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90章 琴箫和鸣

第九十章 琴箫和鸣

万物初醒,晨雾弥漫,繁星点点黯淡。

直到七夜等人离开“天上人佳”,已经明月倾斜,天际泛白。

“公子慢走!”

青春洋溢的小玉,并非身材娇小型,反而修长曼妙,耳鬓厮磨之际扶着七夜,几乎与七夜等高,走到宫殿门口,双瞳剪水,依依不舍说道。看那多情顾盼的模样,似乎若非为了工作,会直接跟七夜回住所。

“公子有空再来啊!海琴日夜相待!”

陪伴陶雄的成熟艳丽的酒姬海琴如蛇缠着陶雄,双臂紧抱,情深意重说道。

“本少爷走了!下次还找你!”

比起七夜和陶雄,萧宇铭显然熟络许多,不停抚摸着身边成熟丰盈的酒姬,口出轻佻。

“走吧!要不你继续留在这里?反正那包房已经买断,你尽可慢慢休息!”

七夜做了个深呼吸,清晨那清新的空气,浓溢的灵气吸入,顿时清醒许多,招呼了下,看着依旧抱着酒姬不放的萧宇铭问道。

“嘿嘿……大哥说的哪里话,我是那种丢下兄弟的人吗?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萧宇铭连忙放开怀中酒姬,摸了摸鼻子,大义凛然,煞有其事高声说道。

七夜翻了个白眼,朝小玉等人挥了挥手,大步一迈跨出十数米远,直朝宗内擎阳峰而已。

连这种事,也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挂上钩,看来萧宇铭确实很想留下,只是怕七夜不高兴而已。

“你慢点,喝了那么多,脚步都凌乱了!”

行走间,一具丰满柔软的娇躯靠近,保住七夜手臂,柔声关怀道。

雄壮的手臂陷入柔软弹性之中,七夜转头,却是双眸如水看着自己,脸部潮红紧紧依偎自己的薛兰,那种眼神,看得七夜心中一荡,yu火激荡,连忙转移视线,看向追上来的陶雄等人问道:

“你们还行吧?是回去,还是到我那休息下?”

“喝了那么多灵酒,吃了那么多仙肴。如今休息太浪费了,得迅速回去炼化,能节省数月修行之功!”

陶雄、萧宇铭、陶岚三人还酒意嫣然,意识飘忽,叶萍萱却是理智应道。

“嗯!也好,那我先回去了?”

七夜想了想,觉得也是,这一晚上,花了七夜近一千五百灵石,买丹药都不知能买多少了,积蓄在体内的灵力可想而知,顿了下接道:“反正你们也收录我的气息,知道我住哪里了,有空的话多多联系,那我先走了!”

话落,朝薛兰绽颜一笑,不着痕迹轻轻抽出被薛兰抱在怀中,埋在高耸处的手臂,足尖一点,身若大鹏掠起,蹿出,瞬息四五百米,几个呼吸间便化为一道黑影,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大哥的身法倒是厉害,看来本身的**力量肯定很强!”

萧宇铭微楞看着迅速消失的七夜的身影,意外赞叹道。

“哎……”

薛兰幽幽一叹,颇为幽怨失落看着七夜消失的方向,心绪复杂。

“走吧!兰姐!”叶萍萱上前抓起薛兰的手,语气嘘吁说道。

……

去的时候,众人齐行,花费了数刻钟,回来时,七夜虽然没现出鹏凰圣衣,却是以“鹏霄万里”的身法行进,不到盏茶时间就回到了擎阳峰的住所。

“叮叮咚咚……”

站立庭院之中,七夜正想进入房间,忽然脚步一顿,侧耳倾听。隐约飘渺的琴声不停掠起,使得七夜躁动的思绪平静许多,连萦绕周身的浓厚煞气,也收敛许多,灵台一片清明,甚至连体内聚集的浓厚灵气,似乎也被动炼化许多。

“到底是谁能弹奏出如此琴音?”

酒意浓厚的七夜心中猜测,好奇之下,胆子大了许多,身形一晃跃离庭院,直朝琴音传出之处射去。

相距不过数百米,就在擎阳峰主殿旁边的一处幽静庭院。

七夜站在庭院围墙上,驻足望去……

只见一个身穿白衣,浓密的乌发盘在头上,成熟风韵的女人盘坐绿意嫣然的草地,一具古琴横在席上上,忘我轻弹。

“咦?不是穆冰容,实力看不出深浅,肯定凝神期以上。这女人每天弹琴,师傅更没引见过,应该不是师姐,到底是谁?”

见到此女,七夜意外之余心生疑惑,仔细一看,瓜子脸,柳叶眉,杏仁眼,加上那盘起的乌发,纯白如雪的衣裳,专心忘我的心境,在晨辉下熠熠生辉,弥漫着仙气,淡然自若,清逸脱俗,犹如不食烟火的九天玄女,浑身更散发出一种淡雅、知性的美,加上那柔和温婉的母性光辉,让人不敢逼视,不由得心生亲近。

“嚓……”

疑惑猜测之余,七夜胆子一壮,足尖一点,宛若落叶轻飘飘从围墙落下,站立在那白衣女子旁边数米处,静立倾听。

“叮叮咚咚……”

那白衣女子柳眉一皱,七夜出现在围墙时她就已察觉,也猜到七夜的身份,所以并不在意,没想到七夜如此大胆,竟敢进入庭院,靠近自己。

随即便闻到芬芳刺鼻的酒味,白衣女子恍然微微摇头暗叹,依旧无视七夜,忘我弹奏。

“呼……”

七夜静静站立白衣女子前方数米处,闭眼,轻轻深呼吸,唯恐骚扰女子心境,沉浸那飘渺卓约的琴音意境之中。

悠扬缥缈的琴声,淡雅清幽,意境优美,掺合着晨辉回荡在寂静的庭院里,似风、似雨、似花、似幻、似雾、似虹、似霓、又似梦。

曲调婉转流畅,仿佛瀑布间的高山流水,大漠上落雁平沙;又如盎然一新的阳春白雪,苦寒幽香的梅花三弄,沁人心脾,百感横生。

只有雪花才是花又非花,,令世人称赞不已,年年随风飘来,又悄悄消失在天地间。

睁眼,只见这白衣女子,双眼晶莹剔透,气质清逸脱俗,具有冰清玉洁的独特风姿,又有亲和温婉的母性光辉,让人哪怕看上一眼,都会有一种消魂蚀骨的感觉……

“嘶、嘶、嘶……”

再次闭眼,御梦封神笛入手,触唇吹响,毫无节奏音律可言,完全依照受琴音影响,而浮现的意境吹奏,纷杂而混乱。

那白衣女子柳眉大皱,这七夜,越来越过分了,贸然闯入就罢了,竟然还吹箫影响自己,更无语的是,一听这箫声,就知道七夜是音律的门外汉,完全是乱吹。

再想到七夜的身份来历,白衣女子不由莞尔一笑,毫不在意选择无视,依旧自弹自乐,自我感悟。

随着时间流逝,白衣女子越来越惊讶,越来越震撼,神情也越来越郑重……

因为箫声虽然依旧纷杂而混乱,那蕴含的意境、相合的音律,却是不停与自己所弹靠近,甚至弥补了自己琴音的缺憾,使得意境逐渐完整,组成一幅完整而富有色彩的图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