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70章

第170章

喝声未落,掌风起。顿时天地变色,飞沙走石。

阵阵阴风中夹杂着煞气扑面而来,众仙不禁纷纷惊叫闪避,以免为这阴煞掌的掌风所误伤。

长岚帝君看得叹息一声,眼眸中满是失望。神界甚少有大事发生,所以无量山的仙人们都养成了一副懒惰的性子,平时聚在一起的时候也都爱吹嘘自己的仙力和神器,可是大祸临头的时候,却个个退缩,只顾各自保命,还未与魔神动手,便都吓得四处逃散,真是无量山之不幸,神界之不幸啊。

他的目光移到那白衣少女身上,目光微含暖意。

幸好还有她。只是,她真的能抗下魔神那一掌吗?

就算抗下了那一掌,她又将会落得如何的结果?

长岚帝君的眼里充满担心和忧虑。

在魔神惊天一喝中,那一掌瞬息便至月无缺身前一寸处。只要那掌再往前一寸,月无缺的下场不可而知,或者已众所周知。

这一掌比先前那一掌威力不知道强过多少,除长岚帝君外,其他的仙人都不敢再看,以免看到那逞强的女子在他们眼前粉身碎骨。

长岚帝君这回却没有转开视线,定定地看着。不管这个他最看重的徒儿能否承受得下那一掌,他也要看下去,再不愿错过任何一分。若是她敌不过,他愿意去替她分担多半的痛苦,就算他会因此仙力大失也无所谓。

月无缺在那凌厉的掌风中依旧如磐石般纹丝不动,全身的真气已被聚集到魔神那一掌即将落下的地方。她的满头长发却被掌风激得狂飞乱舞,身上的白衣却反而没有一丝拂动。

魔神虽然讨厌这女仙君的毒舌,此时也不得不佩服,在他如此强大的掌力下,许多仙人已经被他的掌风击得连滚带爬出好远,眼前这女子不但站得稳稳的,而且衣不带风,由此可以看出,她的内在仙力比其他一些仙人不知道高出多少倍。

不过,越是这样,越是激起了他要征服这女子,让她在他面前低头认输的念头。

月无缺已经做好了全力一接的准备,却就在那一掌快要击到她身上的时候,耳边忽然响起一个低低的男声,冷哼道:“不自量力的女人!”

这声音好耳熟,月无缺还未想起是谁,魔神那一掌已至。

月无缺突然看见一星彩色的光芒忽然飞至她的胸腹之间,也就是魔神那一掌即将打到的地方,彩色光芒瞬间大盛,如一朵成型的绚烂斑斓的花。

还不待月无缺反应过来,魔神忽然闷哼一声,倒退开去,那一掌一击不中,也随即撤去。

长岚帝君的眼睛猛地一亮,身边的无涯岛主已经激动地叫了起来:“第二掌!第二掌!驭兽圣君竟然真的接下了第二记天魔掌!奇迹!真是奇迹!”他猛地摇晃着长岚帝君的胳膊,激动得语无伦次,“好苗子!好徒弟!她的天赋真是无人能比!帝君,你真是有福气,竟然能收下这样一个能力超绝的弟子!”

长岚帝君没有回答,见月无缺似乎没有受伤,这才暗暗松了口气。只是,月无缺的模样好像有些怔怔的,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

他起身朝她走去。

此时的魔神已是满脸震惊和不可置信之色。他摊开自己的右掌,那手掌在刚要打上月无缺身上的那一刹那,好像遭到一记重击,震得他的手腕到现在都觉得酸麻疼痛。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一旁的妖神连忙问他:“大哥,你怎么了?可曾受伤?”心下却暗暗叫苦,刚才的情形他可看得一清二楚,那个倔强坚毅的少女,竟然真的受下了魔神的第二掌,而且魔神大哥似乎还被她震得倒退了两步,这样看来,输赢已经很明显了。

他心下不由暗自埋怨魔神,那女仙君既然敢口出狂言接下他二掌,自然会有她自己的法子和信心,若是魔神不理会她的提议,说不定今日就能攻下无量山了。他们筹备了这么久,结果却变成了这样,这真是令他心痛之极。

可是,就算他心中气得要死,脸上却不敢表现出来,只能把仇恨的目光转到月无缺身上。都怪那个狡猾多端的臭丫头!他现在只恨不得将那个破坏他吞并神界计谋的少女乱刀砍死方才消恨。

魔神听了他的问话,竟然沉默不语。妖神微微有些诧异,按理说魔神向来目中无人,如今被个神界的小丫头给下了面子,应该大发雷霆才是。而且,就这样败给那个小丫头,他也不甘心啊!

不待他再度开口,那些仙君们已经知道了结果,都不由欢呼起来。

“我们赢了!我们赢了!”

“驭兽圣君果然厉害!”

“圣君以一女子之身,竟然受下了魔神那么厉害的一掌,真是奇迹啊!”

“圣君真是我们无量山的英雄!魔神这回可要灰溜溜逃走了。”

长岚帝君来到月无缺身边,见她神情怔忡,不由关切问道:“倾城,可是哪里不舒服?”

