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68章

第168章

月无缺这一觉睡了很久,天将擦黑的时候才醒过来。这一觉没有人打扰,睡得很舒服,她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却听屋里传来一声冷哼:“真是头懒猪,睡了这么久才睡醒。”

凤倾夜坐在桌边,手敲着桌面,对月无缺那个不甚雅观的懒腰撇撇嘴。

月无缺淡定地扫了他一眼,也不理他,整理了下衣服,走到桌边坐下,看着桌上丰盛的饭菜,竟然样样都是她喜欢吃的。正好肚子也饿了,毫不客气地开动。

凤倾夜一筷子打掉她的手,脸色甚是不悦:“你怎么不问问这饭菜是谁准备的?又是为谁准备的?”

月无缺揉了揉手背,翻了个白眼给他:“不管是谁准备的,这饭菜既然摆在我屋里,那就是为我准备的。”

凤倾夜被噎住了。看着月无缺笑眯眯开始进食,只觉一口气憋在心里吐出来,着实难受得紧。

这个女人!他费了好大的劲,威逼利诱才从那只绯兔嘴里套出她最喜爱吃的菜,又回了趟凤凰神山命最好的厨子做出来送到这里,她竟然问都不问一下,那他的心意不是白费了。

不过看她吃得那么欢快,算了,好男不和女斗,她喜欢就好了。

这两个人,一个在欢快地吃,一个冷着脸坐在一边默不作声看着她吃,这本该不和谐的场景,气氛却不知为何显得格外融洽。

月无缺是饿坏了,风卷残云般将一桌的饭菜吃得所剩无几,这才摸了摸肚皮,满足地叹了口气。

真能吃。凤倾夜撇撇嘴,倒了杯茶递了过去。

月无缺顺手接过来喝了一大口,这才问道:“这饭菜不是我这宫里的厨子做的吧?口味很特别哦,比我这宫里的厨子做的可是美味多了。”

凤倾夜脸上的冰意这才消了些,**说道:“凤凰神山上的厨子做的。”

月无缺蓦地抬眼看他:“你回去了?”顿了顿,眉眼间蓄着笑意,“这顿饭菜该不会是你特意回凤凰神山叫人做了送来给我吃的吧?”

还以为你不会问呢,还算识相。凤倾夜眼睛不看她,板着俊脸点点头,一点也不谦虚。对于他来说,要么不做,做了好事就得留名,不然谁会知道你的心意。

月无缺靠近他,上下打量了他几眼,直看到凤倾夜不自然了,拿眼瞪她,她才罢休,却又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笑眯眯说道:“我还以为你这小东西没良心呢,看来是我想错了,我们小凤凰还是有良心的。”

凤倾夜顿时黑了脸:“把你的手拿开!还有,我不是什么小东西,我是二千三百岁的凤王!”

“摸一下头又不会少根毛,你全身早就被我摸光了。”月无缺不屑地收回手,“你两千三百岁,圣君我都七千岁了,比你大整整四千七百岁。”

凤倾夜又有吐血的冲动:什么叫摸一下头又不会少根毛?他堂堂凤王殿下的头是谁都能摸的吗?再说他是个男人好吧!

算了,懒得跟她计较!凤倾夜深深呼吸了一下,压下吐血的冲动,说道:“我有一件事情要和你说。”

“什么事?”月无缺见他快要炸毛了却又忍了回去,只觉有趣,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一见到这只冷脸凤凰,就忍不住想逗逗他,一只炸毛的凤凰,看起来似乎有趣的紧。

凤倾夜依旧板着脸说道:“我要娶你。”

“哈?你说什么?”月无缺瞪大了眼睛,有点意外地看着他。

凤倾夜重复道:“我要娶你。”

月无缺眨了眨眼睛,不解地问道:“为什么?难道我魅力这么大,让你一见钟情二见倾心三见非我不娶了?”

凤倾夜:“……不、是!”

