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75章

第175章

魔宫密室内,冥休正在魔神的指点下修习魔族心法和术法。

对于这个半路收来的神界弟子,魔神很是满意。这个叛出神界的仙君,修炼天赋非常之高,简直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恐怕这世间,能有他这么高天赋的,屈指可数。无论是修炼心法或是术法,他都是进展神速,稍一指点便能能领悟通透。魔神活这么久,见过不少妖魔界的修炼奇材,却从来没有一个人的天赋似他这般出类拔粹,叫人刮目相看。

看着冥休双目紧合,盘腿坐在寒玉**专注修炼魔族内功心法的模样,魔神心中既觉得惋惜,又觉得庆幸。惋惜没有早点收这个弟子,不然有这样一个聪明绝顶稳重可靠又有野心的魔界高手与他联手,魔界定然已走上一条更高更远的道路,而不是像现在般停滞不前。想到这里,他又叹了口气,心下暗悔自己不该中了那驭兽圣君的激将法,更不敢轻敌,将魔界推入无法前进的地步。

不过还好,如今妖魔界有了冥休。魔神想到这里,心中颇觉欣慰。

就在这时,密室外忽然传来敲门声。

只听妖神微带焦急和怒气的声音在外面大声叫道:“魔神大哥,不好了,那个驭兽圣君前来闯魔宫了!”

正在潜心修炼的冥休忽然听到“驭兽圣君”四个字,心中一震,赶紧收了功,缓缓吐出一口气,慢慢睁开了眼睛。

魔神纹丝不动地坐在原位,精亮的目光扫了冥休一眼,沉声问道:“她前来所为何事?”

妖神不满地哼了一声,说道:“她说要见冥休一面,若不让她,就毁了这魔宫!”

哼,他就知道,冥休那小子是个祸根。说不定就是神界派来的叛徒,以方便神界隔三差五来找魔宫的碴!更可恶的是,冥休那小子不知道给魔神吃了什么药,不但让魔神宠爱有加,修炼魔族秘籍也亲自在一旁指点,而对他,则是冷淡了许多。他有心想劝诫魔神两句,以免他中了神界奸人的道,可魔神非但不听,反而不耐烦地命他出去。不过短短时日,那小子在魔界的地位甚至已经超过了他妖神,这叫他怎么能容忍!

只要一想到这里,他的心里就又妒又恨,凭什么一个背叛神界的小仙君,在妖魔界的地位竟然比他还要高!原本他是妖魔界的二把手,若是魔神不在了,就归他妖神一统妖魔界,可如今竟然出现了一个修为指数招高的冥休,看魔神对他的宠爱程度,竟是有将他当做接班人培养的势头。这个威胁,他一定要将之除去!他妖神,绝不能容忍这样一个卑鄙小人抢了他在妖魔界的风头和地位!

却闻魔神听到他那句话,不由冷冷一笑,阴暗的眸中闪过一丝轻蔑,慢慢说道:“毁我魔宫?哼,就凭她一个神界小丫头,也敢在我魔神面前大放厥词,真是不自量力!”

妖神在门外接口道:“就是。大哥您不过是一时中了那丫头的诡计,而且大哥您人品好,信守承诺,才放那丫头一马。否则,若是大哥您真动起手来,就算是十个驭兽圣君都不是您的对手。”

魔神闻言没有接话,却转而看向冥休,问道:“冥休,你说,这件事情该怎么处理?本座要不要现在就出去杀了她,再将她的尸首挂在魔宫大门口示众?”

这样残忍的话从他嘴里轻描淡写地说出来,仿若说今天这顿饭不好吃,重新去做一般。

冥休的眼神暗了暗,思忖了一会儿,答道:“不妥。若是这样做,反而会激起神界众仙的众怒。妖魔界如今势力稍微单薄,还不宜下面与神界对上。”顿了顿,自座垫上坐起,拂了拂衣摆,才说道,“既然她是来找我的,那我不妨出去会会她。”

魔神轻笑一声,慢条斯理地道:“冥休啊,大丈夫做事,可不能畏首畏尾。既然你是真心喜欢那丫头,不若趁现在这个时候抢了她,你们俩就在这魔宫大殿举行婚礼,干脆生米煮成了熟饭,她就老实了。这女人啊,就是欠缺调教,你是我魔界的天才,又是这风采绝伦,只要你招招手,绝对有无数女人投怀受抱,干嘛还要费尽心思去讨那不懂风情的丫头欢心,叫人看的好生气恼。”

