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89章

第180章

那只凤凰鹏鸟在上古神兽之中排行第九,自然不是凡品,见冥休一剑袭来,全身金光暴涨,清鸣一声,一团巨大的金色光圈毫不留情地打了过去,瞬间便将那支长剑熔化成烟。

冥休袖袍一拂,拂开那团金光,冷嗤道:“不过是一只禽兽,也想对本座不利,简直是找死!”

他唇角勾着一抹邪肆的笑意,向着凤凰鹏鸟抬起他的左掌:“让你尝尝劫**神的焚天之火,看看变成烤鸡是什么滋味。”

一团长长火龙自他掌心喷涌成出,不过一眨眼的工夫,就将凤凰鹏鸟点燃。

凤凰鹏鸟惊吓之下尖声怒鸣,发出阵阵金光抵挡大火烧身,可是它的神彩之光竟然对焚天之火毫无办法,一阵惨鸣声中,那只凤凰鹏鸟竟被烧成了灰烬。

其余神兽见同伴之惨样,悲痛之下攻击之力更猛,最后竟然生生将冥休的护体神罡给震开了。

冥休身形急转陡起回避,月无缺和凤倾夜趁着这个机会一人自上一人自下将冥休困在半空。两人同时出手,再合九大神兽之力,冥休周围的气压皆变成了无形之中的大杀器,带着凶猛的杀气向冥休绞杀而去。

眼看冥休便要被绞成碎末,他的身影却忽然从这紧密的十面包围之中,诡异地消失了!

月无缺凤倾夜二人和众神兽这一击皆用尽了全力,没想到被绞杀之人竟然在这样的包围之中竟然还能消失,都不由大惊失色,但他们这一击攻势甚猛,根本来不及收手撤回,眼看都要被自己人所伤,都不由惊叫着身子急急向后倒翻,饶是如此,落回地面时,都或轻或重负了伤。

月无缺的对面正是凤倾夜,两人的反应却是一致出奇的快,在冥休的身影突然消息的那一瞬间,两人已同时撤功避了开去。

“好诡异的身手,在这样密不透风的罡气包围之中竟然还能突然脱身!”凤倾夜眸光深沉,望着满目血腥,心情异常沉重。

月无缺的脸色也阴沉许多,缓缓说道:“上古之神的法力是我等不能抗衡的。但是,”她眸光冷洌,“我绝不能任由冥休胡作非为下去。”

不但连天帝和凤帝的神帝之辉都无法制住冥休,十大神兽同时出击也无法动冥休分毫,可见上古大神的法力有多强大。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她只能施用最后一招了。

月无缺微眯着眼睛,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地搜寻着冥休悄然藏身的方位,却在这时,耳边已经传来连续的惨叫之声。

她迅速回头一看,只见一名仙人自腰腹间被砍断,惨叫着摔倒在地,站在他旁边的那个女仙君满面惊惶,还没回过神,她的头颅便凭空飞了出去,脖子如喷泉般喷出大股鲜血。

“啊啊啊~!”一些胆小的女仙君一见,立刻吓得魂飞魄散失声尖叫,拼命朝前跑去,仿佛身后有恶魔追赶。可是很快她的身体便在月无缺眼前断成了鲜血淋淋的两截……

所有还活着的仙人都骇得脸色大变,如疯了般拿着仙器四处胡乱击打,可是不一会儿,便尸首异处,血溅当场。剩下的仙人们被这诡异的一幕吓得几乎要发疯,若是看得见敌人也就罢了,可是现在这种情形,根本连个人影都没有看到,自己的脑袋说不定突然就被割掉,无论是谁,在这种阴森恐怖的情形之下都会生出恐惧之心的。

冥冥空气之中,仿佛有一把无形的杀器在不动声色地收割这些仙人的生命,将这天界仙境变成人间地狱。

月无缺慢慢握紧双手,一双眼睛已经变成了赤红色,愤怒的火焰在里面熊熊燃烧。

天帝和凤帝看着这异常残忍和血腥的一幕,都不忍再看,却又不得不看。冥休,果然已经通过月魄冠冕获得了劫**神的所有法力和法术,不,是劫轮魔神,入魔之神。

凤倾夜握紧了手中的藏龙剑,通灵性的藏龙剑感受到他身上的强大怒火,剑身陡然散发出森森寒凛的骇人剑气。

冥休带着邪气阴肆的声音轻渺得仿佛自天外传来,听在人耳朵里,却又像是来自九幽地狱,他轻声漫吟:“人生一世,草木一春。生亦何苦,死亦何哀。而神、仙、魔,生命无尽时,草木无尽时,生亦何苦,死亦何哀。既然你们这些神仙们都是这般无用,那么就由我这魔神来渡你们去幽冥彼岸转世轮回体味一下生死,尝尝什么叫苦,什么叫哀吧。”

