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99章 师姐的恭贺

第九十九章 师姐的恭贺

“公子!”

赤身**的小玉缓缓走向七夜,月华照耀下光泽流转,宛若黑夜中走出的勾魂精灵,娇声轻呼,令人迷醉销魂。

轻按七夜肩膀,宛若完美艺术品的**娇躯虚坐七夜腰部,滑腻柔软的小手顺着结实胸膛缓缓滑下……

七夜呼吸加促,颇有酒意,略带红晕的肌肤更是赤红如血……

“等等!”

血液沸腾,浑身燥热之际,白衣女子那贤淑知性的形象忽然浮现在七夜脑际,七夜大手一抓,抓住胸膛柔软小手喝道,小玉疑惑看向七夜,便听七夜轻轻拿开小手,微喘说道:“我还是童子!”

“嗯?”

小玉绽颜一笑,似乎并无多大意外,依旧疑惑看着七夜。

“我不想第一次发生在这里!”

七夜连续做了个数个深呼吸,压下体内燥热,一口气说道。

“小玉明白了!”

小玉眼中掠过丝失望,却是体贴柔声应道,随后起身,玉臂一挥,雪白内衣、浅绿色罗裳飞起,覆盖住令人眼花的曼妙娇躯……

“……记全钟!”

看着苍天造物的美妙被衣物遮挡,七夜嘴巴一张,正要冲动要求,白衣女子的身形再次出现,语气一转说道。

“谢谢公子,公子休息安好!”

小玉面无异色,缓缓穿戴完整后,嫣然巧笑说道,而后缓缓退出房间……

“呼……”

七夜长长呼了口气,双眼一闭……

……

“哼!臭大哥,就算心情不好,怎么可以这样呢!真是的……”

隔壁房间,薛兰、叶萍萱、陶岚三女最终选择同一房间,陶岚皱鼻嘟唇,不停撕扯着棉被,不忿嚷道。

“大哥也是男人,总会有需要,人之常情!何况大哥是宗派核心弟子,肯定有双xiu功法!”

叶萍萱盘坐卧榻炼化体内灵气,驱除酒意,睁眼语气平缓应道。

“那也不能找这种地方的女人啊!”陶岚恨恨说道,依旧怨气难消。

“那该……”

叶萍萱脱口而出,话未说完,看向一直盘坐闭目修炼的薛兰,终究没说出来。

“咦?大哥房间的脚步声,好像是小玉离开了?这么快?!”

陶岚忽然头部一侧倾听,疑惑脱口而出。

“快什么,大哥根本什么也没做!”

薛兰睁眼,异彩涟漪,之前幽怨抑郁的神色一扫而空,语气轻快说道。

叶萍萱苦笑摇了摇头,还以为薛兰在修炼,原来一直在关注七夜的动静,真不知该庆幸大哥什么也没做,还是可惜大哥不做些什么……

……

旭日初升,天际泛白。

整夜失眠,碾转反侧的七夜,透过窗户看向外面,心中复杂难明,激烈矛盾。

翻身而起,一个储物袋仍在桌上,速如旋风朝外冲去……

擎阳峰!

“咯吱……”

白衣女子手捧玉琴,开门而出,停步看去。

“呼……”

破风声中,七夜的身形正好从半空落下,朝正好出门的白衣女子绽颜一笑。

“哎……”

白衣女子心中暗叹一声,一如既往沉默走到草地。

盘膝,横琴。

“叮叮咚咚……”

铿锵悦耳,悠扬回响的琴音乍起。

“丝、丝、丝……”

七夜毫不在意吹响神笛,飘渺悠扬的笛声呼和。

“当……”

琴音止,箫笛停!

“九师弟学坏咯!昨晚去哪里了?彻夜未归呢!”

就在此时,一个娇嗲悦耳的声音掠起。

七夜眼皮一跳,循声望去,正好见到身穿轻纱,手捧玉盘的董谷芹脚踏法宝,横空而至。

虽然董谷芹没明说,但那意思,却是明显知道七夜昨晚去哪了。

“恭喜师弟晋级凝神期,原本想恭贺师弟,谁知苦等一夜,终究见不到,正好今日天清气明,又有琴箫伴奏,正宜相贺!”

数息间,董谷芹手捧玉盘来到七夜和白衣女子身边,嫣然巧笑,态度诚恳娇声道。

“不用了!我们没那交情!”七夜收起神笛,语气平淡说道。

白衣女子面无异色,旁若无人捧琴缓缓站起,转身……

“难得七夜晋级凝神期,这可是值得深记的重要标志!”

董谷芹一手持着玉盘,一手闪电探出,抓住白衣女子胳膊,笑意盈盈说道,特意加重了“深记”两个字。

白衣女子柳眉一皱,疑惑看向玉盘之上酒盏菜碟,最后看向董谷芹。

董谷芹笑容依旧,甜美而妩媚,毫无变化。

“走吧!师弟,别这么不近人情嘛!师姐也没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别这么排斥师姐啊?”

放开抓着白衣女子胳膊的小手,董谷芹拉起七夜手腕,边说边朝白衣女子所在房屋走去,七夜疑惑看向白衣女子,看她无动于衷,不由自主跟随董谷芹。

潜意识中,七夜也对白衣女子所住的环境颇为期待。

其实,七夜对神秘的白衣女子很好奇,但是,深怕破坏了两人之间的默契,始终不敢越礼冒言,甚至连打听白衣女子的身份都没有过。曾经有好几次,七夜想问萧宇铭知不知道白衣女子的身份,但几次问到嘴边,终究还是没问出来。

走入房屋,简陋而整洁。

四面木制墙壁就挂着两幅古画,七夜看不出什么奥妙;房间大约五十平方,倒不算小,设备共有一张卧榻、一个蒲团、一张数尺高矮桌、一张案几、一座钟鼎、一个书架、两盆盆栽,没了!

卧榻上棉被洁白如雪,蒲团就在卧榻之上,卧榻前是一张数尺矮桌,应该是放置玉琴所用,矮桌前是一座钟鼎,白烟袅袅,呼入心绪宁静平和,燃烧的是佛香。一张案几放置右侧,应该是练习符箓之用;书架放置左侧,上面约有上百本书籍。两盆盆栽分别放置窗台,一盆绿竹,一盆兰花。

简陋而整洁,却不失温馨简单。

这就是白衣女子所住环境,让七夜颇为意外疑惑。

“你师傅让你来的?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进入房屋后,七夜打量之际,董谷芹却是自顾自把玉盘中的酒盏,三碟菜肴放置矮桌上。白衣女子最后进入,死死盯着董谷芹问道。

“别问我!我不知道!”

董谷芹笑意嫣然,柔声应道,挥手间三个白玉酒杯出现,持盏倒下……

“啦、啦、啦……”

酒如琥珀,碧绿如岚,倒入酒杯中,声音悦耳。

“师弟,来!师姐祝你早日筑基,问鼎金丹!”

董谷芹毫不在意拿个酒杯递给白衣女子,随后玉手扶着玉杯,朝七夜招呼道。

“承蒙师姐吉言!”

七夜接过酒杯,与举杯相敬的董谷芹碰了杯说道,随后期待看向白衣女子。

就如董谷芹所说,她也没做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好歹是师姐弟,没必要把关系搞得那么僵;何况,若无董谷芹,七夜还真进不了这个房屋,更别说跟白衣女子把酒共食了!

看着手持酒杯静立的白衣女子,七夜心绪激动,想起昨夜的放纵,确实是自己想太多了。

第三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