伸手便要搭上她的脉门,探她是否受伤。

月无缺这才像清醒过来,没有躲开他的手,却目光直直看着他,喃喃道:“刚才,有人替我挡下了魔神的第二掌。”

“什么?竟有这回事?”长岚帝君一探她的脉象,脸色稍安,闻言又不禁诧异道,“那人是谁?”

月无缺摇了摇头,却又点点头,道:“定心珠,他也有定心珠。可是,就算有定心珠,也只能挡一时之击,半个时辰之后,他定会……”

剩下的话她没有说完,只是脸色却很是冷肃和沉重,还有一丝茫然。

定心珠乃是东海神珠之一,可以在遇到强敌袭击时暂时保全自身,护好心脉。半个时辰内,无论身上受到多强的攻击也不会有丝毫反应,只是,半个时辰之后,身上所受的攻击全部要显现出来,所有的痛苦全部复原加在身上,所以,这定心珠虽为东海神珠,却只有一个好处,不让心脉受创,身体的其他地方却无可避免。因嫌弃它功能不大,这定心珠也没人稀罕,东海的水底到处都是这种定心珠,看都没人看一眼。

前些年长岚帝君曾带着月无缺到东海去给东海龙王拜寿,月无缺就在那里捡了一颗,当时还被其他的仙君笑话她把废物当个宝,月无缺但笑不予理睬,没想到,还有和他这个徒弟一样傻的人。

长岚帝君心中不由有些感叹,他不懂一向坚毅到有些冷血的徒弟为何会出现那丝茫然之色,不过他向来把这个徒弟当女儿一样看待,见她如此模样,心中不由有些心疼,柔声道:“没关系,等魔神等人退下去,我们便去找到那个替你挡那一掌的人,到时候为师一定会好好医好他,以报他对你的救命之恩。”

月无缺点点头,目光移到对面魔神的脸上,大声说道:“魔神,本仙君已经接下你两记天魔掌,你现在是实现承诺,从此退出神界呢,还是要反悔?”

妖神闻言不由气极,怒喝道:“你这该死的臭丫头!你肯定使了诡计,否则怎么能接下魔神两掌?哼,你休想用此等诡计让我魔神大哥上当!现在,我们就要踏平这无量山,拿你这臭丫头下酒,以报你这欺骗耍弄之恨!”

月无缺冷哼一声,道:“到底是魔神是魔界之首,还是你妖神是魔界之首?还有,本仙君在与魔神大人说话,又没有与你说话,要你插什么话?莫非你能代表魔神?”

妖神怒极反笑道:“好你个巧舌如簧的臭丫头!你少在这里挑拨我与魔神大哥的关系,现在我就要代表我大哥……”

他话还没有说完,忽然被魔神打断了。魔神阴沉着脸,冷声说道:“我的事我自己做主,用不着你来多管闲事!”

妖神闻言心中一惊,想辩解,却又害怕魔神将那仙君的话听进去反过来恼怒于他,只得又生生忍住了,只是那张脸被憋得通红,心里把月无缺祖宗上下都骂了个遍。

却见魔神又转向月无缺,冷声道:“我魔神乃魔界之首,地位与神界天帝相平,又岂会做那言而无信之人!哼,既然本座与你已经击掌为誓,自然会说到做到,你用不着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月无缺微微一笑:“如此甚好。那就请魔神大人带着你的人退出无量山吧,从此永不来犯神界。”

魔神的脸色已经恢复平静,傲然冷笑道:“不用你赶,本座也会走,这破地方就算你留本座,本座也不愿意多呆一刻!”

说罢,用力一挥手,大喝道:“走!”

率先驾云离去。

妖神恨恨地瞪了月无缺一眼,率领魔界一众妖魔紧随离去。

在场众仙都不由大大松了口气,只是目光落到月无缺身上时,都不禁微微垂下眼睑,脸上浮起羞愧之意。魔神众人退走了,众仙反而觉得尴尬,不敢随意说话了。

长岚帝君也松了口气,对月无缺道:“我们去找那个替你挡那一掌的人吧。”

月无缺点点头,正准备依着定心珠的感应去找人,云外忽然有人清喝道:“长岚帝君何在?”

众仙抬头一看,只见东面天边飘来一朵白云,上面立着两个白衣仙人。在那两人后面,还跟着一队手执仙器的仙兵。

他们来势甚快,说话声仿佛还在天外,转眼间人已经到了众仙眼前。

长岚帝君往前走了两步,朝那两位仙人轻施一礼,含笑道:“原来是天帝跟前的天易真君和永平真君。你们此来可是为魔神之事?”

那两人赶忙下来给长岚帝君回礼,道:“正是,天帝听闻魔神来犯无量山,立即命我等前来相助,不知现在情形如何?魔神妖孽在哪里?”

长岚帝君便将刚才发生的事情简略讲了一遍,无涯岛主更是在一旁锦上添花将月无缺的英勇大大夸奖了一番,听得两位真君都对月无缺心生敬佩,永平真君叹道:“没想到驭兽圣君身为一名女子,竟然有此机智和勇气,不但令魔神受挫,还让其发下永不来犯神界的誓言,当真可谓为神界仙君之楷模啊!我等一定要向天帝明禀此事,为驭兽圣君请封,咦,对了,驭兽圣君人呢?”