每说一句话,便伴随着一声惨叫。就连法眼通天的天帝和凤帝,也无法找到他的身影,只能眼睁睁看着那恶魔隐身屠戮。

凤倾夜忽然握住了月无缺的手,轻声说道:“不能再任由他这样下去了。我去引他现身,倾城,你找机会下手。神界和凤凰神山,不能毁在那恶魔手里。”

月无缺紧盯着他黑幽幽却明亮异常的双眸,缓缓点了点头:“你要小心。”

凤倾夜深深看着她,忽然微微一笑,如春花漫绽:“我知道,你也一样。”

说完,他捏了捏月无缺的手,然后松开,手提剑光森然的上古宝剑向那片被屠戮的地方走去。

月无缺抿紧唇,沉默地盯着渐渐走向那片血腥之中的俊挺身影,开始最大限度地调动全身的仙元真气,以随时接应凤倾夜。

凤倾瑞和凤倾澈两兄弟正守护在凤帝凤后身边,见凤倾夜一人走了出去,凤倾瑞不由变了脸色,立刻便要过去。

凤倾澈一把拉住他:“大哥,你想做什么?”

凤倾瑞冷声道:“夜是我们的亲兄弟,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夜去送死。”

一向吊而郎当的凤倾澈头一次正色道:“你是凤凰神山未来的凤帝,以后凤凰神山还要靠着你繁荣富强,你怎么能去,要去也是我去陪着四哥。”

凤后闻言,立刻看着场中的四儿子掉下眼泪来:“你们都不用去,让母后一个人去陪着夜儿,反正母后已是一把老骨头……”

她话还没说完,已被凤帝一指点晕,两位凤凰公主立即扶着凤后,兄妹几个都用惊异的目光看着凤帝。

凤帝面目严肃,威严地说道:“我凤凰神山已被屠了一半大,你们怎么还在这胡闹,还不快将你们母后带走,这里交给为父就行了。”

一向仁孝的凤倾瑞正开口拒绝,凤帝立刻目光冰冷地盯着他:“这是御旨!谁若敢违抗,朕必将之除去凤籍,永远逐出凤凰神山!”

凤倾瑞兄妹几人顿时愣住,好一会儿,凤倾瑞面色悲怆地带头给天帝跪下,朝他磕了个头,然后抱起凤后与凤倾澈等人迅速撤离。

天帝面色黯然地看着他们告别,也不由地悄悄叹息一声,说不定过了今天,凤凰神山就变成了一座血流成河的死山,而他们这些人,也将埋尸于此。劫数啊,劫数。

“冥休,你为何不敢出来了?是不是自觉在本殿下面前自惭形秽,觉得只有本殿下才配得上倾城,所以连脸都不敢露了?”凤倾夜凝神聚气观察着空气的动向,以便冥休突然对他下手,一面出声挑衅。

隐匿在空气中的冥休闻言,不由冷嗤一声,深不见底的眸中阴霾滚动,冷嘲道:“不是本座不敢出来,实在是替你们这些所谓的仙君帝君害臊,连本座最简单的一招都抵挡不了,有什么资格在这天上得意炫耀自称神仙!至于你,哼!本座现在就来渡你去彼岸为得罪本座而忏悔!”

说罢,人已经现身于距离冥休三丈之远的半空。

依旧是一身白衣如雪,黑发长长披肩而下,手中那柄三尺青锋有血如珠慢慢滑落,滴入尘埃。

俊美的脸庞上布满阴森邪气,却又透着一股妖魅之气,似仙似魔,虽然眸光带笑,但那一双眸子中的阴森寒意却叫人不敢逼视。

正所谓魔由相生,冥休,已经完完全全入魔了。

凤倾夜的身形陡然拔高,升至空中与冥休平行的高度,眸光森冷地盯着他,冷傲说道:“谁渡谁还说不定呢!”

