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79章

第179章

众仙见冥休竟然将凤倾夜吸入大阵之中,都不由急声惊呼。凤后一见儿子被困入阵中,不由大急,一拉凤帝焦急道:“夫君,快救救夜儿,夜儿可不是冥休的对手!”

凤帝脸色沉郁,却拉住她的手安慰道:“夫人暂且别急,为夫自有主张,不会让夜儿爱伤的。”

说罢,他看了身边的天帝一眼。天帝会意,厉声喝道:“启动阵法!”

话声落,那十名布阵仙人的身影立刻以惊人的速度旋转起来,很快便变成了十道耀眼夺目的光球,片刻之间竟然调动了整个天界的星光之芒,日月之光,瞬间整个凤凰神山天顶上一片光华璀璨,红云翻滚,有如天火即将降临。

众仙君都知道灭魂绝世咒的厉害,纷纷施起天罡结界护体,以免被误伤。

“听说魔界的创使人远古劫**神便是被这灭魂绝世咒所害,只是那灭魂绝世咒却是由十位厉害的远古上神所施展,如今本座倒想瞧瞧,如今的灭魂绝世咒是否也如那时一样厉害,可以灭掉本座。”

十月夺星阵中,冥休的大笑声响彻天地,他一边笑一边催动体内强大无限的上神真气,顿时整个尚未结成的灭魂大阵开始地动山摇,光芒骤变。

诸仙都不禁大惊失色。

天帝和凤帝瞧着那摇摇欲坠的才结了半个灭魂绝世咒图,心中顿叫不妙,两帝立刻朝阵中飞扑过去,欲用神帝之威亲自补满那半个咒图。

可惜已经迟了。

十月夺星阵中,冥休宛若疯癫的大笑声掀起阵阵火雷,十名布阵仙人已经被打回人身,个个面色惨白,勉力施法,却已摇摇欲坠。

“布个阵也这么慢,难道这就是你们如今神界仙人的速度么,真是可惜,本座等不了了。”

冥休俊美无匹的脸庞上挂着冷酷的笑容,双袖轻轻一挥,惨呼声顿起。

“啊……!”

大阵之内瞬间血肉横飞,却是那十名布阵仙人被冥休那轻轻一拂,整个身体竟然血肉分离,断成了无数截体,阵内光芒顿时被染成了诡异的腥红色。

天帝和凤帝立刻脸色巨变,齐齐翻身后退,并肩而立,满目森寒和不可置信之色望着阵中飘浮在半空的血腥肢截。随手一挥便毁了十位仙修已晋金仙之位的不死之身,这冥休的功力竟变得如此可怕了!

底下诸仙已是骇然一片,冥休在他们眼中,已变成了可怖的恶魔。

“该死!”凤倾夜目露杀机,藏龙剑铮地出鞘,剑身暴涨三丈之长,剑气逼人,朝着冥休当头狠狠劈下。

就在那长剑即将落到冥休头顶的时候,冥休忽然右手一抬,那柄锋芒毕露的宝剑竟然硬生生停在了半空,距离冥休头顶不过一根头发丝的距离。

凤倾夜倾注全力于剑身上,却硬是砍不下分毫。

冥休目光含笑地望着他,悠悠说道:“你以为凭你之力还能再刺本座一剑么,那日一剑,本座可是刻骨铭心呢。”

凤倾夜俊目微眯,凌厉地看着他,反讥道:“只恨那日我念着你是倾城的师兄,才手下留情,如今想来真是后悔之极。”

“只可惜,后悔已迟,如今,这世上已没有任何一神一仙能动得了本座了。”冥休扬起讥诮的唇,右手猛地一抬。

藏龙剑身上被灌注的所有真气瞬间倒流了回去。凤倾夜目光惊变,催动真气急欲抵挡,却在这时,一只手按在了他的手上。

他侧脸一看,是月无缺。此刻她绝美容颜尽染冰霜,眼眸如刀,右掌按在他手背上。一股强大的真气自她掌心源源不断通过凤倾夜的手背传到剑上。

但闻一声金龙清啸,那藏龙剑竟然以剑气幻为龙形,巨大龙头大张血喷大口,猛地向着冥休一口咬下!

