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173章

战倾城173 173章 棉花糖 网(mianhuatang.cc)

“怎么,大人你觉得不好看?”绯兔见月无缺并没有露出他所期待的满意之色,不由有些失望地问道。

“没有,你穿什么都好看。”月无缺敷衍道,“正好饿了,你带我去膳厅吧。”

这句话顿时令绯兔眉开眼笑,拉了月无缺的袖子就兴冲冲往里走。一这走,一边笑道:“那您是喜欢红色还是喜欢黑色?”

月无缺斜斜瞥他一眼:“红色是什么意思,黑色又是什么意思?”

“红色当然是指我了,黑色是指……”绯兔话说到一半,及时醒悟过来,赶紧改口,“我只是举个例子看大人喜欢哪个颜色,大人说说到底是喜欢红色多一点还是黑色多一点呢?”

呜呜,大人好聪明,差点就被套出话了。

月无缺慢悠悠答道:“纯色,我最喜欢纯色

。”

绯兔:……这也叫答案吗?根本就没有答到点子上来好吧。

月无缺不理睬他的愁眉苦脸,径直走入膳厅。

绯兔赶紧跟了过去,一眼便看到凤倾夜正端端正正坐在膳桌边,一张脸立刻黑了。

“这是我给大人准备的饭菜,你不准吃,快给我起来!”绯兔冲到凤倾夜身边,气急败坏地吼道,伸手便去拽他。

熟料凤倾夜宛如生了根一般,他使劲吃奶的劲也没扯动他分毫。

那厮还一脸淡定地道:“她的便是我的,你给她准备的东西,由本殿下与她一同分享。”

月无缺:这厮是怎么回事?不是被气跑了吗?怎么忽然又回来了?还要争她的东西?

“大人,大人!您可要替绯兔做主啊!他实在是太可恶了!”绯兔拽凤倾夜不成,反扑到月无缺身边,抓住她的衣袖几乎声泪俱下,“大人,快点赶走那个蛮横霸道的家伙!不能让他玷污了大人您的清誉!”

月无缺嘴角抽了抽,这是不是有些夸张了?她还未开口,凤倾夜已沉着地板着俊脸说道:“该走的是你才对,不要在此打扰我和你们大人共进膳食,影响食欲。”

“你!你这个无耻卑鄙之徒!”绯兔指着他骂道。

凤倾夜却置之不理,指了指身旁的座位,神情有几分别扭地哼道:“站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过来用膳。”

月无缺好奇地打量了他好几眼,直到凤倾夜没好气地瞪他,这才拂了拂衣摆,朝他走了过去。

绯兔一见不妙,赶紧伸手拉住她,瞪大水汪汪的红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她:“大人,您真的要为了那只破鸟抛弃绯兔吗?呜呜,大人您要是这么无情,绯兔会伤心死的。”

月无缺一脸无奈地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放心,一定不会发生这种事情的。”

说完不待绯兔回答便走到凤倾夜身边坐下

凤倾夜悄悄向绯兔投了个得意的眼色,换来绯兔愤恨一瞪。

为安慰绯兔受伤的心灵,月无缺看了那些菜色一眼,又夹了一筷子吃下,开口赞道:“绯兔的手艺果然是这神界最好的。”

绯兔的悲恨的神情这才缓和了些。

凤倾夜也依样夹了一筷子菜,可是刚入口就被他吐了出来。

“真难吃!”他皱眉道,嫌恶地掏出绢巾擦了擦嘴,“这么咸你也说好吃,难道你这女人没有味觉吗!”

绯兔顿时大受打击,掩面而泣逃走了。

月无缺给了凤倾夜一个白眼:“没人要你吃!吃了还要打击人,真是不知好歹!”

凤倾夜却不理睬,神色不动地挑起另一个话题:“你可定下日子了?”

“日子?什么日子?”月无缺不解地继续给他白眼。

“自然是本殿下向你提亲下聘的日子了。”凤倾夜正色道,神情认真地看着她。

月无缺瞥他一眼,神情有些意外:“提亲下聘的日子?你什么时候向我提亲了?我又什么时候答应了?”

