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65章

第165章

这一冲进来,眼前的场景更叫月怀容觉得脑袋里似轰地一声,爆炸了。

只见香云此时已将上衣胡乱褪到腰间,上身不着一缕。她的脸色异常的绯红,带着惊心动魄的妖娆和魅惑,给她更添了一份平时难得一见的春色风情。

一个青衣小厮被她压在下面,双手护住腰带,脸色发白地不住求饶。香云却闻若未闻,骑坐在那人身上,双手使劲扯他的腰带。

平日看着端庄娴淑的女人此刻看起来活脱脱就是那春心荡漾的****!

旁边的亲卫们见状立即垂下头,不敢再去看那叫人脸发红的一幕。

武俊只看了一眼,就转过眼,右手轻轻一弹,一枚从地上摸起的小石子分别打在了香云和那小厮身上。

香云立时停止了动作,声音也消失了,只不住急促地大口喘气。

而那被她骑在身下的小厮,则砰地一声,半扬的头失重地落在了地上,片刻便没了气息。

“你们,还不快将夫人扶进门去!”武俊对那两个惨白着脸立在一边的婢女厉声喝斥道。

那两女听了,赶紧上前将香云拉起,扶进房间里去了。

武俊又指挥人把那小厮的尸体给抬走,这才压低声音问月怀容:“二爷,夫人这是中了**,否则她肯定不会这样的。”

月怀容放在身侧的双拳握紧又松开,松开又握紧,好一会儿才缓过气来,怒声道:“若不是她自己使坏,又怎么会着了别人的道!”

武俊沉默,过了一会儿,才又说道:“今日这事要是传出去,对二爷的声誉一定会有很大的影响,要不属下现在就去封锁消息!”

“行了!”月怀容听到这句话怒不可遏,“我的声誉早就被她给毁了!刚才已经有那么多人看到了,除非能把那些看到的人都杀光,否则这消息能封锁得住吗!该死的贱人,我已警告她多次,叫她不要轻举妄动,她非不听!现在可好!这样的结果她可满意了!”

武俊道:“或许是有人嫉恨二爷,所以才在香云夫人身上下手。”

月怀容冷哼一声:“她是个什么样的人,身手如何,难道你还不清楚吗!普通人谁能耐她如何!”

香云夫人平时待人不错,武俊对她心有好感,不忍她被月怀容误会,忍不住又道:“人心狡诈,这月家没有一个人是吃素的,说不定……”

“行了,你不用再替她辩白了!”

月怀容恼怒地一挥手:“这件事很快就会传到老爷子耳朵里,我现在得去老爷子跟前请罪,否则老爷子若怪罪下来,我就功亏一匮了!我现在也懒得再去见那贱人,这里就交给你了!”

说完,也不待武俊开口,转身怒气冲冲离去。

武俊看他都不进去看看香云就这样走了,心下不由暗自叹了口气,命令两名留下来的侍卫看好院子,不要让人进来,自己抬步朝屋里走去。

香云已经被放倒在了她的**,她弄来的这副**药性极为猛烈,如今被点了穴道动弹不得,她更是欲火焚身,全身抽搐,那滋味真是连死都不如。

武俊进来看见她这副模样,吩咐那两名婢女出去,自己走到她床边,挥手解开了她的穴道。

穴道一解,香云立刻扑到他身上,一双眼睛已被**催成了红色。

“我好难受,武俊,快救救我!快救救我!”

香云一边疯狂地撕扯武俊的衣服,一边哀求道。

武俊看着她的模样,心中不由一震,随即用力按住她的手,耐心问道:“夫人,解药呢?解药可在你的手里?”

“解药?”香云眼里闪过一丝茫然,然后又挣扎着继续乱扯他的衣服,“没有解药!没有!快,快救救我!”

“夫人,你别急,等我去把二爷叫来……”武俊的话还没说话,忽然脑袋轰地一声,全身都僵住了。

因为香云的手竟然抚在了他的私处。

“你看,你明明对我有感觉的……”香云痴傻一般妖娆笑着,凑上去封住了他的嘴……

月怀容来到月云霄所在的德安堂时,只见除了月孤城一家外,月家大爷月南英,顿觉这里的气氛十分压抑。再看到堂上老爷子阴沉愤怒的脸,心里仅存的一丝期待也土崩瓦解。

看来,这消息传得真是快,老爷子已经知道了。

他拂了拂衣摆,低垂着眉眼,走到堂中,不待月云霄开口,便砰地一声跪下了。

“怀容前来向父亲请罪,请父亲责罚!”月怀容趴在地上,朝月云霄重重磕了一个头。

月云霄想到自己刚刚听到的事,顿时怒不可遏,抓起旁边茶座上的茶杯劈手就砸到了他的面前。

“你还有脸来请罪!这事要是传出去,我们月家的脸都丢尽了!”月云霄怒叱道,气得浑身发抖。

“都是怀容管教不严,以致出了这等有损月家声名之事,请父亲责罚!”