冥休身形翩然一闪,瞬间飘离二丈开外,但他头上绾发的玉冠,却被那藏龙剑的剑气砍断,一头长长黑发如瀑布般倾泻在他的肩头,背后。白衣墨发,比神仙还要缥缈的身姿,却浑身充满邪魅阴冷的气息,他的双眼微微眯起,紧紧盯在月无缺和凤倾夜脸上,目光幽暗,阴沉,嗜血,唇边咧开一朵讥讽肆意的冷笑。

“师妹,你可真是好狠的心。”

月无缺淡漠地道:“谁伤害我在乎的人,我便伤谁。”

“你在乎的人?”冥休目光阴森,眸中嗜血的火焰越烧越旺,“想保护你在乎的人是吧?那我便偏偏不如你意。今天,我就要杀光这里的所有人,看你又能如何。”

“何”字未落,他的身形陡地腾空,左掌一扬,距离他近些的一名仙君的身体如失去了控制般朝他飞去,还未飞近身,便蓬地一声整个身体爆成了碎沫,原在他手中握着的那把长剑也落入冥休手中。

随随便便就爆了一个仙君的仙体,那血肉之沫飞溅得到处都是,把一些胆小的女仙君吓得花容失色,失声尖叫。

“好残忍的妖孽!”

冥休的举动立刻引起数十仙君的愤怒,立刻手握自家的仙器法宝腾空朝冥休攻去。

冥休却视他们若无物,轻轻弹了手中青锋长剑一下,漫不经意地笑道:“虽然是只普通的剑,但以本座之力,对付你们这些小仙君却已经足以。”

“冲上去,杀死这妖孽!”

高喝声中,数十仙君将冥休团团围住,手中仙器之威毫不客气地扫射在他身上。

冥休俊脸含笑,手中半丈青锋长剑随意挥洒,仿佛他手中的不是一柄杀人的利器,而是一枝挥毫墨笔,在这无尽虚空之中心情绘画。每一笔下去,都有无数血红之色妖娆绽开,仿佛朵朵绽放的桃花。

一批仙人扑上去又倒下,另一批仙人又补了上去。他们双目染火,怒声高喝,最后却都成为了冥休笔下的一抹血红。

月无缺和凤倾夜又惊又怒,两人各执一柄上古宝剑,宝剑之威势浩荡,却根本阻止不了冥休的屠戮步伐。

“你们不是觉得你们很厉害吗?那就来阻止本座吧,否则,本座将屠尽神界仙人,将之变成一座阴魂无数的天界地狱。”冥休勾唇浅笑,可那笑意之中,却是无尽的疯狂和扭曲。

不过片刻之间,这原本被称为凤凰神山圣境之地的紫竹林便成了一座尸横遍野的血肉林,修罗场。

头顶的天更加阴郁黑浓,黑雾滚滚,狂风肆意,仿佛预示着一个黑暗阴森世界的来临。

天帝和凤帝两人头顶忽然各自出现一道光明,那光明越来越亮,仿佛要驱散天顶的黑雾。他们两人双手合什,双眼微合,嘴里喃喃念着什么。很快两人身上的光明慢慢挨在一起,直至重合。那光明也越来越盛,耀眼得令冥休都不由地微微眯了眯眼睛。

“莫非是神帝之光?”冥休停下手中长剑,微蹙眉头,自言自语,眼眸深处黑云翻涌。

神帝之光,是只有天界贵为帝尊者才能施用的仙术,天界众神众仙仙力高深者不计其数,而为帝尊者,其仙力更是凌驾于诸神诸仙之上,否则又怎能令天界所有神仙臣服。所以这神帝之光的威力是无法计量的。

月无缺和凤倾夜也看见天帝和凤帝正在施展神帝之光,眸中不约而同掠过惊色。思绪未定,二帝同时喝一声:“启!”

