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77章

第177章

当长岚帝君出事的消息传到月无缺的耳中时,彼时她正坐在梳妆镜前,由凤后特意派来冷梧宫伺候她的几名婢女侍候着给她卸妆清洗。冷梧宫是凤倾夜居住的宫殿,在此之前,凤后曾带着一帮女子亲自前来见了她一面,对她颇为满意。自小没有女性长辈的呵护,对这位慈祥宽厚的凤后婆婆她心下也萌生了几分喜欢之意。

只是,当众人都散去,独留她坐在镜前,看着那张卸去红妆素淡冷艳的面容时,她心下微生迷惘。

“夜儿生性清冷,凤凰神山如此多的女子,我却从未见他亲近过谁。孰料他不知何时遇到了你,也认定了你,非娶你不可。因我凤凰神山与神界世来有怨,所以起初他父亲是坚决不同意他与你结这门姻缘的。可是夜儿性子也倔,说若是不允他与你在一起,他便再不回凤凰神山,住在神界当神界的女婿好了。他父亲差点没被他气死,可终是心疼这个儿子,打小夜儿便是兄弟几个中最聪明最出色的,又怎舍得将这样优秀的儿子白送他人,思虑再三,才终于勉强答应了你们这桩婚事,也正好借此联姻之事缓和凤凰神山与神界的矛盾。母亲这么说没有别的意思,不过是想告诉你,夜儿对你是真心的,母亲希望你们两个能和和美美过一辈子,在这天界做一对美满的神仙眷侣,这样我和凤帝也就满意了。”

凤后说的这事儿她倒是并不知道,只是想到那只看着又呆又冷的小凤凰暗地里对她竟是如此上心,月无缺心中倒生出几分愉悦与满足来。

凤倾夜送完前来瞧热闹的人,走进新房,便看到月无缺一人独坐梳妆镜前,似在沉思。少女一头长及细腰的黑发如泼墨般自月白的里衣直泻而下,形成一个略显清冷单薄却又娇柔的剪影。

凤倾夜微微一窒,目光幽幽流转,没想到她一个背影都这样吸引他的心神。

月无缺自镜中看到他,还没意识到,她的唇角已微微扬起。起身面对他,眸中幽波流转,问道:“人都送走了?”

凤倾夜回神,嗯了一声,走过来拂了拂她的秀发,只觉得淡淡清香扑鼻而来,混合着她身上的幽幽冷香,不由轻轻一笑:“真香。”

月无缺伸手捏住他的脸轻轻扯了扯:“登徒子。”

凤倾夜不以为意,反哼哼道:“你就不知道什么叫害羞吗?难道不应该先冲夫君我抛个媚眼再娇羞地低下头再娇骂一句夫君你好坏吗?”

月无缺闻言不禁啼笑皆非,使劲捏了他脸一下才松手道:“做梦,我才说不出那样肉麻兮兮的恶心话来。”

凤倾夜伸手搂住她的腰,不再说话,只目光深情缠绵地看着她,那眼中的柔情仿佛要将她融化。正当月无缺觉得不自然,想挣开他时,凤倾夜忽然柔声叹道:“你终于是我的妻子了,只要你呆在我身边,我就满足了。”

月无缺闻言,心底深处某个孤独空虚的地方渐渐被他这番柔情填满。她对他第一次展开一个美丽灿烂的笑容,凤倾夜的眸光陡地亮了起来,正欲吻她,外面忽然传来一个焦急的声音:“驭兽大人,不好啦!长岚帝君出事了!”

当月无缺和凤倾夜赶回广陵宫时,白日还热闹洋洋的广陵宫此刻却显得肃穆,寂然,透着一股子悲凉。

太乙帝君已被请来在内室救治长岚帝君。月无缺看着如向来如慈父般的师父此刻却面容安祥了无生机地躺在**,心一阵抽痛。

却闻太乙帝君面容严肃地叹道:“长岚帝君原本就身负内伤,尚未痊愈,此刻又遭此劫难,全身真灵仙气被吸光,元神已受到极大损伤,现在在魂魄分离的险境。还好我手中尚有一株聚神草,可以免去他元神分散的险境,只是他此刻的情形实是凶险,恐怕得昏睡个三百来年,这三百年中,每日必以续神回魂汤药调养吊着才能醒转过来……”

