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113章 堕落的生活

第一百一十三章 堕落的生活

曾经澄净如玉,涟漪如huā的怠情潭,此时潭面密密麻麻浮满了各种鱼类,清一色的鱼脑…

曾经清幽秀美的岸边,此时稀稀落落掉了数十只飞禽,全部僵硬冰冷……

曾经翠绿嫣然的huā草树木,全部发黄枯萎,生命力全消灰色的世界,没有色彩的世界!

这就是!

“咯、咯……咕噜噜……”

七夜声音戛然而止,想说些什么,发出的全是干呕之声,猛吞了口气,冷汗暗泌……

“原来刚才不是幻觉,那无数坠落的流星,代表的是无数生命的枯萎!”

现在七夜终于明白,小玉为什么从不弹奏琴艺了!

看着闭眼仰头,贪婪享受光线,素面朝天,清纯清纯的小玉,七夜心中一阵悸动,一股怜惜疼痛的情绪从内心深处涌起!

“帮你赎身要多少灵石?!”

心中悸动,七夜忽然脑子一热,肷口而出。

“你要帮我赎身?!”小玉睁眼,似笑非笑地看向七夜,声音柔和。

七夜沉默点了点头,满脸认真严肃“为什么?!你爱我吗?是想娶我为妻,还是纳我为妾?又或者充当情人?”

小玉绽颜一笑问道,那笑靥,还是一如既往的清纯率真,自然而不做作。

“我……”

七夜张嘴想说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口,不知道该说什么。

沉默、沉默……

心脏猛然一抽,心痛难忍!

唯有周围灰色的世界死寂的世界“我不值得你那样……”

小玉幽幽长叹,声音呢喃迷茫。

“……”

七夜疑惑看向小玉,不知道她为什么忽然这么说,既然自己说出口自然不会嫌弃的身份和过去。

“称看我像被迫的吗?被迫的话,我能〖自〗由出入,坐在这里吗?”

小玉苦涩一笑,仰望苍茫的天空,俯视尸骸遍布,喃喃自语。

“呃……,

…”

七夜心脏再次猛然抽搐,一时张嘴无言,神情僵硬。

“呵呵”小玉娇声轻笑,柔声接道:“我真不值得你那样,我也不适合你!”

“我知道至少现在知道了!”

七夜苦涩一笑,声音沙哑说道:“感觉,呵呵”

停顿了下,又接道:“人生在世,终究需要理智感觉都他妈的王八蛋!”

“我觉得是呢!那就是吧?!”

小玉转头自然微笑俏皮眨了眨长长的睫毛,脆声应道。

七夜沉默……

夕阳西下,晚霞绽放,五光十色,令人心醉!

篝火熊熊,沁人心脾的香味弥漫山林之间。

“快!快!快!快转动要烤焦啦!”

抱着一摞干柴宛若蝴蝶飘舞而至的小玉、颇为焦急手舞足蹈娇声嚷道。

“我是谁啊?弹琴是远远比不上你,说起烧烤,你就是会光遁也追不上!”

七夜扬了扬头,眉毛一挑得意哂道。

“去!就会烧烤得意什么!”

小玉扔下怀中干柴,娇笑,“狠狠”拍打了七夜数下嚷道。

“就会烧烤就会你不会的不服气啊?!”

七夜身躯一扭,横眉竖眼,得意洋洋哂道。

“哼!黑不溜秋的,还不知道能不能吃呢!”

小玉性感厚实嘴唇一撅,不屑偏头嗔道。

“那等会不给你吃,就在旁边看着,谗死你”

七夜没好气翻了个白眼,哼哼嚷声说道。

“你敢?!”

小玉粉拳一握,迎空挥舞,双眼一瞪威胁道。

七夜大汗,小玉的恐怖,之前见识过了。

若是单打独斗,估计自己可能真不是小玉的对手,“你敢威胁我?别忘了这里可是荒郊野岭,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小心我把你强了!”

七夜猛然脸色一正,怪笑看了看四周,不怀好意上下打量着小玉,眉毛一挑,邪恶奸笑嚷道。

,“你敢?!”

小玉身躯一僵,双眼怒瞪娇斥道,而后脸露担忧,双臂抱肩,惊慌转头看了看四周,怯怯嘟起小嘴嚷道:,“我不会叫,不会跑啊!你要是敢,以后不理你了!”

“……”

七夜嘴唇蠖动数下,终究什么也说不出来!

