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109章 致命的伤情

第一百零九章 致命的伤情

“咯、咯、咯……看来师兄恋母情结很重啊……心中竟麴哪绑师娘,其他任何女子都无法占据半点地位!”

紧随着,一个宛若晴天霹雳,使得七夜脑际轰鸣,心神失守的声音起“你……你说什么?!”

七夜脸色血色霎那间褪尽,浑身烈火乱窜摇曳,声音颤求脱口而出。

“……”

鼻!

寂静!

烈火熊熊燃烧的宫殿之中,一时间寂静如斯,唯有烈火僻里啪啦作响。

“哑……”

“哼!妖言惑众,之前幻境亵渎我妻便罢,竟敢如此下作捏造事实,惑乱我心!”

没得到回应,七夜法力疯狂运转,强制压下心中混乱躁动的思绪,身躯微微颤抖,咬牙切齿般双眼血红,声音毫无感情说道。

“叱!”

擂台之外,长考席中,杜玉娘猛然脸色大变,磅礴浩瀚的金丹气势爆发,猛然娇喝一声,声如金玉铁石,铿锵作响,肉眼可见朝擂台蔓延而去。

在场无数人猛然大惊,齐齐看向长老席……

“嘛!”

同样一声娇哼声起,妙无露的实力终究比杜玉娘高出一截,后发先至,顿时抵消了杜玉娘的音波攻击。

“哧、哧、哧……”

杜玉娘右手注然一张,无数道细如发丝的光线密密麻麻射出,力可穿金洞石,破空声刺耳。

“师妹这是干嘛?!”

妙无露大吃一惊,娇颜大怒轻喝一声,挥手间绸带射出,拦住密密麻麻的丝线。

“最后称呼你一声妙师姐!今天,我一定要杀此女!”

磅礴浩瀚的金丹气势爆发,半空天地失色,风云涌动……杜玉娘身形缓缓升空,凌空虚浮……浑身衣发无风自动,双眼冰冷犀利直视妙无露,冷声说道,使得原本端庄贤淑的杜玉娘,宛若疯狂的魔女:“你!是不是一定要拦我?!”

“呃……”

妙无露神情一僵……时不知该如何应答,也不知杜玉娘发的什么疯,而后脸色一变,满脸不敢置信,惊讶万分脱口而出:“难道他不知道杜师妹的真正身份?!”

“胡闹!”

一声宛若晴天霹雳……凭空击鼓的暴喝声起,鹤发童颜,肌肤白皙如玉的男子猛然站起,双手分别抓出,直接禁锢住气势全发,使得广龘场一阵躁动混乱的杜玉娘;还有脸色大变……震惊慌张看向擂台上爱徒叶傲蓉的妙无露。

“不愧是夫妻,连性情都这么像!”

长老席上的变故,广龘场旁观众人自然看在眼里,薛兰苦笑一声,颇为感慨赞叹道,话落,猛然神情一僵,看向萧宇铭。

“难道大嫂真是……”

向来冷静稳重的叶萍草‘猛然脸色大变’死死盯着萧宇铭脱口而出,陶雄、陶岚等人也齐齐转头……

萧宇铭苦笑一声,低头不敢与叶萍萱、薛兰等人对视。

“糊涂!”

叶萍萱俏脸发白……狠狠骂了声,眼神焦急担忧看向擂台!

事情的发展,不过是电光火石的数息之间而已!

“咯、咯、咯、咯……原来你不知道你所谓的妻子……其实是你的师娘,你师父魏无风的妻子杜玉娘啊!”

七夜话音划落……阵回荡天地,不绝于耳,刺耳至极的娇笑声起……

“不可能!不可能!”

“咯!咯!咯!”

七夜浑身颤扒着,心中不停念叨着,双手紧握,骨骼爆响,牙齿紧咬溢血而不顾。

“咯、咯、呃……可悲!可叹!可笑!亏你所有心思都放在她身上,却连她的〖真〗实身份也不知道!可悲!可叹!可笑,咯、咯、咯“を

宛若银铃般令人心神震荡,神魂颠倒的媚笑声,不绝于耳,落入七夜耳中,却是刺耳至极。

“呃……”

“血海炼狱!”

七夜猛然仰天咆哮一声,声震九霄,绕耳不绝,手中业火刀火焰蹿起数尺,宛若血海弥漫天地,所过之处,万物殛杀!

《孤渺六绝刀》第四式,血海炼狱,怒火冲天,凝聚煞气、怒火震天暴吼,声势惊天动地,隐约可见血海之形,爆发无数刀芒,宛若炼狱誓灭一切,所笼罩之处,多物尽数殛杀。

“轰隆隆……”

火星迸溅如雨,火光弥漫如血。

烈火燃烧的宫殿猛然倒塌,周围化为一片疾墟,连地面砖石也被彻底粉碎。

“咯、咯、咯……可悲!可叹!可笑……可悲!可叹!可哭を

宫殿崩塌,万物俱毁,叶傲蓉那剩耳至极,令七夜银牙咬碎,怒火蒸腾的娇笑声和娇嗲声依旧不绝于耳。

“火神之眼!开!”