众人不由向月无缺刚才站的地方一看,那里已经没了人影。众人赶紧四下找了找,还是没有找到她的踪影。

长岚帝君略一思索,便知道月无缺肯定去找那替她挡掌之人了。刚要开口,便听那感性的天易真君一脸感动地道:“本君早就听说这位驭兽圣君心性冷漠,视名誉富贵如粪土,如今立了大功便不声不响地走了,一点也不因自己的功劳而肆意称功,真是一位高风亮节的女仙人啊!”

长岚帝君闻言嘴角不由抽了抽,最后几句话打发了两位真君,借口受了重伤要回去休息,这才能抽身出来寻找月无缺。

定心珠之间虽有感应,却并不强烈,时有时无。月无缺几乎找遍了整个无量山,最后,在过了半个时辰之后,才在自己的房间找到那个人。

看着那只躺在**气息奄奄仿佛随时要死去的小凤凰,月无缺愣了好一会儿,这才轻轻抱起它,察觉到魔神那一记天魔掌竟已将他全身的筋脉震断,骨骼尽断,若不是有定心珠,恐怕他早已命丧于魔神之手。

她只觉得心里乱糟糟的,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也不知道该是怎样的感觉。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世上,竟然还会有一个与她关系并不怎么深厚的人,会心甘情愿替她挡下那要命一掌。这等于是用他的命换她一条命。

她拿出一颗续命仙丹用真气催入凤倾夜嘴里,试着用仙力替他续骨,可是却没什么效果。凤倾夜的原身在她怀中除了偶尔的瑟瑟颤动,根本没有任何变化。

“你说,你这又是何必呢?”月无缺伸手抚摸着他柔软的羽毛,低低自语道,“你说我是个不自量力的女人,你又何尝不是不自量力呢?我是为了我师父,不愿他的无量山被魔神夺走,你呢?你这又是为了什么,凤凰神山的堂堂凤王殿下?我可不愿意欠你任何东西,因为我懒得还债的。”

“替你挡下天魔掌的人就是这只凤凰?”长岚帝君的声音在门口缓缓响起,“它是凤凰神山的凤王?”

月无缺一抬头,赶紧问道:“师父,你可有办法救他?”声音里有她没有察觉到的急切。

长岚帝君一愣,随即道:“你不用担心,无论如何,为师都会尽全力救他。”

他略一思索,便在月无缺窗边的书桌前坐下,取过笔墨,开始在一张洁白的宣纸上快速书写,很快便写好一封信,细心装封好,唤来一名仙童,命他将书信速递去东华帝宫。

东华帝宫,是天帝的居所。

月无缺稍稍松了口气,忽觉腰腹处传来一阵隐痛,很快这阵隐痛开始加剧,扩散,不用想,定是之前中的魔神那第一记天魔掌的威力开始发挥作用了。不过还好他第一掌有些掉以轻心,并没有用尽全力,对月无缺造成不了什么伤害。她运行了下真气,很快那股疼痛便散去了。

只是,当她的目光落到奄奄一息的凤倾夜身上时,心情又沉重起来。这个家伙,也真是衰的很。第一次见面,他就差点变成一只烤鸡,伤还没愈合,便又因她中了冥休一掌。这才过了一天,他又变成了一只将死的凤凰。真是个倒霉鬼。

魔神一行人迅速退出无量山,在回魔界的路上,魔神都是阴沉着脸,一言不发,妖神和其他人知他心情不好,都不敢惹他,避他一丈之外。

妖神心里却是气得不行,就这样被那个臭丫头逼出无量山,他怎么都咽不下这口气。就在众人心思各异的时候,一个好听的声音轻轻笑道:“我原本以为,魔界的魔神乃是个能与神界天帝并肩齐驱的大人物,这回真见到本人了,却没有想到,堂堂魔界之神,竟然是这样一个懦夫,真是好笑,好笑啊。”

魔神输给了月无缺,原本就心中不痛快,闻听此言,立刻找到了爆发口,立刻抬眼朝那说话之人望去,怒声道:“你是谁?你怎敢说本座是懦夫?信不信本座现在就一掌劈了你!”

妖神抬头朝前一看,只见在前面二丈开外,立着一个白衣飘飘神俊难言的男子,他正负手立在前面,含笑望着这边。

这个男人是神界的人。妖神立刻警惕起来,冷声道:“你说错了吧,神界的男人才是懦夫!废物!咱们魔神大人不过是诚信守诺,哪像你们那些男人,白长了那么高的个子,危险来临竟然要一个小女子出手相救,真是令人唾弃!”

那白衣仙人笑而不答,只道:“魔神就因为与一个女仙君打赌,就输掉自己的野心,现在心中肯定很不甘,很不痛快吧?若是有什么需要的地方,在下倒是可以助魔神一臂之力。”

魔神的眼睛微微眯起来,仍然问道:“你到底是何人?”

那人朝他轻施一礼,微笑道:“在下无量山长岚帝君座下大弟子,冥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