月怀容心中何尝不是恼怒不已,这事只要月云霄压下去,就传不到外面,对月家的声望也不会有多少损毁。可是他月二爷的名声,却是不管压不压下去,都毁了。他在月家声望甚重,权柄也大,就算人缘关系再好,背后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嫉妒他,想要抓他的小尾巴,拉他下马。他经营多年的好名声,很快就要瓦解了。

果然,他话音刚落,一个熟悉的声音就怪里怪气地说道:“二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以为光惩罚你,这件事就能当没发生过吗?哎,当初二嫂多贤惠,又端庄识礼,你偏偏要娶这个祸害进门,这下可好,你们容阁的名声被毁了是小事,月家的百年声望被毁可就是大事了。”

说这话的,是向来和月怀容不对盘的月家五爷月南雄。他的声音一落,他的老婆纪平兰尖利刻薄的声音也随之响起:“刚才那一幕我的贴身侍女可是亲眼看见回来告诉我的。不是我说你,二哥,你太宠着香云那个女人了,还为了她不娶正妻,否则以她一个区区小妾的身份,怎么会那么嚣张跋扈,连男人都敢欺凌了呢!身为女人的我,刚听到这事,都羞得抬不起脸做人了!”

身为老大的月南英也趁火大劫火上浇油,语重心长地:“二弟,虽然五弟和五弟妹说的话不怎么中听,但也是事实,你不能不爱听。若是香云闹出的是别的事,那也罢了,可光天化日之下,她竟然明目张胆的非礼院中小厮,连我这当大哥的都觉得脸面无存了,更何况是身为一家之主的父亲呢!你以后可得好好管教管教那个女人,再不能做出这种**的事啊!”

只有和月怀容私交甚好的月南鹏沉默着没有说话,却在月南雄夫妻俩说话的时候狠狠瞪了他们一眼。

这些人句句像是在劝慰月怀容,可每一个字都像尖刀一样,狠狠刺入月怀容的心脏,让他无法忽略那种被带了绿帽子的耻辱感觉。

月怀容脸上的神情渐渐恢复了,他冷眼扫过这一个个满脸替他可惜的演戏高手们,心里止不住冷笑。

这些所谓的亲兄弟们,平日里看月云霄宠着他,给他家族处事大权,都明里暗里巴结他,拉拢他,在他的手下不知道捞了月家多少好处。而现在他落难了,他们却将他的好处和平时的巴结望在了九霄云外,一个个理直气壮地指责他,假装好心地挖苦他,在他身上捅刀子。

月家有这样一群只会阿谀奉承落井下石打小算盘的蛀虫,不衰败才是怪事!

他原本很生气,可是气到头来,却又不气了,心胸平静。反正月家很快就是他的囊中之物了,他不急,他有的是时间和一群两面三刀的墙头草算帐。

除了这笔帐,他还有另外一笔帐要清算。那个给香云下药,把他陷害到如此境地的人,他一定不会让他好过!

他一句话也不解释,只看着堂上的月云霄。以他这么些年来对月老爷子的

月云霄听着堂下的话语,只觉得脑仁气得生疼,猛地一拍茶几,怒道:“够了!怎么有那么多废话!”

堂上立刻安静了。

月云霄深深吐了一口气,目光盯着月怀容,语声严厉地道:“我一直在告诫你们,自古祸乱出后院,所以我月家祖先定下的家规第三条便规定:规定家中男儿不准纳妾,夫妻不和便难同心共气;兄弟妯娌必须和睦相处,不得因家财私利相互嫉恨暗算,否则易败坏家族团结,以致家族衰落。可是你们,哪一个把这条家规记心里了!”

没有人敢接他的话,每个人都垂下了头,脸上神色各异,却不敢让月云霄看见。

月云霄喘了口气,又对月怀容厉声道:“月怀容,虽然几个儿子里你最贴我的心,可我也不得不说,你是明确破坏月家家规第一人!”

月怀容闻言,不由浑身一震,倏地抬头望着他。

月云霄继续怒道:“也怪我自己对你太宽容,当初淑娘死了,我有心替你娶继室,可是你拒绝了,却又说,香云是你在外面认识的,跟你已经有了肌肤之亲。我当时便想,不如就让她做你的正室好了,我月家虽然是百年声望的家族,可也不是强硬要求门当户对的。可是你却不愿意她当你的正妻!我老头子心里虽然时刻谨记着家规,可看你平日替月家操劳,身边却没有个知暖知热之人,那香云看着也可怜乖顺,所以就睁只眼闭只眼,默许她进了你的门!可是,却没想到,是我月云霄看走了眼!”