七夜大怒,收起手中业火刀,双手合十,而后闪电掐印捏指,猛然点在眉心!

“嗡……”

一阵宛若火光的赤红色波纹猛然蔓延而开……

叶傲蓉那惹火至极,令人不由得欲HU升腾,欲罢不能的傲人凌厉娇躯缓缓出现在七夜视线中……

“嗖……”

猛烈破风声呃……

“唉……咯!”

那银铃般令人心神晃荡的娇笑声臭然而止,七夜大手掐着叶傲蓉如玉脖颈,双眼血红怒视叶傲蓉!

“不……”

叶傲蓉大惊,充血而赤红的俏脸一阵扭曲,双眼露出恐惧、慌张且不敢置信的神色,嘶哑喊道。

“噗……咔呃……”

骨骼断裂及血肉撕袈声起,四五片残肢断体迎空飞起,

漫天血液瓢泼,鲜红鲂血肉,苍白的骨骼髓液满天飘洒……

静!

寂静!

七夜闭眼,仰天沐浴着温热腥臭的血液,久久站立一动不动……

“百强第一战!7号擂台,7号擎阳峰七夜!”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震醒七夜的洪亮声音起,擂台阵法解除!

静!

寂静!

擂台之外,周围一阶死一般的寂静!

七夜睁眼……看向长老席位,看到的是血色褪尽……脸色苍白如纸的杜玉娘;看向台下,看到的是眼露焦急、担忧的薛兰、陶雄等人,还有低头不敢看向自己的萧宇铭……

七夜,瞬间明白了!

这不是森罗幻觉,也不是叶傲蓉妖言蛊惑……

虽然不想承认……却是事实。

曾经无数次猜测杜玉娘的身份来历,无数次想象杜玉娘的特殊身份……

宗派罪人?!

擎阳峰囚犯?!

某个宗派前辈的后裔?!

某个被囚禁的蛮族或者妖族……等等无数。

却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是自己师傅的妻子……

“哈、哈、哈、哈、哈……”

七夜仰天狂笑,声震广龘场,经久不绝‘声音颤抖’闻者心酸。

夜迦城浩劫,师傅魏无风的青睐,苦口婆心的奉劝……

万山坊市混战,断天外围,师傅魏无风的及时相救……苦心劝说,大方赠予、教导……

牙辰圣藏之外,人蛮两族的混战,师傅魏无风的暗中关照、暗中援手……

阳阳宗内,师傅魏无风的宠爱厚待,用心良苦的点亲,苦心积虑的扶持教导……

与师傅魏无风相处的情景,一幕幕浮现在七夜脑际。

虽然不多……却深深悸动了七夜,让七夜感受到了长辈的温馨、宠爱,让满怀国仇家恨的七夜,得到了人世间的温情。

师傅魏无风……本就出自魔道,而且是魔道大枭,虽然有些生活作风……让七夜不敢苟同,却也无可厚非……至少都是师傅对自己的恩情,而无怨恨。

何为魔?!何为道?!

这是初次相见,师傅魏无风所问的一句话。

七夜甚为赞同,如今的魔道之差,不过是功法不同罢了。

心正,则正;心邪,则魔!

如今呃……

师傅魏无风为了宗派,为了人族,奔波奋斗在外,近两年无法返宗,自己却勾走了师娘?!

自己一向坚持的,恩怨分明的原则呢?!

自己该如何面对师傅?!如何偿还师傅的恩德?!

“哈、哈、哈……”

七夜仰天狂笑,声震广龘场,经久不绝。

极度自责、愧疚、伤情,还有那彷佛被众人孤立的孤寂凄然……

“呃……”

足尖一点,身形一窜,身若大鹏冲天而起,腾空而走,转眼化为一道黑影远去……

“大哥!”

薛兰、叶萍萱、陶雄等人心中一颤,高呼一声,身形掠起,猛然朝七夜追去,可是,没等他们升空,七夜的身形已经消失在视线中“九师多!”

董谷芹滞脸自责、愧疚、无奈、悲哀,心中一软,娇呼一声,可是,还未动身,七夜已经不知去向……

“七夜!”

被禁锢住的杜玉娘,心中呼喊一声,闭眼,晶莹泪珠,宛若断了线的珍珠,滚滚而落……

心痛如绞!

最害怕面情况,终究还走出现了!

最知七夜者,莫过于琴鬃和鸣,共度两年的杜玉娘了!

“随他去吧!是个好苗子,只是思想太顽固保守了点,如果能撑过此次心魔,前途不可限量!一上擂台,生死各安天命,不得寻仇,违者门规处置!”

鹤发童颜,肌肤如玉的男子暗叹一声,似乎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语气嘘吁叹道,说到最后,却是看向妙无露,尝对的意思极为明显!

黄昏,山林潮湿浸染了huā草,哀伤的云霞,散乱的云朵,搅动着伤动的苍穹……

曾经普照渡生的烈日,早已成为黄昏的夕阳。

满地的夕光,碎成片片凄楚的琴音,陪伴他的,唯有永恒的远山,还有苦涩的流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