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69章

第169章

他话音刚落,有个声音用讥诮的语气接道:“你的天魔掌虽然厉害,却也未必是神仙难敌,更未必是天底下最厉害的。不过是胜在阴损而已。”

“你说什么?”魔神闻言,顿时怒了。任谁知道自己的得意技能被人鄙视,都会大动肝火的。

他转头一望,不禁冷笑道:“原来是驭兽圣君!不过区区一名小女子,也敢诋毁本座的天魔掌,难道你没看见你师父都被我的天魔掌所伤吗?哼,你别看他现在装得像没发生什么事一样,其实他已经五内俱伤。”

他对这位驭兽圣君与那位据说在神界容貌气度为神界之首的冥休仙君的暧昧之事也有所耳闻,心下不由鄙视那位冥休仙君的破眼光,这样一个毒舌女竟然也瞧得上。

无涯岛几人立刻把目光转到长岚帝君身上,月无缺也担忧地看了他一眼。

长岚帝君轻轻咳嗽一声,道:“你们放心,我没事,不要听这妖魔危言耸听。”

他虽然这样说,月无缺却知道,魔神的话一定是真的。

一股怒火顿时自心头窜起。虽然有些记忆她没有了,可是凭感觉,长岚帝君与她虽是师徒之称,待她却如一个温和的父亲。她不能容忍谁伤害这样一个于她亦师亦友的人。

她目光转到魔神身上,嗤笑道:“真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魔神,你真是太不要脸了!你怎么能出来不带脸呢?不带脸还跑出来,这也罢了,还要自卖自夸一番,也不怕遭人耻笑!”

长岚帝君闻言,眉头微皱,拉了拉她,压低声音道:“城儿,你想做什么?现在这里的人,没有一个是魔神的对手。”

他是在提醒月无缺,暂时不要激怒魔神,以免受他所伤。

月无缺却摇摇头,低笑道:“师父,您放心,我既然敢激怒他,自然有对付他的法子。您放心好了。”

长岚帝君眼中微带一丝笑意看她一眼,随即不语了。

这一份无言的信任,更增添了月无缺的勇气和对他的好感。

魔神果然被月无缺这番连讥带骂的话给激怒了,就连妖神也在那边被骂得跳脚:“该死的臭丫头!竟敢这样羞辱我大哥!大哥,你千万不要放过那个丫头,一定要给点颜色她看看,不然这神界的人都会耻笑咱们了!”

魔神没有理他,对月无缺冷笑道:“好!既然你这么小瞧本座的天魔掌,那你就来接本座一掌,看看本座的天魔掌是否真如你所说那般不堪一击!小丫头,你既然敢口出狂言,可千万别胆子接本座的天魔掌!”

月无缺却道:“一掌太少了,不如我就让你一把,接你两掌吧。”

无涯岛众人闻言不由大吃一惊,惊讶地看看月无缺。那个少女一身白衣飘飘,眉目若画,身姿飘盈,虽然她身后的那只赤焰金龙很拉风很威武,可是她自己怎么看也不像能接下魔神两记天魔掌的样子。恐怕一掌就能把她击飞了。

长岚帝君也不禁动容,目光震动地看着月无缺。他这个弟子是他从小养到大教到大的,对她的一切几乎了如指掌。虽然她只是一名女子,看起来也如一枝细若的纤柳,可是,他却知道,她的性格与她的外貌完全不一样。如青松般坚毅,如高山般挺直,巍峨,叫人难以撼动。而且,她向来只做自己能做到的事,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

可是,就算是这样,他也想不通,自己都无法承受魔神的一记天魔掌,自己的弟子怎么会有那么大的把握?

可是,虽然他想不通,却在看到月无缺坚定自信的眼神的瞬间,忽然相信了——她一定能行!

魔神早就觉得这个在神界有点小名气的驭兽圣君很狂妄,现在倒觉得丫头简直是狂妄得过了头,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不由怒极反笑:“既然你想接本座两记天魔掌,那好,本座就成全你!到时候你可别怪本座让你尸骨无存!”

起先他只是想重伤那个诋毁他天魔掌的女子,可是现在,他打消了那个想法,他只想将她撕个粉碎!

