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94章 晋级凝神

第九十四章 晋级凝神 无忧中文网

翌日清晨。

七夜早早便出现在白衣女子的庭院中,此次却未手持神笛,而是闭目盘坐草地。

昨日师傅的关怀,大师兄的蔑视,师傅的失望等等依旧在七夜脑际徘徊不去,自责、愧疚、奋发之余,七夜更迫切拥有力量。

“咯吱……”

熟悉的木门打开声起,白衣如雪的曼妙身形出现,捧着玉琴缓缓走至,最后停顿在闭目盘坐的七夜身边,疑惑看着七夜,却一言不发。

“今日我想冲击凝神期,需要你的琴音压制煞气!”

七夜睁眼,直直看着白衣女子,语气平静说道。

这是七夜自从与见到白衣女子以来的第一句话,却显得极为自然,彷佛双方已经认识许久,交情不浅,更是种深切的信赖。

白衣女子微微一笑,宛若春风轻抚,温馨而亲切,默默点了点头,静静沉默盘坐在地,横琴膝盖。

“叮叮咚咚……”

淡雅清幽,悠扬飘渺的琴音响起。

晨辉柔和沐浴面孔,草间的朝露开始微笑,翩舞的蝴蝶,洁白的流云以及皓蓝的天空,在琴音里陶醉……

七夜眉头微皱,沉思片刻,拿出三瓶凝神散,全部倒出……

仰头吞服入腹!

“轰……”

七夜只觉脑际猛然一声轰鸣,宛若万雷炸响,天地崩溃。

磅礴狂暴的丹药之力在体内爆发,疯狂肆虐,轻而易举撕碎一条条经脉,冲垮一块块血肉。

“咔嚓……”

七夜面容狰狞,七孔溢血,浑身青筋暴露,宛若灵蛇匍匐,劲风爆发,上身衣物猛然撕碎,化为片片碎片,宛若周围翩舞的蝴蝶,却惊得周围蝴蝶慌乱飞走。

棱角分明的肌肉,光泽流转的肌肤,在晨辉下熠熠生辉,坚韧而结实,华美而有力。唯一的遗憾,便是隐约可见的血红雾气萦绕,这是煞气浓重体现出的景象。

又是五瓶凝神散入手,全部倒出……

仰头吞服入腹!

“砰……”

七夜猛然双拳捶地,爆响声中,翠绿的草地碎草纷飞,沙土激射,直接击出两个数尺深土坑。

暴露的青筋浮凸数寸,宛若狂暴的神龙咆哮周身,坚韧而结实的肌肤,不停泌出丝丝黑色血丝,淡黄色肌肤,缓缓转化为古铜色……

“吼、吼、吼……”

七夜双拳撑在地面,古铜色肌肤在晨辉之下光泽流转,双眼血红,凶光暴露,面部狰狞凶戾,口中发出阵阵低沉咆哮声,再加上那浓厚的血红煞气,整个人宛若古铜塑造,即将暴戾发狂的凶兽,令人触目惊心!

从始至终,白衣女子却是镇静无比,宛若什么也没看到,神情依旧淡然,白葱玉指依旧不紧不慢弹奏着!

“啵……”

一声脆响,隐约恍惚,似乎随时崩溃消散的七夜的神魂猛然凝实。

灵识暴涨数倍,延伸而出,数十丈范围内的一切,包括清晨草露,晨辉青草,草下虫蚁等全都了然于心。

狰狞的面孔,缓缓恢复正常;古铜色肌肤,缓缓恢复淡黄;血红煞气,缓缓淡化,收敛入体。

“吼……”

七夜猛然站起,仰天咆哮,声震九霄,惊扰清晨,连镇静弹奏的白衣女子,也琴音戛然而止。

“嗖……”

随手一挥,一道血色长虹冲天而起,如风纵横半空,漫天血色刀影遍布,最后化为一道,凝为一把数十丈长,直指苍穹的大刀,斩出,威能撕裂苍穹。

《孤缈六绝刀》第三式……孤渺绝刀!

挥手,业火刀入手,七夜豪气顿发,过程虽然凶险了点,但如此顺利突破,却是大出七夜意料,白衣女子的自然功不可没。

“恭喜你!”

白衣女子缓缓捧琴站起,发自内心地微笑说道,比晨辉还令人感到温馨清爽。

这是白衣女子见到七夜后,一个多月来的第二句话!

“谢谢你!此次还真多亏了你,否则不会这般顺利!”

七夜露齿大笑,感激说道,随后收起业火刀,翻手又一件青色长袍入手,穿戴在身,随后颇为愧疚羞涩接道:“只是你的心有点乱了,是不是被我突破时的情况吓到了?”

自己情况自己知,七夜也知道自己自残式的修行,特别是自残式的突破,确实很吓人。

这是七夜见到白衣女子后,一个多月来的第二句话!

“傻孩子!”

白衣女子一手捧琴,一手缓缓举起,轻轻探出,慢慢抚摸着七夜脸颊,白光乍现间,七夜面部血丝、汗渍等污垢全部消失不见,清澄眼眸流转,慈爱疼惜嗔骂道,一时间风情万种,胜比美妙无限的晨辉沐浴,惹人痴迷。使得七夜神情一僵,脸部涌现浓溢潮红,直朝耳际,这还是七夜在正常情况下,与异性如此亲密接触。

“哎……”

看到七夜忽然满脸通红,神色羞怯。白衣女子忽然轻叹一声,收回白皙玉掌,缓缓转身走向房屋,直接让七夜呆滞发愣,一时手足无措。

“你还是离开擎阳峰,离开阴阳宗吧!这里不适合你!”

呆滞发愣,手足无措间,白衣女子那胜比天籁,悦耳柔和的声音忽然在七夜耳际掠起,语气嘘吁感慨,却是认真无比。

“该死!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如此反应,怎么可以如此亵渎仙子呢?而且还是刚刚帮助自己突破大境界的恩人,怎么可以有那种想法?!”

呆滞慌乱的七夜猛然心中一沉,浑身冰凉,连突破凝神期的喜悦也霎那间消逝得无影无踪,顿时自责万分。

举步,抬手,想解释,但心事自己知,七夜又不知该如何解释。

神笛入手,触唇冰凉,想吹奏,但心事自己知,之前已经冒犯过仙子,难道还要火上添油?

“哎……”

长长叹息一声,足尖一点,身若大鹏划空而走,并未急切尝试“御器飞行”的畅快豪情。

漫天的晨辉,漫天的光霞,漫天的往事,漫天还没打开的年华……

白衣女子驻足窗户,看着那划空而去的身影……

那孤寂萧瑟,怅然若失的身影,虽是硬着璀璨的晨辉,却是宛若低垂的夕阳,空茫萧索……

“孽缘!”

苦笑摇了摇头,收回疼惜的眼神叹息。

那疼惜的眼神,澄净无暇,不含有任何男女之色。

午夜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