多么天真可爱的少女啊“……

斜月中升,星辰寥落。

今晚,是个昏暗而燥热的夜晚。

,“公子!就我们两个人,就别去包房了,到大厅去吧?比较热闹!”

回到“天上人佳”宫殿,不想返回擎阳峰的七夜还未开口,小玉便善解人意建议道。

,“嗯!”

想起上次所见的大厅,七夜月想拒绝,忽然想起现在已经不是一年前,自己已经没多少灵石,若非最近击杀对手有战利品,都快连,“天上人佳”也进不去了,便点头应道。

还有一点,以七夜自己的想法,小玉毕竟是酒姬,而且是自愿的,不可能无偿陪着自己,她从早上一直陪着自己直到夜晚,还会持续到明早,那小费该怎么算?

七夜开始头疼了,到时要是拿不出灵石,那就糗大了。

燥热纷杂的气氛,**…错乱的气息,急促躁动的放纵之音,勾魂摄魄的天魔之舞。

走进大厅,看着无数衣着暴露,甚至不少连敏感部位都暴露出来的曼妙女子晃荡身前,部分还正与客户打情骂俏,公开调情,七夜心中暗叹。

仅仅腰部缠着布条,浑身**,肌肉盘结的壮汉疯狂而有节奏地敲击大鼓,撞动银钟:仅仅胸部和下腆穿着衣裳遮掩,身材惹火,肌肤光泽流转的曼妙舞姬宛若心魔所化,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神情,都充满了**裸的勾魂。

还真的是,“群魔乱舞”啊!

七夜去过几次世俗的青街E院,但是比起眼前的情景,世俗的青粥E

院,还高雅得多。

暗云山脉,本来就是魔道大本营,这天上人佳,也可谓是修士界的唯一。

魔道崇尚的是追求本性直指人心,随心所欲,才能建立起,“天上人佳”此等所在。

或许,实力越高的存在,欲望便越强烈人形黑暗的一面更突出,这便是人的劣根性!

对于魔道来说,实力越高,欲望表达得越直接、越强烈:对于正道来说,则隐藏得越深,能自制也就罢了无法自制便会比魔道中人还歹毒、虚伪。

,“公子!这是小玉最好的姐妹阿娇!”

小玉带着七夜来到大厅靠墙的一处酒桌有侍从上前招呼买酒买菜之时,小玉便离开,正当七夜以为小玉去上班做事时,小玉正好带着个身材玲珑凹凸”惹火风情的女子到来介绍道。

“呃……你好!”

七夜侧头打量了下,心中一跳错愕了下”随即招呼见礼。

酒姬虽然被常人所不屑,但是她们也有自己的生活圈子,她们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也有交际关系。

不同的人,都不同的生存之法,不同的生活方式,本就无可厚非,不分贵贱,不会心肠歹毒,存心害人就足够了。

“公子就是最近鼎鼎大名的七夜啊!好俊的帅哥,好强壮的身躯,小玉捡到了!”

玲珑火爆的娇躯贴了上来,紧靠七夜雄躯,似乎要把娇躯融入七夜〖体〗内般,温热柔滑的小手从七夜脸部抚摸至胸膛,声音勾魂。

“呃……,…”

七夜身躯一僵,不由自主瞥向小玉,笑了笑不知如何接话,小玉却笑盈盈俏立不语。

靠近看得更清楚,此女身材颇高,与七夜相差不过数寸,眉毛如月漆黑,樱唇娇小翘起,五官精致绝美,甚至比小玉还略胜一丝,更具美赢鼎品冬默酷蕊衡雷卿瓷筑上舞姬的装扮,也说明了阿娇的身份。

令七夜眼皮一跳的地方是,一朵玟在肌肤的紫色妖艳的玫瑰从惊人高耸处蔓延而出,直达颈部:仅堪盈握的小蛮腰,玟着条血色怪蟒,蟒尾探入小腆,蟒首昂起探入胸部。多看几眼,便能深切刺激起雄性的黑暗欲望,显得神秘而勾魂,令人浑身燥热,恨不得亲自探寻一把,又别有番刺激的韵味。

“咦,公子怎么喝这种百huā酿啊?!这是女人喝的酒,太温和了,还是喝神仙倒吧,够劲够烈!”

七夜身躯僵硬,神情尴尬,阿娇却毫不在意,拿起酒杯正要倒酒敬酒,忽然惊呼一声,娇声嚷道,随后招手叫来侍从。

七夜眼皮一跳,这阿娇,到底是舞姬还是酒姬啊?不会是酒托吧?

自己灵石可不多了,这里的酒菜都贵得吓人,堪比丹药!