对于一个自尊心太强的人来说,诋毁质疑他的成名绝技,比让他去死还要难受。他的天魔掌,自问这神界都没什么人敢随便接下,那个小女子竟然说要接他两掌!行,那就让她用她的血来验证天魔掌的厉害吧。

此时无量山附近收到通知的仙君们纷纷赶来救援,有一些仙力高深的仙君更是直接无视底下的妖魔之众,来到无涯岛上。听闻那驭兽圣君竟然对魔神下战书,要挑战他两记天魔掌,都纷纷吃惊。魔神的天魔掌大多数人都听说过,知道它的厉害,如今眼前那名看起来弱不惊风的小女子竟然要挑战魔神,这不能不令人惊讶万分。

众人神色各异齐齐看向月无缺,目中或不忍,或暗讽,或赞赏,或钦佩,或担忧,或一副看好戏的架式。由此可以看出,这神界虽然比人间高出几等,可是纵使是神仙,也有凡人的种种情绪,比如同情,比如赞扬,比如羡慕,比如嫉妒。

那种种眼神,月无缺却一概没有放在眼里。她依旧稳如泰山直如青松地立在那里,白衣轻飘,宛若要乘风归去。

浮在月无缺身后半空的赤焰金龙懒洋洋蜷成一团,半眯着金色的眼眸打量着众仙,神情慵懒,似乎未将任何人放在眼里,除了它身前的月无缺。

青磷圣君也在赶来的众仙之中,看着月无缺那仿佛永远坚毅笔直不可摧的身影,她眼神复杂,最后却还是忍不住飞身到她身边小声提醒道:“喂,死丫头,你是不是忘记了,立在你对面的是魔神!魔神之首,可不是咱们这些小仙可以打败的。”

月无缺扫她一眼,眉眼间似笑非笑:“多谢你的提醒,我正是想看看魔界之首有多厉害,看看他的天魔掌有多厉害,所以才这样做的。”

青磷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她:“你疯了吗?听说冥休昨晚不知道为何生病了,他的仙力可是比你高出许多,若是有他在,你们俩联手,定能制止魔神在无量山作恶。”

月无缺却转过眼去,再也不看她,轻描淡写道:“以后再不要在我面前提这个人。”

说罢,也不看青磷脸色难看,大声向着魔神道:“如果光我受你两记天魔掌,这样我不是很吃亏?我能答应受你两掌,你也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才行。”

魔神很干脆地道:“行!是什么条件,你说吧。只要本座能办到,本座绝不推辞。”

月无缺笑了,那一笑如神界仙花齐放,仙乐齐鸣,顿时令在场之人都不由呆了一呆,心中暗道,这驭兽圣君果然人如其名,一笑倾城。平日一副冷漠懒散的模样,除了觉得她容貌不错,其他倒也没有什么。今日这一笑,直是晃人心神。难怪她的师兄冥休对她一往情深。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就连青磷也忍不住微微失神,片刻后清醒,心里又翻腾起羡慕嫉妒的情绪。这样美丽的一个女子,谁会想到她的心却像石头那样硬。冥休那样一个神仙般的人物,可真是不值得。

却闻月无缺大声道:“好,我的条件就是,如果我能生生受下你两记天魔掌,你必须立刻带领你的属下们退出无量山,并发誓永不再犯神界!这世上,无论神,仙,或是妖,魔,许下的誓言绝不能反悔,否则必遭天谴,魔神,你可有胆接受这个条件?”

这一声出,众人立刻纷纷哗然。这女仙君好大的胆气,好大的气魄!竟然要生生承受魔神的两记天魔掌,还要魔神发誓永不犯神界!以她自己的小命来换魔神永不侵犯神界,口气这么大,魔神会答应吗?

魔神没料到月无缺竟然会提出这样一个条件,不由愣住了。他毕生的野心便是侵吞神界,将神界变成他的天下,如今眼前这个看起来年纪轻轻的女仙君的条件竟然是要求他发誓永不犯神界!这个要求,他怎么能答应!