凤倾夜义正言辞地道:“碰了本殿下,以后就是本殿下的凤王妃,你休想得了便宜不认帐!哼!”他瞪了月无缺一眼,那神情很是别扭,“看荷花的时候,那几个宫婢不是说要喝咱们的喜酒吗?你不是也默认了,还找他们要喜仪。神仙无妄语,话即已出口,你便反悔不得。”

啊?月无缺无语地看着他,她不过是一句玩笑而已,他还当真了。却听凤倾夜又道,“我刚才算了算,三日后便是一个黄道吉日,既然你心中没有合适的日子,那便由我来定好了,就定在三日后那天,我会回去好好准备,不会让你丢脸的。”

月无缺皱了皱眉,忍不住插嘴道:“喂,我还没有……”

凤倾夜却不待她说完,迅速打断她的话:“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下了,我还要回去准备聘礼,就不陪你一起用膳了,反正以后有的是时间

。”

说完不待月无缺开口便迅速溜走了。

月无缺坐在原地,张大嘴愣了半天。这是怎么一回事?自己的终身就这样因为一个玩笑被一只小凤凰给忽悠去了?

夜晚一人独眠,睡到半夜,她再也睡不着了。这些日子以来习惯了身边躺着一个人,哦不对,是一只凤凰,如今又成一个人,她反而没有了睡意。习惯,果然是个可怕的东西。

月无缺坐在**,望着窗外流泄而入的月光,有些寂然地笑了笑,心中忍不住却在想,莫非他真的回凤凰神山准备聘礼去了?千年的时间一人独过,以往不觉得,现在倒嫌越来越无聊了。若是多了那么一只别扭有趣的凤凰陪着自己打发这漫长无聊的日子,也算个不错的主意。不过,若他是耍弄自己的,哼,她非得将他变成一只烤凤凰不可。

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她的心底对那凤倾夜的提亲,滋生了一分淡淡的期待。

三日的时间转眼即过。

这日月无缺正在长岚帝君的书房内翻看一本修炼秘籍,是长岚帝君特意为她找来的。

长岚帝君此刻正坐在另一张书桌上慢慢练字,良久,见平日阅书速度超快记忆超强的弟子似乎一直心不在焉,那本修炼秘籍不过翻了几页,终于忍不住问道:“城儿,你在想什么?”

月无缺闻声,这才恍然惊醒,敛了敛心神,答道:“师父不用担心,徒弟正在思考书上的修炼诀窍。”

长岚帝君又看了她一眼,又道:“如果看不进去,不妨出去走走,以免灵思堵塞,反而无所进益。”

这三日,这个他最看重的弟子似乎有些魂不守舍,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月无缺翻了一页书,答道:“真的不必……”

话还未说完,忽有一小童跌跌撞撞奔进来,急急禀告道:“启禀帝君,凤凰神山来人了,说要拜见帝君。”

长岚帝君闻言,手中的笔顿了顿,有些诧异地问道:“可有说来者是凤凰神山何人,前来所为何事?”他与凤凰神山并无什么瓜葛,凤凰神山怎会有人前来要来拜见他?

那小童偷偷瞥了月无缺一眼,一脸郑重答道:“来者是凤凰神山的凤王大殿下和四殿下,说是前来向长岚帝君提亲

。”

“提亲?”任长岚帝君如何沉着稳重,也被这个消息惊得睁大了眼睛,一脸狐疑地扫了月无缺一眼,月无缺装作不解地轻咳一声,待长岚帝君转过脸去的刹那,唇角缓缓扬起。

长岚帝君思索了一下,索性放下豪笔站起身来,“他们前来向本君提亲?这倒是让本君意外了。本君这就随你去瞧瞧。”

说罢,整了整衣袍,随小童沉稳走了出去。

月无缺看向门外,唇角的笑意渐渐扩散,心里莫名浮上一丝喜悦之感。那小子倒是没有耍弄她,果然上门来提亲了。

她本想出去看看,想了想,又觉不妥,干脆复又坐下来,继续阅书,只是这书,却是再也看不进去了。

不知师父和凤倾夜那小子,会进行怎样的交锋呢?

