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92章 默契的约定

第九十二章 默契的约定

萧宇铭看似大大咧咧,慵懒糊涂,办起事来倒是雷厉风行,机灵迅速。中午吃完饭后,感激七夜如此信任之余,太阳还未下山,便带了一储物袋的各种乐曲、乐谱等书籍,当然,以萧宇铭的能力,其中大多是世俗书籍,修行之用乐曲就寥寥数本,幸得七夜出手大方,倒是有三本颇为难得,分别为:《梵吟招魂曲》、《情欲十三音》、《飘渺幻音谱》,是以音波为攻防的功法。

七夜暂时没合适的对象双xiu,那解决煞气问题的方法,便是学习儒家弟子必修的琴、棋、书、画之一,压抑、抵消煞气影响,还能以此锤炼心境,净化心灵。

“嘶、嘶、嘶……”

花费数个时辰时间,一目十行翻阅完那些乐谱书籍后,七夜选择了首较为简易的乐曲,尝试吹奏。

以前七夜是直接以蛮力激发御梦封神笛,激发神笛本身特性。如今尝试吹奏,箫声断断续续,高低错乱,甚至连五音也吹不全,完全就不是箫乐,而是噪音。

如此尝试了数个时辰,从夕阳西下,直到明月初升。

数百米外的庭院。

那白衣女子盘坐蒲团之上修行,听那乱七八糟的箫声不停传至,令人烦躁,不由莞尔摇头轻笑,静心排除杂音,继续修行!

……

第二天,旭日初升,晨辉从地平面挣扎而起。

“叮叮咚咚……”

悠扬缥缈的琴声准时准点传至,七夜沉思片刻,终究压不住心中的期待,掠出庭院,再次出现在白衣女子身前,吹箫和鸣。

太阳升起,光线温热,不再是晨辉般柔和舒适。

琴音止,箫声停。

白衣女子捧琴站起,再次悠然回屋……

从始至终,白衣女子只是意外看了刚刚出现的七夜一眼,便没任何异样动作,淡若流水,静若晨辉,似乎七夜只是个隐形人。

……

第三天清晨。

有了昨日的决断,七夜倒是自然许多,一听琴音掠起,便出现在白衣女子面前,闭眼面对面弹琴吹箫!

“这是我对音乐曲赋的感悟,应该能给你些帮助!”

琴音止,箫声停。正当七夜等待白衣女子静静离去时,白衣女子却扔出块玉简,声若天籁琴音,而后直接飘然而去。

“呃……”

七夜意外错愕接住玉简,连道谢都来不及,那白衣女子已经消失屋内,关闭房门。

……

第四天清晨。

琴音还未掠起,七夜就已经出现在那白衣女子的庭院内,静站等待。

“咯吱……”

轻微的木门推开声起,那白衣女子开门而出,看到七夜静站庭院,沐浴晨辉,身形停顿了下,随即旁若无人来到草地。

静静盘膝座下,玉琴横膝,白葱玉手按住琴弦,久久未动!

七夜似乎未察觉白衣女子的到来般,持笛闭眼静立,宛若雕像,因为每次吹箫,七夜都是先沉浸琴音意境,而后凭感觉吹奏呼应,事先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吹响。

“当……”

玉指轻轻一弹,琴音如金玉铿锵,萦绕耳际久久未绝,使得七夜心中一跳,忽然睁眼,意外看向那白衣女子。

“叮……”

又是屈指一弹,声若玉珠落盘,滚动不息。

“叮叮咚咚……”

双手十指纷乱急促奏响,宛若波涛海浪,风云失色,展现出白衣女子纷乱烦躁的情绪。

片刻后,高昂急促的节奏一转,慢如溪流,轻若清风,彷佛一个孤寂幽怨的女子,自怨自艾,独守闺房。

七夜无数次举笛触唇,无奈放下,举起,放下……

终究没有吹响!

忽而如天地震怒,风云失色;忽而如金戈铁马,纵骑冲锋;忽而如高山流水,空谷幽鸣;忽而如溪流潺潺,清风徐徐;忽而如虚空萧瑟,孤寂静寥……

如此急促纷乱的节奏,使得七夜眼露担忧疼惜静静看着白衣女子,手中神笛始终没吹响……

柔和舒适的晨辉消失。

琴音止,白衣女子没像前几日般直接捧琴站起,而是呆坐当地,眼神迷茫静静看着天际红日,久久无语……

七夜也一直宛若雕像静站一旁,不出声,没动弹。

“哎……”

一声长长的叹息声掠起,使得七夜心中一颤,白衣女子捧琴站起,缓缓转身,缓缓走向房屋,身形窈窕曼妙,身影萧瑟孤寂……

“咯!”木门宛若前几日那般迅速关闭。

“嘶、嘶、嘶……”

七夜没有如前几日那般直接离去,而是闭眼静思,缓缓沉浸入白衣女子之前所弹奏的纷乱复杂的意境之中,手中横笛不知不觉间吹响。

一阵阵灰色波纹不停绽**漾在庭院之中,不停蔓延、蔓延……

万籁俱静,红日无光。

彷佛一切纷乱复杂的红尘,最后依旧归于平静,归于沉默,陷入永恒的睡眠。

回屋闭门,盘坐修行的白衣女子,意外看向庭院方向,似乎看穿墙壁,看到以箫声安抚自己心绪的七夜,一阵阵疲倦从内心深处涌起,白衣女子知道这是箫声音波的功效,随意便可破除,却终究没有提起任何反抗之心,随着箫声缓缓闭上如水双眸,陷入深深的睡眠……

忘记多少个日夜了,自己从没如此舒适宽慰进入深沉的睡眠之中,连七夜何时离去,也不知道……

……

第五天清晨。

“咯吱……”

当七夜出现在围墙上时,房门正好打开,那纯白如雪的曼妙身形出现在门口。

对视绽颜一笑。

白衣女子缓缓走至草地,盘膝横琴;七夜身若飘絮飘到草地,持笛静立。

“叮叮咚咚……”

悦耳清脆的琴音乍起,似乎在述说着心中的感激,感谢七夜的安慰,感谢七夜给她一个安心舒适的睡眠。

“嘶、嘶、嘶……”

轻缓柔和的箫笛之声起,不停呼应着感恩的琴声,述说世间的现实,现实的残酷,人生的精彩。

琴音止,箫声停。

两人依旧没任何交谈,依旧等白衣女子捧琴站起,离去,七夜静静离开……

……

第十天……

第十五天……

第二十五天……

第三十天……

每日清晨的相聚,似乎成了一种约定,一种誓言,一种默契。

每一次,七夜和白衣女子都准时出现,准时离去,期间一句话,一个字都没开口过,一切的话语,都已经寄托在琴音箫声之中。

第二更准时到达……拜求推荐、收藏、点击!!!更新一个多月,才不到四千收藏,何等的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