冥休闻言只是笑了笑,道:“师父对冥休的关心,我冥记在心。不过我自己的事情,我还是希望用自己的法子解决。如此,冥休便去会会她。”

说罢,恭敬地对魔神施了一礼,走到密室门口,按了开关,打开了密室的门。门一打开,便看到一脸不忿的妖神站在前面,恶狠狠盯着他。

“你若是敢当神界的奸细来毁掉妖魔界,我妖神一定将你挫骨扬灰,放在那祭魂台上,让你时时刻刻受尽痛苦,永生永世不得转世!”

冥休却只是冷冷瞥了他一眼,转身离去。

但他眼中流露出的轻蔑与不屑,却差点令妖神气得发狂。

“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妖神握紧拳头,冲着冥休的背影骂道,还没骂完,魔神带着不满的声音自密室内传来,“妖神!闭嘴!进来!”

妖神不甘地将剩下的话咽了回去,登登走入密室,一张脸黑得像锅底。

魔神看着他那副样子,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喝斥道:“你看看你自己,像个什么样子!我已警告过你多次,不要把冥休当成敌人,你为何总是不听!”

妖神忿忿说道:“大哥,你为何总是轻信他人!冥休是神界仙君,与我妖魔界势不两立,他若是神界派来的奸细,以后我妖魔界很可能因为他毁于一旦!”

魔神斩钉截铁地道:“不会的。”

妖神睁大了眼睛,急气地道:“怎么不会!大哥,为什么你现在光轻信那小子,连小弟的话都听不进去了!”

魔神盯着他,将他的不甘与不满皆数看在眼里,眼眸中闪过一道神秘之色,依旧口气笃定地道:“我知道你是替魔界着想,但是我也告诉你,冥休既然已经入了妖魔界,再想由此中脱身,已是万无可能。就算他日后想反悔,本座也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妖神不解地问道:“大哥为何这样说?莫非,大哥已有法子控制他生外心?”

魔神脸上露出阴沉的笑容来,那笑容中充满得意之色:“你可还记得妖魔界曾经流失过一样宝物?”

妖神想了想,忽然双眼都亮了起来:“大哥指的可是千年前妖魔界的始祖劫**神的月魄冠冕?”他狐疑地看着魔神,又道,“不过那月魄冠冕不是已经流失好久了吗?大哥怎么会想起它来?莫非大哥已知那月魄冠冕的下落?”

魔神傲然道:“不错!那月魄冠冕此刻就在我的手中!当年神界还未分裂的时候,劫**神也曾是神界声誉鼎盛的一名神仙,道法高绝。可是后来不知道为何,劫**神与神界诸神闹翻,一怒之下离开神界,自创了魔界,誓于神界誓不两立。当时便用许多天材地宝创造了几样宝物,当作魔界的镇界之宝和信物,用来控制加入魔界的仙人和其他小妖魔。其中一样宝物,便是月魄冠冕。”

妖神听得出神,忍不住接口道:“据说那月魄冠冕为那魔界至宝之最,劫**神最后被神界诸神围攻而寂灭时,将自己的所有神能全部输入了那月魄冠冕之中,只要戴上那月魄冠冕之人,便会拥有劫**神的所有神能与法力,直入无人能敌的境地。不过,与此同时,那人也将付出以自己的性命来祭祀劫**神的代价。只要戴上那月魄冠冕,在拥有巨大神能与法力和不死不灭之心的同时,他的心也会因此染上魔性,永远成为魔界的跟随者,永世不得改变。若有异心,必将灰飞烟灭,永不存在于三界之间。”

魔神哈哈一笑:“不错!只要冥休戴上月魄冠冕,就算他曾经只想做奸细,那时候也不得不成为真正的魔界之神。而且,你还说漏了一点,只要戴上那月魄冠冕之人,除非他死,否则,是永远取不下来的。”

妖神的眼中不由流露出贪婪之色,却又疑惑地问道:“既然如此,大哥得了那月魄冠冕,为何不自己戴上,这样不就天下无敌了?”

