会有这样的神来之笔,不经意间就登上了强者的巅峰。

月无缺,的确是现在月家最出色也最有望带着月家走向繁荣的人物。

这也难怪月老爷子竟舍得让他带着月家最厉害的暗卫——隐队拨给月无缺,以保障月无缺的安全。

要知道,月家的暗卫分成两队,一队称为暗队,另一队称为隐队。暗队的存在月家众人皆知,里面选的全是月家从小培植的高手

。而隐队,却是从暗队高手中选拔出来佼佼者,高手中的绝顶高手。而这只隐队,只由月家家主一人掌握,只服从月家家主一人的命令。他月阙,便是暗卫隐队的队长。能成为隐队的队长,他的实力自然是令人无法估计。

原本他还觉得,月老爷子竟然将他堂堂隐队的大队长指调来保护一个不过十四五岁的少年实在是浪费资源,可是现在,他不这样想了。或许,眼前这个新主子,真实实力会给他惊喜。

漫漫飞雪中,仿佛全天下的冰寒都集中到了这块冰雪之地。

魔宠紫魅并没有意识到将会发生什么事,还在那打滚耍赖,原本这个莫名将沉睡多年的它召唤出来的新主子其实也不令它讨厌,只是它这个新主子只是一个区区凡人,而它以前跟随的主子可是魔神,对它宠爱之极,以致养成了它目中无人的性子。虽然它能被月无缺招唤,却并没有从心底被她征服,对她的召唤也不以为意。

可是它骄傲的同时,却忘了一件事,不遵从主子命令的宠物,是会被主人处罚的。

所以当一片冰寒之气迎面向它扑来,它立刻打了个哆嗦:“冷死了!咦,这是什么地方?”

它打了个喷嚏,惊恐地看看这片突然冒出来的冰雪之地,紫魅原身是魔界之火,由魔神修炼而成,性属阴火,不惧一切阴邪之物,却独独畏寒。

对上月无缺似笑非笑的眼睛,它立刻明白了,都怪它刚才得意忘形,才对这个新主子失了尊敬。不过,它现在也顾不了许多,对着月无缺就是一冲,想回到她温暖的神识空间。

哪料月无缺却突然一抬手,一记冰球将它打了开去。

“你你你,你想做什么!我都快冻死了!快让我进去!”紫魅又急又气之下,不自禁地幻化了一张狰狞之脸,对着月无缺张牙舞爪。

月无缺不理它,只是冷哼一声,双掌齐出,两股冰龙朝着紫魅迅急冲去。

紫魅一见不好,嗖地隐了身形,冰天飞雪中传来它气急败坏的声音:“月无缺,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可是你的魔宠,不是你的敌人!”

“你也知道你是我的魔宠,很好

。现在身为主人的我就让你知道知道,我月无缺是如何处罚不听话的宠物的!”月无缺冷冷说道,用意识感应着紫魅隐身的地方,“不要以为你藏起来我就找不到你,别忘记了,我也是修炼魔术之人!”

她一掀衣摆,就在那雪地上坐下,双手合什,嘴里喃喃念起咒术来。

不一会儿,在她周身的地面上,竟然慢慢冒出一截截红色的东西来,那红色围成了一个圆圈,正好将月无缺围在当中。

紫魅藏在暗处,有点怨恨地冷冷瞧着月无缺,它倒要看看,这小子到底要用什么办法处罚它,让它心服。否则,它一定要让她好看!

哼,它堂堂魔宠大人,何曾受过这种欺辱!简直是可恶之极!

可是很快,随着月无缺身边的红色东西迅速开花,紫魅眼神渐渐变成了惊恐之色!

寒风吹得更猛,雪下得更密。

月无缺黑发在风雪中烈烈飞扬,洁净的衣袂随着风雪狂舞。

围在她四周的红色,竟然开成了一朵朵鲜艳欲滴的红莲花,似火似血,诡异无比,在这漫天风雪中夺目耀眼!

紫魅只觉得脑袋轰地一下,像是被雷击中一般,月无缺平缓却充满威严的声音响彻天地:“以红莲之血,惩尔之逆!”

红莲之血!她竟然会施用魔族惩罚魔宠的一种最厉害的咒术!红莲之血的阴煞之气,可是连地狱之火都难以阻挡的!

紫魅尖叫一声,猛地张开血盆大口,无数黑色或灰色的死灵幽灵立刻从它嘴里窜了出来,这洁白的冰雪之地立刻变得鬼气森森,杀机四伏!

在一片恐怖的鬼笑声中,所有的幽灵都以最快的速度朝那被红莲包围的人冲去!

“炸!”月无缺忽然睁开眼睛,厉声喝道。

但听蓬蓬蓬地数声,那朵朵红莲忽然炸了开来,爆出无数红色的**,如利箭般兜头兜脑朝着那些怨灵扑去。

“啊啊啊……!”

