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78章

第181章

九品文学小说网欢迎您的光临,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学小说网”即可速进入本站,免费提供精品小说阅读和txt格式下载服务!就在诸仙在紫竹园林内谈笑风生其乐融融之时,东方仙云蜿蜒缭绕之处忽然紫华震天,仙乐齐鸣,响彻天际,却正是神界天帝和天后驾着五彩祥云,身边伴着五彩仙衣的仙子们迤逦而来。。

诸仙一见赶紧纷纷起身站好,整衣理袍,恭迎天帝天后的圣驾。

却在这时,却闻另一边又是一阵仙乐轰鸣,百凤朝云之际,凤凰神山的凤帝和凤后也同驾而来,身边伴着两位凤凰公主,五公主凤珠和六公主凤颜,。后面还跟随有数名衣裙飘飘的美丽少女,手提花篮自半空洒下娇艳花瓣,顿时有淡淡花香在紫竹园林弥散开来,仿佛下了一阵香雨。也的确是下了一场香雨。

天帝天后和凤帝凤后四位天界最高统领者见了面,露出招牌笑容相互问候一番,随后在给他们准备在高处首座的精美大气紫冰檀制成的长长膳桌旁一同坐下。

众仙齐齐给首座的四位高位者施了礼,这才坐了下来,只是宴场在四位高位者的强大气势之下,顿时安静了许多。

天帝扫了在场诸仙一眼,这才与凤帝交换了一个眼神,凤帝这才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说道:“今日是凤凰神山与神界同喜同乐的大日子,诸位仙君仙子当心情吃喝,不醉不归。”

天帝也接口笑道:“凤帝说的是,能借着今日这机与贵山抛却旧日矛盾恢复旧好,本尊实是高兴,就借花献佛,敬凤帝一杯。”

说罢,亲手执壶将凤帝跟前的杯子和自己的杯子斟满,举起来敬凤帝。凤帝端起酒杯,与天帝的酒杯轻轻一碰,两人举杯一仰而尽。

有仙婢立刻上前将他二人的酒杯续满,又替天后和凤后续酒。天后和凤后相相一望,含笑点头示意。

凤帝端起第二杯酒,与凤后站起身来,目光在场中诸仙身上逡巡一回,声如撞钟地说道:“谢谢诸位仙君仙子能来参加小儿与驭兽圣君的婚礼,从今日起凤凰神山将不再实行禁山令,各位仙界朋友可以进来尽情游玩。”

底下众仙立即都端酒起身向他们致敬,然后将杯中酒饮尽。

等凤帝和凤后坐下,站在一旁的礼仪官高声道:“新婚仪式开始,请新郎新娘入场。”

语声刚落,紫竹园外立刻礼炮轰鸣,百鸟腾飞。

一对大红喜服的新人相携着自园林中那条铺着大红冰绡的长长小道缓缓行来,众人一见,不由眼前一亮。。

那个向来一脸清冷淡漠的男子,此刻嘴角含着淡淡的幸福笑意,一身大红新郎喜袍,更衬得他眉目生辉,气质如皎月之光,少了分清淡寒意,多了分温润玉泽。他的手紧紧抓着镶有大红花的喜带,仿佛要将喜带那头冷艳逼人的新娘子紧紧握在手心里。

月无缺一对冰雪眸光璀璨夺目,在华丽精美的喜服衬托下容光潋滟生华,莫不叫人心生惊艳绝色之感。更有那男仙君失态地一脸痴迷状盯着月无缺,使得一旁的凤倾夜敛了笑意,冷冷给了那人一记眼刀。

二人相携行到了距离四位帝后桌前,才停下步子,双双俯身给他们行躬身之礼。凤后面带慈爱微笑命人端了两杯酒到他们面前,道:“本宫和陛下赐你们一杯喜酒,祝你们珠联璧合,恩爱永长。”

凤珠公主和凤颜公主见状,调皮地喊道:“四哥和四嫂子要喝交杯酒,不然妹妹可不依!”