魔神却摇头道:“这你就不懂了。在戴上月魄冠冕的时候,必须得一个为魔神之身的人献出自己的魔心来祭祀月魄冠冕。如今这妖魔界魔神甚少,就算我找到其他魔神,人家也不可能为我付出性命,而我也不相信那人。月魄冠冕是魔界至宝,谁能保证别人没有那个贪心。”

妖神点点头:“大哥说的也是。”顿了顿,还是忍不住诱惑,将心里话说了出来,“既然如此,大哥为何不将那月魄冠冕送给我,反而要送给那冥休?我可是跟随您几百年的弟弟啊,对您和妖魔界的忠心可昭日月,您为何要舍近求远呢。”

远古神皆已寂灭消失,若是他拥有了月魄冠冕,岂不是成了天地间最厉害的人物?到时候要想征服神界,成为六界之尊,还不是如囊中取物?越想他越觉得兴奋,心中对魔神的偏心也越来越不满。

魔神淡淡扫了他一眼,道:“你不行。”

妖神正要反驳,却听魔神又道:“月魄冠冕非得天赋极高天资皆佳之人才能拥有并使之发挥更大的威力,这些你都及不上冥休。行了,我意已决,你就不要再多言了。出去看看外面的情况吧。”

妖神心中不甘愈甚,可见魔神已面露不悦和不耐之色,只得忍耐下心中的忿意,带上门走了出去。

大哥,你就这样瞧不起我,这样看重那个小子吗?妖神站在门外,朝紧闭的密室看了一眼,心中都是愤恨之意,双拳因愤怒而握紧,恶狠狠想道,大哥,我一定会让你瞧瞧我的本事的!一定!

魔宫门外。

月无缺手执一柄寒光流转的宝剑,定定看着一丈开外处的冥休。

依然是一身白衣胜雪,依然是那般俊美风姿,可是他的身上,却已不复往日那般仙姿神质,整个人仿佛被一层淡淡的黑雾笼罩,就连眉目之间也似沾染上了一层阴郁之气。

他就那样随意立在那里,一双如墨般的眸子冷冷淡淡地看着月无缺的眼睛,淡淡问道:“你来找我,可是有什么事?”

月无缺心中微微一窒,有淡淡的痛意弥散开来,又悄然蒸发。她定了定心神,语气郑重地道:“大师兄,我来接你回去。”

“大师兄?”冥休自言自语一句,语气中充满轻嘲之意,“你是神界仙君,前途无量,我是魔界之徒,永堕黑暗,怎么会是你的大师兄呢?呵呵,驭兽圣君,你可真是说笑了。”

月无缺劝道:“大师兄,你为什么要这样固执呢?你本是仙根,前途不可限量,干嘛要为了我变成现在这样?你还是跟我回去吧,有什么心结我们回去了再解决。”

冥休淡淡扫她一眼,唇角微勾:“是不是我跟你回去,你就跟我成亲?若是这样,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月无缺顿时语塞,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说道:“感情的事,谁也不能勉强。大师兄,你应该理解。怎么说我们也是做了上千年的师兄妹,我不愿意失去你这个师兄,师父也不愿意失去你这个徒弟。”

冥休却冷笑一声道:“感情的事,谁也不能勉强,这句话说的不错。所以我对师妹痴心多年,就算是到如今,我对师妹也依旧痴心不改,也无法容忍你与他人成亲!既然师妹不愿与我成亲,以后就不必再来说这番虚情假意的话了。请回吧。这一次,就放过了你,若是下次你还敢来,我不保证你还能不能这样安好地回去。”

说罢,一甩袖袍,转身便进了魔宫。

月无缺在魔宫门前呆呆立了一回,冥休的坚决让她一时心情沉重。她不想与他为敌,可现实却是这样残酷。

“看什么呢?还不快走!”门口的一名魔徒喝斥道,一脸警惕地盯着她。

另一名魔徒怪声怪气地道:“如果舍不得你的大师兄,干脆就留下来与他在魔宫成亲,成就一桩仙魔联姻的佳话。”

“就是,就是。我们非常欢迎神界美丽的仙子们嫁来魔界的。”