“那又是为什么?既然没有对我钟情倾心非我不娶,那你干嘛要娶我?我干嘛要嫁给你?”月无缺睁圆眼睛认真地看着他。

凤倾夜又被噎住了,过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要说的话:“因为你不但看光了我,摸光了我,还睡了我!”他理直气壮地说道,“所以你必须对我负责!”

“啊?”这回轮到月无缺哑口无言了,无语地看着他。

让这毒舌的女人吃了回憋,凤倾夜心情非常愉悦,修长洁白的手指轻轻敲着桌面,悠悠说道:“我凤凰家族有一条家规,家族之人,若是哪位男子与别的女子有了肌肤之亲,就必须婚娶,否则视为对家族族规的不敬之罪。你可是这神界上赫赫有名的圣君,可不能赖帐。”

月无缺愣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反问道:“既然你说是我摸光了你,那为什么是你娶我,为什么不是我娶你?”

凤倾夜斜她一眼:“因为我是男人!”

“哦。”月无缺拖长了声调长哦了一声,恢复了笑眯眯的模样,“可是本圣君是不嫁人的,只娶人。”她加重了那个“娶”字,语气佯装无奈地道,“本圣君对做下的事绝不赖帐,既然我睡了你,那么,我负责娶你好了。可是要我外嫁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凤倾夜:“……你!”她怎么能这么可恶!这世上有男人嫁给女人的吗?这要是传出去,还不被凤凰神山上的人鄙视死了!

月无缺却不管他,径直起身往外走,一边走一边悠然说道:“这件事你看着办吧,无论要不要我负责我都能接受的。哎,今晚的月色可真好,嫦娥仙子今天心情一定非常好。”

刚走到宫门外,突见一名仙童急急奔进来,一边急奔一边叫道:“大人,大人,不好啦!帝君出事啦!”

月无缺眼一瞥,那仙童貌似是长岚帝君身边侍候的小童,一把抓住他,问道:“帝君出什么事了?他人现在在哪里?快说!”

那仙童急喘了口气,这才急急说道:“小童随帝君在外面云游了一个多月,帝君游兴散去,便要回来,可是经过离神界不远处的那座无涯岛上时,却不料撞见了魔神和妖神,他们还带着一班妖众,在围攻无崖岛,欲夺下无崖岛,再从从咱们这处无量山打开缺口偷袭神界,帝君劝阻他们,他们却不听,一时言语不合便打了起来。帝君拦住了那班妖孽,要小童赶紧回来报信,以免被那两恶神钻了空子。”

月无缺听完,略一思忖,便吩咐道:“我先带神兽过去挡一挡,你速去通知离这里最近的几位仙君。”

那小童连连点头,转身奔出去了。

月无缺念了个召兽诀,带领宫中一众神兽驾云速去救援。

赶到无量山边时,一班小魔小妖已经打败看守无量山界的几个仙童,攻了过来。一看见月无缺身后那批神兽,那班小魔小妖立刻兴奋了。魔神六弟子魔湘为首领,大声道:“大家看到没有?那批神兽可是神界的宝贝,只要咱们捉住他们,与它们进行血契,他们就是咱们的啦。以后咱们骑着神兽四处闲逛,一定会叫人羡慕死。要是不想骑着,吃了也行,那都是神品,吃了大家能增强百倍功力,天下无敌!”

他这么一说,身后那班小妖魔们立刻欢呼了,看那些神兽的目光就跟狼一样,眼都绿了。

魔湘的目光盯在月无缺身上,眼里露着凶狠的笑意。

月无缺抽了抽嘴角,尼玛,当她是死人吗?当她养的那些神兽都是弱弱无害宠物吗?看最后是谁吃了谁!

她也不废话,直接一挥手:“大家冲,今天给你们开荤了,吃了他们!”