四周立刻响起无数幽灵惨叫之声,那中了红莲之血的幽灵,都化做了一蓬气体,烟消云散于空气中

紫魅一见,心中又是惊惧又是不甘,眼里闪着阴恻恻的光芒,一个意念之下,整个身体顿时变得巨大无比,整个天地立时黑了下来!黑暗中只见那朵朵妖异红莲灼灼盛放。

紫魅眼底闪过一抹煞气,呼地张开大嘴,朝着月无缺吞了下去。

它要一口吃掉这个狂妄的小主人,让她在自己肚子里化成一滩血水,以泄它心头不愤!

这世间万物,只要比它弱,它都能将之吞掉,或在它肚里化为供它驱使的死灵,或化为一滩血水永远消失于世间。

这个新主人彻底惹恼了它!

紫魅的森森獠牙已经来到月无缺的眼前,她却看也没看它,神情不变,右手迅速在空间画了几道符图,口中大喝道:“破!”

那朵朵怒然绽放的红莲花瓣,忽然化身为巨大的红色冰刺,随着月无缺那声大喝,以超越一切的速度扎在了紫魅身上!

“啊~!”

一声惨叫声立时响彻整个天地,被黑暗笼罩的天地顿时一亮,又恢复了之前的雪亮。

“啊啊啊啊……!”

紫魅不住惨叫,巨大的身子被射成了刺猬,在迅速缩小,在半空急速地飞弹,可就算这样,也遏制不了那颗由魔火炼成的魔心被红莲冰刺刺中的疼痛和迅速湮灭。

“救我!救我!我错了!我错了!主人!主人!”

紫魅只觉得自己的体能在迅速衰竭,吓得赶紧摔在月无缺面前,嘶声哀求。

月无缺缓缓站起身,负手而立,目光淡然看着脚下抽搐,气息渐渐微弱的紫魅,问道:“你错哪里了?”

“我不该自恃为魔神之宠,就瞧不起主人,不听主人吩咐!紫魅以后再不敢了!求主人救命!求主人救命!”

若是月无缺不救它,它的魔心就会被红莲刺的煞气吞噬掉,而它,也将永远不存在于这世间

。它可是魔族创造出来的厉害宠物,在妖魔之界万魔伏首,怎么能死得这么丢人!这么丢人!

月无缺冷嗤一声,早知如此,又何必多费她一番手脚。她弯下腰,将右掌放在紫魅上空,很快,那无数红莲刺立刻化成了水,融入了地下。

她的掌心又放出焚天之火,融去紫魅体内的冰气。

焚天之火可是紫魅的最爱,它的身体形成于火,所以对于火特别偏爱,特别是魔族的焚天之火,吸食可令它增加不少修为。

紫魅贪婪地吸食着焚天之火,自魔族被灭后,它好久没有吸食过这么美味的食物了。在它不断的吸食中,原本干瘪的身体开始慢慢涨大,很快又恢复了之前的形体。

劫后余生的美味可真是一种享受。

正当它想多吸食一点时,月无缺却收了焚天之火。

它砰地跳到半空,不满地道:“我还没吸够呢!”

“我是你的主人,我愿意让你吃吸多少就是多少,我让你向东你就不得向西,我说是什么就是什么!”月无缺冷哼一声。

紫魅气愤地呲着牙,正待反驳几句,月无缺忽然迅疾如电地探手抓住了它。紫魅明明是没有实体的一团魔火之气,也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法子,紫魅竟然逃脱不了,在月无缺强大的手劲下圆圆的身子被抓出一条细腰,几乎要被捏断了。

它又开始哀嚎:“饶命饶命!我错了,我又错了!我的心都要被捏碎了!快放开我!”

“我看你根本就没什么记性。”月无缺道,“刚刚才知道错了,现在又犯错!难道你的前主人没有警告过你,和主人说话不得顶嘴,要百依百顺吗?”

“我……我……我错了……”紫魅艰难地说道,“我以后,以后绝对对你言听计从……放,放过我……”

“我只能再给你一次机会,若是再旧病重犯,你就等着消失吧。”月无缺松开了手,紫魅得了自由,立刻躲得远远的,月无缺的声音又传了过来,“以后你不得以这副面貌出现,免得吓坏了旁人

。小狗挺不错,你就幻化成一只小狗模样吧。”

紫魅:“……”

堂堂紫魅大人此刻好想哭!它可不可以化成狼的模样!