长岚帝君的宫殿之外,凤凰神山送来提亲的聘礼,排了长长一条,几乎望不见尽头。

队伍最前头,两名衣袍华贵的青年男子肃然而立,他们的面目有五六分相似,同样的眉目俊美,气质高贵出众,不同的则是,左边那位俊脸一直带着浅浅笑意,如一块温润宝玉,显得温和可亲而稳重,让人一见便心生好感,期盼与他多多亲近。右边那位,则一脸清冷之意,却似天空之明月,高洁清冷而让人不敢肆意接近。

这两个人,便是凤凰神山的凤王大殿下凤倾瑞和四殿下凤倾夜。

无量山从来都没有出现过这样叫人好奇的事,因此住在附近的仙君们有的亲自前来围观,有的派出自己宫里的宫娥童子前来打探消息,还有一些爱瞧热闹的宫娥童子都跑来凑热闹。

长岚帝君走到宫门口的时候,看见这样庞大的提亲队伍,心底也不由惊了一下。却见那凤王大殿下凤倾瑞一看见他,便上前施礼,笑吟吟说道:“座下可是长岚帝君?我等贸然前来,让帝君受惊了。”

长岚帝君看见凤倾夜,再想到他与月无缺之间的一些纠葛,心下顿时明白了三分,不动声色淡回一礼,问道:“本君便是长岚

。不知两位殿下远道而来,还这般大的排场,可是所谓何事?”

凤倾瑞含笑道:“为帝君座下弟子倾城圣君与吾四弟倾夜之喜事。听倾夜说,他因渡天劫,重伤落于神界,幸被倾城圣君所救,相处些日,由来对她心生爱慕之意,倾城圣君对他也生情意,因此便回神山禀告了我父帝与母后,望求娶倾城圣君。”

虽然心下已然明白三分,可听他亲口说出来,长岚帝君还是意外了一下,目光落到凤倾夜身上,问道:“此话可当真?你与我徒儿可真是两情相悦?”

凤倾夜回视他,郑重答道:“当然,我亲口向她求娶,她已答应。”

当然个p!她才没与他到两情相悦的地步,更没有亲口答应嫁他好不好。月无缺悄用传音之术听到外面的对话,在心底嗤了一声,继续偷听。

长岚帝君深深看他一眼,又问道:“我神界与你凤凰神山素有瑕疵,矛盾已久,听闻凤帝曾下过一道命令,凤凰神山之人,不得与神界有任何瓜葛,否则驱除出山。如此境地,凤帝怎会同意你与神界女子成亲?我长岚帝君的弟子虽不是这神界最高贵的仙子,却也容不得任何委屈。”

言外之意便是,若想娶我长岚弟子,必须明正言顺,得所有人的认可和祝福,而不能背上任何不好名声受人欺辱。

凤倾夜恭敬地向他施了一个大礼,肃然道:“帝君请放心,此事我已求得父帝和母后的同意。虽然我凤凰神山与神界一直不睦,可我已说服他们,正好借此婚事,与神界和解,结两界之好。请帝君答允我与倾城的婚事!”

凤倾瑞正色道:“我四弟是诚心求娶倾城帝君,我凤凰神山的人也是诚心诚意想与神界和好,希望帝君成全。”

长岚帝君闻言,不由心中震动。若这桩婚事,能令两界和好,倒是一件皆大欢喜的好事。天帝也曾有意与凤帝和解,却招凤帝坚决拒绝。不知这个凤王四殿下,到底是用什么法子说服了凤帝呢?而且,一向冷淡的城儿,是否真的愿意结这桩婚事?

他正在犹豫思索间,月无缺的声音忽在耳边响起:“你们带来的是什么样的聘礼?若是本仙君瞧不上,可不会同意这桩婚事的。”

众人抬眼看去,只见一名身着白衣的少女自宫门内缓缓走了出来,身姿窈窕,眉目精致如画,神情却带着三分高贵,二分清冷,一分慵懒,二分清傲,行动之间自带着一股飘逸出汗之态,让人不禁眼前一亮

凤倾瑞一见,心下不由暗叹,难怪一向不近女色的四弟会逼着父帝和母后答应这桩婚事,这个女子,果然与众不同。

凤倾夜却在听到月无缺的声音时,清冷的眉目间染上一抹笑意,心底的喜悦如泉水般慢慢涌出。她这么说,便是答应了他的提亲。

长岚帝君看着几乎堆满整个大殿的贵重聘礼,过了很久都反应不过来。

耳边有仙童一边清点着聘礼一边低低惊叹:“伏羲八卦护心珠两颗,六合神扇一面,长生剑一支,碧落弓一支,啧啧,全是神界也难得集齐的宝器啊。还有乾坤镜一面,长生养生助修金丹一瓶,……”

“长生养生助修金丹一瓶!啧啧啧,这可是凤凰神山最厉害的炼丹师炼出来的,神界都难求到啊!”

