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76章

第176章

“胡闹?”冥休将这两个字重复了一遍,望着长岚帝君笑道,“师父,徒儿跟了您几千年,难道徒儿的为人您还不清楚吗?我这一生只向您求过一件事,就是希望您能允我娶倾城,可是您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还说我和她不合适!我就不懂了,我爱倾城,为什么和她就不合适了?”他愈说心中怒气愈盛,脸上的笑容已转化为冷怒之色。

长岚帝君望着他的怒容,想着这个本该是他座下最得意的弟子,如今却要因堪不破这情劫而失去位列仙班的资格,心下真是苦涩难言。他长叹一声,道:“冥休,看在你我师徒一场的份上,为师再劝你一次,不要再为难倾城了。你们俩命中并无姻缘,强扭在一起只会增加你们之间的怨恨,不如放手吧,放了手,你们之间的这场劫难才能了结。”

“我不!绝不!”冥休冷冷打断他的话,眸中暴出戾色,“倾城是我的,我绝对不会允许谁将她抢走!”

说罢,他伸手便朝月无缺抓去。

月无缺身形一闪,顷刻避开了他的手,一双明眸中冷色如冰,冷冷说道:“冥休,今日我必与凤倾夜成婚,你还是死了这条心罢。我已劝过你无数次,可你依然苦苦纠缠,实在是令我厌恶非常!即你已入魔界,我们仙魔有别,从今日起,我们俩的师兄妹就此一刀两断,再无瓜葛!你若是再苦苦相逼,我不会再对你手下留情!”

说罢,她伸手握住了凤倾夜的手:“我们走吧。”

这桩孽缘已不愿在纠缠下去,干脆快刀斩乱麻,直接了结了吧。

凤倾夜反握紧她的手,微带得意地冷瞥冥休一眼,掀开喜轿的大红轿帘,将月无缺扶了进去,待她坐好,放下轿帘,这才大声道:“起轿!”

凤倾瑞有些担忧地扫了冥休一眼,见他听了月无缺那番话,却仿似无动于衷一般,兀自站在那里冷笑,不由扯了下凤倾夜的衣袖:“你这个情敌会不会出什么幺蛾子?”

凤倾夜冷哼一声:“不用管他!我凤倾夜可不是吃素的!”

说罢,甩开凤倾瑞的手,骑上了头扎大红花的青龙宝驹,仿佛冥休那个人根本不存在一般。

凤倾瑞见状,只好压下心中的担忧,指挥迎亲队伍开始返程。

众人原以为冥休会被月无缺的话激怒,继而发作阻拦,却不料他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就那样静静看着凤倾夜的迎亲队伍越走越远,也没有一丝想要阻拦的意思。

大家心下不由暗自奇怪,那些想看一场抢亲好戏的也不无失望地歇了这个念头。因天帝已向神界颁下御旨,将于三日后与凤帝同在凤凰神山替驭兽圣君和凤王四殿下大办酒席,一来庆贺他们新婚大喜,二来庆祝神界与凤凰神山重修旧好,恢复往来。因此待凤凰神山的迎亲队伍走远,他们也都自行散去了。

长岚帝君这才对冥休道:“你进来,为师有话对你说。”

冥休淡淡一勾唇:“正好我也有话要对帝君说。”

这回他挑明了态度,不再称长岚帝君为师父了。

长岚帝君也不介意,微微颌首,走入屋去。冥休不疾不徐地跟上。

冥休跟随长岚帝君到了他的书房,这才顿住步子,说道:“帝君还有什么话要交待冥休的,请尽情说吧。迟了,恐怕以后再无机会了。”

长岚帝君转身看着他,语重心长地说道:“冥休,回头是岸啊!为师真的不愿意你再这样错下去了。你再走下去,将会永堕黑暗啊!”