冥休勾唇轻笑,语气阴冷:“那咱们不妨试试,本座早就看你这小子不顺眼了,若是就这样让你灰飞烟灭了也太便宜了你,不若打散你的三魂六魄,再将它们打落凡间,看你能经历多少俗世轮回,才能做回你自己,也看看你能否找回你的新婚妻子。”

凤倾夜冷然道:“不论经历多少轮回,我都会找回她,你大可放心。”

“是吗?那本座倒想亲眼看看了。”冥休阴魅的双眼微微一眯,手中青锋长剑挟着狂风碎石席卷而来,仿佛瞬间要将凤倾夜吞没。

凤倾夜凝身不动,眸光幽冷,全身绽放出金光万丈,手中藏龙剑陡然迎了上去。

但见乌云黑雾间,一红一白两道身影如两条蛟龙般纠缠不放,无数剑芒交织成网,杀气四溢。

看着两人似是打成平手,但是很快凤倾夜的动作便迟缓起来,额前也渐渐溢出汗珠,而冥休却依然脸含淡淡笑意,手中长剑随意舞动,动作轻盈,出手却越来越快,杀气越来越浓。

凤倾夜被迫得节节后退,抵挡越来越吃力,但他咬紧牙关,双眸迸出冷光,死死坚持。

冥休偶一抬眼,忽然对上了月无缺投过来的紧张而关切的目光,那目光却是对着凤倾夜的。他忽然心生烦闷,恶念陡起,手中青锋长剑虚晃一招,迫得凤倾夜后退一步,还未稳住身形,凌厉的剑影挟着惊涛骇浪之势朝凤倾夜扑面垄卷而来。

凤倾夜来不及变招,把心一横,瞬间将剩余的全身真元劲气灌注于藏龙剑身,怒喝一声迎了上去。待与冥休的剑锋一碰触上,他的眸光忽然惊变。

“真是自寻死路!”冥休带着轻蔑的声音冷冷传来。

凤倾夜一惊之间,想要撤手已是来不及。月无缺想要救护他,也已经来不及。

冥休迅猛阴冷的神之罡气如狂风般重重击打在了凤倾夜的身上,千千万万细渺如风线的罡气仿佛穿过豆腐一般轻易穿透了凤倾夜的身体,暴射出千万道细细血线,宛如他身上突然开出了根根血线之花,密集如雨,凄艳非常……

“夜儿!”凤帝悲愤地一声怒吼,想要冲过去的身子却被身后的仙甲护卫死死按住。

“陛下节哀,四殿下,四殿下为大家舍生忘死,我们所有人都不会忘记他的。”一名护卫眼中含泪,咬牙说道,“您若是出了事,凤凰神山可就要完了。所以,请恕属下们无礼了。”

月无缺死死地盯着那道被打得飞到半空中的红色身身影,全身血飞如箭,几乎将周围的空气都染红了,她的呼吸仿佛要窒息,绝美的面容冰冷如雪山之巅上的冰雪,面无表情,双眸陡然染上一片暴红之色,那颜色赤艳如血,却又比血沉暗,阴冷妖娆,仿若九幽地狱潋滟阴煞的死亡之花,绽放出阴冷幽魅无边无际的寒彻天地的森冷杀气,不但边观战的仙人们都被她身上突然的杀气吓了一跳,就连冥休都被她身上散发开来的阴煞杀气所触动,深深盯着她。

“没想到,你竟然会为了这个男人变成这副入魔的样子,着实是叫师兄嫉恨呢。”冥休眼眸微眯,唇边带着恶意的嘲笑,左掌轻轻一抬,便听轰地一声,半空中已失去生命迹象的凤倾夜的身体在众人眼前爆炸开来,化作一缕缕青烟,仙骨无存。

“你越是为他这般,我便越要叫他毁掉,如今他已被我毁了仙体,打散了三魂六魄,呵呵,你说,你们还能永远在一起吗?”冥休轻轻笑着,眸光之中满是复仇之后的满足与得意,语气中尽是愉悦,“师妹啊,你看看这遍地的血腥尸体,像不像魔界地底绽放的红莲鬼花?是不是很喜欢?”顿了顿,他的眸光慢慢瞥过四周那些吓得瑟瑟发抖的仙君们,唇边绽放出一朵妖邪异常的笑脸,“现在,我再最后问你一句,你愿不愿意随我回魔界,嫁与我为妻?若是不然,”他一字一顿地道,“这里,将会因你成为一片死亡之地!”

他话音未落,突然顿住,有点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月无缺的身影已经悄无声息地飞到了他的面前,一双赤艳如鬼魅的眸子中焰火凶猛燃烧,怒目圆睁,吼道:“你,去死——!”

眸变妖娆瞳,剑变七尺魔剑,挟着狂风怒吼诛仙屠魔之势朝着冥休的脖子横砍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