“是啊,真是羡慕死倾城圣君了。”

凤凰神山多宝物和奇兽,凤帝与天帝交恶,便也是因为有些品德低下的神界仙人为求得宝物,私入凤凰神山偷取,才造成两界交恶多年的局面。

长岚帝君怔了一会儿,想到跟随身边几千年的徒弟很快就要嫁出去了,心里蓦然生出几分嫁女的不舍和辛酸来。

他暗暗叹息一声,起身向外走。

不知不觉来到月无缺的宫殿内院,却见她正坐在院里的石桌旁,面带笑意,神情认真地盘弄着一只装神兽的神兽宝盒。那是凤倾夜亲手递给月无缺的一份礼物,据说里面封印着上古神兽麒麟青滟。

他这个徒儿的嗜好与别的女仙子有些特别,偏好神兽与神器,从凤倾夜送来的聘礼来看,这位凤王四殿下可真是细心,送来的全是她喜欢的东西。倾城向来对驭兽之道颇有心得,自几百年前意外契约了上古第一神兽赤焰金龙后,她便对排行第二的神兽麒麟青滟恋恋不忘。只是麒麟神兽行踪诡异,难以寻得,没想到竟是在凤凰神山中,更叫人没想到的是,竟然被凤倾夜当做聘礼爽快送给了倾城,不知那有些小气心性的凤帝知道了,会不会肉疼得要命

收回心神,再看月无缺,他那向来淡漠得叫人难以亲近的徒弟,背后被人取了个铁石心的倾城圣君,不知道什么时候,身上的那股清冷之气褪了不少,反而多了一丝温暖的感觉,看来,她对那凤倾夜,也是心存好感和情意的。

月无缺欲解开那神兽宝盒,可是盘弄了好久,都没有解开,正皱眉时,忽见长岚帝君立于面前,用温和的目光看着她,立即放下盒子,站起身来,喊了一声:“师父。”

心里却在暗想,师父前来,可是要询问她与凤倾夜之事?这个,倒是该如何跟师父解释呢。

长岚帝君应了一声,走到她身边,拿起那个神兽盒子,仔细观察了一番,才说道:“是天玄封印。据神界传说,上古神兽麒麟青滟由上古之神云浮大帝所养,某日误饮仙酿醉闹上古神界,咬死咬伤多名仙人,云浮大帝一怒之下用天玄封印将其封印住,以示惩罚,看来传言果然如此。我的书房中好像就有一本有关上古封印和解印之法的书,有空你不妨前去找找。”

又闲聊了几句,便转身离去了。

月无缺依言前去他的书房寻找,果然找到一本外观极旧却保存得极好的封印之册,仔细翻阅之后,回到自己宫里,便开始施解印之法。

随着她默念之中,放在神兽宝盒上的右手掌心开始发出金光,并迅速笼罩住整个宝盒。那光芒越来越盛开,宝盒也在这盛光之下颤抖起来。

没过多久,那盒中便传出麒麟的怒吼声,声音由小到大,渐渐声大如雷。宫殿中的神兽们听到麒麟怒吼之声,胆大的悄悄躲起来观看,胆小的则赶紧找个地方躲了起来。

绯兔虽然胆小,却强忍着心中的害怕,藏在一旁悄悄看主人如何破印。得知主子已答应那只破鸟的提亲,他真是伤心难过得要死,可是他再无法接受,也只得接受,谁叫人家是两情相悦呢,他连插足的地儿都没有。

不过,他心怀恶意地想,希望那神兽宝盒中封印的是一只没用的废物,这样主子就会觉得那只破鸟心意不诚,就会拒绝与他成亲了,哼哼。

就在他走神间,忽觉眼前金光大绽,兽吼阵阵,惊得抬眼一看,却看见月无缺手下那只宝盒竟然大开,一只外貌凶狠的神兽在金光之中体形由小变大,浮到空中,昂首长吼,那巨大吼声震得绯兔差点站不住脚,险些摔倒

