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112章 真实的小玉

第一百一十二章 真实的小玉

“你还真打算跟我研法力啊!?”

等待半响,也不见七夜现身,更不见火海有减弱之势,连城雪颇为郁闷说道,一路上以来,他凭着《九阴化血大法》,血雾一出,血神一现,无往而不利,信心爆棚,没想到碰上七夜这个棘手人物。

要真的跟七夜拼到法力枯竭,他筑基期,七夜才凝神期,那不让人笑掉大牙?而且看火海之势,七夜肯定是擅长法力的人,法力肯定比一般的凝神后期修士混厚得多,还不知得等到什么时候。

“如此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连城雪看着不停燃烧、意图蔓延的火海,心中沉思道。

“落雨术!”

“降雪术!”

“冰冻术!”

沉思片刻,九个连城雪分别掐印施法,水克火,一个个水系法术不停激发,犹如水入油锅,使得擂台不只血雾弥漫,更是水汽潮涅,白雾浓厚,不过这确实是极大压制了火海。

“咧、咧、咧……”

火海熊熊,一个烈火凝聚而成的人形缓缓浮现在火海之丰,浴火而出。

“嘿嘿……终于忍不住出现了吧?!”

看到七夜现形,虽然只是火人之状,连城雪眼神一亮,施展水系法术的速度更快,只是连城雪并无水属性,也没深吸水系法术,只会些常见且使用的中低级法术。

“火神之眼,开!”

浴火而出,七夜双手捏印,猛然一指点在眉心处,一阵赤红色波纹蔓延而开。

如今烈火熊熊,又有血雾、水汽、白雾遮掩……连城雪竟然没有发觉到七夜的异样,还认为七夜只是被逼出身形 ……火海不灭,如他那般杀不死。

一个倒竖赤红的巨眼浮现眉心,七夜屹立如山,浴火中双手伸出,掌心向上,一金一黑两朵火焰跳跃手心之上… …

“阴阳天火!”

双掌缓缓合上,一金一黑两朵火焰缓缓融合,最后化为一朵数尺大小的紫色火焰……

“孤多绝刀!”

双手呈莲花状,托着“阴阳天火” ‘心中一动’业火刀悬浮身前,祭出… …

漫天刀影出现,最后凝聚为一数丈长巨刀,猛然劈落……

密集刀芒之中,紫得令人心悸的阴阳天火夹杂其中射出……

“不过尔尔!”

连城雪嘴角撅起,露出得意之色… …随手一挥,一件山峰状法宝掠起,化为数丈大小,完全挡住当头劈落的巨刀!

“砰……”

巨刀落下,山峰一沉,火花四溅。

“嗯?!”

连城雪得意一笑,正要继续施展水系法术灭火……忽然浑身一痛,低头便见一簇紫色火焰轻易穿透自身法力罩,粘在身上。

痛!

痛入骨髓,连灵魂也拘孪颤求的痛!

“啊……”

“这是什么火?!”

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凄惨惨叫声起 ……连城雪浑身法力狂暴,血雾弥漫,却丝毫无法掐灭紫色火焰‘反而五官扭曲’脸白如纸。

阴阳天火,焚烧的不只是肉躯,便是灵魂也能点燃!

“砰、砰、砰……”

连续数声沉闷爆响……八个连城雪猛然爆开,化为一团血雾射向连城雪。

弥漫空间的血雾犹如岩浆般剧烈翻腾‘猛然消散’化为血光射向连城雪… …

火海摇曳,不停减弱收缩,最后犹如百川归海般全部缩入七夜体内,浮现出身穿青色长衫,秀发随便绑着拔在背后的七夜真实身形.

“救……救我!”

此时的连城雪,已经被拦腰烧成两截,紫色火焰蔓延至胸膛,一看到七夜出现,连城雪手臂举起,似乎要抓住什么,眼神恐慌惊惧万分,五官已经完全扭曲,声音颤抖嘶哑喊道。

“血系功法,确实诡异而强大,要是换成其他人,被烧成两截,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

七夜心中赞叹道,却是面无异色走到连城雪身边,语气平静说道:“对不起!我救不了你!只能帮你解呃……”

话落,手中业火刀高高举起……

“不!我是不死不灭的血神……”

一阵响彻天地,绕耳不绝,令人心惊的咆哮声起.

刀光掠过!

连城雪那五官扭曲,不成人样的头颅离身而飞,双眼圆睁,满眼不甘!