月无缺冷冷扫了他们一眼,直到那几人被她犀利的目光逼得移开了目光,这才转身离去。

驾云回去的途中,月无缺因冥休之事心情有些不好,神思也有些恍惚,走到半路,忽闻身后有人追来,抱怨道:“走那么快做什么,竟然连我跟着你都不知道,真是个疏忽鬼。”

月无缺回头一瞧,却见凤倾夜驾云瞬息来到她身边,俊脸上满是不悦之色。

“你刚才在想什么?怎么想得这么出神?”凤倾夜皱着眉,放缓声音问道,月无缺却不难从他语气中听到一丝醋味。

看到他这副醋坛子似地模样,月无缺的心情这才好了些,将冥休之事暂且抛诸脑后,似笑非笑地道:“想你。”

“真的?”凤倾夜闻言,刚才的不悦立刻被抛到了九霄云外,漂亮的眉眼立刻灿烂了起来,瞬间风华大绽,。

任是月无缺见多了神界的美男子,也不由地移不开目光。

凤倾夜见她这般模样,不由矜傲地一抬下巴:“怎么样?被本殿下绝世容貌迷住了吧?哼哼,这天上地下,也只有你才有这般福气,成婚之后,每天早上一睁眼就能看到本殿下的绝世之貌了。所以你可要好好珍惜,千万不要朝三暮四,否则本殿下就被别人抢去了。”

月无缺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被冥休之事带来的阴影也在凤倾夜这含蓄的暗示下不知不觉消散了。

就算她不愿冥休加入魔界又如何?她不是圣母,没办法拿自己的婚姻去交换其他东西。既然是他决议要走那条路,那么,就只能由他继续走下去了。无论对错,都是他自己的选择。

时间说快不快,说慢不慢,很快成亲的日子便到了。

那一日,神界上空彩鸟飞扬,仙乐震耳,几乎千里开外都能听到凤凰神山四殿下迎娶神界驭兽圣君的喜乐声。

几乎所有神界的仙君圣君都到无量山来观赏神界千年难得一遇的迎亲盛况。

凤凰神山的迎亲队伍浩浩荡荡,由无量山头一直排到山尾,一路披红挂彩,吹拉弹唱,那场面直是壮观之极。

凤倾夜身着大红新郎喜服,站在迎亲的大红喜轿前,虽神情依旧如往日般清冷,可是细观之下不难看出,他红润的唇微微翘起,眼中满是温柔和喜意。

在一众仙君和圣君善意的调笑之中,身穿大红绚烂霞帔头戴凤冠的新娘子终于由两个仙娥搀扶着由紫盈宫款款走了出来。

月无缺踩在由宫门口一直向前铺泻开来的红绵缎,走到距离凤倾夜五六步远的距离停下,一双秋水潋滟的眸子深深望着面对的凤倾夜,美丽的俏脸上带着淡淡的温柔笑意,在大红嫁衣的映衬下,更是衬得肌肤如玉,美艳无双,绝色倾城。

凤倾夜乍然见到如此盛装打扮顾盼神飞的月无缺,与她平日清冷朴素的打扮完全不同,比之往日的清冷孤傲更显得平易近人,多了几分娇俏之意,一瞧之下,顿时再也移不开眼。

刚才还哄闹取笑的众人,在月无缺站出来的那一刹那,慢慢消了声音。大家都用惊艳的目光看着这神界最美丽的新娘子,心底都不由油然而生赞赏和羡慕之意。

随同凤倾夜前来迎娶的凤倾瑞虽也惊艳于月无缺红妆之盛美,却并未如旁人般痴迷。不过一愣神后便回了神,心底暗暗赞叹一声,见身边的新郎弟弟看自己的新娘子竟是看呆了,心下不由觉得好笑,在他耳边轻咳一声,凤倾夜却依然未回过神来。他悄悄伸手在凤倾夜腰间使劲掐了一把,凤倾夜才回过神来,悄悄斜了他一眼,又回过头去看着自己的新娘子,见她一双盈盈妙目似乎嗔似笑地望着他,顿时酥了半边身子,好一会儿才定下心神来。

这时长岚帝君在两名仙童的跟随下走了过来。

月无缺走到他面前,对他盈盈一拜:“多谢师父多年来教诲之恩,徒儿无论身处何时何地都不会忘记师父的教诲。”

