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101章 金丹异象

第一百零一章 金丹异象(第二更)

烈日中升,光线炙热。

清幽简洁的房屋内,两具**娇躯忘我纠缠,晶莹汗珠在光线中闪耀,娇吟粗喘声萦绕不绝。

“运转功法!”

娇吟声中,七夜正沉迷无限欢悦之中,白衣女子忽然一指点在七夜眉心,喘息娇喝。

七夜清醒,心中一阵汗颜,立刻开始运转《合欢炼魔诀》……

一股炙热的气息从头顶出发,沿着经脉直达下yin……

与此同时,一股阴柔的气息,从下yin出发,直冲天顶……

上是阳,下是阴;男是阳,女是阴……

七夜浑身,肉眼依稀可见的血红煞气,宛若烟雾般不停融入七夜体内,化为一道道磅礴法力,此次是真正的融入、转化,而非以前的潜藏而已。

《九阳融天诀》、《九幽化地诀》的功法忽然出现在七夜脑际,不停萦绕、分解、结合、变化……

正为阳,逆为阴。

顺着太阳奇经,最后生成的便是阳火;顺着太阴奇经,最后生活的便是阴。

阳火为正,故为正道;阴火为阴,故为魔道。

其实路线相同,殊途同归,互利互补。

“噗、噗、噗……”

就在七夜炼化煞气,感悟九阳九幽功法之时,白衣女子忽然运指如飞,宛若千手观音,霎那间点击七夜身上数百次,数百个穴位。

“轰……”

七夜脑际猛然轰鸣一声,全身法力宛若河水崩坝,汹涌澎湃从下yin涌出;浑身古铜色光芒大涨,青筋如龙暴跳,肌肤不停起伏、膨胀、收缩,精、神、气洪水般流失……

“不好!她在吸收我的法力,甚至生命精华?为什么?她修为法力比我高太多了,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七夜大惊,双眼圆睁直视光芒绽放,宛若仙佛般圣洁、尊贵的白衣女子,愤怒、震惊、意外、疑惑等各种情绪,一口气全部涌上心头。

“轰……”

思绪变化不过瞬息之事,七夜脑际再次轰鸣一声,顿时意识模糊,陷入无边的迷乱,比突破境界时的舒爽,快感强烈无数倍。

升天、升天……

七夜感觉自己的灵魂在飘,心神在荡漾,浑身不只是十万八千个毛孔都在雀跃呼吸,似乎星辰般的生命原子、神魂心魄等全部都在呼吸。

**、**……

这就是**,比之前让七夜几乎迷乱的**之乐,快感强烈无数倍。

之前,只是**的**,只有**的快感和一点点精神快感;

如今,却是精、神、气等全方面的融合,似乎整个天地,也融合在内。

天地既是我,我既是天地!

用任何语言,都难以描述!

“阴阳轮回**!”

白衣女子宛若千手观音般,周身无数白皙玉臂延伸而出。

掐印、点穴、捏指……

“轰……”

磅礴气流爆发,宛若席卷天地的风暴,卷走屋内一切。

“砰、砰、砰……”

“咔嚓、咔嚓……”

无数杂物猛烈砸在墙壁上,破碎断折,连数百斤重的案几也被卷起,撕成碎片。

“呼、呼、呼……”

磅礴浩瀚的法力宛若龙卷风包裹住**两人,使得观音zuo莲姿势的两人,宛若螺旋,面对面缓缓旋转起来……

越来越开,越来越开……

快得连两人的身形都全部消失,似乎就此消失在天地间般。

唯有一团两人大小,黑色两色的太极图取而代之,闪电盘旋。

“轰隆隆……”

天地变色,风云变幻。

擎阳峰峰顶苍穹猛然一矮,光线失色,无数狂风肆虐,无数雷云聚集,雷龙咆哮。

一股庞大的气息冲天而起,笼罩整座擎阳峰,甚至不停蔓延、蔓延……

……

“金丹?!她结成金丹了?怎么可能?!”

“难道是……九师弟?!”

“你……终于可以解脱了!”孤寂默哀返回住所的董谷芹,脸色大变,转头看向白衣女子所在庭院,语气复杂至极喃喃自语。

两道晶莹剔透的泪珠,再次沿着光华白皙的脸颊滑落……

落地,撞得粉碎!

……

“金丹天象!?”

“金丹天象?!”

“我峰终于又出现个金丹老祖了!”

擎阳峰上下,上千名弟子被磅礴浩瀚的威压压得喘不过气来,惶恐无力匍匐地面,却是情绪激动,兴奋莫名。

“你……终于还是结丹了!怎么可能这么快?七夜身上果然藏有天大秘密!”

擎阳峰山体内部,一个身穿黑袍,身材健硕,五官俊朗的男子震撼仰头,脸色大变疑惑喃喃自语,而后脸色一沉,语气冰冷接道:“希望……你别破坏我的计划,否则别怪我辣手无情!”

……

“嗖、嗖、嗖……”

数十上百道身形从阴阳宗各处山峰掠起,悬浮半空,纷纷看向擎阳峰方向,天地异象的中心。

“金丹异象!又有人结成金丹了?到底是谁呢?”

“是擎阳峰的人,到底是谁呢?穆景峰?!柳梦彤?!还是她……杜玉娘?!”

一个身穿鎏金黑袍,胡髯垂胸,五官如刻的中年男子悬浮半空,看向周围上百腾空的身形,运气高喝:“敬请各位长老警惕四周,开启护宗大阵,通知天下各宗各派,准备设宴,大赦三日!”

声音磅礴浩瀚,在万里的山林之间,不停回荡、回荡……

“谨遵掌教之令!”

无数声音恭敬应诺,各个身形射向四周,严密戒备,无数光华闪现,无数传音符传向四面八方……

……

天上人佳!

“嗯?!发生什么事了?”

十数道身影腾空关注,宫殿之内,沉睡或修行之中的陶雄、薛兰、叶萍萱等人纷纷惊醒。

“不知为什么,我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叶萍萱合身而起,疑惑看向窗外,皱眉自言自语。

“很正常!这是有人结成金丹的天地异象,虽然相隔甚远,但被影响到也不奇怪!”

薛兰绽颜一笑,脸露羡慕憧憬沉默片刻,随后缓缓说道。

金丹老祖,多么遥远的梦想啊!

“大哥怎么喝那么多,多什么时候了,还在睡!”

金丹老祖,传说中只能仰望的存在,陶岚没心没肺地直接无视,反而嘟着小嘴嚷道。

“恩?!大哥不在房里!”

薛兰脸色复杂一笑,灵识一扫,忽然神情一僵,脱口而出,随后消失原地。

“大哥呢?”

叶萍萱和陶岚先后赶到,顿时呆愣原地,衣衫不整,明显刚从温柔乡中爬起来的萧宇铭匆匆赶来,看向三女问道。

“啪……”

“这是大哥留下的,估计大哥早就离开了!”

叶萍萱随手一抛,装着数千灵石的储物袋落入萧宇铭手中!

第二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