“如果你修习的是传说中的天品功法《血神经》,或许还能逃过一劫!”

看着双眼圆睁的头颅,七夜喃喃自语道,阴阳天火,连神魂都会燃烧,即便连城雪能依靠头颅再生,那也不过是行尸走肉一具罢了。

“百强第二战!7号擂台,7号擎阳峰七夜……胜!”

擂台阵法打开,周围一片寂静,无数数人脸露惊惧看着七夜,眼神躲闪飘忽。七号裁判头皮发麻看了看被烧成灰烬,完全消失的两截尸骸,暗吞了。口水,声音沙哑高声宣布道。

“啪……”

一阵清脆声响,离身数十米的头颅,猛然冒出紫色火焰,燃烧起来,随着紫色火焰火势越来越小,直指完全熄灭,什么也没留下。

“砰……”

七夜看了看焦急看着自己的薛兰、陶岚、董谷芹等人,微笑点了点头,转头看向长老席位上空缺的席位,沉默足尖一蹬,身化大鹏掠起,划空而去……

“嘶……”

“咕噜噜……”

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伴随着猛吞口水的声音掠起。

不少人暗自打了个冷颤,脊骨发凉看着一片焦黑的七号擂台。

无数人紧紧记住了那紫色火焰……

即使头颅离身,依旧无法扑灭的火焰!

“方便出来吗?”七夜传音。

“可以,去哪?”小玉迅速回应。

“忘情峰知道吗?我在忘情峰瀑布下!”

“好!”

忘情峰,落座于魔道横行,艰险凶恶的暗云山脉,属于魔道之首阴阳宗… …却不在阴阳宗山门范围之内。

忘情峰,占地范围不过十数里…… 却有数百丈之高,高耸入云,宛若一把真指苍穹的利剑,又如一座孤傲而立的悬崖,故而不适合创立宗派,却是山石嶙峋,树木葱郁。鸟语花香,若非在魔影纵横的暗云山脉中,便是修身养性的绝佳所在。

“轰隆隆……”

银河倾泻,水雾弥漫变化,落入下方忘情潭,激起朵朵水花,阵阵涟漪。

七夜慵懒坐在忘情潭边,背靠巨石,静静望着呼啸而下的瀑布……默默看着水花四溅,涟漪阵阵的忘情湖,耳际嗡鸣不绝……脑际却是平静一片……什么也没想。

芬芳扑鼻,身拔淡青罗衣,内穿青色锦衣腰系绿色锦带,秀发随意捆绑拔肩,左右垂落胸前,素面朝天没任何饰物的小玉身若飞燕掠至,静静紧挨着七夜坐下。

七夜转头,微笑点了点头招呼此时的小玉,显得极为清秀端丽,丽质天生,令人眼前一亮。

“恭喜公子!”白皙双臂抱膝坐下小玉便脆声说道。

“哦?你怎么知道我一定能获胜?难道我现在一看就是得胜的样子吗?”

七夜大有兴趣看向小玉问道。

“直觉!再说小玉恭喜的是公子摆脱陈影,至于比赛胜负其实并不重要,只是能让你暂时离开队阳宗,淡忘情伤罢了!”

小玉语气幽幽,平静应道,随后捡起一颗小石,奋力掷出……

没用任何法力,没用任何手段,凭借的只是肉体本身的力量。

白皙如玉的手臂,映衬着阳光,光辉熠熠,晃得七疾一阵眼花……

“噗通……”

一声脆响,石头入潭,瞬间沉底,激起阵阵涟漪。

一如七夜迷茫纷乱的心绪。

沉默、沉默……

“听说她擅长琴艺,公子擅长箫笛,小玉弹琴给公子听?”

不知过了多久,小玉忽然微笑看向七夜说道,那纯真清秀的笑靥,宛若清新山风,能带走任何的愁绪。

七夜心中一痛,随即眉毛一挑,点了点头微笑问道:“你还会弹琴?!”

“小玉最擅长的便是琴艺,只是从不弹奏罢了!”

小玉清眸流盼,微晕红潮涌起,拂向桃腮,两颊笑涡霞光荡漾应道。

七夜凛然襟坐,兴趣大起看着小玉,一见到卜玉玉手一翻,一把数尺大小微型竖琴入手,不由眉头一皱。

这是一把什么样的竖琴呢?