“来两壶神仙倒,记老娘的账!”

七夜担忧还未落,侍从到来,阿娇那略带磁性的声音掠起,颇显豪爽直接,只是那些话,让七夜颇为汗颜。

“我酒量不好,而且明早还得参赛,适当就好!来,我先敬你一杯!”

没话找话,再说百huā酿都已经买了,难道还能退吗?七夜主动帮再娇倒了杯,举杯招呼道。

“怕什么?喝醉了更猛!再说我可是听小玉提过你的力量,肯定没问题!”

阿娇举杯爽快一饮而尽,双瞳剪水勾魂,媚笑娇声道,言语暧昧,令人想入非非。

“公子就交给你咯!公子要玩得不开心,我可找你算账啊!”

转眼数杯入腹,小玉忽然趴在阿娇身上,撤娇般嗔道,随后看向七夜接道:“公子先玩会,小玉有点事去去就来,很快!”

“不会跑去上班吧?!还是有熟客相邀?不过人家就是做这个,也无可厚非!”

七夜心中暗自嘀咕,还是微笑点了点头,随后忽然想起身边的阿娇,连忙悄悄传音道:“阿娇怎么办?给多少小费合适?”

阿娇是舞姬,不是酒姬,七夜也不知道这种舞姬的小费,是否跟酒姬一样。

“她是小玉最好的姐妹,不用小费,公子要是喜欢,她也看上公子,晚上让她陪公子过夜也可以。当然,公子要是想给也可以,多少都可以!”

小玉嫣然一笑,澄净双眸水光荡漾,朝七夜眨了眨回音道,随后便朝阿娇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开。

“呃……,…”

七夜一时无语,心中莫来由一阵失望。

“归根究底!自己还是小玉的众多顾客之一罢了,小玉根本毫不在意!”

“或许,这本来就没什么,也不是小玉毫不在意自己,否则小玉便不会叫她姐妹陪自己了,相对还算有点特别吧?毕竟小玉、阿娇她们的生活方式便是如此,肉体交u对她们来说毫不在意而已。再说,都是成年人了,你情我愿,无可非议!”

“呵呵自己还是想多了,就如小玉曾经奉劝过自己的,一开始就是个错误,开始就注定了结局了!”

霎那间,七夜心中转过数个想法,终究还是有点苦涩和感伤。

“来!我还真好久没尝过这神仙倒,今晚陪你喝个痛快!”

摇了摇头,强制抛弃脑际不该有的情绪,正好侍从送来两壶神仙倒。七夜立刻帮自己和再娇倒上,高声嚷道。

“这可是公子说的呦!可一定要让阿娇痛快哦!”

阿娇眼中异色一掠而过,把娇躯压向七夜,温热肌肤紧紧相贴,眼神勾魂暧昧,声音诱惑嚷道。

“得……,

…”

“啊……,

…”

猛然间,一股大力传来,使得阿娇娇呼一声,七夜手中酒杯一晃,两人杯中美酒全洒在七夜身上。

“混蛋!你没长眼睛啊,谁让你站在这里的!”

七夜刚转头,一位身材魁梧,气息彪悍,酒意熏然的黑衣男子怒视七夜喝骂道。

自己本来就在这里,而且是坐,不是站!这人没站稳撞过来,反而是自己的错了?七夜无语,眉毛一挑,手中空杯放置桌上站起,双眼微眯沉默看向这明显喝醉的男子。

喝醉不是借口,没见醉后更显真性情吗?

“公子!这里是天上人佳内部,不是外部,一点小事,算了吧!”

阿娇大惊,双手亲热抱着七夜胳膊,连声劝道,显然听小玉提过七夜动则杀人的暴行,或者听过七夜的凶残传闻。

“我兄弟喝醉了!见谅!”旁边那桌的一精壮粗汉拉起醉倒的黑衣男子,看也不看七夜,随口说了声便要扶着黑衣男子入座。

“他是醉了,我没醉,你也没醉!”

七夜右手一抬,闪电抓住那黑衣男子肩膀,冷声说道,心情正不爽呢。

“哼!那你想怎么样?!”那精壮粗汉不屑冷哼一声,凶光毕露看向七夜喝道。

“咯、咯……”

“啊……,

…”

清晰的骨髅爆裂声起,七夜搭着那人肩膀的手掌猛然掠起阵火焰,使得黑衣男子凄厉尖叫,酒醒七分,一股刺鼻作呕的衣发血肉焦味弥漫而开……

午夜第一更准时奉上!