两人一喊,立即有人笑出声来,开始有人附和着要新郎新娘喝交杯酒。

月无缺和凤倾夜端着酒杯相相对视而笑,端着酒杯的手交错挽了起来。

凤倾夜凝视着月无缺的眼眸,柔声道:“倾城,我的妻子,以后这长长远远的岁月,我会永远陪伴在你的身边,就算是沧海桑田,地老天荒,日月泯灭,永远追随,至死不离。”

月无缺心内大受震动,还不待她开口,一道缥缈从容若行云流水般的声音自无九品文学小说网欢迎您的光临,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学小说网”即可速进入本站,免费提供精品小说阅读和txt格式下载服务!边飘来:“好动听的情话,只可惜,你表白的对象错了,站在你面前的女人,将会是我冥休新娘!哈哈哈~”

笑声未落,一股极强大的劲气宛如巨龙般猛地击向凤倾夜,震得紫竹林一阵沙沙作响,。

月无缺眼中射出寒光,挺身往凤倾夜身前一挡,那已逼近二人的劲气只得生生刹住,冥休含笑的声音中带着一丝薄凉如冰山顶上落雪的冷意:“倾城师妹,你果然爱上了这个小子,竟然当着我的面如此护他?”

紫竹林中,在冥休的声音响起的时候,已经冲入了无数全副武装的仙兵仙将,将整个紫竹林园林都围了起来。场中诸仙早就得到通知,皆退出场外,空留月无缺与凤倾城二人在场地中央,目光紧紧盯着场中,准备随时施以缘手而这园林空场之上,已经被布下了强大的十月夺星阵法,施这阵法之人,是十位功力高深的仙人,此时已经立在阵边沿上严阵以待。。只要冥休被诱入这阵法,他便再也无法脱身。

四位帝后退到安全处由一从仙兵围着,目光落向那自天边踏云而来仙袂飘飘的白衣男子,目光之中折射出冷峻厉色。

月无缺察觉到手被凤倾夜握紧,朝他投去安慰一瞥,遂冷冷看向翩然而来宛若谪仙的男子,明眸微眯,不发一言。

“倾城,你为何不敢回答我的问题?或者说,你愿意嫁给他,是不想我再纠缠你?”不过转瞬之间,冥休已经翩然落在月无缺和凤倾夜面前,一双幽深不可测的眸子紧紧盯着她。

凤倾夜的瞳孔猛地一缩,怒声骂道:“冥休,你这魔界孽障,休要在此胡说八道!”

冥休看他一眼,目光落在他们交握的手上,扬眉轻笑:“不要激动,倾城还没有说话呢。是不是胡说八道,只要她开口,你就知道了。”

凤倾夜傲然冷道:“她肯嫁给我,就已经说明了一切。倾城,你说是不是?”

“不错。”月无缺道,偏头对他微微一笑,笑意明媚而温柔。

“是么,”冥休微微眯眸,温柔浅笑,“好一副郎情妾意的美好景象,不过,却是刺眼得很呢。”他的右手微微抬起,对着月无缺笑道,“曾经我也幻想过这样一副美好的画面,可是现在,却让我大失所望,因为站在你身边的人,不是我。”

“我”字还未落下,右手掌心中迅速凝聚起一团黑色光球,以雷霆之势向凤倾夜飞去。

凤倾夜一惊,一把推开月无缺,左掌剑光一闪,迎风而长,挟带纵横天地之剑气向那光球劈去。

但听轰地一声响,那黑色光球瞬间便被长剑劈成两半,在半空轰地炸开。

“藏龙剑?倾城,你竟然将它送给了凤倾夜?”冥休语气中挟带着森寒怒气。

藏龙剑上古第一神兽赤焰金龙用焰火炼制而成,是月无缺最宝贝的东西,她曾经说,如果她有两情相悦的人,就将藏龙剑交给那个人,如今,她竟然将藏龙剑送给了凤倾夜!冥休只觉得自己心中的怒气在迅速堆积,几乎要将他的胸腔胀破,让他产生了一种毁灭眼前这一切的冲动。

他慢慢握紧宽大袖袍下的手,脸上依然带着如沐春风的笑容,眼中却是让人心生惧意的森寒阴戾。

月无缺将他的表情收入眼底,心中全副戒备,只是冷冷一笑,道:“他是我的夫君,藏龙剑自然就是我送给他的定情礼物。只有这藏龙剑,才能表达我对他的心意。冥休,难道到现在,你都不能死心,非要让我们都难堪吗?”