可是看着月无缺那毫不妥协的冷眸,它只得满脸哀戚的依言化成了一只毛绒绒的紫毛狗,连那对滴溜溜转的眼睛也是紫色的。

月无缺满意地点点头:“这样才讨人喜爱。过来,让我摸一摸。”

虽然万般不情愿,可紫魅再不敢违抗她的命令,乖乖过来站她面前。

月无缺伸手将它抱在怀里,伸手摸了摸它的头:“这样才讨美女们的喜欢。”

紫魅干脆装晕过去了。堂堂紫魅大人被逼成这副模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月制服了紫魅,月无缺收了结界,走进院内,朝四周打量了一眼,随口说道:“把香云夫人送来的茶给她送回去,务必让她喝下。等她药效发作时,顺便叫一些人前去围观。”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是最妙的法子也没有了。

空气中有微微波动,有人毫不动容地应道:“是。”

转眼便有个一身劲装的男子跳了出来,端起那被下了**的茶,一个瞬间就消失于她眼前。

月无缺抱着假装昏睡的紫魅狗向院里走去:“我们回去收拾点东西,约姐姐们出去逛逛。”

月怀容在屋内,听在下人中安插的眼线来报,月无缺和她的两个姐姐外出游玩了。

这个紧要当口,月无缺怎么还有闲心外出游玩?月怀容摸着下巴深思:“你们可有探听到别的消息?”

那个眼线瞧头道:“没有,东来阁守备森严,我们实在无法接近。”

月怀容不甘地道:“老头子对她可真好!”竟然在月无缺居住的院子里埋伏了不知道多少高手,让他想探听消息都不容易

“行了。你下去吧。继续监视她院子里的动静。”月怀容思索了一会儿,说道。

那人下去了。

月怀容的脸色沉了沉,伸手招来身后的男子,悄声对他耳语了几句。

等这男子出去后,他整了整衣袍,准备出去处理些事情。

就在他准备出院子的时候,外面忽然跑进来一个慌里慌张的小婢女,差点一头撞到他。

月怀容身边的亲卫一把伸手拉住她,厉声道:“瞎跑什么!没看见二爷在这里吗!”

月怀容皱眉看着那脸色惨白的婢女,认出她是香云身边的小丫鬟,强压下心中的不耐烦,温声问道:“你怎么慌成这个样子?发生什么事了?”

那婢女立刻挣脱那亲卫,跪在他面前:“报,报二爷,夫人,夫人出事了。”

香云?她又闹什么幺蛾子了?

想到这里月怀容心中更加不满,语气也严厉了几分:“香云夫人出什么事了?”

那婢女胆小地不敢再看他,垂着头说道:“奴婢,奴婢不好说,请二爷去看看就知道。二爷可一定要去啊,不然,不然夫人就,就……”

月怀容见她一副难以启齿的模样,猜测定然不是什么好事,脸色不由又低沉了几分,匆匆抬步往香云的院子走。

刚到她的云苑院口,就发现那里竟然挤满了人,众人纷纷压低声音窃窃私语。

“没想到香云夫人平时看着一本正经和蔼可亲的模样,原来骨子里那么**荡!二爷独宠她还不够,青天白日里竟然还勾搭奴才!”

“就是,你们看她那副模样,好骚,好贱,跟妓院里的女人一样。”

“嘿嘿,衣服都脱了一半了,啧啧,大胸大屁股,身材可真正点!”猥亵的笑声。

“怎么,你也想进去摸摸?就不怕二爷剁了你的爪子

!论起身份来,她还是你的长辈呢。”

“狗屁的长辈,不过是个妾而已!”那男子鄙夷道。

月怀容的脸顿时黑了。修炼之人耳力极好,就算他现在站在百米处,也能听到里面传出来的声音!

只听里面传来香云笑得娇媚无比的声音:“肖参,你躲什么躲,不准躲,快过来,让夫人我好好疼惜疼惜你。”

一个年轻男人哆哆索索的声音:“夫,夫人,不要这样,奴才不敢……”

“有什么不敢的,快过来摸摸我,夫人身上好热好热。”

“夫,夫人,你放过奴才吧,二爷会杀了奴才的!”

“他敢!快点摸我!夫人我真受不了了!”

旁边还有婢女的声音:“夫人,你不要这样!二爷快来了!”

“什么二爷不二爷的!他根本就不是二爷!他也不会管我!都给我滚开!”

有女子哎呦的声音,想必是拉香云的时候被推倒了。

月怀容听到这里,差点气炸了肺!

院口围观的人这时也都或嗤嗤地或下流地笑。

“没想到看起来温温柔柔的一个人,在这方面真是如狼似虎啊!”

有人偶尔一回头,不小心看到了月怀容,立刻吓得变了脸色:“二,二爷!”

听到这声“二爷”的人纷纷回头,一见月怀容脸色阴沉得吓人,顿时个个如惊弓之鸟,迅速做鸟兽散。

不过眨眼的夫人,那堆人就消失了个干净。

月怀容怒不可遏地走过去,猛地一脚,踢烂了院门,大步跨了进去!

“香云,你这个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