冥休脸色乍变,直视他的眼睛冷冷道:“你我既然师徒情已断绝,就不必再管我了。是我自己选择的这条路,就算是永堕黑暗我也会心甘情愿走下去,不用你白操心。你可还有其他话要说,如果没有,就轮到我来说了。”

“本君实已无话可说,既然你执意如此,本君也无能为力。”长岚帝君的脸也沉了下来,道。

“那就好。”冥休眼角挑起一抹讥笑,自怀中掏出一本书册朝长岚帝君递过去,“这本秘籍是我之前在你书房拿的,如今我既已不是神界中人,这本秘籍当物归原主,以免日后牵扯不清。”

长岚帝君不疑有他,伸手便接了过去,却没留意到冥休眼中飞快划过的一道阴冷的笑意。

意外就在这时发生了。

那本书册将将挨着长岚帝君的手掌,突然幻化作万千细如毛发的寒冰箭,射入了长岚帝君的双目之中。

这一变化即在一瞬之间,长岚帝君也不曾想过冥休竟然会害他,不防之下,只觉双目一阵冰寒刺痛,再睁不开。

任他心性再慈爱宽容,此刻也不由心生怒意,他倒退一大步,一手捂住双目,一边斥责道:“孽徒,你怎能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

话声未落,他的胸口忽然被重重一击,接着一个阴暗魔符打入了他的体内,以飞快的速度吸收他的真灵仙气,同时还在迅速摧毁他的身体。

长岚帝君踉跄了一下,随后砰地倒在了地上。

他曾经最得意的徒弟,此刻以他从未听过的冷酷阴戾的声音缓缓说道:“既然你阻止我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那么,我只能把你毁掉了,长岚帝君。从今天往后,我想得到的东西,谁也不能再阻止,也无法再阻止!”

长岚帝君喘息着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后什么也没说出来。

冥休白衣而立,脸色冷漠,眼睁睁看着长岚帝君被吸走所有仙气晕厥过去,仿佛看着一个陌生人。

他手一伸,那个阴暗魔符带着淡淡的黑影飞回他的掌心,他收拢掌心,化做一缕清烟消失不见。

“我要的东西,你带回来了吗?”魔神背对着秘室门口,左手拿着一本妖魔界流传下来的药盅秘籍,右手捉着一把银勺子在一个小碗中搅动着,听到门口有动静,便知是冥休回来了。

冥休自袖中摸出那枚阴暗魔符,淡淡说道:“长岚帝君的真灵仙气都在这里。”

魔神闻言,手下一顿,脸上顿时露出笑容来。他放下那本书册,转过身来,目中闪过一抹得意,笑吟吟说道:“我魔神果然没有看错人,妖魔界有了你,以后出头有望了。”

冥休没有答话,垂眸看着掌中那枚装有长岚帝君所有真灵仙气的魔符,问道:“你曾经说过,会给我月魄冠冕,让我拥有世间最强大的力量,这话可还算数?”

魔神道:“自然算数。怎么,你这回终于想通了?”

冥休淡淡一笑:“诚如你所说,这世上为什么非要有求而不得的东西?为什么非要勾得你魂牵梦寐却不愿意属于我?若我拥有了至高无上的能力,只要是我想要的东西,就必须得到,无论是用什么手段,达到目的就成。若是得不到,我就算是把她毁掉,也不让别人得到!”

他的眼中燃烧着熊熊的妒火和冷酷,只要一想到倾城绝情绝义的话语,师父一如即往的坚持拒绝,凤倾夜眼中的得意讥讽之色,还有诸仙君或同情,或鄙夷的目光和议论,他就觉得心里有一股邪火在疯狂燃烧,令他恨不得顷刻之间毁灭这世间一切。