毕了太乙帝君说要给长岚帝君施针,将月无缺和凤倾夜都赶了出来。

月无缺默默退出来,只觉心里难受得紧。白日时长岚帝君还如父亲一般送她上花轿,还交待凤倾夜要好好待她,此刻却气息奄奄地躺在病**,再也睁不开双眼。她拉住广陵宫贴身侍候长岚帝君,诃问是怎么回事。

却闻那名叫永幻的童子边哭边道:“小的也不知道帝君怎么会变成这样,只知道凤王殿下和圣君大人您离开后,师父便将大师兄叫到书房说话。小的当时想大师兄虽说现在投入了魔界,但怎么说师父对他也有上千年的教养之恩,想来不会有什么事情,便没有守候在旁。却哪里知道,等小的回来的时候,便,便看到师父躺在地上,大师兄,大师兄人不知去了哪里……”他说着又抽抽噎噎哭了起来。

冥休!又是冥休!月无缺只觉脑中一阵轰隆隆响,只恨不得立刻过去一剑结果了那人面兽心残害恩师的畜生!师父收她为徒时,冥休在师父身边已经多呆了一千年的时间。算起来,他与长岚帝君已有了四千多年的师徒情谊。冥休样样都出色,很得长岚帝君的欢心。可是,冥休竟然就因为自己不愿嫁他,师父也阻拦他,竟然将有四千多年恩情的师父杀害,简直是狼心狗肺,猪狗不如!

凤倾夜见月无缺满面怒气,气冲冲往外走,急忙拉住她:“你要到哪里去?”

月无缺一把甩开他的手,杀气腾腾地说道:“我要杀了冥休那个畜生,替师父报仇!”

凤倾夜复又拉住她的手,一脸正色地道:“如今你我即是夫妻,你的事情便是我的事情,你的师父也便是我的师父,我便与你一同去魔宫找他算帐罢。”

月无缺没料到他会说这句话,愣了一下,却见凤倾夜静静望着她,目中满是怜惜和坚定之色,心下不由一颤,正欲开口拒绝,忽听一个声音说道:“就算你们两个人现在去魔宫找冥休,也不是他的对手,如今的他可不是你们能对付得了的。”

月无缺眸色一冷,厉喝道:“是谁?”

一个身影缓缓自漆黑的夜色中走了出来,月无缺厉眼望去,只觉他面容有些面熟,一时之下却想不起来,复又问道:“你是谁?”

那面容清秀的男子看着她,眼中闪过一道复杂之色,微微一笑道:“在下孟阳,曾经亲眼见到圣君接下魔神两记天魔掌,心下好生佩服。”

月无缺一听,立刻想起来了,他便是叛出长生宫投靠魔界的孟阳,面上立刻露出杀气,厉声道:“怎么,冥休害了师父,还叫你来耀武扬威么?”

语声未落,已凌厉朝他劈来一掌。孟阳赶紧闪身避过,大声道:“大人千万莫误会,我此来是有要事告诉你们,并不是应冥休之命来!”

凤倾夜拦住月无缺,冷冷盯向孟阳:“既然他说有要事告诉我们,你不妨听听看。这里是神界,他能偷偷潜进来,我却不会再让这魔界孽徒完好无损地逃出去。”

孟阳也不生气,说道:“我并没有欺骗你们,怎么说我之前也是神界中人,不过是不忍心神界诸仙在冥休手下毁于一旦罢了。”

三日后,月无缺与凤倾夜的婚礼在凤凰神山准时举行。

这天,凤凰神山四处披红挂彩,无数仙人踏云前来送贺礼吃喜酒,几乎整个神界叫得出名号的仙人都来了,据说天帝和王母娘娘也会亲自前来替两位新人主持婚礼。这是神界上万年来从未有过的事,因此驭兽圣君几乎成了所有仙君仙娥们羡慕嫉妒恨的对象。

在凤后的安排下,宴席摆在了凤凰神山上场地最大最开阔的紫竹山上,那里遍植紫竹,风景最是优美。在紫竹山中央,有一大块空地,那空地上绿草如茵,繁花似星,极是清新动人,令人心旷神怡。

凤倾瑞看着仙君们络绎而来,自找宴桌坐下,都面带喜色谈笑风生,他的脸色却不是很好看,充满担忧之色。

凤倾夜悄悄走过来,见他神情不佳,不由问道:“怎么了?”