身后一阵神兽怒吼,齐齐朝那班妖孽冲去。

魔湘也不迟疑,一声令下,那些小妖魔也立刻迎头冲上,无量山崖边顿时掀开了一场混战。

魔湘抽出腰间长剑,顿时剑芒大盛,朝月无缺迎了上去。

“没想到这神界的驭兽圣君是这样一位美女,若是我输了,你就跟我回魔宫给我魔湘暖床吧。”

魔湘邪气地笑道。

月无缺也不答应,手在腰间一抽,抽出一柄如秋水般寒亮的长剑,光芒淡淡,但那迫人的剑气却比魔湘的要强烈得多,一看便知是神界上品。

“竟然是藏龙剑!”魔湘惊叹一声,凛冽的剑锋已狂卷而至。

他急忙挥剑阻挡,却听铮地一声,手中长剑已被藏龙剑的剑气卷断。

魔湘大吃一惊,眼见藏龙剑不减速地刺胸而来,一掌击出一团毒雾,飞快后退。

月无缺长袖一拂,散去雾去,手中宝剑精准地刺向魔湘胸口。

魔湘脸色惨变,眼看躲闪不及,不知从哪飞来另一只长剑,格开月无缺的藏龙剑,化去了杀机。

有声音轻轻笑道:“藏龙剑果然名不虚传,不知道与我这长生剑相比,又待如何?”

长生剑?那不是长生宫的镇宫之宝吗?怎么会落在这群妖魔手中?

月无缺眼神迟疑不定地盯着来人,只见那人一身翩翩蓝衣,长身玉立,风华无双,手中长生剑气袭人。他嘴角微微带着笑意,望着月无缺。

这人看着很眼熟。这样的风姿,竟会堕落到魔教之中与妖邪为伍,真是可惜。月无缺皱皱眉头,问道:“你是谁?”

那人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答道:“魔教孟阳。久闻圣君之名,今日一见,果然仙姿玉骨,直让人心生爱慕。”

孟阳?月无缺默念着这个名字,忽然想起一件事,有些惊讶地道:“你是长生宫孟宫主之子?”

听闻前些日子长生宫发生了内乱,孟宫主第三子叛变,夺了长生剑反出长生宫,原来是真的。眼前这个人,手持长生剑,定然是那长生宫孟阳无疑。只是不知道他为何要反出长生宫?

孟阳听到长生宫三个字,默了默,随即道:“如今我已是魔教中人,现奉魔神之命前来攻克无量山。孟阳不想伤害圣君,望圣君不要多作纠缠。”

“哦,你们来攻打我无量山,还要本圣君乖乖给你们让路吗?当真是嚣狂无礼!”月无缺冷笑。不再与他废话,提剑便刺。

孟阳不再说话,举剑迎上。

两人皆是仙术了得,手中长剑更是神品,但见半空云层中剑气纵横,剑鸣声不绝,一白一蓝两个身影你来我往,杀得难解难分,云飞雾腾。

孟阳的仙术原比月无缺稍逊一筹,但月无缺为救凤倾夜,耗费了大半的真气,此时尚未恢复,因此时间一长便有点力不从心。

孟阳见这驭兽圣君原来是一位白衣飘飘仙气缭绕的少女,不由起了怜香惜玉之心,手下渐渐留情,因此两人刚好打了个平手。

月无缺担心长岚一人应付魔神和妖神两大恶神艰难,但这孟阳紧紧纠缠她不放,不由越发心急,不知道长岚帝君现在怎么了。

她偷眼扫了下下面,见底下神兽和那些妖魔相斗甚酣,这批妖魔之众中竟也不乏能人之辈,将神兽们死死缠住,而且魔众越来越多,看来无崖岛已经失守了。

她心下一急,虚晃一招迫开孟阳,咬破左手食指,将伤处在藏龙剑剑身上一抹,喝道:“赤焰!”