院中摆设的一些盆景之类竟被这吼声震碎。

月无缺大喝一声,迅速咬破左手食指在右手掌心画了一个符纹,对着那只麒麟一扬,符纹立刻沿着纹路绽出光芒将麒麟全身罩住。那只麒麟被符纹困住,顿时怒吼连连,拼命挣扎。可那符纹却如坚固的仙索般,将它牢牢制住,根本挣脱不开。耳边有面前女子那清冷却带着友善和不可抗拒的控兽咒语之声,慢慢净化它身上和心中的暴戾之气。

良久过后,麒麟青滟才渐渐安静下来,对眼前这少女生出顺服之心。

赤焰金龙因感应到主人身边危险,悄然自藏龙剑中脱身而出,隐在暗处观察院中情势,预备在那只麒麟攻击主人的时候跳出来抵挡。此时见麒麟已被主人驯服得如一只温驯的猫儿一般,这才将提起的心放了下来。

眯眸想了想,现身在院中。

那只麒麟正在勉强接受月无缺摸头,忽见到被称为上古神兽的赤焰金龙出现,立时赤眸中亮光一闪,充满敌意地盯着它。

月无缺拍了拍它的脑袋,温声笑道:“不要紧张,以后你们就是一起生活的朋友了,可不能随意闹事。”

麒麟青滟不屑地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它才不是紧张呢,它是不服气,明明它麒麟青滟神能无敌,凭什么屈居这只赤焰金龙之下!

赤焰金龙看懂了它的眼神,正好有调教它的意思,便无声地向它发起挑战,有种咱们到外面去斗上一斗,若是你赢了,这上古第一神兽的位置拱手相让。

麒麟青滟立刻接受了挑战,两只神兽当着月无缺的面,好兄弟般默契地肩并肩飞上半空,很快便消失不见。

月无缺有些诧异地看着它们消失的方向,自言自语道:“不是说这只麒麟神兽脾气暴躁不好相处吗?这么快就能与赤焰走在一起,看来传言也是不能当真的。”

天帝得知刚刚才出了一把风头的驭兽圣君又暴出火爆消息,竟与凤凰神山的凤王四殿下定下婚约,并已征得凤帝同意,愿借此喜事与神界重修旧好时,又是惊奇,又是感叹,心中更多的更是欢喜,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到凤凰神山搜寻宝物了

。——这个卑鄙的老头儿。

他立时发下旨意,赠给月无缺无数珍品,以恭贺她与凤倾夜定亲之喜,并特意派使者到凤凰神山拜见凤帝,为两界之和好奉上万分诚意。

凤帝也爽快地接受了,两帝很快见了一面,谈笑甚欢,并赶早不如赶巧,当场定下了月无缺与凤倾夜的大婚吉日。时间便定在神历十八日,即一个月后。

魔宫大殿内。

“成婚之日是下个月十八号吗?哼,他们还真是着急。”已成为魔宫新主人,魔神冥休端端正正坐在魔宫大殿的宝座上,听着下属的禀告,不由冷冷嗤笑一声,笑声里带着无限讽刺。

他与她相处了上千年,心仪了上千年,也追求了上千年,竟不如她与那破鸟相处这短短时日,这么迅速就要与他成亲,这可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底下的魔徒悄悄抬头看了他一眼,又迅速低下了头。眼前这位新主人,原来的冥休仙君,依旧是一身洁白如尘的白衣,可是他身上的气息,却已不再是那那仙风道骨般的出尘,全身已经笼罩上了一层阴森的让人觉得畏惧和心寒的魔魅之气。当他心怀怒意时,那股魔魅阴冷之气越发浓重,压力之大迫得人连头都不敢抬。

这个男人,比先前的魔神更为强大,也更叫人畏惧,害怕。

“倾城,我不会让你和那只臭鸟成亲的,一定,不会!”冥休忽地站起身,一掌将跪在下面的魔徒击得血肉飞散,一字一字,咬牙切齿道,原本漆黑的眸中,此刻变得一片赤红,里面有妒忌愤恨之火熊熊燃烧。

/*20:3移动,3g版阅读页底部横幅*/ var cpro_id = ";u1439360";;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