此刻,他心中迫切需要拥有魔神所说的,有关那月魄冠冕中神秘又强大的力量,只有拥有了那股力量,他才能得到他想的,摧毁他不想看到的。

魔神欣慰地点了点头,拿过他手中魔符看了看,满意一笑,将魔符中的仙气尽数催入了那碗澄澈的清水之中。

冥休狐疑地看着那碗清水,他刚进来的时候便瞅过那碗水一眼,只是那时候这碗水却是黑色的,哪知这一会儿竟变得这样澄清,不知这碗水中有何秘密。

魔神却仿佛知晓他的疑问,不待他问就说道:“这碗水名叫化仙水,能将仙人的仙气化为同等的魔气。我虽身为魔神,力量强大,可月魄冠冕里的是上古神仙魔界祖师劫轮的全部能量,我若不够强大,根本无法替你完成那戴冠之礼,所以才要你去取了长岚帝君的仙气来增加我的实力,以确保万无一失。”

冥休点点头,也不多问,直接说道:“倾城与凤倾夜将于三日后在凤凰神山正式举行成婚大礼,我一点都不想看到那样的场面,所以,我必须尽快得到月魄冠冕中的强大能力。”

魔神颌首道:“你放心,我已经准备好了一切,今晚正好是月圆之夜,是行戴冠之礼的最好时机。等月上中天月亮最圆的那刻,我们就可以开始了。”

说罢,他将那碗又由清水变为黑水的化仙水放置唇边,仰头喝了下去。

冥休看着他的动作,眼神黑沉得似一潭看不见亮光的死水。

日西沉,月升起。

魔宫的露天祭台下面,围满了妖魔界的徒众。众人齐抬着头,望着高高祭台上的两个身影。目光之中充满虔诚和兴奋之色。很快,他们妖魔界将会出现一个拥有上古之神无上法力的领导者,带领他们占领整个天界。这个激动人心的消息怎能不令他们期待和振奋。

祭台上的两个人,正是魔神和冥休。

他们两人各自盘腿坐在一座红莲座上,面面相对。魔神的眼睛望着天上那轮以缓慢的速度向中天方向移动的月亮,冥休的目光则盯在魔神腿上那个冠冕上,眼中光亮渐盛。那是个个冠冕形状如一朵晶莹剔透的水晶莲花,散发着温润的光芒,冠带似是由白玉制成,看着不大,可是冥休已经感受到了它身上有一种诡异的吸引力,那股力量正在缓缓吸收月亮的光华。传说劫轮上神的原身是上古神界一座仙莲池中的白色莲花,想必这就是月魄冠冕为莲花形状的原因吧。

祭台底下,还有一个人同冥休一样,目光直直地盯着魔神腿上那月魄冠冕上,眼中满是贪婪嫉恨之色,袍中的手据得死紧。那样天地间难得的好东西,魔神竟然真的要把他给冥休,而罔顾他们几百年来的兄弟情谊,他不服,更不甘!

在众人紧张而期待的目光中,夜幕中那轮月亮终于移到了中天,如一只莹润的圆盘。

魔神的瞳孔猛地一缩,时辰到了。他立刻用右手托起月魄冠冕,对准天上那轮圆月,左手发出银色光芒,源源不断地输送到月魄冠冕中,月魄冠冕立刻加快了吸引月亮精华的速度。顷刻之间,月魄冠冕盛光大放,光芒迫得人差点睁不开眼。

“快过来!”魔神冲冥休大喝道。

冥休心一震,起身走到魔神身边。

“千万要注意,当我心脏中的鲜血染红月魄冠冕上的莲花时,你要在月亮偏移前迅速把它戴在前额上,若是迟了可大势不妙。”魔神大声叮嘱道,然后左手收功,一把插入自己胸口,忍痛挖出了他那颗血淋淋的心脏,将之放在了月魄冠冕上。诡异的事情立刻发生了。那颗尚在跳动的心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很快便变成了薄薄一片。

魔神将它扔掉,声音虚弱地命令道:“快,跪下,把月魄冠冕戴好!”

这一场面发生只在一瞬间,底下的魔众虽见过不少血腥场面,但像这样自己挖去自己的心脏还是头一次见到,都不由惊得目瞪口呆。

冥休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得飞快,这样的场面也震撼了他。可是他来不及思考了,立刻单膝跑下,将伸手欲接那月魄冠冕,一道掌风突然自背后袭来,妖神冷咧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滚开!月魄冠冕是我的!”