她在召唤十大神兽之首的赤焰金龙!若是被她召唤出来,那这一趟可就要功亏一匮了。

孟阳眼神一凛,趁机一剑刺向她的腰腹刺去,欲令她分神。

那一剑疾刺而来,月无缺却似没有察觉到一般,硬生生受住了那一剑。

孟阳没料到她竟然会宁愿受这一剑,也要召唤出赤焰来,不由大吃一惊,看着鲜血迅速染红了她的白衣,孟阳急急撤剑。

但闻一声轰然龙鸣,原本晴朗的天空顿时风云变幻,飞沙走石。

半空中金光耀眼,一条金光闪闪的巨大金龙破云而出,掀起阵阵狂风,迫得人站不住脚,睁不开眼睛。

月无缺一扬手中藏龙剑,清啸一声,赤焰金龙立刻朝她飞了过来,停在她身边。见她身上血迹斑斑,一双铜铃般的金色眼眸中立刻喷出怒火,一扬巨大的龙尾,向孟阳扫去。

孟阳大惊,长生剑用力一劈,就势向后退去。

那巨大的龙尾灵活地避开,重重一甩,击向孟阳。孟阳急急避开,却还是被那尾风扫中,整个身子顿时滚飞到七八丈开外,幸好他反应极快,在落地时先向地面击了一掌,这才险险稳住身形,没有摔下去。饶是这样,整个人也变得狼狈不堪。

月无缺跳上龙背,一指前面的无涯岛:“我们去救帝君!”

赤焰点点头,带着她如一道闪电朝无涯岛飞去。

这时一个瘦高的劲衣男子朝孟阳奔来,扶住他,关切问道:“孟兄,你没事吧?”

孟阳推开他,运了口气稳住胸口翻腾的气血,眼神阴郁地望向赤焰金龙飞去的方向,沉声道:“我没事。你盯住这里,我过去看看那边的战况。”

说罢,不待那男子作答,已御剑尾随月无缺而去。

无涯岛上已是死尸遍野,血将土地都染红了。

除了无涯岛主车拢和他的几个修为高些的弟子在苦苦支撑,其余人尽数被魔神和妖神所杀。

长岚帝君被魔神缠住,无涯岛主则和他的几个弟子则缠着妖神苦苦厮斗,几人的身上皆是伤痕累累,血迹斑斑。

魔神和妖神越斗越勇,长岚帝君脸色冷凝,看不出什么,无涯岛主和他的弟子们则疲累之极,眼看已撑不下去。

妖神放声狂笑:“车拢老儿,你的子子孙孙只剩下眼前这几个了,你还是束手就擒,乖乖将这无涯岛让给本座吧,本座还可以饶你们几条小命。否则,本座可不管三七二十一,让你断子绝孙了!”

车拢和他的几个弟子听了,顿时气得火冒三丈,几人加速攻击。

妖神对付他们几个却是措措有余,见他们不听自己言,顿时不再客气,双掌一翻,同时击飞两名攻过来的无涯弟子。那两人顿时摔在地上,齐齐吐血而亡。

无涯岛主悲痛欲绝,目眦欲裂,怒骂一声:“你这妖孽!我车拢不杀你血恨,誓死难休!”更加不要命地攻了过去。

“既然你有这本事,你就来取本座性命好了!”妖神得意洋洋大笑,轻轻松松避开他的攻击,瞅准他一个空门,一招妖火球,狠狠击了过去。

眼看无涯岛主躲避不及,他的其余三名弟子齐齐怒吼一声,急攻过去,却已是来不及。却就在这时,天外忽然飞来一只长剑,以一种诡异的超速迎着妖神的面门疾刺过去。

妖神只觉一阵冰寒剑气袭卷而来,就算他的妖火球击中无涯岛主,他也逃不开这一剑,赶紧撤掌,急速后退。却哪知后背突然一阵巨风袭卷,声势惊人!

