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81章

第181章

“那是什么?”

“驭兽圣君入魔了!”

凤帝和天帝看着场中的情形,脸上的神情格外奇怪。

“没想到驭兽圣君,竟然会在这当口魔化。”天帝脸色沉重,意味深长地说道。

凤帝阴沉着脸,面无表情地说道:“我第一眼就看出她是天生的魔体,有人在她身上下了抑制魔性的禁制,又教了她克制魔性的仙术,所以才能在神界呆了这么久都没被人发现。今天受了这么大的刺激,会魔化也不奇怪。”

天帝看了他一眼,脸色有些不好看:“你的意思是说我眼拙吗?”

凤帝没有理他,目光紧紧盯着场中。

天帝看他冷漠的神情之中隐有悲痛之色,这才想起他刚刚失了第四子,不由神色讪讪闭了嘴。

“万兽归心!”

在月无缺的清啸声中,九大神兽全身都被夺目耀眼的金光缭绕,齐齐仰头怒吼嘶鸣。嘶鸣声中,月无缺身全的杀气更浓,罡气更强,以雷霆之势迫近冥休洁白修长的脖颈边,森寒阴冷的杀气似乎要割裂冥休的头颅。

就是冥休如今这样拥有上古之魔神强大神罡之气神能之体的人也不敢硬与她相接,身形一闪,已被迫向后飘移了一大步,双手猛地击出两记强劲的罡风,这才阻止了月无缺的攻势。

他的眼眸中闪过阴冷翻腾的黑雾,似不信,似惊奇,又似愤怒。

“倾城,你就这么希望我死?!”冥休望着月无缺完全魔化的赤滟如血的双眸,冷声厉问道。虽然事实已经让他看清了眼前女子对他的冷酷无情,可是到底心里终会有那么一丝侥幸,那么一丝不甘。

月无缺眼眸冷漠地看着他,面上如覆盖着厚厚的一层冰雪,淡漠地道:“你不是继承了劫轮魔神封印神兽之能吗?那么,你现在不如来试一试,看看能否封印住我!”

说罢,她缓缓闭上了眼,双手合什,一身红衣在半空烈烈舞动,全身被一层淡淡的黑色云雾笼罩,仿佛那即将乘风而去的仙子,不,说是魔神更为妥帖些。

在冥休阴暗,幽深,不可置信的眼神中,在底下众仙惊讶的叹息声中,剩下那九头神兽竟然在众人眼前化为一缕缕金色烟雾,钻入了月无缺的体内。而那围绕她周身的黑色烟雾,也在瞬间发生了变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金色的光芒,金光缭绕,耀眼夺目,眼前的月无缺,眉眼间戾气似已散尽,眉目平和,气质幽冷,仿佛变成了一尊金光闪闪的佛。

“师妹,你居然施用归一**,与神兽合为一体!你以为,这样就能集神兽神能于一身,就能与我抗横了吗?”|冥休目光阴森,毫不留情地冷冷嗤笑道,“真是不自量力!”

“不试一试,又怎么知道能不能杀死你呢,师兄,你说是吧。”月无缺神色淡淡讥讽道。

此刻,她已经从凤倾夜被打散魂魄的打击中清醒过来,将满腕的悲痛化为悲痛的力量,无论如何,不管是为了神界仙人,还是为了替凤倾夜报仇,她都要杀了眼前这个人,甚至不惜与他同归于尽!

冥休唇角微勾,仿佛根本不将她的威胁放在心里似的,眼眸黑沉,似讥似讽地道:“不惜拼却一身修为,只为替那只破鸟报仇,值得吗?我倒是没想到,不过短短时日,师妹竟对那只破鸟情深至此了,哼!”他冷冷甩了下衣袖,“既然你执意与我为敌,那就不妨来试上一试,不过,我却是再不会对你手下留情了。”

对面的红妆女子定定看着他,似乎根本不为他言语所动,美丽的面容清冷如月,忽然对他盈盈一笑。那一笑如春晓花开,万千星光似乎都落入她潋滟的血眸之中,妖娆绝丽,美不胜收。

冥休没想到月无缺竟然会对他这般一笑,顿时愣住。心里仿佛被一根柔软的羽毛抚摸过一般,原本充斥心胸的满腔暴戾,嫉恨,愤怒,顿时消了一大半。

记忆里,她已经有很久没有对她展现这样美丽的笑颜,竟令他一时失神。

可是很快,胸口处传来的疼痛瞬间让他浑身僵硬,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那张让他痴迷的脸孔不知何时近在咫尺,美丽笑颜依旧,却带着修罗般的冰冷,死亡的气息,冷漠地盯着他。