凤倾瑞眉头紧皱地道:“虽说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可我这心里怎么还是觉得不安宁。”

凤倾夜闻言脸色微变,却沉默着并未发一言。凤倾瑞忧心忡忡地道:“上古大神的法力可不是我们能抵挡的,若是冥休真的完全吸收了封印在月魄冠冕中劫**神的法力,今日有可能会是神界的一大劫难。”

凤倾夜闻言,反而一笑,拍着他的肩膀道:“自古邪不胜正,既然连天帝都亲自出动了,冥休要想拿下神界可没那么容易,大哥放宽心些。”

凤倾瑞道:“这些倒没什么,我最担心的,是你和驭兽圣君。”

凤倾夜目光坚定地道:“不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他伤害倾城,甚至是夺走她的。我既与她结为夫妻,必共患难,同生死,绝不会放任她一人面对灾难。”

凤倾瑞定定看了他好一会儿,忽然笑了,使劲拍了他肩膀两下道:“以前我还当你是兄弟几个中最冷情的一个,没想到你却是最痴情的一个,我倒是看走眼了。走,我们去检查一下防范布置,今日定要除掉冥休那个祸害。”

兄弟两个边说边笑揽着肩膀离去,却没留意到,他们的谈话尽数落入一个女仙君耳中。

“原来你们今日明着是办喜宴,实际上却是等着冥休自投罗网。”青磷仙君立在一株紫竹下,目光幽幽看着那两个离开的身影,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目中妒恨之意尽显。倾城,你伤冥休如此之深,不但不愧疚反悔,反而变本加厉地想要冥休的性命!我还真没料到,你竟会是个这样心狠手辣的女子!既然你不仁,那就别怪我青磷不义了。

她遂趁人不注意,悄悄遁出了凤凰神山,急急赶到魔宫。魔宫门口有人看守,不但不让她进去,反而将她围了起来。青磷急得在宫门外大声叫道:“冥休!冥休师兄!我是青磷,我是真的有急事找你,你快放我进去吧!”

门口的魔徒昨晚便被冥休震慑住,哪敢让她打扰冥休,顿时大喝一声向她围攻而来。就在青磷急得不行的时候,冥休的身影突然出现在魔宫门口,白衣飘飘,绝代风华远胜谪仙。他轻轻一挥手,围攻青磷的人立刻停下来退到一旁。

青磷看见他,心里是惊喜交加。不过短短时日未见,她藏在心里的这个人,气度风华竟然更胜以往,也更加吸引她了。看来他果然得到了那妖魔界至宝月魄冠冕中的至高法力。只是,她心底隐隐有一种直觉,冥休虽然嘴角含着淡淡的笑意,如他以前在神界那般,可是为何她感觉不到他笑意中的温度,反而觉得那笑容是那般凉薄,冷漠,仿佛这万世万物都不在他眼中一般。也让她觉得,他们之间的距离仿佛被无限扩大,就算她现在站在他的眼前,他的眼中,却再也看不见她分毫了。

想到这里,她的心莫名地微微一沉,渐渐又酸涩起来。

冥休幽深的眸子飘然看着她,微笑道:“你来找我,所为何事?”

青磷这才想起她来此的目的,将心头的复杂感情压下去,着急地说道:“今天你就不要去凤凰神山了。”

“哦?这又是为何?”冥休问道,神情从容悠远得仿若天边的流云。

青磷见他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更加着急了:“他们已经知道你获得了月魄冠冕中被封印的法力,也知道你今日会前去,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就等着你去了。虽说你得了那月魄冠冕中的法力,你已今时不同往日,可是,连天帝都亲自出去了,神界各大帝君皆已到场,就凭你一人,恐怕会中他们的诡计啊。”

“哦,原来他们已经有准备了。”冥休听了她这番话,不但没有丝毫的害怕,反而笑了起来,笑容愉悦地道,“我正担心今日找不到对手不好玩呢。没有一个实力相当的人陪着玩游戏,实在是无趣又无聊,既然连天帝都出动了,还专门等着陪我这场游戏,这样我就放心了。虽然我并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但是多几个玩物逗逗,还是不错的。”

青磷吃惊地瞪大眼睛看着他,印象中他从来没用这样玩世不恭且嚣张狂妄的口气说过话,而且还是在他的对手是几乎神界所有仙力高深的神仙。

冥休却连睬都没有睬她一眼,径直召来一朵云彩,单枪独马向凤凰神山的方向去了。

且看今日这场屠戮游戏,最后鹿死谁手吧。他冷酷地想道。倾城,今日你若依然拒绝我,那么,就别怪我,摧毁你身边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