就连妖神也在一旁急道:“大哥,你可不要答应那小丫头的条件!她的小命哪能跟整个神界相比,哪能跟您的志向相比!你可千万不要中了那小丫头的诡计!”

月无缺看到魔神的犹豫,不由笑了,口气嘲讽地道:“看来魔神是对自己的天魔掌没有信心,或者,可以说,魔神是在畏惧本圣君?呵呵,如果魔神不敢接受这个条件,不如向在座的各位承认自己没胆量,承认自己的天魔掌没有你自己说的那样厉害,这样,攻不攻打神界,就由你说了算。”顿了顿,见魔神的眼神变幻莫测,虽被她的话气得握紧了双拳,却依然下不了接她战书的决心,立刻又加了一把火,“哎,真是可惜,本圣君原本还以为魔神虽然与神界水火不相容,但好歹也算是个重承诺守信任的堂堂君子,却没想到,哎,原来只是一个喜欢故作声势的伪君子啊。要不本圣君再让一步,只要本圣君能硬受你这两掌,而且毫发无伤,就算我赢,否则,就算你赢?”

她让的这一大步,一下去了魔神大半的犹豫,不过,他也变聪明了,冷笑道:“好狡猾的丫头!你只说了如果本座输了就永不犯神界,却没有如果本座赢了怎么样!本座就算打你两掌,不管打不打得死你,都得不到好处,这样愚蠢的事,本座怎么会去做!”

月无缺假意叹息道:“好吧,我本来想钻你一个空子,却没想到被你看了出来,看来魔神大人还是比传说中要聪明些。那要不这样,你赢了,这整个无量山今日就归你,包括这山上住的所有仙君,都受你驱使,如何?”

她此话一出,立刻有人惊声道:“万万不可!这无量山可是整个神界的通口之一,若是让魔神霸占了,那神界可就糟了!”

“就是!驭兽圣君,你休要开这么大的玩笑!咱们这些仙君怎么能被那妖孽驱使?”

“哼!我蓝齐是宁死也不愿屈从那妖孽的!驭兽圣君,你莫不是早已经背叛神界,拿我等来孝敬这妖孽?”

“就是!要死你自己死去,咱们可不会给你当垫背!”

月无缺却默不作声,只眼神冷漠地看着他们的纷闹。这神界的众生万象,她真是看腻了。哪里,都有贪生怕死之人。

甚至有人开始苦劝长岚帝君赶紧让月无缺打消那个念头,因为长岚帝君不但是无量山地位最高的神仙,更是月无缺的师父。

长岚帝君却只是淡笑望着他们,淡淡说道:“倾城自有她的想法,本君相信她。只是各位,倾城是在为咱们无量山,为神界着想,而你们却为何不但不支持她,鼓励她,反而只知道指责她?如果不愿意她与魔神对上,不如你们自己去?”

长岚帝君话里的淡淡指责让众仙君立刻停止了吵闹,心中暗自羞愧。就算有那不服气的人,也在长岚微微犀利的目光直视下,垂下了头。

魔神原本被月无缺将他当成傻子耍的话恼怒不已,如今见这无量山众仙君竟然闹起了内讧,不由又觉得好笑,心里对月无缺的不卑不亢坚定胆大顿起了一丝佩服之意,目光一扫众人,不由冷笑道:“没想到这无量山仙人这么多,却都是贪生怕死胆小之辈,连一介女流都不如!”说完又看着月无缺,傲然道,“本座本来不屑与你这一个小女仙打赌,不过现在,本座倒是很好奇,你究竟是不是真的有什么本事,能令本座信服,现在,本座就给你这个机会!若是你赢,本座就退出无量山,永不再冒犯神界!若是我赢,这座无量山以及无量山上的所有,尽数归本座所有!”

妖神惊道:“大哥,你疯了!你怎么能真的答应那个丫头的提议!”

魔神却狠狠瞪他一眼:“怎么,连你都不信任本座,觉得本座会败给那个丫头?”