她手中的嗜血长剑,以一种诡异的速度穿透了他的胸膛,如雪白衣上,顿时绽放出朵朵血色莲花,妖异,诡諤,宛如地狱吸食死灵腐尸而绽放的鬼幽红莲。

冥休定定看着眼前美丽的容颜,轻声道:“倾城,你真狠,真狠。”他一边说,一边伸臂紧紧揽住了月无缺的纤腰,用力之大,几乎要将她纤细的腰姿掐断。

月无缺毫不动容,定定看着他,眼眸澄澈空明,神情冷漠地道:“这宝剑之上,刚才已被我施了血祭术,纵然你已是大罗金仙不败之身,也必遭重创,上古神兽之血祭正好对付你这拥有上古魔神之能的人。”

冥休紧眯的眼眸中划过冰冷讥嘲:“以身祭血,你疯了吗?若是十大上古神兽齐全,你杀了我之后,还能保持自身。可如今你只集合了九大神兽之能,少了一样神兽,不但这齐合之力会大打折扣,不但要不了我的性命,反而你自己也会被血祭术反噬!”

月无缺冷淡淡地道:“就算是以我之命,只能换你一个重创,那也好过放你肆意屠戮手染鲜血却还完好如初!”

话毕,趁冥休怒火翻腾的时候,她突然拼力一掌直直击向冥休前额。距离如此之近,若是被她击中冥休的前额,毁掉了隐入冥休前额中的月魄冠冕,恐怕冥休所拥有的劫轮神能会尽数消失,而他自己也将身亡。

电光火石间,在她的手掌即将触到冥休前额的时候,冥休一把捉住她的手腕,可她凌厉的掌风依旧将他的前额震得生痛,垂到脚踝的长发被击得奔腾翻飞。

月魄冠冕受袭显现出来,散发着莹莹红光,中间那颗玉石宛如染血一般妖异如诡。

月无缺心中暗叹,还是慢了一步。

“既然师妹你为了那只破鸟执迷不悟,那就别怪师兄心狠手辣了!”

她的举动彻底激怒了冥休,他的眼底被一片浓黑阴暗的阴霾彻底覆盖,除了浓烈的杀气,再无一丝情感。

他用力折断月无缺的手腕,然后手掌一击,重重击打在月无缺的额头上:“师妹,师兄送你去地狱,与你的小情人团聚罢!”

月无缺只觉一股强烈的神罡之气迎面猛扑而来,随即脑海一空,迅速坠入了无底的黑暗深渊……

“原来我们的前世是这样了结的,呵呵,有趣,果然有趣。既然几百年后的今天,咱们又聚在了一起,是不是要彻底将这段孽缘终结呢。过了几百年无趣无波的日子,着实是厌烦啊,师妹,你说是不是。”

空茫寂寂中,有个熟悉的声音突然笑道。

月无缺空空荡荡浑浑沉沉的大脑猛然惊醒,倏然抬眼,只见那抹似陌生似熟悉的白色身影静静立在前方半空,笑意深深,却也阴冷森森。

月无缺蓦然四顾,却发现自己正置身于风倾夜的书房之中,那张明明已经被冥休打散魂魄落入俗世的熟悉容貌正满脸担忧地看着她,眼中毫不掩饰深情。

她瞬间明白了,原来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她在乾坤境中看到的前世发生的事情,或者说,是经过几世轮回之前的镜像。

“无缺,你现在还认得出我吗?”有一只冰凉的手颤抖着握住她的手,语气中饱含着难掩的激动。

月无缺定定看了他好一会儿,反手握紧他洁白修长的手,柔声一笑:“自然认得。”

一时之间,两人思绪翻腾,相对而视,激动,惊喜,复杂,种种情绪交织在一起,最后只是默默相视一笑。几经轮回,两个人又再度相遇,心底的那份感觉是难以用任何字眼来形容的。

此时无声胜有声,无情似有情。

两人四目相对,仿佛眼中只有对方存在。

这时,一个阴冷的声音漫不经心地笑道:“果然是段斩不断的孽缘啊,经历了几百年的轮回,被打散了魂魄,竟然还能相逢,有趣,真是有趣啊。”

月无缺这才移开眼,狭长的眼眸微眯,淡漠地看着那白衣胜雪,宛若谪仙,浑身却透着妖魔气息的俊美男子,冷冷讥诮道:“难怪我觉得你这很眼熟,原来是上辈子结下的孽缘。师兄,都过了几百年了,我已不知道几度化为枯骨了,你竟然还活着,还来纠缠不休,我该说你是入魔太深,还是痴情不悟呢。”