她这是在说,她也爱他吗?虽然此刻是在一个危险人物面前,凤倾夜却是满心欣喜,忍不住弯了弯唇角。

对于冥休来说,这句话就是刺心之言了。他定定看了月无缺好一会儿,眼中黑雾不住翻腾,忽然仰头疯狂大笑起来:“哈哈哈!死心?你说死心?凭什么!你将我对你的一片痴心当成了什么九品文学小说网欢迎您的光临,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学小说网”即可速进入本站,免费提供精品小说阅读和txt格式下载服务!?你以为我会让你们幸福生活在一起吗?休想,!”他一字字说道。

天地之间忽然狂风大作,原本明朗的天空瞬间黯淡下来,天边乌云翻滚,阴霾密布,间隙有血色光芒刺目一闪,阴森诡丽,仿佛地狱之火即将爆发。瞧得底下众仙顿时脸色大变,皆觉不好。

冥休的身体浮在半空,一身白衣墨发烈烈起舞,身上爆发出诡异的红银相间的光芒,那光芒瞬间化为杀人利剑,以雷霆之势向众仙扑去。

一时之间底下惨叫声声,无数来不及抵挡的仙人立即中招倒地不起。

“摆阵!”月无缺见势不妙,立刻大声喝道,拉着凤倾夜跃向半空,与冥休遥遥相对。

她一声大喝,底下摆阵十名仙人立刻齐齐暴喝一声,双手合什,嘴里迅速念着开启十月夺星阵法的口诀。

“你们以为,区区一个十月夺星阵就能困我吗?做梦!”

此刻的冥休眼中流露出令人惊骇的嗜血光芒,原本如谪仙般出尘的脸庞上此刻邪气笼罩,戾色遍布,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危险的气息。他猛一甩袖袍,整个场内的仙人都感受到了一种强大的压力。就连天帝和凤帝都心中暗暗吃惊,不敢再对他抱丝毫轻视。

但见场中布阵的十名仙人突然猛喝一声:“起!”

原本芳草如茵的地面上,突然宾一道面积广大的金色光圈,十道九丈金芒自那十个仙人脚底破土而出,中间交织在一起,成一个巨大的中结点。布阵仙人们皆盘腿闭目而坐,身体随脚下金芒飘浮在半空,那金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暴涨,当都聚积到中央那一点时,那里突然又暴射出一条巨大光柱,直冲向阴暗诡异的天空,立时冲出一条光明来。与此同时,那光柱突然化成万千光箭,全部向着冥休包围而去,瞬间诸仙人眼中只看见那万千光影,再看不见冥休的半片衣角。

众仙见状,以为冥休必逃不过,必死无疑,齐齐在心中悄悄松了一口气。

月无缺却眯了眯眼睛,心中觉得不妙。此招是十月夺星阵中的千千化影阵法,万千破幻光影化成的破幻之箭,遇人体而入,入体内则爆炸,神仙都难敌。可是对于冥休,她却不敢随意猜测。

“不过是小玩艺而已,你们也敢拿出来显摆,真不怕丢了神界的脸面。”那被破幻之箭包裹之中突然传来冥休震耳欲聋的讥笑,万千光箭,突然之间就消失于无形之中,只余那白衣飘飘之人立在半空,仿佛刚才那面面杀机只是幻影一般。

诸仙的脸色都不由变了。十位布阵仙人更是睁大了眼睛,眸中流露出不可思议之色。冥休微微一笑,右手随意抬起,突然猛地张开,掌心竟然激射出万千破幻之箭,如撒下天罗地网般四下激射而出,惊得诸仙纷纷躲避。

布阵的十名仙人不躲不避,抬手在各处身前画了一个巨大的浮图,破幻之箭碰之即消。看来要用最厉害的阵法了。十名布阵仙人心有灵犀,相视一眼,又开始默念咒语。

月无缺瞧得神情一变,对凤倾夜道:“他们要施用灭魂绝世咒了,我们退出去。”一边说两人迅速向阵法外跳去。

冥休瞧见,眼眸一厉,伸手一抓,明明离月,凤二人有几丈之距,但那徒手一抓之间,凤倾夜的身体竟然身不由己向阵内翻飞去。

月无缺大吃一惊,伸手使劲拉住他,连带着自己也被拖向阵中,但她依然紧紧抓住凤倾夜不松手使出全身力气,势要将他带出这危险之阵。

“果然是一对生死相离的痴情鸳鸯,不过,凤倾夜,你是个男人,难道希望你喜欢的女人与你一起送掉性命吗?呵呵,这样是不是太自私了。”冥休的嘲笑声自背后传来,凤倾夜脸色阴沉,目光柔和地看着月无缺,突然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在月无缺一愣之间,他突然推开月无缺的手,一掌将她击出阵法外,身子随即被冥休的掌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