长岚帝君点点头,伸手扶她起来,凝视了她一会儿,脸上露出慈祥的笑容:“好。”

凤倾夜赶紧走了过来,俯身行了一个大礼:“如今我既与倾城结为夫妻,她的师父,便也是我的师父,我凤倾夜在此当着诸位仙君的面向天发誓,此生必不负倾城仙君,永远爱她如一。”

长岚帝君看着他,目光欣慰地道:“你是个好孩子,倾城跟随本君多年,本君早已将她看作自己的孩儿,如今她终于终身有托,本君也就放心了。从今以后,本君就将倾城交给你了,希望你能好好爱护她。本君祝你们永结同心,地久天长。”

这慈父般的口吻,顿时令月无缺心生许多不舍留恋之意来。

凤倾夜像是知道她心中所想一般,伸手紧紧握住她的手,在她耳边低声安慰道:“以后只要你想回来,我都会陪你回来的。”

又有长岚帝君的其他弟子和无量山的其他仙君纷纷上前来给月无缺和凤倾夜致祝词,又寒暄了好一会儿,凤凰神山的女仪官见众人言语稍歇,这才拉长声音叫道:“请新郎倌扶新娘子上轿!”

在一众不舍的目光之中,凤倾夜牵着月无缺的手,向那大红喜轿走去。

孰料,就在月无缺来到花轿前,欲抬脚踏入轿中的时候,忽听天外传来一个带笑的声音:“相交多年,师妹出嫁,怎不通知师兄我呢?看来师妹喜事临门,早就将师兄我给忘记了吧!”

众人听到这个声音,心中不由觉得奇怪,是哪位仙君姗姗来迟,齐齐向那声音来处望去。

这个声音,长岚帝君和月无缺却是最熟悉的,皆不由微微变了脸色。

但见一朵白云自南边天外飞来,云上立着一人,白衣飘飘,神姿仙貌,微笑晏晏。那一身清逸飘绝的风华,令在场无数女仙君芳心悄动。

那人驾云而来,瞬间便至众人眼前。

凤倾夜在看清那人容貌的刹那,漆黑如墨的眸子立时罩上了一层淡淡薄霜,微微眯起,眸中冷光乍然。

来人,竟是据说已背叛神界,投入妖魔界的冥休!

众仙见是冥休,先是一愣,继而小声在低下议论起来。

冥休心仪倾城圣君这已是神界众仙都知道的事,只可惜他苦追倾城圣君多年,终未能如愿。据说他在最后一次被倾城圣君拒绝之后,心灰意冷投入魔宫,如今在倾城圣君与凤王四殿下的迎亲礼上出现,很明显是来意不善。

众仙有的心中惶然,有的微微皱眉,有的却抱着看好戏的心态,看这里会不会上演一场两仙君为争心上人大战一场的戏码。

月无缺看着冥休翩然而来,却没有出声,只是静静看着他。若是他非得逼她如此,那么她也只能与他持剑相向了。

冥休一双含笑眼眸淡淡扫过神界众仙,最后落在身着大红喜服的月无缺身上,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中流露出一抹赞赏和了然之色,语气温柔地对她说道:“倾城,我就知道,你是这世上最美的新娘子。”

凤倾夜闻言脸色顿时一变,用力握紧月无缺的手,冷冷对冥休说道:“我凤倾夜的新娘子,自然是这世上最美的。冥休仙君此来可是为祝贺本殿下与倾城的大喜之事?那本殿下在此多谢了。”

冥休的目光落在他与月无缺十指紧紧相扣的手上,唇角微微扬起:“祝贺你?呵呵,不,我是来接我的新娘子的。”

此话一出,顿时四周一片哗然。

冥休语声未停,目光紧紧盯着月无缺,语气悠然地说道:“除了我,这世上没有人再能配上她了。除了她,这世上再没有人能配得上我了。所以,”他的目光倏地一冷,移到凤倾夜脸上,一字一顿说道,“我冥休,今日非娶倾城不可!”

凤倾夜未听完他这句话,已是脸色大变,冷冷一笑,眼神冷厉地盯着他,语带杀机地吐出两个字:“休想!”

冥休回以冷然一笑:“是不是休想,很快你就知道了。”

长岚帝君的声音在这时沉沉地响起,带着严厉之意:“冥休,不要再胡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