若是冥休还手或是避开,那么月魄冠冕就将被飞身而来的妖神抢去。若是他不躲避,那么将在戴上月魄冠冕之前受伤,而月魄冠冕的仪式是除了魔神之外,容不得其他人的血来污染的。妖神已经下了死心,如果他得不到月魄冠冕,也一定不能让冥休得到。

失去心脏的魔神眼睁睁看着妖神飞身而来,欲快一步抢走月魄冠冕,差点气晕过去。

冥休没有回头看妖神近在咫尺的狰狞笑脸,更没有躲开,径直拿起了月魄冠冕。妖神那一掌也刚好打在了他的背上。

妖神心中正在暗喜,另一只手已经伸到了月魄冠冕跟前,可是,还没碰到冠冕,他忽然惨叫一声,飞身向后倒摔了开去。

冥休从容地戴上了月魄冠冕。

魔神和底下魔众都紧紧盯住他,随即都瞪圆了眼睛,张大了嘴巴。

只见冥休的身体升到了半空,月魄冠冕忽然光芒大盛,将冥休的整个身体都笼罩住了。魔宫上空,忽然响起一个洪如撞钟的古老声音:“鸿蒙洪荒,唯魔独昌!”

语声毕,笼罩冥休的那团白光突然爆炸开来,刺得众人赶紧都闭了眼睛。待他们再度睁开时,那笼罩住冥休的耀眼白光已然消失,独留冥休一个人飘浮在半空。他似乎还是先前那副模样,似乎又像换了个人一样。

魔神伸手使劲捂住失去心脏的胸口,望着高空中的冥休,他的容貌比之前更加俊美出尘,他的衣袍更加洁如白雪,他的气质更加神圣高洁,他的气场已经强大到让他对他心生敬畏的地步。冥休只是随意扫了他一眼,他就身体一颤,几乎要对他俯首称臣。

“没有了心脏,你可还能活得下去?”冥休目光淡淡望着魔神,唇角微勾地说道。

魔神不知道如何回答,只愣愣地看着他。

冥休脸带笑意,落到祭台上,一步一步向他走来。

“谢谢你用你的心脏成全了我,现在的我,恐怕是神界的天帝也不是对手了。”冥休走到魔神面前,含笑说道,“可是,你欺骗了我,这一点,无法原谅。”

魔神瞪大了眼睛,按紧了胸口,好一会儿,才气喘吁吁地道:“我,我没有……”

冥休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长岚帝君的真灵仙气吗?是为了失去心脏的你护住魔神之神魂吧?这样,你没有了心脏也能活下去。那碗水,不叫化仙药,而叫化仙凝神药,即用长岚帝君的真灵仙气护你神魂。”

魔神惊恐地盯着冥休,因惊吓过度摔倒在了地上。

“你,你不能这样对我!如果没有我,你怎么拥有这样强大的力量!”魔神嘶声道。

冥休轻轻笑了,目光定定地看着脸色惨白的魔神,缓缓地,一字字道:“不管是阻止我,背叛我,还是欺骗我的人,都该死!”

“死”字刚出口,他的手掌突然冒出一长串骇人的火龙,迅速将魔神包围住。

“让我害死自己师父的人,必须用他的性命去陪葬。”

“啊~!”魔神发出一阵撕心裂肺般的惨叫,在烈火中痛苦地扭动着,翻滚着,很快声音就弱了下去。

底下魔众胆颤心惊地看着这一幕,没有一个人敢出声阻止。

眼前的冥休,已经不是他们所认识的那个人了。他们不敢去阻止,更不敢去承受阻止冥休的怒火。

“果然是强大到无人能抗拒的力量啊!”冥休看着自己的双手,谪仙般的面容上露出迷人出尘的笑容,“师妹,当你再看到我时,会不会很吃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