通体黝黑,诡异狰狞图案浮凸,仔细一看,那些图案却是一张张不甘、狰狞、咆哮的面孔,十三根晶莹亮眼,看不出材质的琴弦绷紧。

如果把这竖琴倒过来看,便是一个诡异的……“死”字!

这种竖琴,很少见,很少有人会弹奏,也很少人会去学习、弹奏,因为这种竖琴还有个名称,名为……

死亡竖琴!

如此素面朝天,纯真清秀的少女,再复杂点也不过是个酒姬,为何拥有这种死亡竖琴?而且擅长弹奏,小玉所谓的“最擅长的是琴艺”,说的便是死亡竖琴吗?

七夜浓眉紧皱,霎那舒展开,又是一阵疑惑,因为这死亡竖琴一拿出来,七夜便有种清晰的似曾相识的感觉,似乎在哪里看见过,而七夜可以肯定,自己绝对是第一次见到这死亡竖琴,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

“很意外吗?”

抚摸情人般温柔轻抚怀中竖琴,小玉忽然转头展颜微笑问道,那宛若清风的笑靥,依旧如此纯真、澄净……

澄净潭水,倒映着那纯真清秀的面容;徐徐清风,吹起那青春的芬芳。

绽放的水花、落下的飞瀑、皓蓝的天空,为她投下美丽的影子。

耀眼的光线,在她眼中、唇角和发梢上盈盈跃动,映照着无邪纯,真的面容。

“叮叮咚唉……”

小玉似乎真的很久、很久、很久没弹奏过此琴,玉指轻弹数下,琴音铿锵清脆,声如高山流水,溪水潺潺。

“叮叮咚唉……”

玉指轻弹,饕音悠响,却非欢快清脆的琴音,而是带着浓溢压抑气息,令人直欲直袭,所有悲欢离合,痛苦灾难等不由全部涌起的悲哀乐曲。

怀抱竖琴,浑然忘我,小玉弓喉高歌,声音清脆悦耳,宛若黄鹂鸣鼓,歌声却是飘渺恍惚,绵长隐约……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

晚风干,泪痕残,欲传心事,独倚斜栏,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声寒,夜阑珊,怕人询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梦断魂消又十年,强颜欢笑情意绵;

此身化作南山土,仇恨难消枉帐然。

随着琴音持续,歌声飘渺,不知不觉间,七夜视线一转……

灰暗而死寂一片的虚空,深邃无垠,无限孤独、死寂、萧瑟、悲凉的气息萦绕不去……

小玉孤身怀抱竖琴,独处灰暗而没有任何色彩的悲凉虚空,独自幽幽弹奏,独自轻轻呢喃……

那无风自舞,飘舞飞扬的秀发,宛若纷乱飞扬的思绪;那紫光幽幽,深邃冰冷的双眸,不具有丝毫人呃……

每一次音调变化,灰暗而死寂,没有任何色彩的悲凉虚空,便有一道流星,托着漫长的光尾,划过小玉身侧,坠落虚空……

灰暗的空间,悲凉的虚空,永恒的孤独,死寂的萧瑟,坠落的流星……

这就是小玉的世界,真实的内心世界!

到底要什么样的遭遇,才能让一个青春洋溢,宛若含苞待放的花蕾般生机盎然的青春少女,蕴含着如此悲凉孤寂的世界?!

“啪啦、啪啦……”

温热咸U的泪水,宛若断了线的珍珠,沿着七夜粗犷的面庞,滚滚而落,落在身下岩石上,啪啪作响,摔得粉碎。

什么也没想,什么也没回忆,就纯粹因为那悲凉孤寂的世界、气息而落泪。

“小玉弹得如何?!”

不知何时,琴音止,歌吟消。小玉依旧笑靥如花,双目澄澈直视七夜,脆声问道。

“厉害!所谓擅长是谦虚了,说是琴艺宗师一点也不为过!此次赛事,遭遇过荡瑰魔音、死亡共鸣等,但比起你的琴音,却是差得远了!”

七夜如梦初醒,老脸发热迅速摸了下脸颊,发自真心,心有余悸连声应道,直视小玉双眸,哪有之前深邃冰冷的紫色双瞳?!

幸亏,幸亏小玉不是敌人!

否则……

“是吗?很久没弹过了!”小玉风轻云淡应了声,闭眼,仰头,似乎在贪楚享受着光线的温热。

“你琴艺这么好,为什么不常…… ”

七夜摇头叹息道,话未说完,声音鼻然而止,双眼圆睁,嘴巴大张,不敢置信看着周围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