万道光芒破开天顶黑雾,轰隆隆之声不绝于耳,震耳欲聋,瞬间将冥休围在一个方圆之内,兜头劈下。

冥休眼眸阴沉,身形飞旋如影,手中一柄普普通通的青锋长剑宛如这世上最厉害的杀器,很快这一人一剑便被万道光芒包围,只听里面轰隆声声,却看不清冥休的身影。

月无缺和凤倾夜细看天帝和神帝,只见二人神情严肃紧张,额前有细密汗珠,合什的双手在微微颤抖,可见是在拼尽全身之力与冥休抗衡。

月无缺的目光扫过满地血腥碎体,哀嚎惨叫,想起待她亦徒亦女的恩师只余一缕微末仙气残喘,到底能不能活下来还是个未知数,这全是冥休的杰作,心中对冥休的恨意不由更深。

却听一声猛烈的“轰”一声,神帝之光突然爆炸开,一道修长的身影冲天而起,如魔般的大笑起响彻天地:“哈哈哈!本座还当这神帝之光有多厉害,不过区区而已!”

天帝和凤帝脸色大变,噗地一声,齐齐吐出一大口鲜血,身子便软软朝后倒了下去。

“天帝陛下!”

“夫君!”

天后和凤后失声大叫,赶紧过去将二帝扶起来,输送仙元真气给二帝。

“身为神界天帝和凤凰神山的凤帝,联起手来都不敌本座,你们可真是丢尽仙人的脸面了。连自己的子民都保护不了,有何资格做那帝尊者之位,还不如双手奉于本座罢了!”冥休仰头得意大笑,狂狷邪肆的笑声震得其余活着的仙君们瑟瑟发抖。

天帝和凤帝因为施展神帝之光已经耗尽了仙元真气,此时只能气得发抖,却连一句发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冥休正得意大笑间,忽闻月无缺清冷大喝:“十兽同归!”

天际立刻传来阵阵龙啸麟吼之声,其间还夹杂着其他动物的怒吼声,顿时天边云霭滚滚,吼声如雷。

冥休的笑声顿止,目光阴森冷怖地看着月无缺:“师妹,你竟然要驱动神兽来对付师兄?”

月无缺不笑,清喝一声,跃上赤焰金龙背上,素手一挥,顿时上古十大神兽威势浩荡地向冥休进攻。

凤倾夜也召来自己的兽宠凤凰王,坐在巨大的凤凰背上,不停地攻击冥休。

但见半空之中兽鸣嘶吼,神兽罡气带着威猛杀气卷起阵阵狂烈风暴袭向冥休。

冥休俊脸之上阴霾愈深,施展体内神之罡气护体,将对他的攻击控制在一尺之内,眸中没有一丝的笑意,有的只是黑气翻涌,却更显骇人。

月无缺看也不看他,一道道灌注了仙元真气的剑气毫不留情地打在冥休的护体罡气罩上,很快罡气罩被打出了无数个坑,眼见便要被突破。

冥休忽然笑了,眸中黑气蒸腾,阴冷而寒冽:“师妹,你可知道魔神的创使者劫**神入魔前掌管什么?”

月无缺只冷冷盯着他,漠然不答。

冥休也没要她回答,径直说道:“他掌管的便是封印,封兽之印。如今,他所会的东西,我冥休已经不费吹灰之力得到了。呵呵,你说,我冥休是不是你的克星?你司管神兽,我能封印神兽,原本可以成为一对神仙眷侣,现在却成了一对怨偶,呵呵,这可真是造化弄人啊。师妹,我最后再问你一遍,你愿不愿意跟我回魔界?若是你现在答应,我一定即往不咎。若是你不答应,那就别怪我毁了这里。”

月无缺眸中幽光流转,没有犹豫地冷声道:“我也最后一次回答你,休想!”

如今这里已经血流成河,尸横遍野,就算她答应了,也已经于事无补。

凤倾夜原本还有些担心她动摇,见状这才放心。

冥休目光幽深地道:“既然如此,那么师妹就别怪师兄狠心了。”

语声落,一道剑影猛地刺入距离最近攻击他的的一只凤凰鹏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