妖神惊呼一声,来不及转身,便被某物重重击中后背!眼前刺眼的雪亮剑芒闪烁,那把长剑也已至他面门前。

“魔神大哥!”妖神绝望的一吼,魔神早已看见他处于必死之境,宽大的袖袍一甩,瞬间便迎风涨约十数丈,一只袖袍将藏龙剑击得一偏,另一只袖袍卷上妖神的腰身,将他拉离险境。

“原来是驭兽圣君驾到!”魔神盯着赤焰金龙背上的白衣少女,阴恻恻地笑道,“圣君区区一名女子,竟能驾驭第一神兽,果然是名不虚传!”

月无缺收回藏龙剑,冷漠地道:“过奖,过奖。魔神敢领着虾兵蟹将擅闯神界,制造无数杀戮,真是胆气可嘉!就不怕有来无回,送了你的老命!”

妖神惊魂未定地立在魔神身边,见刚才置他于如斯险境的竟然是一名女子,不由张口骂道:“该死的妖女,竟敢要本座的性命,本座誓必将你碎尸万断!”

月无缺道:“呸!你才是妖女,你全家都是妖女!我乃堂堂神界仙君,你这妖孽连给我提鞋都不配!”

妖神气急,正欲上前,魔神一把拉住他,压低声音道:“别中了那女子的激将法,她有赤焰金龙相助,你可不是她的对手。”

妖神闻言,不敢再动,却气急败坏地道:“大哥,她刚才差点要了小弟的性命,你可一定要替我杀了她!”

魔神冷冷一勾唇:“你放心,只要是我们的敌人,本座都不会放过。”

月无缺翻身跳下赤焰金龙,来到长岚帝君面前,只见长岚帝君看起来很年轻,不过三十多岁的样子,模样清俊,气质出尘,他手提一只长剑立在那里,神情冷凝,一派稳重之态。

月无缺给他施了一礼,道:“师傅可还安好?”

长岚帝君微微颌首,看着她的目光和蔼可亲,语气温和地问道:“你回来了。”

这句话说得有些莫名其妙,月无缺有些呆愣疑惑地看着他,心中暗想,明明是你刚从外面云游回来,怎么会问我这句话呢?

她搞不懂长岚帝君这句话的意思,只得应道:“弟子回来已有些时日了。”

长岚帝君点点头,没有再说话。目光移到无涯岛主身上,关切问道:“岛主伤势怎么样?可还撑得住?”

无涯岛主受伤颇重,被三个弟子搀扶着,见长岚问他,点点头应道:“尚无性命之忧,多谢帝君仗义相助,否则,老朽早已送了性命。”说完目光在地上无涯岛弟子们的尸体上划过,神情黯然一片。

长岚帝君宽慰道:“你还有那三个聪明能干的弟子,以后无涯岛一定会比之前更好。”

无涯岛主叹道:“希望如此吧,多谢帝君吉言。”

月无缺听着这二人的谈话,却觉得长岚帝君的气息有些不对,他的脸色中隐隐透着阴黑之色。她上前扶住长岚帝君的手臂,轻轻一探脉,不由吃了一惊,压低声音问道:“师傅,你中了那魔神的天魔掌?”

长岚帝君还未开口,无涯岛主已听到,不由惊道:“那魔神好生厉害,刚才帝君就硬接了他一招天魔掌!老朽见他接了一掌后神情如常,以为不碍事呢。”这才发现长岚帝君脸色发黑,赶紧从怀中掏出一个绿色小细瓷饰瓶,道,“这是我无涯岛炼制的长生丹,最能补充元气,帝君赶紧先吃一颗压压伤吧。”

“有劳了。”长岚帝君点点头。月无缺立即接过那小瓷瓶,倒出一颗白玉般温润的丹药让他服下。

魔神的笑声忽然传来:“长岚老儿,你吃的什么东西?要不要给本座也来一颗?”

妖神接口道:“刚才那老儿硬接了你一招天魔掌,肯定是受伤了。哈哈哈,大哥的天魔掌果然是厉害无敌,连长岚帝君都受不住你那一掌。”

魔神语气傲然道:“那是,天魔掌乃是本座的成名绝技,以天底下最阴煞最毒辣之气修炼而成,任是神仙也难敌我这一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