妖神顿时被这句话堵得哑口地无言,好一会儿方才勉强笑道:“大哥这是说哪里话,大哥乃是这天地间最大的魔神,法力通天,怎么会败给那个丫头呢?小弟只是怕那个丫头会施展什么诡计,所以替大哥担心而已,大哥千万不要误会。”

魔神冷哼一声:“区区一个小丫头,本座还不放在眼里。你就等着看本座手不血刃地得到无量山吧!”

“魔神不愧是魔神,本圣君对魔神的为人的胆气十分佩服。”月无缺微笑上前。

魔神轻哼一声,伸掌与她击掌宣誓:“若违此誓,五雷轰顶!”

一道不显眼的彩色光芒悄悄越过众人,最后悄然隐没在了月无缺白色腰带上那颗豌豆大小的白玉扣环内。旁人没有发觉,月无缺感应到了,只是此时与魔神对战在即,她也无暇察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只要那东西对她没有危险就行。

却听魔神又道:“本座知道你善驭使神兽,驱神兽之能,但本座要求你,不得借助神兽之能抵抗,而且在承受本座的天魔掌时,你不得有任何反击和躲闪,你可愿意?”

月无缺道:“自然,本圣君从来没想过要弄虚作假糊弄你。”

魔神觉得万无一失了,满意地点点头,随即神色一凛,冷声道:“既然你这么自信,那么本座就要打出第一掌了,你可千万要稳住,不要说出那么多的大话,最后却让大家看笑话,更让本座失望。”

是你自己要来送死的,就算本座一掌将你击毙,也怪不得本座!

月无缺摆好架式,凝聚所有心神,微笑道:“我已经准备好了,你出掌吧。”

“哼!”魔神冷哼一声,左手负于背后,右手平放直胸前,掌心朝上。很快,一团阴黑色的气体便在他掌心如球般飞速旋转,越转越快,越转越黑。众人只觉得四周的气息似乎一下子阴冷下来,离魔神近些的仙君,只觉一阵阴煞之气迎面扑来,其间的杀气令他站不住脚,忍不住悄悄向后挪动几步,暗自运功抵抗。

月无缺看着那团阴煞的掌气,微微眯了眯眼睛,眼里一道冷芒一闪而过。

众人的目光都紧张地凝聚在魔神的掌心,却没有人注意到,在某个他们不曾发现的角落,有一双眼睛正在悄悄看着他们,目光一一扫过他们,最后落到月无缺的身上,嘴角噙着一抹不明意味的笑意,眼中,燃烧着疯狂。

果然是个有胆色的女人。他一直没有看错她。只是她真的会赢么?

若是以前,他一定希望她会赢,甚至还会不顾她的反对,坚持替她出头解决那些危险和困难,可是现在,他却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希望她赢,还是希望她输了。

她太坚强太独立了,紧张独立到她的世界他无法进入,更无法立足。这个女人,已经不是头一次让他失望了。他恨她的坚强,恨她的独立,恨她不能像其他女子一样,以一种温柔的需要保护的姿态臣服在他的眼眸和怀抱中,而不是像那长满了利刺的玫瑰花,让他只能远观,而不能碰触。

所以,还是希望她输吧!

只有她输了,他才能以保护者的姿态站在她身边,才能借此让她看到他的存在。

魔神掌心的阴煞之气越来越浓,越转越快,快得让人看不清它在转动了。魔神脸上的神情也越发狰狞可怕。

妖神早已避到二丈开外,眼睛盯着魔神掌心的阴煞之气,心中暗暗惊道:天魔掌第十层!大哥竟然将天魔掌催化到了最高的第十层!这一掌,神界能与之抗衡者可以说是聊聊无几!长岚帝君接下的那一掌,魔神才用了七分功力,就已经被震伤,换成他的徒弟,那个嚣张的小女仙君,生还的机会可以说是完全没有可能,除非出现奇迹——她的身上拥有跟神界天帝差不多的力量!

可是,他怎么察看,也看不出那丫头的修为比她师父高出多少。魔神大哥用天魔掌第十层的功力来对付一个小女仙君,虽说有点令人不齿,不过,这又如何?只要能赢就行。

妖神一颗吊起的心在此时认为赢局完全属于己方的时候稳稳落了下来,还对一旁的仙君讥笑道:“你们就乖乖等着吧,很快你们就成为本座的属下了,趁现在本座心情好,赶紧来巴结巴结本座,到时候给你们个好职位做做……”

他话还未说完,但听魔神大喝一声,整个身子猛地腾空而起,右手一掌挥出,狠狠朝着月无缺的胸口打去!