冥休仿似没有听到她话语中的讥讽之意,依然淡淡笑道:“师妹这是怪我活得太久吗?若不是当初师妹功力不够,我也不能够活这么久。你不知道,为了找你的轮回后世,可真是费了我不少精力呢。”

他的目光缓缓移到风倾夜脸上,轻轻笑道:“没想到,你被打散了魂魄,几经忘川,竟然还能找到她,果然执念够深啊。本座现在倒是后悔了,当初就不该只是打散你的魂魄,而是将你的元神毁掉,永远消失于六界之中,连丝骨灰都不剩,看你们如何再续前缘。”

他的俊脸上带着俊美的笑颜,轻轻吐出的话语却是那般刻骨恶毒,仿佛言语之间就要将眼前之人挫骨扬灰。

风倾夜已经恢复了镇定,清冷的俊脸玉般皎洁,目光漆黑如撒满星光的夜空,神秘深遂,里面潋滟荡波,闻言不怒不躁,只淡淡说道:“这只说明,我与她的缘份是上天注定,谁也斩不断的。”

“是吗,果然是斩不断啊。”冥休眼神讥讽,嗤笑道,“你觉得你三魂六魄没有归位,你还算得上是一个完整的人吗?呵呵,不过是一具魂化的臭皮囊而已,如果不找回你的三魂六魄,你根本就没有办法站在她身边守护她。”

风倾夜闻言神情微微一变,但瞬间就恢复如常,冷声道:“这是我的事,不用你这妖孽操心。既然我知道了前生之事,自然有法子找回自己的魂魄。”

“不用本座操心?”冥休目光闪了闪,笑容里带着一丝邪恶意味,“本座还就是操心呢,不过,本座操心的是如何弄毁你的其他魂魄,让你永远也恢复不了仙体,永远与本座的师妹有缘无份!”

他目光阴冷地盯着月无缺,唇边露出森森笑意:“师妹,当年你不惜拼却一身仙骨和性命刺伤本座,让本座元气大伤,一直调养到如今,这笔帐,师兄还是想跟你算上一算的,反正无论如何你也不会接受本座,那本座还不如把你毁了,本座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

月无缺只是目光漠然地看着他,冷笑不答。

冥休看见她眼中的不屑,不由语气冷如寒冰,咬牙恶意地笑道:“怎么,如今已经厌恨本座到懒得理会的地步了吗?好,很好!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你对你身边的每个人都很在乎,都很关心,却唯独不将本座放在眼里,这一点让本座很是不悦,非常非常不悦!既然你这么在乎你身边的人,那么,本座就与你打一场赌,看看你今生是否有能力从本座的手下保住你在乎的每一个人!在本座毁掉你的一身仙骨的时候,也将你的神兽全部封印,没想到你还能找回来,这也算是你的能耐。不过,如今你已经失去一身仙骨,肉躯凡胎,看你还有何能耐在本座手上讨活口!”

说完这话,他冷冷朝月风两人一勾唇,就这样消失在了月无缺与风倾夜眼前。

月无缺没料到他说完就走,本来还以为与冥休之间会来一场恶战,却没料想到会是这样,不由一愣,随即蹙起了眉头,脸色凝重。

如今的冥休,执念似乎比以往更加深固了。她不由暗自叹了口气,这可真是一桩冤孽啊。

风倾夜俊脸阴沉,思索了一会儿,忽然说道:“听冥休话里的意思,他现在又要开始屠戮了。你说,他会从哪里开始?”

月无缺拧眉,沉吟了一会儿,心里似乎想到了什么,目光一下子转到风倾夜的脸上。

风倾夜看见她脸上的神情,先是疑惑,随即,很快就反应过来,神情微变:“你的意思是,他会从我的其他魂魄着手?”

月无缺缓缓点头:“只有这样,他才能毁掉你。”

下意识地,她握紧了风倾夜的手:“不管如何,我都不会再让他毁了你。”

上一世,他因她而毁,这一次,她再不能让他被冥休所伤。还有那些她在乎也在乎她的亲人。

冥休,就算你是纠缠不休的魔咒,我也一定要将你破解!

感受着她指尖传来的温暖和情意,还有一丝仿佛怕他再度先她而去的不安,风倾夜深深凝视着她的眸子,唇边绽出一朵璀璨的笑容:“你放心,好不容易才找到你,我不会再轻易离开。”

就在这时,门口忽然传来一个惊诧的声音,打断了二人的深情凝睇:“无缺,你们这是怎么了?”