他原本最看重这个儿子,他聪明,孝顺,处理机灵,一直以来把月家打理得井井有条,从来没有犯过错,深得他喜爱。他甚至连月无缺都打算教给他来培养,却没想到,他竟然会在这当口闹出这等丑事!虽然不是直接他犯下的错,可是香云就是他的人,治下不严这个事实叫人无法逃避。他有多看重这个儿子,就有多恼怒与他有关的过错!他希望借这个机会让月怀容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再不要在女人身上栽跟头。

他猛地站了起来:“俗语说,家不齐,何以齐天下!你连自己的家务事都处理不好,闹出这等丢人现眼的丑事,我月云霄自问都愧对月家祖先了!从今日起,就让香云去后山的小佛堂面壁思过,了此一生吧!至于你,持家不严,致使月家脸面蒙羞,就暂时撤销你管理月家之职,罚你跪在月家祠堂好好思过吧!不满十天不准出来!”

月怀容略一沉默,便趴在地上施礼道:“怀容谨遵家主之命!”

月云霄冷哼一声,严令众人不得将此事张扬出去,否则家法处置。然后才忍着隐隐传来的头疼甩袖离去。

而造成这一闹剧的罪魁祸首,此刻却坐在玄机城一间酒楼的雅间内,正与人把酒相谈,谈笑甚欢。

月无缺今日明里说是与月如霜月如冰两人出来闲逛游玩,实际上却是她派青滟约了那十七个愿意追随她的玄宗将领出来密谈。

颜月夭也赫然在列。因为这家规模不大,生意一般,却暗藏乾坤的小酒楼是他名下的私产。

对于有望站在同一战线上的人,月无缺向来不吝啬拉他上船,此刻正逢她人手紧缺的时刻。

却见颜月夭紧挨着月无缺坐着,眼巴巴地看着她,眼里满是欢喜:“无缺,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见面,我真是太高兴了。”又捏捏月无缺的胳膊:“怎么回来了还不见胖,奉圣那一战你可是瘦了好多!”

又殷勤地给月无缺夹肉:“这道红烧肉可是我们颜家最好的厨子做的,可好吃了,快尝尝,多吃点长胖点。”

“还有这道石松鱼,可是我们颜家厨子的拿手绝活,你在别的地方根本就吃不到!”

所有人都一脸怪异地盯着他,他却根本看不到。

月无缺看着他殷勤讨好的笑模样,不由抽了抽嘴角,尼玛,满打满算她才回来才一天半好不好!有这么容易吃胖吗?

将领周庆打了个哈哈,笑道:“颜九少对月统领真是体贴又关心。”

将领吴海平也附和道:“看来颜九少和月统领的关系真是好,连在下都羡慕了。”

颜月夭一摆头,得意地道:“那是,我不关心无缺谁关心她。”

月如冰一脸兴味地支着脸颊,说道:“弟弟的男人缘真好,姐姐我真是好生羡慕,什么时候也会有那么多的青年才俊夹菜倒酒侍候我。”

月如霜立即瞪了她一眼。

桌上传来一两声不自然的咳嗽声。

将领郭培民抿了一口酒,看看月无缺,又看看颜月夭,意味深长地道:“若是风七少也在,那就热闹了。”

堂上又有人开始咳嗽。

颜月夭正在巴巴地给月无缺献殷勤,正在为月无缺的不拒绝欢欣不已,忽听有人大煞风景地提到风倾夜,笑脸立刻僵了,将刚夹的一块鱼肉放到月无缺的碗里,板着脸开始喝酒。

月无缺轻咳一声,替他打圆场:“我们这次出来是有要事相商,大家好好吃,吃饱了好商量。”

说完夹了一块红烧肉给颜月夭,含笑道:“你最近也瘦了,多吃点肉。”

颜月夭的黑脸立刻笑得开怀。

众人都不由摇摇头,对这个明显有断袖倾向的颜九少感到可惜。

酒足饭饱之后,颜月夭命人撤下了酒席。

月无缺开始与众将领进行密谈。

月家祠堂位于月家后堂深处,里面灯火明亮,香火不断。

月怀容跪在堂中,对面是一排排月家已故先人的牌位。

祠堂里没有人,月怀容却跪得腰背笔直,目光扫过那一排排月家祖先灵位,眼里浮起一抹讥嘲的冷笑。

就这么点破事,就剥夺他的管家之事,罚跪祠堂十天?那老东西其实就是想趁这个机会让他下台,好让月无缺顺利接手吧?哼,既然你不仁,那就别怪他月怀容不义!

月怀容心里翻滚着怒意和恨意,脸上却是一片淡漠。原本他还念着月云霄这么些年来对他的关照,准备只废他武功,留他一条性命。可是现在,既然月云霄无情,那就别怪他要他老命了。

他心里转动着恶计,却根本就没想到,月云霄只是爱之深,责之切,怒他不争,所以想小小惩戒他一番,以免以后再犯这样的错误。以后,还是希望他能站在月无缺的身边,与她一起管理月家的。

可是,当他明白过来的时候,已经迟了。

武俊悄悄推开祠堂的门走了进来,默默立在他身边,却低垂着头,并没有开口。

他现在开始后悔,隐隐觉得后怕。他甚至不敢抬头看月怀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