几乎所有的仙君都闭上了眼,不忍看那个白衣飘飘的少女尸横当场的情景。

就连长岚帝君也微微垂下眼睑,垂在双侧的手在微微发抖。

只听妖神先是大呼一声:“好!大哥真厉害,我们赢了,哈哈……”

才笑了两声,他的笑声忽然停止,仿佛突然被人掐住了脖子。

只听那个女子的声音沉稳地淡淡说道:“第一掌。”

妖神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失声惊呼道:“这,这,这,这怎么可能!大哥的这一掌是何等厉害,为何你一点事儿都没有!”

众人心中仿佛瞬间静了一静,随即纷纷急迫地睁眼朝月无缺所站的方向看去,只见那仙姿神貌的少女,依然以之前的姿态立在原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仿佛魔神那招厉害的天魔掌对于她来说,只是一抹轻轻飘过的烟尘,根本没有进过她那双漆黑明亮的眼眸。

大家先是震惊,后是集体失色,不可置信,随后,很快转化成激动。

“好!”人群中不知道谁爆发出一声好,随后整个无涯岛都轰动了。

“圣君果然是好样的!”

“不愧为长岚帝君的弟子!果然名不虚传!”

月无缺,竟然真的接下了魔神那一掌,而且毫发无伤!

无涯岛主激动了,抓住长岚帝君的衣袖,激动得差点说不出话来:“小老儿没想到,真的没想到,帝君手下竟然有如此厉害的弟子!简直是天大的福气啊!小老儿都快羡慕死了!若是我无涯岛上也有这么资质出众的弟子,我无涯岛也不会有这灭顶之灾啊!”

他抬头看向长岚帝君的脸,以为他定然会非常高兴,却哪料到,长岚帝君的脸色竟然阴沉得吓人,眸中似还隐藏着怒色!

他不由吓了一跳,赶紧问道:“帝君,你怎么了?”他一时有些懵了,想不明白帝君手下有如此出色的弟子,为何不高兴,反而很愤怒伤心的样子?

长岚帝君却轻轻推开他,紧闭着唇,缓缓摇了摇头,原本笔挺的身子此时忽然摇晃了一下。

无涯岛主赶紧又伸手扶住他,疑惑不解地问道:“帝君,您究竟是怎么了?”

长岚帝君幽幽叹息一声,神情渐渐恢复如常:“没什么,只是魔神的那一掌太厉害,我此时已站立不住,烦劳岛主扶我去那边坐着歇息一下。”

无涯岛主虽然心中有一大堆疑问想问,但见长岚帝君似乎不想再开口的样子,便只能得将那些疑问又咽了回去,扶他到一边休息。

魔神看着自己的右掌,又看看笔直如初立着的月无缺,满心满眼的不可置信。这怎么可能!他的这一掌有多大的威力,他最是清楚了。就算是这神界的天帝,恐怕也没有把握能毫发无伤地接下他这一掌!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明明能感觉得到,他那一掌完完全全打在了月无缺的身上,可是那女子,竟然依然纹丝不动地立在那里!不但如此,她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难道是他的天魔掌失效了?他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不可能!这不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只有一种可能,那个女子的身上,具有非常深厚的仙力修为,她的仙力甚至已经超越了神界的天帝!

他眯着阴暗的双眸,狠狠盯着月无缺。

月无缺却只是朝他微微一笑,语声悠然地道:“本圣君正等着魔神大人的第二掌呢,莫不是魔神大人害怕了?若是害怕,可以选择弃权。”

弃权?不,他堂堂魔界之首,魔界最大的神,怎么可能这样丢脸地败给一个神界小女仙!

他瞬间聚掌,厉喝道:“你休要嚣狂,第二掌来了!”

这一掌他积聚了全身的力气,他就不信,这能令天地为之变色的阴煞一掌,那驭兽圣君还能顺利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