月无缺朝门口一看,只见月云霄和风老爷子正站在门口,望着他们二人的眼神充满惊讶和古怪。

风老爷子首先反应过来,眼底滑过一丝揶揄的笑意:“月老头,看来咱们很快就要办喜事了。”

月云霄也回过神来,看看月无缺,又看看风倾夜,只觉得两人都是风华绝代,美如宝玉,虽说同为男人,站在一起却并不违和,反而给人一种奇异的天生相配的感觉。

他的脸上也露出笑容来,目光盯着两人相握的手上,轻咳一声,意味深长地道:“原本我还担心这两人不和,现在我老爷子也放心了。”

月无缺不由神情微赧,松开风倾夜的手,走月云霄走过来,佯作没有听到他刚才的话一般,转开话题问道:“爷爷,你们来可是叫我们一同去商议大事?”

月云霄闻言,脸上的笑容瞬间敛去,沉声道:“我们刚才接到消息,龙镇天和魔宫勾结,悄悄偷袭了奉圣。”

月无缺闻言,和风倾夜对视一眼,心中顿时涌起不好的预感。

月无缺立即问道:“爷爷可知道奉圣现在战况如何?”

风老爷子脸色沉重地道:“听说龙镇天已经臣服于冥休那魔族妖孽,此二人都是心狠手辣之辈,冥休又神功无敌,虽然没有具体的战况传来,恐怕……”

剩下的话他没有说完,可是在场之人都是知道冥休的厉害,更知道魔宫妖邪魔物的厉害,都不由沉下了脸色。

风倾夜两道修长的眉紧紧蹙着,似自言自语道:“冥休第一站攻打的就是奉圣,莫非是……”

他对上月无缺晶亮的眼眸,一眼便看穿了对方的心中所想,月无缺脸色冷凝,简洁道:“我们现在就过去!”

风倾夜毫不犹豫地道:“好!”

随即转身对风老爷子和月云霄道:“爷爷,月爷爷,奉圣现在有难,我和无缺先行一步,稍后再向你们详细说明。”

不待两位家主答应,他和月无缺已经身影一闪,消失在众人眼前。

风老爷子意外地瞪大了眼睛,与月云霄相看一眼,都瞧出了对方心底的疑惑,却又默契地没有问出来。

月云霄率先拧眉道:“我们不能在这里干等着,若是让龙镇天那奸人和冥休妖孽抢了先机,可就不妙了。”

风老爷子赞同地点了点头:“既然如此,月老头,不如我分派一队高手给你,你先去奉圣救急,我在这里安排一下,稍后就来。”

月云霄点点头,风老爷子迅速叫来风家死卫首领风康,让他率领一批高手随月云霄迅速前去奉圣救援。

等月云霄率领大批月家死士和风家死士离开,风老爷子稍稍松了口气,开始往松风堂走去,今天来秘密商议除掉龙镇天的各大家族家主们正在那里等着。

可是,他刚走了两步,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在他耳边响起:“风伯父。”

风老爷子顿步一瞧,原本肃然的脸色缓和了下来,有些意外地问道:“怀容,你怎么来了?”

月怀容走到他面前,温文尔雅笑道:“父亲来时忘了带一样东西,我此来是特意给他送东西来的。”

风老爷子哦了一声,笑道:“你可来迟了一步,奉圣来了急报,龙镇天和冥休联合起来偷袭奉圣,那老头子已经带了一批高手前去救援了。”

月怀容的笑意有一丝诡异:“不迟,现在是刚刚好。”

风老爷子觉得眼前的人有些奇怪,微微皱眉,刚要问什么,眼前突然弹起一缕灰色烟雾。他心中一惊,还没反应过来,已经和身后两名亲卫倒了下去。

此刻他们都站在通往松风堂的走廊上,恰好此时空无一人。

月怀容轻轻一弹手指,立刻有两个黑衣劲装人面无表情过来,将昏迷的三人拖走。

月怀容走到松风堂前,看着松风堂三个字,唇角勾出诡异的笑容来,信步走了进去。

奉圣城内,处处残壁断垣,鬼火幢幢,尸横满地,血流成河。

妖异红莲自那血肉之中朵朵绽放,灿艳如天边彩霞。

有白衣之人信步而来,宛若天界谪仙,步步生莲。

城内,有幽渺妖媚的歌声远远飘来:“是谁手执利戈,划破这美好天际,是谁手握魔杖,屠戮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